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第199节: 玄洋社

平山大侠 收藏 0 1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199节: 玄洋社


“1886年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派荒尾精中尉秘密潜入中国刺探情报。他的到来,使日本对大清国的间谍活动,产生了一个脱胎换骨的转折。”——平山大侠


1890年8月初,这一天上午,百余名学员整整齐齐地列好队,听校长川上一郎训示,他的身边,还站着一名壮实的、腰间佩带黑色刀柄指挥刀的、帝国陆军少佐。

一郎大声说: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你们已经掌握了谍报工作的基本技能。但是你们要牢记于心: 技精于勤,而荒于嬉!你们要在实战中,不断充实、提高自已。

今天你们就要离开学校,为天皇、为大日本帝国去效命战场了,诸君,好自为之吧,拜托了!”

一郎深深地鞠了躬。

“这位是帝国陆军参谋本部荒尾精少佐。”一郎介绍道。

荒尾精开口说:“诸位须知:忍者中分为‘上忍、中忍、下忍’。上忍,又称‘智囊忍’,专门筹策整体作战计划;中忍,是实际作战时的指挥者;下忍,‘又称体忍’,是在最前线实际作战的忍者。三者之间等级关系泾渭分明,下忍对中忍唯命是从,中忍对上忍俯首帖耳。

你们将担负那一个等级的任务,全凭你们的实际表现与能力。我奉命带领去清国,对你们来说,那是一个富饶而又神秘地国度。一切都要重头开始。”


晚清国运衰微,对大清国土垂涎已久的日本抓紧时间进行间谍战。日本将大量间谍派往中国,刺探清政府和清军行动,虽然许多间谍最终没能逃脱惩罚,但是他们的猖狂活动,造成了中国在甲午战争中的处于十分不利境地。

可以说,日本对大清国,最早进行侵略活动的就是间谍!而组织间谍活动的先行者,便是“玄洋社”。 早在1884年,玄洋社于上海昆山路,便建起了东洋学馆,用以掩护间谍活动。

1886年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派荒尾精中尉秘密潜入中国刺探情报。他的到来,使日本对大清国的间谍活动,产生了一个脱胎换骨的转折。

是他第一个理清在华日本浪人错综复杂的关系,并将日本参谋本部与在华浪人有机地纠合在一起,使日本间谍更加疯狂、也更具谋略。

荒尾精到达上海后,首先去找的是一位年已53岁的日本商人岸田吟香。岸田17岁学习中文,1872年开始任《东京每日新闻》主笔。 5年后他辞去报社职务,在东京银座开办乐善堂药店,经营赫本博士所赠药方制成的眼药水,并给它取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精奇水”。

后来岸田跑到上海开设乐善堂上海分店,还经营起印刷厂。他用铜版印制的诸子百家典籍的袖珍本大受欢迎,并借此跻身于中国文人之列,成为上海滩炙手可热的人物。

岸田吟香对荒尾精指点说:“从上海沿江而上就到了汉口。那里作为通商口岸,可延伸到四川、云南、贵州等内陆省份。汉口没有上海这样复杂,同时也是日本人势力未到之地,正等着您去开拓。”

当时上海浦东有一家日侨开办的洋行叫广业洋行,成为在华浪人的汇聚之所和实际据点。这些在华浪人中的多数曾就学于东洋学馆。学馆停办后,有的到了岸田吟香的乐善堂,有的就在广业洋行干活。

荒尾精设法把这批日本浪人控制到自己手上,其中的宗方小太郎、井深彦三郎、山内岩等都跟随荒尾精到了汉口。汉口洋华街一幢临街西式两层楼房,便成了一家卖药兼卖书的店铺,以销售精锜水的名义进行间谍活动。

1890年4月,荒尾精回日本述职。9月他带领从日本各地征召的150名学生来上海开办“日清贸易研究所”。之后他在英租界四川路与汉口路交界处办了个日清商品成立所,并取了个中国名字“瀛华广懋馆”。

其实,这也是个以经商为名的间谍机构。荒尾精回日本后,这个机构由参谋本部派来的根津一大尉接管。根津一将汉口乐善堂成员在中国各地搜集的情报分门别类整理,编纂成三大册二千多页的《清国通商综览》,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地理、交通等诸多方面,是一部有关中国的百科全书。这部书为日本军政当局侵华提供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1894年夏,即甲午战争前夕,日本以重兵胁制朝鲜。日军参谋总长、陆军大将栖川宫炽仁亲王亲自召见根津一,令他再次潜往中国,目的是侦察北洋舰队的动向与实力,做临战准备。

根津一到沪后,立即将宗方小太郎从汉口召到上海,命他潜入烟台、威海,侦察北洋舰队的动向。为了避免中国方面注意,日本间谍机构制定了一套周密的暗语系统:如“上等品”代表“旅顺口驻军”、“中等品”指“大连湾驻军”、“谷类”代表“步兵练勇”、“杂货”指“炮兵”等。

这次宗方与根津一又研究出新的暗语:“买卖不如意”意为“北洋舰队不出威海”、“草帽辫行市如何”指“北洋舰队出威海进行攻击”、“近日返沪”指“威海舰队之防御移至旅顺”等等。

甲午战争前,清政府已建立了北洋、南洋、福建、广东四支水师舰队。这四支舰队中,日本人最重视北洋水师。因为李鸿章向德国订造的“定远、镇远、来远、经远”四艘舰,向英国订购“致远、靖远”两舰都隶属于北洋舰队。

到1888年,北洋水师已经拥有大小舰艇25艘,官兵4000人。同时李鸿章还在威海修建船坞、港口、炮台等,并驻有北洋水师提督衙门。

宗方小太郎从上海到烟台后,第二天就化装成农民模样前往威海。威海是北洋舰队的主要基地。宗方小太郎在汉奸的帮助下四处搜寻情报,甚至登上了小船到刘公岛暗暗了解北洋舰队的布防情况。

但是由于北洋防备较紧,一时收获不大。与此同时,在天津的日本间谍石川伍一也在积极活动,他表面看只是日本松昌洋行的普通职员,其实是一个老练的军事间谍。1884年,年仅18岁的石川伍一就来到上海,投到驻华武官海军大尉曾根俊虎门下,开始间谍生涯。之后与另一名日本间谍高桥谦结伴深入到江苏、浙江、两广和河北等13个省,进行详尽调查。

1886年两人经湖南到达汉口,归入荒尾精门下。此后两人加入四川支部,完成了一部有关四川的报告并附有详图。1893年石川来到天津,以洋行职员为掩护,进行间谍活动。也许命里注定,1894年是他间谍活动的顶点,却也成为他的终结之日。

这年的2月,一个清兵来兑换英镑,伙计做不了主,因英镑在店里是受控制的。石川心想,通过他可以打人军方,特准换给了他。几次交往,石川很快与他熟了,知道他叫汪开甲,是清军驻天津护卫营一个弁目。

这小子能说会道,谈起军中情况来滔滔不绝。汪开甲又来时,石川把他带到一家日本妓院。玩乐后临分手时.汪开甲出于感激凑上来说:“石川兄,我想带您去见一个人,有没有兴趣?”

石川忙问:“谁?”

汪开甲神秘兮兮地附在石川耳旁轻声道:“他的舅舅是咱清朝响当当的人物李鸿章。”

在汪开甲的引荐下,石川当天就见到了李鸿章的外甥、时任军械局书办的刘芬。一番交谈和观察,石川很快看清面前的刘芬同样是一个色欲、贪欲交织的俗人。投其所好,石川送给刘芬一件珍贵的古董,使刘芬喜不自禁。接着石川亦将刘芬带到那家日本妓院。刘芬以后不断为石川提供情报,而他每次也能得到想要的财与色。

于是,石川亳不费劲获得了援助朝鲜的清军情报,日本大本营获悉后赶紧调整了兵力部署。

汪开甲结交日本人的行为,引起天津城守营千总任如升的注意。经审问.汪开甲供出了石川伍一。任如升迅即上报天津海关道盛宜怀。石川伍一知道身份暴露后,担心继续待在天津洋行不安全,遂悄悄转移到刘芬家,妄图在那里躲过劫难,结果被一直监视他的天津衙门将两人一并抓获。这是清政府破获的第一起间谍案。是年9月20日,石川伍一被押赴刑场,“按公法用洋枪击毙”。刘芬则“绑赴市曹”处决。由于有了这个案例,清政府各级官员对日本间谍才开始有所警觉。

日本在中国的军事间谍当时已渗透到了各个地区。在华北的总机关设在北京.总头目是青木宜纯。1884年,在日军参谋本部任职的青木奉命到中国进行谍报活动,化名广濑次郎。他先在广东活动3年,后调到北京收集情报,并绘制了精密的北京郊区地图.这是日本第一次得到北京郊区图。在上海,根津一与日本驻沪领事大越成德派遣间谍藤岛武彦化装成和尚,到浙江普陀山与隐匿在法雨寺的高见武夫会合,刺探福建水师的军情,并绘制地图。藤岛在镇海被抓获,这起间谍案才被发现。

在这一系列日本间谍中,最为诡计多端的是在天津的神尾光臣。神尾光臣毕业于日本陆军教导团,1882年被派到中国搞间谍情报,被誉为日本陆军“三大中国通”之一。

甲午战争前夕,大本营给神尾光臣一个特殊任务,除了搞绝密情报外,还要发回一些中国正积极备战的假消息,激起日本国民的战争情绪。

神尾光臣心领神会,歪曲事实不断发挥中国准备对日开战的假情报,致使1894年7月2日,日本内阁以“中国在平壤集结大军,欲与日本一战”为由,向中国发出第二封绝交书。

清政府被迫采取措施,7月16日军机处和总理衙门召开联席会议商议对策。李鸿章提出作战计划:使用招商局轮船,从水路将驻在直隶(今河北)小站,宁夏镇总兵卫汝贵率领的6000盛军移驻平壤;将防卫旅顺的马玉昆指挥的2000毅军移驻义州;由奉天调4000奉军进驻平壤,以压制汉城、仁川的日军。

并令丁汝昌以北洋舰队之主力出击,与陆上部队相策应。不料神尾光臣在天津收买了清政府军机处的一位官员,导致这些机密毫不费力地送达日本大本营。大本营向大岛旅团下令,自汉城向南开进,以逸待劳阻击清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