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193

平山大侠 收藏 0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197节: 忍者学校


“做为一名忍者,应该是身无长物。必需随身携带的物品,那也都是万中挑一,以一敌十的精品!”——平山大侠


日本处心积虑地要灭亡中国,在方方面面加紧进行各项准备工作。参谋本部更是不遗余力地,花了极大的精力、财力、人力去培养掌握忍术的间谍!

川上一郎被任命为位于东京附近,毫无人烟的深山老林中,一处隐密地方,间谍学校的校长。

如今忍者与寿司、艺伎等日本的特产名词一样,已经成为国际通用语。现代人无论是正宗的日本人,还是对忍术感兴趣的外国人,对忍者形象共同的理解是:全身黑色装束,能飞檐走壁、跳楼越墙。使用各种奇形怪状的暗器、精通真假难分的易容术。象九尾狸猫一样,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具有高超的自保、逃生之术,往往陷之死地而后生。其实,忍者与忍术远不是如此简单!

拂晓之前,大森林里显得格外地静谧。偶尔传来一两声猫头鹰“咯、咯” 叫声,或是夜莺婉转地啼鸣。在密林深处一块不大的草坪上,一群人赤身露体地围坐成一圈,只有下身一条兜裆布遮住羞处。个个面无表情,屁般坐在脚跟上,挺直着腰板、高昂着头、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圈子中央站着的,一个与他们不差分毫的人。

“恭喜各位了!”那人开口说道“你们有的来自陆军、有的来自海军、有的来自警察、还有的是刚刚学成归国的留学生。但是能来到这里的人,都是大日本帝国的精英!

要知道参谋本部是从全日本、全体国民中,进行严格的遴选,十万个人里边也挑不出一个,是象沙里淘金、海中探珠一样艰辛,从千余万人中,把各位逐一挑选出来的。

这是你们的光荣!也是我的光荣!鄙人川上一郎,奉天皇御旨、受参谋本部之命,担任你们的校长,感到荣耀之至!今后一段时间里,我们将共同生活、学习在一起,望诸君努力!拜托了!”

川上一郎向百余名学员深深地鞠了一躬。学员们也一起低头敬礼。

“现在请各位拜见老师,我们的前辈甲贺雄龙。”

圈子里除了川上,并无他人。众人又四处张望,还是不见人影。老师在那呢?

“甲贺前辈,请现身。”川上低声呼唤。

四周仍旧是静悄悄的,风吹叶落,清晰可闻。

“看!那树……”突然一名学员叫道。

众人随着那学员手指的方向看去:“呀!真是咄咄怪事!”

只见圈外一株高过人头,郁郁葱葱的小树,树身上长满青苔,缠绕着藤蔓植物,婆娑起舞、摇摇摆摆、晃晃悠悠、缓缓移动,竟然渐行渐进!

“是何精怪?胆敢在这里撒野!”

一名壮实的学员,随地捡起一块石头,冒然向小树掷去。谁知石块挨近小树后,不知为何却反弹回来,不偏不斜,正打在那学员的腹部,一下子将他击倒。

这一下,百余名学员犹如被捣毁了老巢的马蜂一样,乱哄哄地跳将起来,纷纷摆开自卫的架式。更有七、八名不信邪的学员,自恃有些武功,打个招呼,便联袂而上,去攻击怪物。

“不可造次!”川上急叫道。

然而晚矣!那小树伸展开藤蔓,犹如钢鞭,将来犯者一一

抽打于地。有3名身手敏捷的学员,欺身而上,跳上树杆,想要制服怪物,不曾想,反被藤蔓象包粽子般,捆了个结实。

“神龙见首不见尾,晚辈不识前辈真面目,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见谅。”川上一鞠到地。

“呵、呵……”小树发出一阵苍老但却硬朗地笑声,来到圈中央站定,将藤蔓放松,那3名学员滚落于地。

“就算是见面礼吧……”

“参拜前辈。”

众人随着川上跪伏于地,行大礼拜见甲贺雄龙。

“毛头小伙,乳臭未干,忍者是这么好做的嘛?!看看你们,一个个连兜裆布都不会系,还做什么忍者!”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感到莫名其妙。日本男子是不着内裤的,如果一定要说是内裤,也只不过是一条细长白布。

众人正自困惑,那苍老、硬朗的声音又道:“看看你们校长……”

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川上身上了。“没有什么差异呀!不!是有所不同!”

只见川上用的白布,虽然与众人毫无二致,但是却长出了许多,而且系束的方法也不同。川上是将兜裆布,从胯下往脖子上缠饶,在颈后打有一个活结,最后绑在腰间固定好。

众人看了,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就是一块兜裆布嘛?为啥要那么长?那么个系法?多累赘呀!

“记住,做为一名忍者,应该是身无长物。必需随身携带的物品,那也都是万中挑一,以一敌十的精品!就那这块你们瞧不上眼的遮羞布来说吧,之所以要比一般人用的长一些,使用特殊的系法,自有它的道理!”

甲贺停了停,似乎是在考虑: “一郎,你是校长,你就给大家演示一下吧。”

一郎点头,用手在颈后一抹,布条已轻松解脱。一郎手腕一抖,布条直向一棵大树飞去,缠绕住一个枝杈。一郎轻拽一下,心知已经系牢。遂将布条往怀中一带,口中发出一声轻啸,借着布条之力,整个身体飞腾起来。倏忽间,人巳隐没于大树丛丛密叶中,再不见身影。

不一刻,一条白练从大树上往人群中射来,一郎尤如天神下凡,踏着白练安全着陆。

学员们看得目瞪口呆,随遂爆发出喝彩声!

“你们不用惊羡!这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现在你们明白了吧?这块毫不起眼的兜裆布,在紧要关头、危急时刻,既可以当作绳索一类的工具,解决攀爬、下降、越障等难题,也可以当作自卫的武器来应急。

至于系束的方法,那自然是为了可以随时从脖子后抽出兜裆布,以争取时间。记住,对忍者来说,一分一秒都关乎成败,都是性命交关的大事!”

“甲贺前辈教训得是!大家都要牢牢记取。”

川上朗声道:“ 忍者的工作,主要是为天皇陛下,对敌方进行侦察、破坏、暗杀、收集情报、搅乱敌方后援基地等,种种谍报活动。

因此,你们从现在起,就要过非常人的生活。饥血茹毛、难见天日。你们没有姓名,只有代号!更不能留下只言片语,以免不慎、疏忽,而累已累人、白白丧命!

你们要在脑海中,彻底清除过去的一切记忆!你们没有家庭观念、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和相识,只有天皇陛下和帝国!

现在请前辈给我们传授忍者戒律。”

“做一个忍者,其实大为不易!”那苍老的声音缓慢说着:“一旦成为忍者,命中注定他一辈子受苦,再没有半时半刻的好日子过。生不为人知、死不为人晓!其命运尚不如那短命的樱花!

樱花命虽短,却灿烂有时!当那姹紫艳红、光华美丽洒遍人间的那一刻,满目闪烁着人们惊羡、爱慕的神色,满耳充盈着人们赞美、歌颂的诗词。心也陶醉、思也遐迩、神也奔驰,还有什么不满足,夫复何求!

可是忍者,天降大任,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死于非命、更不要想有什么灿若樱花的时候!”

密林中死一般沉寂,要不是朝阳洒下的光点,不时游移,真以为是地球已经停止了转动。

“在忍者世界中,有3项戒律必须记取、尊循。”

那古怪、特异的声音说:“第一、绝对不能暴露身份,这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不管在任何情况、条件、环境下,面对威逼利诱、严刑拷打,都必须做到守口如瓶,即便为此失去性命,也不能泄露一星半点机密。

第二、除领受上命差遣和办理公事外,不准滥用忍术。因为尽管忍术流派繁多,但毕竟不同于一般武技,明眼人一见即知。同时忍术出手,即流血丧命,殃及无辜。所以在身无王命,除非万不得以,危急生命时,切不可使用。

第三、危急情况下,以自保为要!忍者的生命不属于自已,而是属于主子。你们的生命是属于天皇陛下的。因此,不论你们当时扮演什么角色,一有风吹草动,你们必须舍弃一切自尊,立即逃之夭夭,保命要紧!

好了,请你们校长说一下忍者必须的装备吧。我去也……”

一位学员急道:“请前辈大师现身,让弟子们参拜尊容。”

但是那树人毫无反映,摇晃一下,陷入地下,土遁而去。

“八嘎!”传来一郎的怒骂声,那学员被一郎一脚踹得滚出老远。

“做为忍者,第一个死的就是你!忍者3项戒律的第一条是什么?!”一郎严厉地斥问。

“绝对不能暴露身份……”那学员好容易爬起身来嚅嗫道。

“即然如此,为何要见前辈真容!猪!愚蠢!”

“学生明,明白了……”

“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就去死!”一郎恶狠狠地说。

一郎从一棵大树后,提过来一包行囊,打开来,将里面的什物一一捡出:“都给我看好喽!”

一郎抖动着一件深蓝色衣服说: “做为忍者,很少在大白天活动,通常都是在夜晚潜入敌方处所。如果全身着黑色装束,轮廓反而会更显突出,更容易显影。因此,忍者服装的基本色调,应该是深蓝色。

倘若在执行任务时,遇到月明星稀的夜晚,就应该换成灰色和茶色的双色衣服。这样万一遭遇敌方追击,便可以在途中将衣服反过来穿,利用颜色变换,使敌人造成错觉,逃脱险境。

另外,用含有铁等矿物质成分的天然染料,染成的深蓝色衣服,可以防止毒蛇、蚊虫的袭扰。”

“校长,这上衣缝纫这么多口袋,干什么用呢?”

一个学员小心翼翼地问。

“问得好。一个忍者,身上绝对不能有累赘之物。但是一些细小什物又不能或缺,所以衣服上缝纫这么多口袋,就是用来盛装诸如火药、缝衣针、救急药、等;腰带里头则放一些日用杂物。手套与绑腿里,通常藏着一些暗器。

好,今天就到这里。各位回去,将自已的装备重新整理一下。”

这一天夜晚,大家又都集中在林中空地,等待甲贺雄龙给他们传授忍者秘器。一郎口中发出一声轻微的啸叫,不一会儿,只见从密林深处,悄无声息地飞出一物,象只鸟儿,不,不是鸟儿,因为它不扇动翅膀。更象一只飞鼠在滑翔,不,不是飞鼠,因为它比飞鼠大了一些。

它在空地中央稳稳降落,众人这才看清,是一个人,是一个矮小、精瘦的人!但是这也只能是从外形、轮廓上观察,得出的初步印象。

因为这个人一落地,便收拢双翼,全身包裹在一件深灰色的大衣里,头上罩着一顶长着两只耳朵的头套,看不见他的面目。若是有人远远看到在空中飞翔的他,十之八九会误认为,这是一只飞鸟,或是会飞的小动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