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执业手记之 将心比心

鱼缸养龙 收藏 22 515
导读: 父亲在一天早上,感到身体不适,他没当回事,打算到门口的小诊所去瞧一瞧大夫,开点药。老爷子是共和国最后一代骑兵,骑马打枪,是连队里一流的射手,后来退伍,在最艰苦的铁道筑路单位,抡镐挥锹,为国家的大动脉不仅流过汗,还流过血,付出了脚趾骨被压成碎末的代价。而今,父亲退休了,几十年的重体力劳动,有一支胳膊累得无法伸直,但老爷子总觉得自己不老,固执地认为身体的小毛病,无须在意,对付一下就能过去。 这次,他原本连诊所都不想去,觉得母亲小题大做,在家躺俩天就能抗过去,在母亲的催促下,父亲勉强答应去找医生

父亲在一天早上,感到身体不适,他没当回事,打算到门口的小诊所去瞧一瞧大夫,开点药。老爷子是共和国最后一代骑兵,骑马打枪,是连队里一流的射手,后来退伍,在最艰苦的铁道筑路单位,抡镐挥锹,为国家的大动脉不仅流过汗,还流过血,付出了脚趾骨被压成碎末的代价。而今,父亲退休了,几十年的重体力劳动,有一支胳膊累得无法伸直,但老爷子总觉得自己不老,固执地认为身体的小毛病,无须在意,对付一下就能过去。

这次,他原本连诊所都不想去,觉得母亲小题大做,在家躺俩天就能抗过去,在母亲的催促下,父亲勉强答应去找医生看看,但,他还没出家门,突然感到恶心,到厕所吐了些东西,红红的,是血。母亲很着急,给我们姐弟打电话,我的妻子从单位赶回来,把父亲拉到了铁路医院,而我还在十几公里以外的地方上班,得到消息,请假到了医院时,大夫已经初步做出诊断,是消化道出血,需要住院治疗。

这是父亲第一次住院,他躺在病床上,全身不自在,我陪在身边,他觉得多余,要我回去上班,说这里有医生和护士就行,用不着专门请假,还是单位的工作重要。至于自己的肠胃病,父亲看的很淡,认为不过是年轻时在野外筑路,每天只能吃两个冷窝头落下的根,养养就没事了,犯不上为此住院。但医生不这么认为,消化内科里接治的病人中,因为胃溃疡导致内出血,出了大事甚至要了命的,并不罕见,所以父亲必须住院接受认真检查,包括胃窥镜,才能查清病情。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即使躺着接受输液,也要戴上老花镜,看一堆报纸去关心国家大事,呆在病房,让他很难受,而实习护士,在父亲的手背上,几次都扎不准血管,有些紧张,急红了脸,父亲是个宽厚的人,没有像临床的小干部那样去斥骂护士,任由她一次次的去试。我有些急,想去找个有经验的护士,父亲不让:“都是些出门在外的小姑娘,不要去告诉她们领导,会骂她的。”

父亲在医院只住了一个晚上,随后的几天,他总是做完检查、输完液体,就要回家,大夫不让,父亲却不听,他觉得自己不是病人。对于检查,父亲也总是认为医生不过贪图他医保卡上的钱是公家的,原本没必要,却非要一项项来做,给医院创收。我们拗不过父亲,和医生商量回家休养,医生说我们不准你们回家,但你们自己偷偷回去,我们就当不知道,这是不是有些不负责任?是不是真的像父亲认为的,没必要住院,却非要让住院,想让我们多花钱?

对于医务人员这个行当,我打交道的机会不少,公安干久了,往医院送伤员和取证,看护自杀未遂和自残的犯罪嫌疑人住院治疗,是经常的事情。但一直以来,我和许多人一样,在传闻中对医疗系统有许多非议,虽然切身和他们打交道,这还是第一回。想想社会上流传的俏皮话---“黑狗白狼眼镜蛇”,我是警察,是所谓的“黑狗”,他们呢,一袭白衣,却不再是天使,成了“白狼”,至于“眼镜蛇”,想必不用我去点名了,总之,我们都差不多,都属于容易被误解或敌视的职业。

这几天,在医院里,我也见到了真实的医生、护士的忙碌,相比警察职业,我能感受到,他们要比我的活累许多。医院的护士不少,正式的不多,一群小丫头,还是医学院的学生,在这里实习,他们的角色是和我们单位的协勤、实习生类似,不同的是,她们挣的钱,比公安局的协勤还要少。这些护士,是最忙碌的,在楼道和病房里穿梭,干些打针、输液、护理的杂活,由于是新手,技术还需要锻炼,总被患者责难,甚至大声斥骂,受了气的小丫头躲在护理站抹眼泪。正式的医生护士们,也不轻松,活是少点,但责任要大许多,医生还能有个办公室,护士们大都没有办公桌,有个坐的地方就不错了,我的观察是,护士能坐下来歇会就不错了,这是个体力活,一个班下来,她们很累。每天,楼道里,不断有人在喊:“医生!护士!”,白大褂们,就得不停地进进出出,这一天跑下来,可比我跑的路多出不止几倍啊。

公安局,是执法机关,虽然上级喊着加强服务,但我们不认可自己是服务单位。但医院呢,不用喊口号,谁也明白,别看来的人,都是主动上门,来的可是要接受服务的,虽然有些人的命,就攥在医生手心里,应该求着大夫才是,但谁有这样去想?医院不是屠场,我来了,你就要治好我,有种把我治死试试?别说耽误救治,就是你服务态度不好,我也不让你!患者们,都把自己的病,当成天大的事,医生的办公室里,总有一堆堆的家属在问病情,大夫们解释都解释不过来,又不能板着脸往外撵。虽然在职业医生看来,不是多大的病症,不必大惊小怪,可是病人及家属,和我的心情一样,大都没见过几回这样的场面,何况关乎亲人的安危,总想让大夫好好地讲讲,生怕被耽误了。这一点,我也经常经历,只不过换了角色,单位抓了人,会像这样,一堆堆家属来打问,明明不是多大的案子,却缠着你问个没完。但,我不高兴时,可以去不理他们,换个态度差的,撵出去,又要咋地?医生在和自己的工作对象,及其家人进行交流,地势不如警察,没办法居高临下,所以,我看到的医生,烦归烦,态度还真不错,也许是个人素质使之然,也许就是行业特点使之然。

说实话,医院和公安局,都是老百姓轻易不愿意登门的地方,但,又是遇上事情,不得不打交道的地方,老百姓又爱又恨,就像是自己不成器的孩子,总想指教几句。没做过医生的我,对他们的误解,大都来源于耳闻,不是目睹,我习惯上认为,医生总喜欢推销高价药品吃回扣,做手术时要红包,认为他们挣的钱多,外快更多,来住院的患者,就是他们眼中的肥羊,恨不得一刀刀拉下来吃肉。实际上呢,不能说这样的现象没有,别人讲的未必就都是传言,但你要说每个医生都是这样的,那就不一定了。每个行业的特质,造就的行业风气,从业者千篇一律的面孔和行为,就会在社会上沉淀下来,成为人们的普遍认同,尤其是从未和这个行业接触的人,更是在主观上,把每一个职业的具体体现者和他的职业划上等号。想来,这些医生和护士,对我们警察,也会画上脸谱。至于从没和我们这两个行业有过交往的群众,会拉上教师,把我们统称为:黑狗白狼眼镜蛇。

教师是园丁,把一堆幼苗培养成材,医生把生了虫子的树木治好,警察呢,干脆拿着斧头,进来砍掉歪枝斜杈,有的纯粹是枯树朽木,直接连根掘起。如此说来,把我们三个行业连在一起,是有道理的,要说我们这三个职业,从业的可不少,估计家族大点,总能摊上几个,但为啥群众还是不为自家的人嘴上留点德,一并来骂呢?嘿嘿,嫌亲人不护短?错了,就不该护短!要是你家有人在干医生、教师、警察,听他们讲讲拉开肚子收红包、逮回犯人收黑钱、当个班干部都要送礼的事情,不骂才怪!

骂归骂,骂完了总要嘱咐自己孩子几句:不管别人怎样,你可不能这么干。就像父亲经常教训我:你可不要贪污!虽然我知道,这一行贪污也轮不上我,但我要听。干警察,有些事情,不是制度约束,而是要凭自己的良心,我想医生、教师、乃至所有的行业,都是这样的。说别人误解,其实,如果从来没发生过一些事情,别人的误解又从何而来?就像,有人告诉你,有人倒卖两架航天飞机,买主是本拉登,你会信吗?谁也不傻,天方夜谭的事情,那是神话,只要有些社会阅历,就没人信,但有些事情呢,它是真实发生过,非要去堵别人的嘴,没用!

但误解总归是误解,可以用事实来澄清,在医院的几天,我知道了医生、护士的不容易,知道他们活真累,态度真好,别人再敢说当个医生很闲,当个护士很轻松,我是不会信的,至于他们是不是卖高价药、骗医保卡上钱,我还真不敢轻易下结论。不过,我不想妄自猜测,看了医生护士的辛苦,将心比心,我不会再戴着有色眼镜对他们说三道四了,没有这样一群忙碌的人,谁还来给我们治病?医疗系统有问题,该去整治,但哪个行业敢说自己就没有问题?说大点,这是社会问题、体制问题!不是哪个行业自己就自绝于人民,就全是坏人当道!医院出了问题,那也不能说明每个医生、护士的人格都有问题,他们的职业是治病救人,而且,这个目标也没有偏离,医院每年要挽救多少生命,不用统计,从身边的人打问一下,也能知道,住院被大夫要了命,有几个?说他们是狼,那身体不爽的时候,为啥不自己跳进动物园的狼窝里?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要得了病,才想起医院,遇上难事,才想到警察,每个职业的存在,都有必要性,既然没被淘汰掉,说明存在的有价值,能理解到他们的苦衷,是不是就能少一些戾气?当然,要求别人要这样想,从业者更该这样想,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否也在将心比心?不想看到自己家老爷子住院被宰,就不要去宰别人家的亲人,同样,不想看到自己家的年轻人被拉进警局痛打,就不要滥施暴力。这好像难点,自己就是医生,将来老爷子住院,招呼一下对症下药不难,做警察的,自己家的孩子犯了法,找找关系从轻处罚,或者钻个法律的漏洞,也容易。那么警察的家人住院,或医生的孩子犯法呢?不排除神通广大的人,各行业都有自己人,但还是少数吧?还是两个道路来让所有的人享受公正司法、公道医疗、公平教育……,一是要定好规矩,做好监督,让想使坏的人找不见漏洞,使了坏逃不脱处罚,这是国家的事情;二是换位思考,将心比心,能体会别人的痛苦,坚决不把痛苦强加与别人,这是个人的事情。只有法律,没有道德,那也不成个世界,而道德,每个人都能做到,在生活中、工作中,尽量去做些符合自己良知的事情吧,不要非要等到法律来制裁,才感觉后悔,到那时,良心的煎熬,会比法律的惩处还要强烈。

因为懂得,所以宽容,父亲在年轻时受过的苦难,在实习护士拿他试手时,选择微笑,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因为不懂,所以刻薄,就像我送父亲去医院时,对医生和护士的偏见。我还会遇到来求助的群众,还会嫌他们烦人,我还会听到对警察的辱骂,还会产生愤慨,不过,我知道自己该怎样去做。



本文内容于 2009-6-23 19:17:44 被鱼缸养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