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五章

朱昭宾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清晨,旺梅和曹念索拎着饭盒走进病房,愣住了——曹立有的病床空着。邻床的病人还在不断地重复念叨着:“牤牛叔,婶婶等着你哩……” 曹念索放下饭盒转身走出病房,“嘭”一脚踹开医护办公室的门,屋里的医生护士惊慌失措地看着他,曹念索一拍着桌子:“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咹,我爸怎么不见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舒放停着车在路口等红灯,舒放一看就是那种有风度和内涵的漂亮姑娘,穿着时尚,举止优雅。手机铃声响起,她脸上立刻浮现出兴奋的色彩。

“未来的大将军,今天终于有时间问候本小姐了?……别解释,你那点初级阶段的思维方式我还不知道?……陪我遛大街?哈哈……没空!……什么?来报社接我?……那你就来吧,接见不接见看我的情绪了。”绿灯亮起,舒放合上手机,很快起步,通过街口。

不久,舒放把车停在《江城晚报》大门口,拎起包走进大楼。

来到办公桌前,舒放打开电脑,显示着一个英俊武警军官的照片,照片上写着一行字:自命不凡的白天明。舒放做了个鄙夷的鬼脸,熟练地敲击着键盘。

当舒放敲完最后一个字,伸伸懒腰,报社同事甘蕾蕾走进来。舒放看见她:“正找你呢,咱们这一期的《直面时尚》全部稿子都发到你邮箱了,排好版就赶快给头儿审看。那老头儿脾气怪,晚了他就六亲不认。”

“舒放,你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思维迟钝了吧?”甘蕾蕾调侃道。

舒放一愣:“我?为了一个扛枪的武夫还不至于吧!”

“听说头儿要加强政治敏锐性,几个版面都要改,特别强调暂停风花雪月之类,老头别先拿咱的版开刀啊。”甘蕾蕾一本正经地说。

“嘁,《直面时尚》是他钦点的栏目,晚报就指望这扩大读者群呢!”这时电话铃响,舒放接起:“是我……真的?好,我这就下去。”

“准是你的白天明又来接你去过糜烂生活了。”甘蕾蕾口无遮拦地说。

“我得闪,再晚估计他就等成雕塑了。”

舒放正快步下楼,手机响了,舒放打开接听:“总编,我已经把《直面时尚》的版排好了,马上发给你审查……什么?好吧。”舒放紧皱眉头,怏怏转身返回。

白天明已经在报社大厅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甘蕾蕾下来,看见白天明孤苦伶仃还在等:“舒放被头儿拎上楼了,你还得等会儿。”

“不会吧,她刚还说马上下来呢。”白天明一脸的苦相。

“这个时候叫她准是大事儿,你等着,我走先。”

“别,一块儿等,我请你吃大餐。”

“行啊,我就甘愿当罪大恶极的电灯泡了。”


总编办公室里,舒放正和总编争辩着,舒放的声音理直气壮:“我们这拨人呕心沥血干了半个月,准备了两个版的文图,你一句话就撤,我想不通!”

“舒放,注意你的态度。”总编韩墨和风细雨地说。

“《直面时尚》可是你决定要我们做的,对不对?渡江战役当然需要宣传,可那岁月离我们太遥远了,我们关注现实社会难道不对吗?”

韩墨拿出几张纸和资料袋:“这是宣传部下发的文件,关于组织江城解放和渡江战役五十周年纪念活动的,这是有关资料。”

“我不喜欢做我不喜欢做的事!”

“那就请你去你喜欢的地方去!”

场面有点僵,舒放转身就走,韩墨在背后喊道:“舒放,24小时后给我答复!”


午后,舒放挽着白天明沿着广场的台阶慢慢地走着。

“……这武警学院进修班上得,可把我憋坏了,每天就是一睁眼出操,跑三千米,正步走二十分钟,然后抢着刷牙洗脸,没等喘一口气,又得去食堂抢先打饭。要是去晚了,白煮蛋就吃不上了。然后就是端坐课堂,听枯燥的军事理论课,唉,跟他妈的小学生差不多。最难熬的是晚上,总也睡不着,一闭上眼就……就想你。”白天明见她心情不好,故意地逗她。

“你就贫吧白天明,说不定你一闭眼就是武警学院的校花呢。”

“上帝啊,你用你那无所不能的圣洁的手剖开我的胸膛,让我的心上人舒放看看我纯洁的心吧!”白天明一脸虔诚地瞎贫。

舒放终于笑了:“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坐会儿吧,我累了。”两人走向一把长椅,远处的曹立有慢慢走来,和他们擦肩而过。

“昨天发给你邮箱里的论文看了吗?大记者可得帮我润润色啊,过不了关那我就死定了。”白天明问舒放。

“是《渡江战役战略思想分析》那篇?”

“怎么样?说啊,拜托了,别让我心跳加快好吗?”

“枪毙。”舒放说话不留余地。

白天明泄气地说:“我可是熬了几个通宵,查了几十万字的资料才写成的,你老手下留情吧。”

“没有实地考察的资料,没有亲历者的旁证,论文显得苍白无力。”

“真是《江城晚报》首席记者,批评稿子写惯了,一点鼓励都不给。”

“听我的,我们就研讨,不听我的,你就讨厌。”

“你今天心情不好?”

“跟总编干仗了,他要我做什么渡江战役的专题,嘁,都什么年代了。”

“你们总编是对的。”

舒放瞪着白天明:“连你也这么说?”

白天明表情严肃起来:“现代化的生活太灿烂了,大家都在这个虚无的灿烂里沉醉,却忘记了好日子的源头,忘记了成千上万为这个国家牺牲的军人。其实,大家也不是故意想忘记过去,而是想忘记过去所带来的痛苦。许多事情经过时间的沉淀后,我想它会以另一种姿态出现在记忆里,那就是美,就是灿烂。同样的事情,以不同的心境,会给予我们不同的感受。这个任务对于你是新的挑战,是对过去那些感情的升华。我太了解你了,舒放,你善于接受挑战。”

舒放没说话,广场上,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张着双臂笑着扑向母亲,摔倒了,母亲没有扶,孩子自己挣扎着爬起来,扑进了母亲的怀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