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四章

朱昭宾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清晨,旺梅和曹念索拎着饭盒走进病房,愣住了——曹立有的病床空着。邻床的病人还在不断地重复念叨着:“牤牛叔,婶婶等着你哩……” 曹念索放下饭盒转身走出病房,“嘭”一脚踹开医护办公室的门,屋里的医生护士惊慌失措地看着他,曹念索一拍着桌子:“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咹,我爸怎么不见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清晨,旺梅和曹念索拎着饭盒走进病房,愣住了——曹立有的病床空着。邻床的病人还在不断地重复念叨着:“牤牛叔,婶婶等着你哩……”

曹念索放下饭盒转身走出病房,“嘭”一脚踹开医护办公室的门,屋里的医生护士惊慌失措地看着他,曹念索一拍着桌子:“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咹,我爸怎么不见了!”

“刚……刚才还在呢!”“是不是去卫生间了?”

“我都找过了,没有。我跟你们说,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砸了你们医院!”曹念索怒气冲冲地吼,旺梅赶紧过来拉走曹念索:“瞎闹什么你,赶紧去找找你爸。”


江城民政局大楼前,曹立有抬头看了看挂在门口的大牌子,走了进去。门卫上前拦住,正要张口,被曹立有一把甩开,径直上了楼。

局长办公室里,郑守志正在听主任刘毅云讲话,他穿着熨烫得很平整的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边听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八点半市里有个计划生育的会议,要求一把手参加;十点全市处级以上干部参加传达全省经济分析会议的精神……”郑局长敲敲桌子,打断他:“刘主任,拣可操作的事说。”

刘主任一笑,继续念:“残疾人代表要求和你见面,谈残疾电动车能不能营运的事;退伍军人今天要来十多人的代表,请你解释为什么今年的安置还要进行考试;还有,荣军福利院院长请你去看看新建的全托型宿舍……”

“会议由分管副局长参加,不然还要人家分管什么?后面几个事,你安排好时间,我都参加。”郑局长蹙着眉说道。

“嘿嘿,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明白,要是批评你为什么不参加重要会议,你会说,那行,就让上访的老弱病残集体到你们办公室谈谈去?

“民政局的工作才真正是千头万绪,要管活着的,管死了的,管聪明的,管弱智的,管健康的,管残疾的,管可怜的流浪者,还得管可爱的军人……”两人正说着,曹立有推门直接走了进来。刘主任皱了一下眉:“老同志,你有事先到传达室登记一下……哎,你不是常常来找郑局长的那位老革命吗?”

“是我,曹立有,不是常常来找你们郑局长,是你们每一任局长我都找过,都被我找厌烦了。”曹立有坦然地承认。

“曹大爷,我给你解释过,我们真的很尽力了,你说的烈士刘锁柱我们去调查过多次,但是你们的独立团早取消了建制,没有谁能写出书面证明。你说你亲眼看到他牺牲在你面前,可是,追认烈士是需要阵亡通知书的,这很重要。”郑守志又一次耐心地解释着。

郑守志看看站在一边的刘主任,挥挥手:“刘主任,你去忙别的吧。”刘主任奇怪地看看曹立有,出去了。曹立有回头看看,走过去,关上门。

“曹大爷,你……”郑守志不解。

“这很重要,局长。”

曹立有掏出一沓阵亡通知书,轻轻地放到郑守志面前。郑守志翻看着,脸色逐渐凝重:“阵亡通知书?”

“1949年4月20日,我们二纵独立团在渡过长江以后,参加了解放江城的战斗,我的许多战友就牺牲在这座城市里。”

“人们没有忘记他们,你知道,我们江城建立了渡江战役展览馆,还在渡江第一船登陆的地方设立了纪念地……”曹立有起身,拍拍通知书:“可是,他们委屈,太委屈了……”

郑守志疑惑道:“怎么了?”

“他们到现在还没回家啊!”曹立有的情绪有些激动。

“什么?!你是说,这些通知书是没送达的?”郑守志惊讶地站起来,“老人家,这些通知书你是从哪里弄到的?”

曹立有直直地望着郑守志:“我要说出来,政府会脸红的。这么重要的材料,竟然被丢弃在造纸厂的废纸堆里。”

“废纸堆里?!”郑守志也震惊了,拿起那摞通知书,“老人家,你请坐。”

“喊我老曹就行了。”

郑守志认真地看了半天,打开柜门,想把通知书锁进去:“这样好不好,曹大爷,通知书留在我们这里,我马上向上级汇报,然后我们会派人把这批通知书送到阵亡官兵的家里……”

曹立有一把夺过通知书,小心放进包里:“你这一锁,我的战友不知道又得飘荡多少年。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刘锁柱至今没人承认他是烈士,为什么没任何政府的人去看望他。五十年了,五十年啊,这76个人,竟然被你们遗忘了,他们就牺牲在你的脚下。”

“曹大爷,你要相信我们,我们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你们早干什么去了!”曹立有一脸愤怒,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郑守志望着曹立有的背影,抓起电话:“刘主任,你马上来一下……”


曹立有回到家,桌子上整齐地放着一沓成册的阵亡通知书。家里的布置简单而整洁。老式的家具,陈旧的字画,正面的墙上挂着毛泽东和朱德的像,身后的书柜一看就知道是自己动手做出来的,结实耐用,放满了各种古旧图书。书柜下面,还堆着显然是刚刚淘出来还没来得及整理的破旧书籍。曹立有拿着一张阵亡通知书,上面写着刘锁柱的名字,想想后,他打开抽屉,把刘锁柱的阵亡通知书放进去,锁上。皱着眉在屋里来回地走,刚走几步又停下了,打开抽屉,不放心地把那份通知书拿出来。

旺梅急匆匆地从院门进来,正要往正屋走,听见厨房里有切菜的声音,她拐进厨房,一看,是曹立有在切菜,旺梅走进来:“老曹,要不是碰见一个熟人,说是看见你去了民政局,我还不知道你去哪儿了呢,你可把我们娘俩吓坏了……我得赶紧给儿子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回来了。”旺梅瞥见盘子里的菜,一脸惊讶:“天哪,我跟你在一起五十年了,头一次见你做菜!”曹立有颇有些得意:“嘿嘿,切几个凉菜,现成的,现成的。”旺梅疑惑地看着曹立有。

正屋里,小桌上已经摆好了几碟菜,曹立有拿过一瓶酒,放在桌上。

“旺梅,你坐。”曹立有一肚子心事,旺梅不解地坐下,曹立有继续说道,“孩子都不在家,这会儿就咱老两口了。有个事儿,我想跟你好好说说,但你得答应我不许激动。”

“老曹,你今儿咋了?咱老夫老妻的还有啥秘密?”

曹立有一脸郑重:“旺梅,这事儿,咱可是等了五十年啊!”说完,他在桌子上摆上三个酒杯,三双筷子,倒上满满的三杯酒。旺梅疑惑地看着,指指另外一副酒具:“老曹,还有谁啊?”

曹立有不言语,端起酒杯,又拿起对面的酒杯碰碰,往空洒去,举起空杯对天:“锁柱兄弟,我到底把你接回来了!”

旺梅震惊,猛地站起来:“老曹,你说什么?!”

曹立有拿过刘锁柱的阵亡通知书,递到旺梅手上,旺梅看到了写着的“刘锁柱”的名字。

“锁柱,真的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回到家来了……”旺梅双手发颤,昏然欲倒,曹立有急忙扶住她,旺梅突然压抑地哭起来。

“旺梅,你哭吧,哭出来,把五十年的委屈,五十年的思念都哭出来。唉,当年要是有这封通知书,刘王庄的人还敢对咱说三道四吗?咱还能一步一回头地离开刘王庄吗?多少年来,我心里就一个想法,等吧,等到锁柱的通知书来了,一切就清楚了,你就会知道我曹立有是怎样的一个人了。现在,我等来了,我等来了,我盼来了,我真想拉着你跑到广场上大喊:旺梅,我清白了!”

“老曹,我……错怪了你……五十年啊!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

“旺梅,其实我明白,这五十年里,你没有忘记他,你把他藏在了心里。他回来了,我很高兴,因为我没有辜负他,我可以面对他坦然地说:我用心照顾了旺梅,照顾了一辈子……”曹立有轻轻拍打着旺梅的肩头,两个老人悲伤痛哭。

这时,曹念索走进院子,大声问:“妈,我爸回来了吧?”

旺梅急忙擦擦眼泪:“你爸回了,歇着哪。”

“我的妈呀,你可把我吓坏了,明天我还得去找医院,没看好我爸,我要他们付精神损失费。”

曹立有说:“你算了吧。”

晚上,曹念索正在整理一大把零碎钞票:“他妈的,出租车公司真黑,交了份子钱,剩不下几个了。这钱存起来吧。”

黄小兰接过来数数:“不对啊,我看你车上的表了,啥都刨除,你该剩下二百三十块,怎么就交给我一百八?”曹念索不耐烦地道:“**,男子汉大丈夫,口袋里总不能没点压腰钱吧,再说,我还得买烟呢。”

黄小兰生气地道:“你那烟,一盒两块四,就是买一条也就二十四,你说,留那么多钱干什么去了?”曹念索一拍桌子站起来:“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

欣雨重重地拍着门:“你们这样不文明,怎么教育好子女?”

夜深了,曹立有靠着床头,手里拿着刘锁柱的阵亡通知书,轻声地说:“旺梅,你知道吗?我永远忘不了当年我们俩接受侦察任务那天……”


那天,曹立有背着受伤的刘锁柱跑进断墙后,放下,刘锁柱无力地依在墙上,胸前一大片的鲜血,腿上也不停地流着血。刘锁柱咬咬牙:“班长,你走。”

曹立有气喘吁吁:“要走一起走!”

突然,刘锁柱拿出匕首,顶住曹立有脖子:“你给我走!这把匕首本来就是给你备下的……”

“我那是……”

“别说了!”刘锁柱的手颤抖着,匕首在曹立有的脖子上划下伤痕,“现在好了,没事了……我知道了,你是一条好汉,我的好大哥……我不行了,只有一件事托付你,大哥,回去找到……我媳妇,替我照顾她,照顾好……一辈子……”

曹立有含泪地点点头。这时,敌人已经慢慢地向这边进攻。刘锁柱反手将匕首顶住自己的脖子:“你再不走,我……我就死在你面前……”刘锁柱脸上泪水和着血水流下,“曹立有大哥,我求求你了,我……反正是走不掉了,你……再不活着……谁……谁替我……照顾她……”

“不,咱们都得活着!”

“大哥,我不能死在敌人的枪口下,求你……给我一枪吧。”

“你混蛋!”曹立有怒吼着。

敌人慢慢靠近,曹立有跳出断墙,一边开枪一边跑,试图引开敌人。敌人果然向曹立有扑去。当曹立有返身往回跑时,抬头一看,呆住了——几个敌人已经把断墙后的刘锁柱包围起来,几把刺刀同时对准着刘锁柱。

“大哥,开枪啊——我不能死在敌人手里!”刘锁柱恳求地望着曹立有,曹立有咬紧嘴唇,缓缓举起了枪……


曹立有拿着刘锁柱的阵亡通知书,眼含泪水,悄然回头看看,床上的旺梅似乎在梦中抽泣。

“旺梅,对不起了,为了不伤害你,刘锁柱的死我不能给你说,我必须瞒着……你就当他是死在敌人手里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