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三章

朱昭宾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size][/URL] 指挥所里,营长刘峰山焦急地踱来踱去:“吕风之他们新挖的地洞怎么样了?” “即将到达城下。”房玉书回答。 “命令他们,准备装填炸药,按预定时间爆破!” “是。” 曹立有回到战壕,浑身血迹地跑到吕风之面前,把一张染血的地形草图交给吕风之。 “刘锁柱呢?”吕风之问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指挥所里,营长刘峰山焦急地踱来踱去:“吕风之他们新挖的地洞怎么样了?”

“即将到达城下。”房玉书回答。

“命令他们,准备装填炸药,按预定时间爆破!”

“是。”


曹立有回到战壕,浑身血迹地跑到吕风之面前,把一张染血的地形草图交给吕风之。

“刘锁柱呢?”吕风之问道。

“他……牺牲了……”曹立有低下头。连长拍了拍曹立有的肩头,声音低沉:“准备战斗吧!”

曹立有一个立正,跑进地洞将导火线拉了出来,战士们陆续跑出来。吕风之拍打着身上的灰土走出来:“行啦,洞里连个老鼠也没有了。”

营长刘峰山看了看手表,拿起电话:“爆破!”

吕风之猛地一挥手,曹立有点燃了导火线,导火线燃烧着迅速延伸进洞里。

“准备冲锋!”范大水命令,战士们纷纷上刺刀,拧开手榴弹盖。而此时,阵地上依然静悄悄。

指挥所里,教导员房玉书紧张道:“营长,总攻时间就要到了,可前线……”刘峰山额上已沁出细密的汗珠。

地道里,燃烧着的导火线突然灭了,地道里一片黑暗。

“连长,导火线灭了!”曹立有转身准备进去,吕风之一把拉住了他:“总攻时间到了,听我号令。爆炸一响,你们就要准备战斗,我万一出不来,你们由指导员指挥。”

“连长,是我点的导火线,让我去吧。”

“这里还轮不到你……大家安静一下,我当兵的时候,你们个个还是新兵蛋蛋,干这个你们都没有我有经验,一旦有什么情况,我还可以全身而退,你们都别跟我争,总攻更加重要。战士们,听我命令,准备攻城……”吕风之拿过一位战士的火把,猫身钻进了地洞。

寂静,战士们严阵以待。不一会儿,地道里又传来导火索燃烧时的嗞嗞声。

“准备战斗!”吕风之的声音从地道里传来。

这时,寂静的阵地上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城墙崩塌,硝烟烧红了半个天,地道也塌了。嘹亮的冲锋号响起,战士们从战壕里、树林中、水沟里冲向城楼。

“为连长报仇,冲啊!”曹立有等人冲出战壕,范大水带着战士们冲上倒塌的城墙。

曹立有、肖长龄和田壮三人在巷道里以小组为战,突然,隐蔽处冲出三个敌人,曹立有费力地把敌人杀死,正在喘息时,突然被肖长龄猛推了一把。曹立有被推倒在地,回头一看,一发炮弹把肖长龄打飞,远远地躺在一边,田壮举着枪疯狂地射击着,曹立有奋力爬到肖长龄身边,大声地喊:“肖长龄,肖长龄……”肖长龄的脸上仿佛露出一丝微笑。

肖长龄死了,田壮和曹立有穿过障碍,悄悄地向碉堡靠近,突然,碉堡的暗口吐着火焰在不停地扫射着。

“我去炸掉它。”田壮匍匐着向碉堡靠近,正要起身,却看到碉堡边上有人运动过去:“曹大哥,你看,是马全福!”

曹立有趴在隐蔽处,看见马全福已经运动到碉堡附近,背着的火焰喷射器开始喷射。两人刚准备起身,突然看见从碉堡里冒出一个浑身是火的敌人,一把抱住了马全福。片刻间,马全福身上背着的火焰喷射器轰地爆炸了。


在一所临时搭建的指挥所里,警卫员在门口站岗,营长刘峰山像是伤得不轻,躺在担架上,梁婷正在给他包扎。这时,一辆吉普车急驶过来,停在门口。房玉书着急地喊道:“梁婷,快叫张解放来!”

“政委,救护所怕没有更好的条件。”

“那……你赶快送营长到战地医院。警卫员——”

“到!”

“传达命令,所有战斗小组集结,向敌人最后据点书院街发起进攻。把营长抬上车!”

几个战士抬起担架,刘峰山挣扎起身:“抬我上阵地……房玉书,我还没死!”房玉书不理他这一套:“见过躺在担架上指挥战斗的吗?梁婷,动作要快!”

梁婷挥挥手,带着担架上了车。刘峰山挥舞着一只手,气急地骂道:“房玉书,你敢夺我的指挥权,我毙了你……”

吉普车远去,房玉书掏出手枪:“目标,书院街,给我冲!”范大水带着一连按照房玉书的指令朝书院街进攻。

在书院街口,曹立有和田壮在残垣断壁间跳跃前进,时不时趴在墙头上向敌人射击。街里静悄悄的,两边的门板和灯笼还在燃烧,掩体里架着两挺机枪,对准街里。

范大水正在下达作战命令:“……街里大约有三十多个敌人,没有重武器,敌人都躲在房屋里,那头我已经派了二排长堵住。一排长,你带一队人悄悄从两边爬上屋顶,随时注意敌人动向!”

一排长带队离去。曹立有和田壮趴在沙袋上,枪口瞄准街心。

“这条街跟人家不一样啊,你瞧,每个屋檐下都挂着灯笼。”田壮不解地问道。

“你知道个屁,这就是花子街。”

“花子街,卖花的?”

“卖笑的,就是婊子。”

“呸呸,晦气!”

这时,范大水命令道:“敌人都藏在临街的屋里,大家冲进去之后,以战斗小组序列挨户搜查,务必全歼,但要注意隐蔽。准备行动!”

战士们刚准备行动,突然,田壮发现了什么,指着街道:“指导员!”

一间房门打开,一个只穿束胸和短裤的女人慢慢走到街心,她的身后躲着几个敌兵,一个敌人用枪顶着女人的后背,女人的身上挂满了手榴弹,一个敌军手里牵着引线,接着又出现一个……十几个衣不蔽体的妇女排列成扇形,被三十多个敌人逼着慢慢向这边走来。敌人全躲在女人的后面,范大水紧张地思索着。

田壮小声地说道:“指导员,打吧,这些女人都是……”

“——她们都是人!上刺刀!注意保护妇女,随时听候我的命令。”范大水命令道。战士们纷纷上了刺刀。

范大水顺着两旁上到了屋顶,观察着敌人的情况,敌人押着女人慢慢地靠近。一名敌军官躲在女人背后,喊道:“放我们出城。”

范大水一挥手,地面上的战士从街道两边一下子冲出来,将敌人团团围住。范大水在屋顶上喊道:“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正在此时,一辆装甲坦克撞翻墙头冒了出来,向一连的官兵猛烈地射击。

“有坦克……”

“快炸掉它……”

坦克上的机枪扫射着,曹立有刚一起身准备去炸,却发现一名战士已经冲向坦克,把手榴弹塞进炮筒,坦克盖被打开,一名敌军开枪打死战士,那名战士掉下坦克,坦克前行,碾压在了那名战士身上。

范大水瞅着敌人松懈的片刻,从战士身上要了一把匕首,翻身从房顶上跳下,顺手把女人身上的导火索割断。敌军官迅速把枪顶在了范大水的脑袋上。曹立有回头看到,大喊:“**你姥姥……”

田壮拿出手榴弹扔进坦克,坦克里的人再次将手榴弹推出来。田壮翻身捡起手榴弹再次跳上了坦克死死地顶住,这时,手榴弹爆炸了。曹立有张大了嘴,他陷入了一种空灵,周围仿佛什么声音都消失了……

范大水红了眼:“你姥姥,有本事你开枪啊,开啊……”

敌军官的手扣向了扳机,范大水一把抓住,把枪口扭到了一旁,枪响了,打死了旁边一名敌军。

一场混战,天昏地暗,双方开始了一场肉搏。范大水在杀死敌人之后,没想到敌人的刺刀刺在了自己的身上,范大水撑住自己,死命地不让自己倒下,身后又扎来几把刺刀。曹立有从空灵中缓过神来,红着眼射杀刺死范大水的敌人,冲向范大水。范大水慢慢睁开眼睛,费力地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放在曹立有手上。曹立有伸开手,那是一把闪闪发光的长命锁……

战斗结束了,地上躺满了敌军与我军的尸体,硝烟未尽的破楼上,一个国民党军官趴在窗口,他仇恨地咬紧牙,捡起一支长枪。房玉书踏着尸体过来,来到了战士集结的地方。

一连一排长过来敬礼:“教导员,部队正在集结,请指示。”房玉书沉默片刻,问道:“一连报告伤亡情况。”

一排长:“报告教导员,连长吕风之,指导员范大水阵亡。一排伤亡32人,剩5人。”

二排班长:“二排长阵亡,二排伤亡39人,剩2人。”

通信员:“三排全部阵亡,通信员报告。”

房玉书挥挥手,小声地哽咽着:“战士们辛苦了……”突然,枪响了,房玉书奇怪地看着自己胸前,鲜血汩汩地冒了出来。

“教导员!教导员!”警卫员大声地喊着,战士们举枪一起向小楼窗口射击。

“打他个狗娘养的!”几门迫击炮对准了小楼,轰的一声巨响,小楼炸塌了。

……

医院病房里,曹立有呆呆地站在窗口,曾经战斗过的岁月不断地在眼前闪过,他紧紧抱着怀里的一沓通知书,老泪纵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