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77封阵亡通知书 正文 第二章

朱昭宾 收藏 0 20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51.html


江城。城门上两个斑驳的大字清晰可见,城门口堆放着沙包、铁丝网和鹿砦。城门前的开阔地上,敌人的探照灯不停地扫射,三个人悄无声息地匍匐在战场上。

曹立有小心地对身边的机要员说:“你小子有福,营长还派我们俩护送你。”

机要员一脸严肃:“我要送的东西非常重要。”

“到底什么玩意儿?”

“阵亡登记表。”

“嗐,仗还没打就报丧。”曹立有抱怨道。

“还要填写阵亡通知书,送到牺牲同志的家里。”

“这样好,省得咱光荣了找不到回家的路。”旁边的小战士小声地说。

“呸,乌鸦嘴!”曹立有骂道。

“今晚去二连,明天去你们一连。”说完,三人躲过探照灯,继续向前爬行。

曹立有爬过铁丝网,机要员的背包却被铁丝网勾住了。机要员努力地撕扯着,此时,敌人的探照灯照射过来。机要员一着急,铁丝网上挂的罐头盒咣当咣当地响了起来,探照灯急速扫过来,曹立有大喊:“快跑!”

机要员猛地挣脱了铁丝网,拼命向前奔跑,背包里的档案袋也被甩出,他挣扎着爬过去,想伸手拿回档案袋,子弹在他身边不断地跳射着。曹立有着急地大喊:“你不要命了,快啊!快!”

另一个小战士冲过去,朝敌人不断地射击,掩护机要员拿到了档案袋,他胸前却一片弹洞,仰面倒地……机要员迅速爬过去,摇晃着小战士,喊道:“醒醒!你醒醒!你叫什么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小战士努力转过头,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鲜血不断地从嘴角溢出,慢慢闭上了眼睛。曹立有一把拉过机要员就要跑,机要员大吼着:“我得给他登记……”


曹立有一路护着机要员来到前线战壕里。从这里望去,可隐约看见不远处的城墙,附近不断有零星的爆炸,战士们正倚在战壕里,擦枪、装子弹。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看似文弱的战士背着大喇叭匆匆跑过来,左右看看,利索地爬上一棵树。曹立有趴在战壕里往外望:“嘿,这家伙胆子够大了啊,在敌人的有效射程之内还敢上树掏老鸹。”话音刚落,敌人的子弹就在战士的周边扫过,打出一个个弹坑。

一个战士大骂着架起机枪就要开火,曹立有拦住他:“田壮,没有连长的命令不准开枪!”

“曹大哥,窝憋啊!”

“田壮,听班长的,人家牛气,比连长厉害。”旁边正在磨匕首的刘锁柱不冷不热地嘲讽道。曹立有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转身看着树下的段可喜。

段可喜一边摇动着身旁的简易机器,一边对着麦克风大声地喊话:“国民党官兵兄弟们!江城已经被包围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希望你们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我们优待俘虏!我知道,城里断粮三天了,你们饿得拿不动枪了,投降吧,过来马上就有大馅的包子……”

曹立有转身蹲在战壕,肖长龄抽出一支烟:“来,曹大哥,过过瘾。”

曹立有伸伸懒腰,接过烟,拍拍肖长龄说:“行啊,藏着好东西呢。”肖长龄笑了:“曹大哥,人家二团、三团都上去了,咋就咱独立团歇着?”

“别急,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边呢。”曹立有眯着眼抽了一口。

“嘁,等咱们上去,连汤都喝不上了。”肖长龄往战壕上靠了靠,曹立有指指他说:“军人的天职是服从,不能说怪话啊。”

肖长龄无奈地拍拍枪:“唉,手里的枪差不多成了烧火棍,心里难受。”

正说着,一队担架从旁边匆匆走过,手臂上带着红十字的年轻女战士梁婷跟在后面。她一头短发,得体的军装显出她窈窕的身材,瓜子形的美丽面庞上挂着几缕黑灰。一颗炮弹在她附近爆炸,她急忙伏在担架上护着伤员。

爆炸过后,梁婷起身,招前呼后地指挥着:“前面的,小心点,你那个伤员颠不得。喂,后边的加快速度。”由于颠簸,担架上的伤员痛苦地呻吟着,梁婷轻声地安抚道:“同志,坚持住,马上就到战地医院了。”

担架队从曹立有和肖长龄面前走过,肖长龄扭头呆呆地望着梁婷的背影。曹立有扭过肖长龄的头:“傻小子,没见过女人啊?”

肖长龄又不舍地望了一眼,说:“我见过她,在战地救护所里。那个叫张解放的医生给我治伤,这个女医生就在旁边,她叫……叫梁婷。”

“小子,毛还没扎齐呢,就想女人了?赶明儿我去救护所给你找梁婷说说?”曹立有笑道,肖长龄满脸通红:“谁想了,人家梁婷早有对象了。我在救护所的时候,军邮员一来就喊:梁婷,向前方又给你来信了。梁婷就满脸通红,躲到一边看信……”

“向前方?他小子真有福气。”曹立有看着远去的背影自语着。

突然,一阵枪声响过,喇叭哑了。曹立有看着不远处的段可喜正噌噌地往树上爬去修喇叭。

“这小子确实够牛的……”

“那可不……”话没说完,敌人的枪声密集地响起来。曹立有回头一看,段可喜挂在树梢上。

“快救人!”曹立有大喊,众人正准备上前,突然,一颗炮弹打过来,挂着喇叭的大树在烟雾中被炸飞,一个钢盔在空中飞舞,落到了曹立有的面前,钢盔上的鲜红的血刚才还是那么鲜活……


指挥所里,教导员房玉书正在报告:“营长,敌人的防守力量出乎我们的意料,他们全是美式新式武器,弹药充足,守城的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我们的战士大都是北方人,到了这里水土不服,战斗力减弱。如果我们继续正面强攻,伤亡太大!”

营长刘峰山的拳头狠狠砸在土墙上,土块扑簌簌掉落:“妈的,拿不下江城,整个二纵向南京推进的计划就会受影响,我可是在二纵首长面前立下军令状的!”

“我们必须改变战术,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看了一下地形,干脆从地下挖条地道直通城墙根,放足炸药,给他来个神不知鬼不觉。”房玉书建议道。

刘峰山想了想,疾步走到作战地图前,手指在江城附近画出一条短线,兴奋地捶了房玉书一拳:“教导员,到底是读过书的,好!我就给他来个黑虎掏心,让他狗日的坐坐飞机!”


地道里,曹立有把一筐土运出来,指导员范大水跟在后面,此时,连长吕风之带着一队战士从外面跑进来,替换他们:“指导员,你们休息,该我们上了。”

范大水和曹立有东倒西歪地靠着洞壁休息。范大水掏出一只崭新的长命锁,看着看着无声地笑起来,身边的曹立有凑过来:“指导员,你有儿子了?”

范大水拿袖子小心地擦拭着:“唉,还没见过面呢。等打完这一仗,我得回去看看,亲手给小兔崽子戴上。”说完,范大水看看旁边的战士:“曹立有,来段把戏,给大家乐和乐和。”

曹立有煞有介事地掏出一方脏兮兮的手帕,伸开手亮给大家看,空的。然后将手帕盖上,猛地掀开,一排子弹亮晶晶地排在他手上。围看的战士惊奇地纷纷拍手,肖长龄拿过子弹仔细看看,连连赞叹:“神了!神了!”

田壮一脸的羡慕:“曹立有,再变出来几颗给我。”

范大水收敛笑容,摸摸自己的子弹带,一把夺过子弹:“神个屁——我的!”

众人大笑着,这时,炊事员蔡炳臣挑着担子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他的一只胳膊也很不利索,像是受过伤,他吆喝着:“伙计们,歇歇脚,加加油!来,吃包子啰!”大伙一窝蜂地拿起包子就吃。

“哎,别噎着了,这儿还有刚刚熬好的稀饭哪,太热了,我得凉凉。”蔡炳臣掀开锅盖,一阵白色蒸汽升腾,十几个搪瓷碗凑在锅沿边,蔡炳臣乐了:“傻小子们,烫屁眼子热,等会儿!”

吕风之突然像是听到什么响动,摆手让大家停下。大家都望着前面的洞壁,那头传来一阵闷闷的刨洞的声音。

“准备战斗!”吕风之大喊。

战士们急忙跑去抓武器的时候,那洞壁猛地从对面打开了,几个戴着青天白日帽徽的敌人举枪瞄准了这边奔跑的战士。

“我日你奶奶!”蔡炳臣大骂着,迅速端起锅向洞口泼去,一锅热粥带着一股白色蒸汽划了一道弧线,随之传来一阵惨叫声。

吕风之一边朝敌人射击一边大喊:“快,快,把洞口堵上!”

曹立有拍拍蔡炳臣:“老班长,多亏了你!”蔡炳臣摇摇头,满脸的不舍:“唉,可惜了那锅稀饭……”


战壕里,曹立有看见机要员和另一个战士走过来。曹立有站在机要员面前:“这回就给你派了一个警卫员哪?”

机要员笑着拍拍档案袋:“我要有警卫员,还用干这个?”曹立有没接话,回身指指:“连长在那儿。”

机要员和那名战士走到吕风之面前,敬礼:“吕连长,教导员派他来送文件,我是护送他的。”机要员掏出几张纸,递给吕风之。纸上油印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纵独立团阵亡登记表”。

“这是他的工作,牺牲的同志要填表上报,还要写通知书送到阵亡战士的家里,告诉他们的亲人,他们是为革命光荣牺牲的……”高个战士解释道。

吕风之乜视了他一眼:“你是……”

“我叫敬先贵,宣传队的,营里临时抽我护送他……”吕风之指指机要员:“那这些话该是他说吧。”

机要员认真地说:“请及时上报。”说完,机要员敬礼,转身和敬先贵走了。


曹立有和战士们继续挖洞、运土,他一边干活一边吼叫着民歌:“山沟里的云彩天上跑,山沟里穷人好唱歌……哥哥你来拨琴弦,妹妹唱到月牙落……”

范大水听不下去:“曹立有,这么好听的情歌让你唱,糟蹋了。”

肖长龄笑道:“有钱听个二黄戏,没钱听个狗哽叽……”话没说完,曹立有随手给了他个“栗子”,战士们哄笑。

“指导员,你是过来人,跟俺说说,搂着媳妇睡觉啥滋味?”曹立有拿指导员开涮。

“哈哈,叫刘锁柱也说说,他可是才完婚没几天。”田壮附和道。

刘锁柱擦了把汗:“那不是俺媳妇了。”

“咋,让老和尚背走了?”刘锁柱不说话,狠狠地刨土,一阵乒乓的枪声传来。

“一听这声就知道是老蔡来了。”肖长龄不屑地说道,范大水赶紧派人出去接应。

曹立有一直在想着什么:“哎,你把赎你爹的钱真的买了白面?”

“没错,揣兜里放着整天提心吊胆的,花了反而舒坦,起码也赚了个肚儿圆。哎,我说班长,钱我也花了,白面你也吃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打完仗,你得陪着我回家……”肖长龄一脸认真。

“陪你?我还有家呢。”

“不行,你得给我证明。”

“证明什么?”

“我带着钱去土匪窝里赎俺爹,爹没赎成,我带着钱参了军。现在钱没了,我说什么都没用了,回去咋跟俺娘说说清楚,证明那些钱是给大家买了粮食。”

“行,我给你证明,那些钱是给大家买了粮食,到时候我给你戴上大红花,咱风风光光地回家去。”曹立有爽快地答应,肖长龄兴奋地道:“好,咱说定了。”

忽然,外面有人大喊:“老蔡!”

曹立有和肖长龄赶忙上前去,战士们抱着老蔡,一个带血的馒头从老蔡摊开的衣襟里掉出来:“……该……吃饭了……”

曹立有狠狠地捶了一下脑袋,伤心地抱住头。一个战士跑过来:“曹立有、刘锁柱,连长让你们过去,有任务。”


草丛里,戴着伪装草圈的曹立有拿着望远镜,旁边的刘锁柱在画图,不时斜眼看看曹立有。

“敌人的火力图画完了吗?”曹立有小声地问道。刘锁柱点点头,曹立有一挥手,准备撤离。曹立有正要转身,刘锁柱一把拉住他,曹立有没有防备,一个踉跄跌倒了。

“刘锁柱,你要干什么?赶快撤,情报送不回去,这个责任谁负得起?快!”

刘锁柱把图纸一把塞到曹立有手上:“你走吧,我得留下,我得回去。”

“不行,执行命令!”曹立有拉起刘锁柱,却被他一把推开:“你给我滚!告诉你曹立有,你以为我真是来参军杀敌的?哈哈,我是来杀你的!”

曹立有些意外:“你说什么?杀我?”

“你小子忘了,我跟媳妇没睡上三天,你他娘的倒在她屋子过了七天。谁知道你们干什么了,我不杀你杀谁?”

“刘锁柱,我那次是受了重伤……”刘锁柱打断他:“别跟我解释,我不听……”

曹立有不由分说,拉着他跑进村里。手榴弹在身旁爆炸,曹立有急忙爬起来朝敌人扫过一梭子,俯身想拉起刘锁柱,却发现刘锁柱受伤了。曹立有一咬牙,背起刘锁柱拐进屋后,身后留下点点血迹。

刘锁柱央求道:“曹立有,放下我吧。”曹立有咬牙跑着。

刘锁柱大叫:“曹立有,你放下我!”曹立有依然跑着。

刘锁柱在曹立有肩上狠咬了一口,曹立有痛苦地咧咧嘴,没有停下脚步。

两人跑进断墙,曹立有放下刘锁柱,刘锁柱无力地依在墙上,胸前一大片的鲜血。

“曹立有,你走。”

“要走一起走!”

“你给我走!快走!”刘锁柱拿出匕首,顶住了曹立有的脖子,“这把匕首本来是给你备下的……”

“我那是……”

“别说了!”刘锁柱的手颤抖着,匕首在曹立有的脖子上划下一道血痕……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