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0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长长的汉匈史介绍完毕,众人听得心血澎湃。班超最后说道:“此次南北匈奴勾结,必将给我大汉子民带来无尽灾难。我等身为汉家子,怎能坐视!”。范风性急,脱口喊道:“伏波将军云: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凡我汉家儿男均当效之。”。耿广问道:“以班兄所见,我汉家将何以平此大患呢?”,班超答道:“目前可假集兵马,南匈奴之叛众闻讯必将西遁与北匈奴汇合,可暂缓边塞之急。此后之重点在于经营西域,斩匈奴右臂。派遣将帅,调集可用之兵,直捣龙城。若能如此,不过三十年间,则匈奴可平。”。

众人眼前仿佛出现那黄沙万里,金戈铁马的壮阔画卷,耿广紧紧握住班超的手说道:“望班兄早遂大志,此后边关万里,但又所招,我兄弟二人决不敢辞。”。范风和徐干重重把头一点,也将手与二人握在一起。

不知谁起了头,众人一起相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低昂的歌声久久回荡在山谷。


本章后记:1 伏波将军马援(公元前14—公元49年),字文渊,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汉代著名的军事家。因功累官伏波将军,封新息侯。马援的祖先是战国时赵国名将赵奢。赵奢曾在阏与之战中大败秦军,功勋卓著,被赵惠文王赐号为“马服君”,自此,赵奢的后人便有以马为姓。

马援大半生都在“安边”战事中度过。为国尽忠,殒命疆场,实现了马革裹尸、不死床箦的志愿。

2 阏氏(yan zhi):匈奴皇后号

3铜靼(dá):今山西沁县一带

4 婕妤(jiéyú):汉武帝置,为妃嫔之首。

5 颛zhuān 闾lǘ 耆qí 朐qú 蠡lí


第四章 同气相求 同声相和


惜别耿广后一月,班超终于来到了洛阳,兄长班固给他找了一份给官府抄写文书的职位,贴补家用。这让一腔壮志豪情的班超十分沮丧。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一晃已是三年。这期间,匈奴的掠扰稍有停息。但班超心中的烈火燃烧得越加的热烈。这天,众人正在府中忙碌。班超抄写到手酸,登时想起昨夜读到父亲所撰文章中傅介子之事:傅介子以百人出使楼兰、龟兹,责骂其王杀害汉使之罪;在龟兹杀匈奴使者;又以金帛诱楼兰王而杀之。一想到自己虚度三十年多光阴,班超再也忍耐不住,扔下手中的笔,拍案而起,大声说道:“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左右的人愣了片刻,突然哄堂大笑。班超看着他们,丢下一句话:“小子安知壮士志哉?”。埋头不再理会。


回家以后,班超虽知兄长素来方正,仍是试着问道:“我有平定匈奴之策,大哥可否为我上书于朝廷。”,果然如意想中一般,被班固一口回绝。还呵斥班超道:“朝廷自有法度,大丈夫处世,怎可图于侥幸而求官。”。

班超气急说道:“身为大汉子民为国献策,怎能说是图于侥幸?我大汉人人习武,勇于进取,素有自荐之风。且不说张骞自请出使西域、赵充国年过七十自请平羌,武帝求贤之时,当街自鬻者不下千数,东方朔、主父偃、终军皆出于此,前辈先贤众多,难道都是图于侥幸求官?我慕前人之风,有何不妥?我看倒是大哥你深习儒家,恪于陋言,以致迂腐日盛。”。

班固怒道:“你竟敢非议圣人之学?”。

班超尤未解气,振振有词说道:“大哥曾批评太史公所著《史记》‘论是非颇谬于圣人’,依我看,这正是大哥见识不及太史公之处。身为史家著书,岂能单以孔子思想判断是非,流于迂隘之见。”。

班超刚说完,一见班固怒气上冲,心知要糟,赶紧说道:“小杖受、大杖走。”,出门而去。


走在洛阳的街头,班超一想到大哥气急的样子,不禁苦笑着摇摇头。

“请留步。”有人叫住了班超。

班超回头一看,是洛阳街头常见的相面者。班超虽不似时人那般笃信相面,却也并不怀疑此等“怪力乱神”之事。若在平日,定会驻足听相者一言。此时无此心情,说道:“我囊中羞涩,你别处寻觅去吧。”说完便欲走开。

相者并不放弃,说道:“尊敬的人,你现在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但是日后必将封侯于万里之外。”。

班超心中一动,“封侯于万里之外”,此话当真说出了生平所愿。他问这个神秘的相者道:“先生何以见得?”。

相者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有燕子一般的下巴,老虎一样的头颈,燕子会飞,虎要食肉,这是个万里封侯的命相。”。

相者的话,在班超心中激起万千波涛,自己久有大志,怎可因兄长的呵斥,左右人的嘲笑而沮丧。心中一动,突然间想到一人。事不宜迟,班超决定前去拜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