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08

翰峰 收藏 6 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匈奴人自称是中华夏朝后裔,在头曼单于时期开始与秦争战。后被蒙恬击败,退出了河南地。到冒顿单于时,势力大振,威震四邻,多次痛击原居住于河西一带的月氏人。适逢高祖七年,高祖刘邦亲率军剿击叛逃匈奴的韩王信,在铜靼大破叛军。匈奴出兵救援。天降大雪,汉军将士多被冻伤。冒顿单于以强示弱,隐匿精兵,高祖中计被围困于白登山。不得已用陈平之计,绘绝世美人给单于阏氏,阏氏担心汉家美女夺去单于对她的宠爱,劝单于解围而去。高祖九年,双方订立“和亲”之约,边关暂时安宁下来。冒顿之后的老上单于击破月氏杀其王,用其头颅作为酒器,逼迫月氏人远走西域,其势如日中天。”,

“武帝即位后,我汉家经多年修养生息,国力大增。元光二年,马邑之战掀开了波澜壮阔的汉匈之战。在卫青,霍去病等天才将领指挥下,经漠南之战,河西之战,漠北之战给与匈奴一系列重大打击,终于让匈奴人势力大减,远遁漠北。但匈奴并未遭到毁灭,到武帝末年,实力有所恢复,数次大败了赵破奴、李陵、李广利率领的汉军。”。

“武帝后,昭帝,宣帝年间,匈奴狐鹿姑单于死前遗言“我子少,不能治国,立弟右谷蠡王”。但单于死后,卫律和颛渠阏氏改立单于子左谷蠡王为壶衍鞮单于,引起了内部的分裂。实力大减,对汉已是无力进攻。昭帝始元六年,放回了被囚十九年的苏武和被俘不降的马宏。这期间,匈奴以进为退,多次试探“和亲”,同时在边地骚乱。但均被汉军打得大败。”,

“匈奴屡遭汉军打击,只好向西域扩展势力,昭帝末年乌孙受到匈奴攻击,向汉家求救。宣帝本始二年,汉发五将军击匈奴。出塞二千余里,匈奴闻风遁逃,损失人马数万,牲畜八九十万。是年冬,单于又率万骑攻乌孙,正值天大雪,冻死无算,还者不到什一。丁零、乌孙、乌桓又从三面夹击匈奴。结果匈奴被杀万人,损失马万匹,人口死掉十分之三,牲畜损失一半。以后,汉军出兵三千骑攻匈奴,俘获数千人,边境终于安定下来。”。

“壶衍鞮单于死后,虚闾权渠单于立。废颛渠阏氏,另立右大将女为阏氏。颛渠阏氏乃与右贤王私通。八年后,虚闾权渠单于死。颛渠阏氏与其弟都隆奇推立右贤王屠耆堂为握衍朐鞮单于。握衍朐鞮单于外与汉修好,内部却尽杀虚闾权渠时的贵人,虚闾权渠单于的儿子稽侯珊逃到妻父乌禅幕处,被乌禅幕、姑夕王及左地贵人共同推举为呼韩邪单于。并发兵西击握衍朐鞮单于。尚未开战,握衍朐鞮单于就败走,自杀。”,

“但匈奴四分五裂的局面并未结束,先后出现五个单于争位,混战不休。最后,呼韩邪之兄呼屠吾斯称郅支单于击败呼韩邪单于,占领王庭及广大漠北地区。又以武力兼并呼偈、坚昆、丁令三国,日益强盛,先囚禁汉使江乃始,后又杀死使者谷吉。郅支单于害怕汉军报复,就向西跑到康居都赖水边,建郅支城。元帝建昭三年,西域都护府副校尉陈汤趁校尉甘延寿生病,假传圣旨,调集汉屯田之兵及车师等国兵员共计四万。入赤谷,过乌孙与康居,攻破郅支城。军候杜勋割下郅支单于的首级,又从狱中解救出两名汉使。大胜之后,甘延寿、陈汤给元帝发去一封扬眉吐气的疏奏:


“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逼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陷阵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悬头槁于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耿广、范风二人听到此处,再也忍耐不住,同声高喝:“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先辈志气,后人岂可忘却。”。


班超点点头,继续讲述道:“呼韩邪单于归附了大汉。娶王昭君立为“宁胡阏氏”,长达一百五十年的汉匈之战,终于停止了。”,

“不料到了王莽年间,此人志大才疏,舍本逐末。不但强改匈奴为恭奴,还因嫌匈奴乌珠留若鞮单于栾提囊知牙斯名字太长,强令其改名为栾提知。平日往来,更是诸多欺凌。单于怒而遣兵犯边。杀雁门、朔方太守、都尉,被掠者不计其数。双方调集重兵,战事一触即发。此时乌珠留若鞮单于死,幸而王昭君长女须卜居次和女婿须卜当拥立关系亲密的犁汗王栾提咸为乌累若鞮单于,对汉示好,局势稍有缓解。不料王莽怨恨犯边之匈奴兵有栾提咸的儿子栾提角的兵马,于是在长安杀了栾提咸的另一个儿子栾提澄。愤怒的栾提咸不停报复,掠扰不止。五年后,栾提咸死。其弟栾提舆立,称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单于。王莽派兵胁迫须卜居次和须卜当到长安,须卜居次从塞下逃出,王莽欲出大兵辅立须卜当为须卜单于,分裂匈奴。这使匈奴越加恼怒,频繁进扰,日复一日。虽说汉匈双方始终未进行大规模的正面决战,但对立已经形成,边境上冲突不断,数年间,北边无完整之村落,四野有无人收敛之尸骨。”。

“光武帝复汉以来,匈奴趁机大肆进攻,建武九年,光武帝派大司马吴汉率军反击,毫无效果,此后多年间,从河东至河西,汉军处处挨打,十分被动。”,

“匈奴此时却陷入了重大的内乱中,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单于初年封侄儿栾提比为右奥鞬日逐王,管理南边八部及乌桓之众。栾提比自恃乃呼韩邪单于之孙,乌珠留若鞮单于之子,对单于不满,双方互不信任。建武二十二年,呼都而尸道皋若鞮单于死。栾提比自以为可立为单于,不料随后两年间,先后又立乌达鞮侯单于和蒲奴单于。栾提比仍不能继位,心中大为愤怒。”,

“此后,匈奴连年旱蝗,赤地数千里,草木尽枯,人畜饥疫,死耗大半。蒲奴单于栾提兴恐汉军趁势来攻,派人到渔阳“和亲”。而栾提比则更进一步,密派汉人郭衡奉匈奴地图至西河太守处求“内附”。单于派来监视栾提比的两骨都侯急报其降汉之举,并建议诛杀之。栾提比之弟得知消息后通知了栾提比,栾提比决定公开与蒲奴单于决裂。建武二十四年春,八部大人共推栾提比为呼韩邪单于。光武帝接受了栾提比的内附。从此,匈奴分为南北两部。”。

“南北匈奴分裂后,南匈奴遣左贤王栾提莫率兵万余打击北匈奴,建武二十五年生擒北匈奴单于弟奥鞬左贤王,又破蒲奴单于,俘其众万余,马七千匹,牛羊万头。还有三万余匈奴人归附南匈奴。”。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