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07

翰峰 收藏 4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第三章 同游秦岭 指点史事 第二天大早,耿广和范风拿上短弩,长绳等器具,班超,徐干二人都颇感兴奋,带上随身长剑,跟着耿广、范风出发。 一路向北,沿胥河上行,耿广和范风不时发箭射落一些雉鸡,山兔。班超二人一路眼见无限美景,情绪高昂。看到耿广出手必有收获,却只是小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第三章 同游秦岭 指点史事


第二天大早,耿广和范风拿上短弩,长绳等器具,班超,徐干二人都颇感兴奋,带上随身长剑,跟着耿广、范风出发。

一路向北,沿胥河上行,耿广和范风不时发箭射落一些雉鸡,山兔。班超二人一路眼见无限美景,情绪高昂。看到耿广出手必有收获,却只是小鸟小兽,徐干不禁问道:“附近有没有大一点的野兽?”。范风答道:“再走一个时辰,到老君岭,一直往下到八斗河谷,也许就能看到虎熊等大兽去喝水。”


一个时辰后,四人到了老君岭。此时的秦岭,正是初春时节。老君岭上层密林下层竹子,长得郁郁葱葱。一棵棵高大的杉树奋力将树干伸向天空,不时有松鼠在枝头穿来穿去,惊动了树下觅食的雉鸡。四人向河谷走去,除了脚步声和遥遥的水流声,一切都显得十分安静。只是茂密的竹林有些阻碍了四人的行动。

突然,四人仿佛听到几声大狗的狂吠声。声音大得让整个山谷中都在回荡。耿广加快了脚步,朝着声音跑去,三人紧紧跟在后面。穿过密密的竹林很快来到谷底。

“别动!”,耿广朝大家一摆手。三人停住脚步,目光向耿广所指的树上看去。

“熊?”,徐干低声问道。只见耿广所指的树上卧着一只十分象熊的大东西,可是却并非熊一样的黑色皮毛,除去四肢,耳朵,眼睛是黑色,全身上下倒是白的居多。

耿广低声说道:“不要出声,慢慢看”。

果然,从树下的竹林中传来一阵阵竹叶摩擦的声音。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从竹林中竟然走出五只同样的野兽。瞬即在树下开始大打出手,边打边叫。原来刚才听到的狗吠声就是它们发出来的。

别看这东西走起来慢慢吞吞,好像憨态可掬,打起架来却格外凶猛。一时间树下全是来来往往的身影......很快有一只毛色稍带棕色的野兽获得了胜利,打得其余四只落荒而逃。这只胜者骄傲的继续吠叫着,象是在向树上的那只炫耀着它的武勇。树上的那只听到召唤,终于慢吞吞的下到了地面。

耿广低声轻笑说道:“这是在求树上那只欢好。”,三人闻言不禁莞尔。

这时,走到竹林中的那两只发出越来越大的声响,不时还传出几声似羊叫的颤声。显是得胜的那只正在享受着它的胜利。

等一切平静下来,四人看到胜利者走出竹林,向山坡高处慢慢走去,一只后腿始终拖在地上,显然也是受伤不轻。另外一只也很快离开了。


班超和徐干屏住呼吸看完这平生所未见。直到那两只大兽离开半晌后,班超才开口问道:“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山海经》中所说的噬铁兽?”。耿广答道:“正是,不过本地乡民都叫它作黑白熊。别看这东西今日凶猛无比,其实平日间最是和善不过。”说着举起右手臂说:“我这臂上爪痕,就是这东西留下的。”。徐干问道:“哦,这是怎么回事?”。耿广答道:“那还是许多年前,我和父亲跟随一只虎的行踪而不得,也是到了此处,晚上支帐篷住下,不曾想半夜时分一只黑白熊竟然钻进来与我同眠。当时我年纪尚小,一时好奇心起,就去搂它脖子,被这东西就抓了我一下,跑掉了。”。徐干笑着说道:“抓个活的到洛阳城中,必然万人空巷啊!”。耿广说道:“乡民都传黑白熊乃是瑞兽,从不猎取。”。范风也接口说道:“猎人也从不猎杀狼这东西。”。班超奇道:“这又是为何呢?”。范风答道:“狼这东西特别记仇,又喜群居。一头被杀,余下的非报此仇不可,不死不休。十分可怕,多年前,离我们两座山头有一家猎户就被群狼寻仇,直到全家不存,现在那屋还在山中,无人敢去,都称为黑屋。”。一番话听得班超和徐干双双咋舌。

耿广眼见天色尚早,对班超,徐干说:“回去只需两个时辰,两位不妨一试身手,以添佐酒之物,咱们回去请范大娘做了,再图一醉。昨日得闻班兄一番话,心中尚存不少疑惑,山居无聊,正好向班兄请教。”。班超说道:“请教不敢,只要二位愿闻边塞之事,在下自是知无不言。”。

范风心中对班超佩服不已,忍不住问道:“班兄年纪轻轻,何以知晓如此多事?”。徐干一旁接过话去,说道:“二位有所不知,班兄的曾祖班况大人在武帝年间出击匈奴有功,官至我汉军越骑校尉。班兄祖父班稚与成帝的班婕妤乃是同胞兄妹。班兄的父亲班彪班大人,兄长班固班大人都是我大汉修史的大儒,连妹妹班昭也是学富五车。班兄家学渊源,自是通晓古今。尤其关注汉匈边塞之事。”。

耿广和范风连连点头说道:“难怪如此。”。


班超和徐干也少有收获,直到日头落山,方才尽兴而归。回到木屋,范大娘和卓月儿连忙接过猎物给众人整治酒菜。众人边喝酒边听班超讲述,其乐融融。

一连数日,宾主甚欢,白日里,班超二人跟着耿广二人上山打猎,游览群山,看过了跑马梁,大爷海......晚间众人听班超讲述汉匈史事,几日下来,总算知晓了汉匈之间这几百年来的往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