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06

翰峰 收藏 7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当今明帝陛下希望能让匈奴人放开交通,不复为寇,故在永平七年,也就是去年准许“合市”,并遣使回聘。此举果然引起南匈奴须卜骨都侯等一帮贵族猜忌,阴谋与北匈奴勾结,意图叛乱。此事幸被使者郑众发觉,报知陛下,陛下命中郎将吴棠代理度辽将军,在五原郡曼柏县置“度辽营”防备。又派骑都尉秦彭屯于西河郡美稷县,阻止南北匈奴联合。去年,北匈奴向朔方郡派出两千骑接应南匈奴叛乱部众,见我汉军有备,才无奈返回。但叛乱的匈奴人开始进攻我西河诸县,杀掠民众,焚烧都邑,致使西河诸县城门紧闭,我汉军将士死伤无数,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啊!”。

卓月儿听到此处,终于忍不住流下眼中早已含着的泪水,低声抽泣起来。

班超如此聪明之人,早已明白其中缘由。站起身来,对卓月儿深深一揖,说道:“姑娘的父兄中当有人在此战中为国死节,乃班超所敬之人,请姑娘受我一拜。”。

卓月儿止住了泪水,慌忙还礼。开口向众人讲述了父兄之事:“我和母亲是年前到达西河美稷,当时汉匈之间已是异常紧张。在城头不时就能看见匈奴人前来挑衅,百姓眼见战火将起,纷纷逃入城中躲避。逃跑不及留在城外的,不是被匈奴人掳走,就是被匈奴人杀死,连尸首都无人收敛。汉军也时常出城厮杀,救回被掳百姓。父亲见此情形,就让董叔送母亲和我返回家中。返家后未及三月,就传来消息,父亲和两位兄长战死沙场。母亲与我痛不欲生,若非我尚未出嫁,母亲也许早已追随父亲于九泉之下了。”。

“又过了两月,有一个自称是父亲的部下之人给我们带来一个消息。说他从匈奴人处逃出,听一个一起逃出的士兵说见过我二哥被匈奴人捆绑在马背上,不知生死。母亲听到消息又惊又喜,到眉县寻找此人,想探听仔细,不料他已不在家中。母亲无奈,只好决定去汉中老家。谁知…谁知…”,语声哽咽,再也说不下去。

众人见状,心中均感大是不忍,耿广扶卓月儿站起身来。对大家说道:“天色已晚,大家早些歇息吧。”又回头低声对范风说道:“范兄弟,你安排班兄、王兄住下。明日早起准备妥当,陪二位好好游历此山。”说完扶卓月儿进屋安歇,又安慰良久,待卓月儿慢慢睡去,自己才去歇息了。


本章后记:1耿弇(yǎn),东汉开国名将。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少而好学,尤爱兵事。更始元年(23年)投奔刘秀。次年率上谷骑兵随刘秀军攻灭王郎。建武元年(25年)拜建威大将军。二年,封好畤(zhì)侯。次年大败延岑军于穰(今河南邓州)。后与朱祜、王常等攻灭涿郡张丰集团。五年二月,率骑都尉刘歆、泰山太守陈俊进攻齐地割据武装张步集团。渡过济水后,不到半天时间即攻克祝阿(今济南西)。接着,首创中国军事史上的“围城打援”战例,佯攻费敢于巨里(今山东省章丘市西),伏击斩杀了来援的张步集团的大将军费邑,又以声东击西之计攻占临淄(今山东淄博东北)。后与号称20万的张步大军在临淄城外决战,飞矢中股,拔刀断矢,经多次激战,大败张步,迫其投降,平定齐地。六年,参加陇西之战。耿弇久经战阵,用兵重谋,战功显著,共收取46郡、300余城。

单以战功而论,耿弇与吴汉难分高下,可并列“云台二十八将”第一。当时天下不过百郡,城不过七百余座,耿弇一人扫平了近一半的天下。而且还“未尝挫折”。在“云台二十八将”之中,耿弇的年纪最轻,战功却最显著。光武帝称其为“韩信第二”。

相比而言,吴汉曾有不少败绩,还有纵容部下劫掠的恶绩,为将之道比耿弇逊色多了。吴汉破成都时,公孙述死,延岑出降,吴汉居然杀死公孙述的妻子儿女,灭尽他的家族,把延岑也灭了族。并且任凭士卒大肆掠虏,焚烧宫室,摧残人民。史载,光武帝听到消息,勃然大怒,严厉地谴责了他。光武帝还下诏切责吴汉的副将刘尚,诏书说:“城降之日,吏人从服,孩儿老母,口以万数,一旦放兵纵火,闻之可为酸鼻!尚宗室子孙,尝更吏职,何忍行此?仰视天,俯视地,观放麂啜羹,二者孰为仁?良失斩将吊人之义也!” 2 由于国家法律明确授予民众拥有私人兵器的权力,造成汉代了民众拥有兵器的普遍。汉高祖定鼎长安后,承认民众皆可持有兵器。汉武帝元朔年间,丞相公孙弘以盗贼持弓弩不利于官吏捕捉为理由曾提议禁止民众拥有弓弩。公孙弘的建议仅为试图禁止百姓持有远射的弓弩,刀、剑等短兵器依然是可以合法持有的。不过,公孙弘的上奏在汉武帝主持的廷议中仍然遭到了时任光禄大夫的吾丘寿王反对,他认为:“愚闻圣王合射以明教矣,未闻弓矢之为禁也。且所为禁者,为盗贼之以攻夺也。攻夺之罪死,然而不止者,大奸之于重诛固不避也。臣恐邪人挟之而吏不能止,良民以自备而抵法禁,是擅贼威而夺民救也。窃以为无益于禁奸,而废先王之典,使学者不得习行其礼,大不便。”,廷议的结果是吾丘寿王之言得到汉武帝的赞同,公孙弘禁民挟弓弩的建议遂被搁置。 王莽取代西汉政权后一度禁止民众拥有弩机和铠甲,新初始二年二月“禁民不得挟弩、铠,徙西海。”。王莽的禁令表面上虽然比较严格,但实际上同他的王田、私属等改革措施一样,只不过是没有多少效果的一纸空文。如刘秀起兵时就是在宛城购置弩机等兵器,东汉中兴后废除王莽苛政而复西京旧制,民间拥有兵器的现象遂更为普遍。

3 汉代的酒可分两大类---清醳(yì)和醴醪(lǐ,láo)。前者酿造时间长,度数高,酒液较清;后者酿造时间短,用曲少,成酒稠浊而味甜。


编者按: 耿广是白起后人之事,纯属小说家言。只是因为笔者也景仰大小70余战,没有败绩而被誉为“战神”的白起,当然不包括景仰他的“杀降”―――长平之战共杀人四十五万,连同以前攻韩、魏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攻楚于鄢决水灌城淹死数十万,攻魏于华阳斩首十三万,与赵将贾偃战沉卒二万,攻韩于陉(xíng)城斩首五万,这一百余万只是白起的一张极不完全的杀人账单。据梁启超考证,整个战国期间共战死两百余万人,白起据二分之一。在当时那个战争年代下,白起打歼灭战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是当时最有效率的一条原则。在战国人口不多、恢复缓慢的时期,人力资源要比国土资源更加宝贵。在当时那个年代,每年都要爆发战争,如果说在一场战争当中,将大量被俘虏的士兵,放回到他的国家以后,下一次战争他们仍然是战士,战争永远都会进行,战争会一场接着一场地打下去。长平之战若不杀降,这四十五万赵军回头又是一支大军,秦军等于白打。

当然,不管什么理由。“杀降”在任何年代都是人类中极丑陋的行径,也为军人所忌讳。即便如白起本人,在死前也说:“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史记 白起王翦(jiǎn)列传》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