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05

翰峰 收藏 8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四人离了似云楼,提着买来的酒,漫步回到了木屋。卓月儿正在院子中给鸡喂食,见到几人,笑着迎上前来。耿广正待介绍,班超笑道:“这一定是耿兄弟的夫人了。”,范风闻言哈哈大笑,卓月儿有些害羞,转身想离去,看看耿广,又没舍得。耿广慌忙对班超说道:“我俩尚未成亲。”,范大娘听见笑声,忙出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四人离了似云楼,提着买来的酒,漫步回到了木屋。卓月儿正在院子中给鸡喂食,见到几人,笑着迎上前来。耿广正待介绍,班超笑道:“这一定是耿兄弟的夫人了。”,范风闻言哈哈大笑,卓月儿有些害羞,转身想离去,看看耿广,又没舍得。耿广慌忙对班超说道:“我俩尚未成亲。”,范大娘听见笑声,忙出来招呼众人。

山间景色,清爽宜人。

鹿肉就着似云楼的美酒,众人喜不自胜,尤其是耿广近来迭逢喜事,情绪极高,不住劝酒。班超开始尚能自持,微醺之后,也是心境大佳,拍拍耿广的肩头说道:“耿兄弟龙形虎步,人中之杰,怎甘终老山林。大好青春,正是为国建功之时,何不随我一起前往洛阳,效先辈所为,作一番事业,上报君王,下安百姓。”。耿广尚未答话,范风先插了一句道:“是啊,我也时常劝说大哥,出山见见世面。”。耿广说道:“父亲常说做大事应天时,尽人命。当今明帝陛下聪明睿智,继体守文,四海安宁,我等武人能扶助乡邻,救人危难,就算老此山中,读书打猎,又何尝不可。”。范风低了声说道:“我才不信你就不向往先祖遗风,远的不说,就说你族兄名扬海内,前几年听说被皇上封为‘云台二十八将’,男儿如此,虽死何憾!”。耿广也放低声音说道:“还好我父亲已不在人世,否则听你提到此事,又该责你了。”。

班超闻听二人言语,很是惊异,不禁问道:“范兄弟可否细细说来?”。范风却又住口不言,稍待片刻才说道:“你还是让大哥说吧。免得他见怪于我。”。耿广稍作迟疑,便开口说道:“我和范风的身世放在三百年前还真是大秘密,现在当然无妨。也好,月儿也未知这些事情,正好一起听听。”。

卓月儿微微点头示意。班超和徐干齐声说道:“愿闻其详。”。

耿广请清了清嗓子,说道:“先祖本是秦国大将,曾受封武安君。”。话刚一开头,班超和徐干已是大惊失色,几乎同时惊呼道:“武安君…白…起?”。连月儿也微呼出声,自语道:“那玉蝉?……”,耿广看了月儿一眼,点点头。又回头说道:“班兄熟知史事,先祖之事,自不必我再赘言。秦昭王五十年,先祖自杀身亡后,后人中有一支逃到秦岭中隐居,因先祖白起又名公孙起,就以公孙改姓为耿,那就是我家这一支了,范风先祖本是我先祖部将,当年护我家人到此,两家人就此住下。此事距今差不多三百年了。”。班超说道:“难怪耿兄弟处乱不惊,身手了得,原来是名将之后,家学渊源。武安君白起虽说杀人无算,但对秦国而言,却是盖世之功,秦能一统天下,结束几百年的战乱纷争,在武安君时早已打下基础。耿兄弟请代先祖受我一拜!”说完对耿广一揖。耿广急忙还礼。口称:“不敢,不敢。”。班超继续说道:“耿兄弟先祖雄风,令人追思。耿兄弟当效之留名青史。”。耿广急忙谦道:“耿某哪敢自比先人,班兄过誉了。”。


班超又问道:“刚才听闻范兄弟谈及你有族兄乃我大汉“云台二十八将”,不知是好畤侯耿弇?还是高阳侯耿纯?”。耿广答道:“是耿弇,这是族里早年间的事了,耿弇比我大了许多,但算来是我的族兄。耿弇的祖父乃先祖父的胞弟,当年不知为何事反目,被曾祖赶出家门。此中缘由,家中讳忌甚深,从不多言及。年深日久,连我也知之甚少。”。班超奇道:“难道令尊在世时从未对你提及吗?”。耿广答道:“祖父在世时,从来无人提及,还是祖父去世后才听父亲说过一些。在我出世前,耿弇的祖父曾带着儿子耿况和孙子耿弇回过山中,当时曾祖已经离世,祖父兄弟二人痛哭于曾祖墓前,其景令先父记忆深刻。”。班超又问道:“你从未见过耿弇那一支的族人吗?耿弇父耿况为阴麋侯,耿弇受封建威大将军,好畤侯,名列‘云台二十八将’,已于永平元年去世。耿弇弟耿国为驸马都尉,耿舒封牟平侯,耿举为中郎将。耿弇子耿忠袭好畤侯,耿国子耿秉现为谒者仆射,耿弇子侄中这二人俱为朝廷俊杰。尤其耿秉,好习军事,谋划大略,颇似耿弇。”。耿广说道:“耿弇离世尚有所闻,余事并不知晓。”。班超叹道:“耿氏族中名将辈出,功勋卓著,实让超好生景仰。古人所谓‘三代为将必败’之论,在耿氏一门中必为虚言。”。

耿广不愿就此话谈下去,问道:“班兄有何打算?”,班超答道:“此次回到家中,我与老母妻子将迁往洛阳家兄处居住。当今边关不靖,匈奴人虎视眈眈,二位兄弟何不同往洛阳,以两位人才武功,何愁不能建功于边关,扬名于海内。”。耿广说道:“自光武帝复汉以来,四海安宁,我等久居乡间,少闻边关之事,请班兄教之。”班超说道:“不敢当,家兄班固现为校书郎,前些时日来信中也言及当下匈奴之事,担心匈奴人象建武二十年一样祸及扶风一带,因此要我携母亲前往洛阳居住。唉,我一家尚可避之,眼见烽烟将起,可怜我大汉百姓,又将往何处逃生呢?”。

卓月儿一直坐在耿广身旁,静静听着众人谈话,不发一语。听到班超话中悲天悯人之心意,心中不胜酸楚。也随声说道:“是啊。一年前,我与母亲前往西河郡军中探视父亲、哥哥,亲眼见到边关战火,兵祸一起,百姓当真是惨不堪言啊!”。班超颇感惊讶,出言问道:“姑娘的父兄是我汉军将士?西河郡,那当是秦彭将军部下?”。卓月儿答道:“是。”欲言又止。

班超尚待询问,耿广作势摆摆手,班超总算忍住没有再问。范风见状,岔开话题,说道:“班兄可否详说当下汉匈之事?”。


班超说道:“建武二十四年,匈奴分为南北两部......”。范风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耿广拉住范风,低声说道:“等班兄说下去,先别打断,不清楚回头再问。”。

班超接着说道:“南北匈奴分化后,南匈奴内迁五原、云中、朔方、西河等边郡,北匈奴被南匈奴攻击,战败后退居漠北。此后多次向我大汉要求‘合市’,‘和亲’。当时有人主张接受,有人主张趁其虚弱,一举击之,光武帝认为已经接受了南匈奴的内附,再接受北匈奴归附,必将使南匈奴离心,出兵讨伐又难以一举歼灭。所以采用羁縻之策。文书往来,不遣使者。所加赏赐,略与其所献相当。”。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