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04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第二章 书生意气 英雄气概 两个时辰后,耿广和范风来到了华阳镇,这是秦岭南坡下一个很大的集镇,十分繁华。镇中心是镇上最大的一家酒肆——似云楼。似云楼的酒是闻名于方圆百里的清醳,酒清劲足,单凭此酒,确也可使客似云来。二人在酒肆门口摆上了带来的虎皮,以及山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第二章 书生意气 英雄气概


两个时辰后,耿广和范风来到了华阳镇,这是秦岭南坡下一个很大的集镇,十分繁华。镇中心是镇上最大的一家酒肆——似云楼。似云楼的酒是闻名于方圆百里的清醳,酒清劲足,单凭此酒,确也可使客似云来。二人在酒肆门口摆上了带来的虎皮,以及山鸡,鹿肉等野味。

野味很快就卖掉了,一多半都卖给了似云楼。虎皮也有几人问津,只是听到耿广要价十千钱后,都摇摇头走开了。

眼见午时已到,耿广正待收拾虎皮,和范风上楼喝上几碗。正在此时,七八个豪奴拥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来到二人跟前。胖子看见耿广手中的虎皮,眼中一亮,叫道:“好物件!下月老爷六十大寿,正缺这么一件宝贝啊,可算让昌爷我捡着了。”。

听到胖子发话了,众奴才个个笑着脸帮腔。

“是啊,昌爷好运气啊!”,

“昌爷把这宝贝献给老爷作寿礼再好不过了,可把别人都比下去喽!”,

“老爷一高兴,也许还真把秋月赏给昌爷,老爷洪福齐天。昌爷艳福齐天啊!”,

“小的恭喜昌爷了”。

在众奴才的一片恭喜声中,昌爷脸上越发油光锃亮,笑声也越加爽朗,一摆肥大的手掌,叫道:“还傻站着干嘛,赏他俩钱,拿走吧。”。

一奴才手快,伸手就去抓耿广手中的虎皮。

耿广拦住:“十千钱,拿来。”。

伸手的奴才怪叫道:“睁开你的狗眼好生瞧瞧,这是崔家田庄的部曲头领——昌爷,你也不打听打听,昌爷买东西什么时候给过钱。你小子运气好,碰上昌爷今日心情不错,才赏你俩钱,别惹怒了昌爷,你还要不要小命了。”。

耿广知道崔家是这华阳镇上最大的田庄主,部曲就是崔家田庄的私人武装。眼见众奴才七嘴八舌耍着威风,路人也围着指指点点,耿广并不理会,卷起虎皮,拉上怒气上涌的范风,一转身准备离去。

昌爷的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目光示意一个个子高大的奴才。此人得令,伸手拽住耿广搭在肩上的虎皮,便往怀里带。耿广未等他发力,身也不回,右手肘猛然向后一击的同时,右脚回踢其脚踝,只听到一声惨叫,此人“扑通”一声,跪倒在耿广的身后。

昌爷见耿广这般手段,知道不好对付。但他也是在这华阳镇横行惯了,怎肯如此善罢甘休。“咣”,昌爷抽出了腰间长剑,众奴才一见,也纷纷拔出兵刃,围住耿广和范风,只待昌爷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前群殴。只是人人都被耿广刚才的身手吓住,心里胆怯,不免色厉内荏。虽然拿着刀剑,却仿佛一群被扒光了毛的鸡在张着翅膀发抖。圈子中的耿广和范风背向而站,范风绷紧了肌肉,手中紧紧握住短匕,耿广却空着双手,看上去十分放松,两眼只是盯住了昌爷一人。


路人早已看不下去,纷纷喝骂起来,有人更是握紧了腰间的长剑,只待一旦动手,便要上前相帮二人。

“大家住手,可否听在下一言?”,紧张的气氛中传来一句语气坚定的话。在场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说这话的人。

说话的人三十多岁,读书人模样,脸色和善,眼中的目光柔和而坚定,身旁还站一个身着官服的年轻人,二人腰间均悬着长剑。

读书人对昌爷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今日此事,大家不论是非,到这似云楼把酒言欢如何?”。

昌爷一时猜不出这两人什么来路,再看看这耿、范二人,料也讨不了好。正好不知如何下台,心想不如就此收场。长剑入鞘,丢下几句话。众奴才赶紧搀着倒地的人,又埋怨昌爷心好,放过了俩小子。犹在骂骂咧咧着离开了。

耿广转向读书人,一抱拳邀道:“多谢兄台,不知愿意共饮几杯吗?”。

读书人回礼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有的人一见就能让人不由得顿生亲近之感,这个读书人无疑就是这样的人。耿广见此人磊落大方,心生好感,很想结交一番。

四人进了似云楼,找了个角落坐下。读书人先开口问道:“未请教二位高姓?何方人氏?”。耿广答道:“在下耿广,这位是我兄弟范风。我二人世居秦岭山中,打猎为生。今日之事,若非兄台仗义执言,只怕不能善了。敢问兄台贵姓?”。读书人说道:“敝姓班名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人。这位徐干兄弟是在家兄手下做事。”,说到这里,笑了笑又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的只怕是那帮奴才。只是在下与两位一见如故,实在不想因此事影响咱们饮酒的心情,所以出言相阻,兄弟切莫怪罪。其实真该让二位兄弟教训一下那帮奴才。”。耿广心中大感知遇,开心笑道:“班兄过誉了,今日在此得遇班兄,实乃生平快事!”。班超也大声笑道:“在下有幸结识两位此等英雄人物,足慰平生。”。

一坛酒很快喝完,四人却毫无醉意,又要了两坛酒。

耿广问道:“不知班兄来此地何事?”。班超答道:“上月家兄让徐干捎来书信,让我代他去吊唁一位父执,此事已了。闻听秦岭山中党骆道上景色绝佳,正想一游,不料得遇二位,在下有意烦请两位兄弟作导,同游一番如何?”。耿广十分高兴,说道:“不必班兄说起,在下也正有此意。”。范风也插话说道:“那党骆道上的老君岭,兴隆山,八斗河,大蟒河,景色十分好看,加上众多班兄你闻所未闻的野物,保证二位不虚此行。”。班超和徐干俱笑道:“好,既如此,就劳烦两位了。”。

言语投机,两个时辰不知不觉很快过去。耿广站起身来:“今日也不卖这虎皮了,班兄,请到舍下再叙。明日我兄弟二人陪班兄、徐兄好好游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