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四国峰会给美元霸权添堵

运八平衡木 收藏 0 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月16日,首届金砖四国峰会闭幕。金砖四国峰会最大的成果是表达了四个重要新兴经济体对全球金融体系改革的统一见解,间接传递出世界多极化倾向。

会后的联合声明见解宽泛与目标暧昧,更缺乏实践的手段,但会议仍算成功——在外界巨大的压力,和金砖四国内部分歧叠出的利益指向下,指望这次会议对国际金融体系作出重大变革是不现实的,只要达到向全球展示四国多极化声音与利益诉求的目标,就算成功。

美国投行高盛创造出的金砖四国概念已经成为重要的国际组织,通过这个概念英美金融机构曾经将金融产品与四国的实体经济联系到一起,现在四国主动联手成为松散的国际组织,向世界表明共同的主张。

联合声明点明未来金砖四国可能探讨的主题,如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反对恐怖主义、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在能效领域开展国际合作等等。最值得关注的是第三、第四条,均与金融、货币改革相关。四国“强烈认为应建立一个稳定的、可预期的、更加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一个改革后的的金融经济体系应包含以下原则:国际金融机构的决策和执行过程应民主、透明;坚实的法律基础;各国监管机构和国际标准制定机构活动互不抵触;加强风险管理和监管实践。这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与美国直接发出的呼吁书。

金砖四国希望建立负责任的全球储备货币,不管这种货币是特别提款权,还是美元,或者是一篮子货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拥有更大的发言权,而不是让美国与西欧共同执掌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两个最重要的国际金融机构。

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发言中,有如下表述:我们要共同推动制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改革方案,切实提高发展中国家代表性和发言权,以客观反映世界经济格局变化;推动完善国际金融监管机制,确保发展中国家有效参与金融稳定理事会等国际金融监管机构;推动完善国际货币体系,健全储备货币发行调控机制,稳步推进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保持主要储备货币汇率相对稳定。建立可靠的储备货币,争取在国际金融市场有更大的发言权是四国的共同目标。

金砖四国承诺购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行的债券——俄罗斯宣布减持美国国债,向IFM注资100亿美元;巴西欲购买100亿美元IMF债券;中国表示愿意购买不超过500亿美元IMF发行的新债券——前提是在即将召开的投票权份额的谈判中,能够扩大投票份额和影响力。否则,对金砖四国而言,购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债券与购买美国国债没有太大区别。梅德韦杰夫的首席经济顾问阿卡迪•达瓦科维奇(Arkady Dvorkovich)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篮子应当扩大,纳入中国的人民币,以及大宗商品生产国如俄罗斯、澳大利亚加拿大的货币,可能还应当包括黄金。联想到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今年以来对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青睐,今年4月召开的G20峰会上,金砖四国“建立超主权货币”的共同倡议,有理由相信,四国就未来的全球储备货币有较为一致的设想。

如果金砖四国无法在国际货币组织的获得更多的发言权,他们准备了其他的变通方法。虽然联合声明中没有提及,但各国在金融合作方面已经有长足进展。迄今为止,中国已经与6个国家签署了6500亿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协议,俄罗斯政坛人士建议:金砖四国购买彼此的债券并互换货币,以降低对美元的依赖。行动已经提速,中国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8个周边贸易伙伴签订了双边货币结算,巴西总统卢拉提出在中巴两国之间实行本币结算。

金砖四国现在不可能挑战美元的主导权,但对美元逐步蚕食给美元霸权添了一根刺。这并非因为经济实力——“金砖四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42%,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总量的14.6%,贸易额占全球贸易额的12.8%,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超过50%——更因为金砖四国拥有的消费市场、人口基数正是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推动力,欧美无法依赖自身的力量摆脱目前的经济周期。

英美政府正在致力于改良内部的金融监管体制,遭遇到金融机构的顽强抵抗,而金砖四国的侧面狙击将坚定两国政府的改革决心,以免贪婪的银行家毁坏美元的信用基石。

内部分歧永远存在,俄罗斯与中国的能源交易,巴西与中国的农业与铁矿石交易,中国与印度在服务领域的竞争,但全球美元主导体制下对四个国家造成的共同损害,使四个国家走到了一起。共同的利益与共同的问题是最好的外交黏合剂。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