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二章 第十六节 新寨保卫战(2)

马踏倭寇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URL] 经过一个多月的辛勤劳作,这个满是孤儿寡母、体弱老人的山寨终于建设的有模有样了! 山寨前门设立于山谷入口略内凹之处,高近三丈,全是用山石和黄土夯筑,坚固异常!并设置有瞭望台为警戒。并且在与城墙相齐的两侧山壁上各开凿出一条向上的山路,并且凿了几个山洞,以存储防御用物品,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龙娟走后,我把目前山寨中的力量从新的安排了一下。首先将寨门封闭,里面堆上各种重物以防止寨门被突破。然后在寨门两侧的防御山道的兵洞内,各自隐藏了二十名姐妹带着上足够多的滚石、檑木还有一些装了火油的油罐!在正面寨墙上安排了两个小队的姑娘,严密防御正面可能来犯之敌。

同时组织寨中的家属往墙头运送防御工具和箭矢,而其他的一百六十名姐妹在墙下隐蔽休息,随时做好轮换和支援的准备!由于不敢确定山后的那条水路是否有敌来犯,便派了五十名老兄弟去新修的码头加强守卫!而另外的五十名男丁则作为机动支援的任务留在了我的身边。

大战即将来临,这些初次上战场厮杀的姑娘们各个紧张的面孔煞白,握着兵刃的手,由于用力过大而不自觉的颤抖着!

看着她们的样子我能够理解,毕竟她们从前大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在她们的意识中上战场杀敌是应该是男人的事情,而她们的人生就是为了男人,而存在的!

我笑着对大家说:“姑娘们,你们是不是很紧张啊?要知道你们越是紧张,敌人就越高兴!因为你们紧张就会影响自己的心态和战斗的发挥。那样敌人就会很轻易的踏过你们的身体,来屠杀你们身后那些祈盼生存、祈盼安定生活的年迈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婴孩!人不是天生的英雄,也不是天生的狗熊!就看你们如何去选择,如何去面对!你们手里有最好的远程攻击武器——强力弩,还有高不可攀的城墙,用都用不完的檑木滚石,你们还怕什么呢?拿出你们的勇气和信心,今天我们是为了生存而战!你们都能够做到吗?”

在姑娘们的眼神中,能够看到她们的自信在慢慢的恢复,渴望生存的权利让她们的怒火在眼中燃烧!

在哨探传回的情报中,敌人的数量最多不超过千人,而且似乎并没有什么攻坚用的器具。这让寨中的姑娘们心中稍定,毕竟寨中还有一处坚固险峻的城墙般的寨门!如果没有大量的攻城器具别说是几百人就是一千人恐怕也不可能攻进来!尽管她们想的很对,也很有道理。但是稍后的战斗,她们包括我,却恰恰吃亏在了理所当然的想法中!


看着朱绍意气风发的带着喽啰在远处出现的时候,我心中一下子就升腾起为义父报仇的念头这一刻所有的冷静和谋略都被复仇的怒火烧的一干二净!没有理会龙娟的劝阻,只带着那五十名兄弟冲出寨子在外面的空地处列队。

朱绍满脸堆笑的打马前行了几步,舔不知耻的高声道:“大侄女,你何必如此客气还出门迎接啊!看来我真的没白疼你啊!”

我勉强压抑了下怒火了冷冷的道:“闭上你的臭嘴!朱绍,亏你还有脸来见这些被你害得家破人亡的孤儿寡母!你欠下的累累血债今天我就要你付出代价,以告慰义父和几百兄弟的在天之灵!”

“哈哈哈哈哈,大侄女啊,此事需怨我不得啊!要知道甄志可是胆大包天,竟然公然抢劫朝廷济边之饷,这可是逆天之大罪!再说围剿山寨的也都是官家所为啊,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大侄女可千万不要听信谗言坏了你我之间的情谊啊!”朱绍诞着脸,哈哈笑道。

“休要在此狡辩,你的所作所为我知道的一清二楚。废话勿说,今天就是你的丧命之期,来受死吧!”我一摆手中的亮银长枪散发出强烈的杀气。

朱绍脸一拉,黑着面孔阴阴的道:“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别怪我辣手无情了!只要你把这些年山寨积攒的钱物乖乖的交出来,我或可饶你一死!如果你拒绝的话——攻破山寨鸡犬不留!而你嘛?哈哈哈,我会让你在我胯下生不如死的!”

“住嘴,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去死吧!”我满面通红的,大怒不已,带马挺枪的向朱绍冲去。

看到我冲了过来,朱绍一边哈哈笑着,一边隐入身后的人群之中!

靠着马匹冲刺的力量,将敌人的队列生生的突破了一个大口子!五十名兄弟靠着惊人的锐气将近身的敌人杀得四散奔逃!

闪身躲过迎面刺来的长戟,手中枪闪电划过,欲在后面偷袭自己的一个喽啰的咽喉!那喽啰原本想拣个便宜,但是现在只能为他的不明智而送掉性命!

拔出枪没有多做停留,长枪划了个半圆,逼退侧面递到眼前的兵器。立眉大叱一声,长枪的枪刃闪电般、重重的劈在一个喽啰的头上。他的两个半片尸身左右飞起,砸进人群之中。空中血雾弥漫、四处抛洒的脏器,腥恶异常!

这一刻人的生命是贫贱而脆弱的,没有人会因为对方是弱者而手下留情!反复的杀伐和临死的惨呼,反到刺激着人灵魂深处的恶念。把刀在侵犯自己安全的敌人胸膛中使劲的一搅后,抽了出来,并没有因为暂时安全而停歇!而是想着再杀一个、继续再杀一个,直至死去!

敌人慢慢清醒,并开始向我们层层反扑过来,一时间压力倍增!

用枪尖挑起一名冲过来的敌人身体后,用力向人群中砸了出去。那人一路嚎叫着被抛入人群之中,落地时身上的骨骼咔咔的响了数声,翻滚了几下,就此死去。

看着身边的护卫越来越少,我的心中焦急不已。而我要追杀的对象,却始终未曾再出现在眼前!这些敌人的勇猛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敌人越来越多,一个个蜂拥、呐喊着扑了上来。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恐怕没等朱绍出现,这些弟兄们就都会命丧当场。

挺枪四处逼退靠近的敌人,对着剩余的二十几个浑身带伤的弟兄们大声道:“此处自有我抵挡一下,你们互相掩护,交替退到寨门前,不要恋战!”

围着我的敌人显然都是些心狠手辣的家伙!非但不要命、且各个武艺不弱!我身上早已被敌人的鲜血染红,而左臂也被划开了个口子,一直不断往外流血。

座下的白马灵性的左挪右避。时而伸蹄前扑,时而立腿后踹,在它的蹄下也连续的伤了数人。可是它毕竟还驮着一个人,经历如此激烈残酷的战斗早已“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息,不时嘶鸣。对它来说,这也是一个严峻的生死考验!

敌人看出了马匹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一个重要的依仗。所以不时的发出冷箭或者用长枪对白马下着黑手......

终于,白马浑身一颤,低沉的一声惨鸣,却徘徊了数步,兀自努力的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去!而马背上的我在数支快如毒蛇般的长兵器的攻击下,也没有能力去拯救照顾它!

一个矮壮的汉子趁机偷摸的在身后人群中闪出,一猫腰,手中的长刀在白马身下席卷而过。这次白马发出惊天的哀鸣,它的一双前腿齐膝而断,在奔跑中不守控制的向前折了个筋斗,将我远远的抛了出去。

数只武器尾随而上,向落在地上仍未站起的我杀了过来。看着情势危急,我只有一边翻滚闪避,攻近身前的武器,一边单手持枪对着地上的数只大脚横扫了出去。一片惨叫过后,地上数人抱着腿疯狂的惨嚎,翻滚!

用长枪支起自己的身子,望向不断哀鸣,几次想重新站起来又跌倒的白马,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那经过一番浴血搏杀已经杀至城门浑身带伤的十几个弟兄,见我深陷敌人的包围中,不约而同的彼此互视。此时他们的眼中没有贪生怕死的一丝虚念,而是坦然无畏的一笑,齐齐打马反身向我的方向再次冲杀过来。

本来见这帮煞星已经冲过他们截杀的敌人们,正在喘着粗气歇息着呢。那里还能提防这些杀出去的人,再次杀个回马枪啊?登时被砍翻一片!随着这些兄弟们的冲势,将我和他们之间的生死之路再次联系到了一起!看到杀出又杀回的兄弟们,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报以无言的泪水挥枪杀向敌人,随着弟兄们且战且退,往寨子方向一点点的挪动!


在寨墙上看到我被敌人团团围住,左右冲杀不出,龙娟心急如焚!

见城外的兄弟们不断的有人落马而死,她再也沉不住气了,果断的下令道:“现在小姐他们形式危急,本小队跟我出寨去迎救小姐,其他各队以弩箭射击敌人和小姐之间的中心地带,务必将敌人阻隔片刻,以争取时间让姐妹们回寨!”

寨门下的女兵们用尽全力将各种重物挪开,等着龙娟下开门的指令。

龙娟看着站成一队的女子们大声道:“姐妹们,你们今天还能活着,是得了谁的恩情?”

五十名女人奋力大呼:“是小姐的恩情,我们永远不忘!”

“如今,小姐身陷敌人的包围之中,你们有勇气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回小姐的归来吗?”

“但请队长下令,不救回小姐誓不生还!”姑娘们激动的高声回答。

看着激情和勇烈爆发的姑娘们,龙娟点了点头,高声大喝:“打开寨门!”

门开,五十一骑带着必死之心,伴着尘土滚滚、激起冲天杀气的飞奔而出!

而刚刚被十几个兄弟搅得队形大乱的敌人,此时尚未合拢队形,就被又杀出的姑娘们冲个七零八落的。

虽然姑娘们都是第一次真正的搏杀、拼命,但是她们的满腔仇恨和怒火足以弥补她们的不足!正是凭借着无畏的战意,不死不休的精神 ,将对阵之敌杀得纷纷逃窜。

不一刻,两只队伍就汇合到了一处。龙娟在马上驰过我的身边时,伸手拽住我的手将我带上马背,双人合骑一匹马带头返身冲杀。而其余的人紧紧的护在身边,一起向寨门杀去。

而龙娟带来的姑娘们则主动的担当起断后掩护我们的任务。

看着我们势不可挡,朱绍从远处幽魂般的出现!他大声喝骂,驱赶着手下,不要命的向我们冲来,力图将我们消灭在铺满死尸和流满鲜血的谷口之外。

一阵密集的箭矢飞射了过来,断后的姑娘们惨叫着被射落了十几骑。随后,就被蜂拥上来的敌人淹没在刀兵之中!

寨墙上的守卫看到追兵已经进入弓弩的攻击距离,在二小队、队长夏雪的指挥下发出两轮箭雨。最前面的敌人显然准备不足,被这两轮箭射倒数十人。顿时大乱,纷纷四处寻找隐身之地,以避箭矢。

这样,在敌人与抵达寨门下的我们之间,就出现了一条接近四五十步的空挡。而城门出、此时也适时打开,将我们迎入寨中。

这一次出击,只回来了三十七个全身带伤的人。其中最早跟我出去的男护卫只剩下六个、而随后出去的姑娘们也只回来二十九人!

我被几个姐妹扶下马,看着面前浑身血污,伤痕累累的兄弟姐妹们,我深深的鞠了一躬,满怀歉疚的哽咽道:“都怪我,是我的不冷静,才让那么多的兄弟姐妹活生生的消逝在眼前!我不但没有带着你们过上好的生活,却连累你们为我遭此大难,我真是愧对大家!”

说罢又是一躬,却久久没有起身!好久没有流淌的眼泪,今天却流了好几次。原本以为自己经历过无数苦难和太多的生离死别,早已应该心如铁石才对!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内心看来确实还是不够坚硬、不够无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