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婚女人 15

狼行天下576 收藏 0 5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渐行渐远的路再也无法回头。累积的谎言如昨日重现,是自己织下的层层缠敷剥不开的茧。

为什么要将自己一步一步的逼上绝路?看着痛苦中挣扎的自己,于详想起来小时候的自己。

夏季的傍晚来的特别的慢。于详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不时的东张西望,期盼着太阳早一点落山。就这样晃荡着时间,终于等到了同村的伙伴,她才跟她们一起加快了步伐。

于详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成了差生。快要中考了,今天老师将班里学习好的有希望升上高中的二十多名同学留下辅导,没有她。可是她却不敢回家,因为同村的两个伙伴都被留下来,她怕,怕村里人的闲话,怕妈妈的伤心,怕爸爸的打骂。其实她心里如明镜似的知道谎言终究要被揭穿,就是没有勇气马上去面对,自欺欺人的用不可能的侥幸掩饰内心的恐惧,小小年纪的她虽然还不知道阿Q是谁,却已经履行了阿Q的精神。虽然结局早在预料中,虽然她也不喜欢这种等待的折磨,但她却没有因为自己的欺骗感到后悔。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呢?于详笑笑,摇摇头,不这样又能怎样呢?当他的老婆拿出钥匙要开门进来,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只能是紧紧的将门顶住,他老婆使劲的推门,于详就使劲的用力顶住门,可是他老婆怎么会想到里面有人啊,当然就推不开了,哈哈,那个人,竟然说他的老婆拿错了钥匙!于详在里面不敢大声的喘气,虽然她紧张的几乎要虚脱,但仍然忍不住思绪的幻想,如果她就那么进来了,看到了自己,哈哈,她会是怎样的表情?惊讶?愤怒?委屈?会不会给自己两个或者更多的耳光?嘻嘻,她可从来没有被人赏过耳光呢,那自己会怎样反应呢?低头不语?脸红无辜?还是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潇洒无谓?呵呵,恐怕做不到呢,自己还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呢,那会怎样呢?两个女人,不对,于详这个年龄还不能算女人呢,她得叫那个女人阿姨,她跟她的儿子一般大呢,可是怎么就会有了今天这样的局面了呢?……外面,那个男人对她的老婆说他也没有带钥匙,就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吧,可是他老婆不乐意了,说怎么会这样,本来想睡会的,算了,还是到单位休息吧,问他走不走,他说在沙发上睡会在走,那老婆就自己走了,于详静静的边想边听,直到大门咣当一声重新关上,她的心才突然放下,放开用力过久的双手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他进来了,冲她无力的笑笑,把她抱到了床上,于详抬起疲惫的眼睛想朝他笑笑,可是却流下来不争气的泪,透过模糊的泪水她突然发现眼前这个让人恨让人无奈的男人突然苍老了许多,一丝怜悯让于详将头埋在了他的胸膛,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样的滋味,感觉不到现在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揽的更紧。

空气在沉默中渐渐凝固,或许是都有点累了,他只是不停的吻干于详说不清的眼泪,仿佛若有所思。半响,于详停住了伤心,低低的问:“怎么就没有插门呢?”

“吓着了宝贝?没事的,都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她没有发现,没有。”他像是对她解释,又像是喃喃自语。于详注视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看见他鬓角的几根白发,刚刚的恐惧和怜悯一扫而光,一丝要报复的快意涌上心头,她恶作剧的问他“如果当时她进来了,怎么办?我藏到门后边?然后你挡住她的视线我在跑出去?哈哈…”于详边说边想像着如果真是那样,可真是大白天闹鬼啊,他会怎样?束手无力的傻了?临危不乱的给于详打好掩护?还是就开始睁着眼撒谎?撒谎,会撒怎样的鬼都不信的谎来说服他老婆啊?

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回答。

全部回归的魂魄让他重新伪装的完美自信起来。一双温热的大手开始诱惑于详“我们好好休息玩会,然后我给你买好吃的压压惊,你看你调皮的那坏样,她发现了我也不怕啊,就实话实说了,她怎么能跟你比呢,你才是我的心肝小乖乖。”厚厚的唇堵住了于详想说的话,那双老练的手让于详的身体开始发烫,可是,于详突然间就觉得好恶心,一丝冷笑荡过心头,是啊,那个女人怎么能和我比?!我今年刚多大?可是我就这样被毁了,还竟然这样心甘情愿,一次一次的主动送上门来,我当然是你的心肝,让你这样年过半百之人重新尝到了新鲜刺激,尝到了虚荣满足,你当然当我是心肝,当你心满意足面红流汗时你可想到了我是什么?我是什么?是啊,我又到底算什么?仅仅为了满足生理需求?还有别的什么吗?好像没有了,总之高潮过后感到恶心,感到懊丧,可是,就如同幼时的谎言,自欺欺人的侥幸和自我放纵。

可是,就算有了爱,又能怎样?有了爱,可是没有感觉到现在的这份舒爽!于详不是没有爱过。而且她觉得自己已经品尝过的爱情是永远不会再回来的,永远也不会有那样美好的感觉了,爱到心碎也无悔。可是那么的爱,在一起的两个白天黑夜却没有感受到一丝幸福滋味。或许是自己的谎言让心情变糟,也或许是明知不可为而为的牵强让于详无法放松,他们在一起不是偷情,两个恋爱的年轻人在一起,他们是光明正大的。可是,就这样,于详没有感觉到被爱的满足。虽然他年轻,几乎折腾了整个晚上,可是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喘息中于详没有找到一点现在的感觉。所以,于详还是情不自禁的来了。

或许可以算是无耻了?灵魂和躯体上的双重不忠。

可夜,总是那样孤独和漫长,得不到爱的回应,为什么不能选择放纵?但是够了,短暂的满足后是无尽的折磨,悔恨懊恼让自己鄙视自己,于详觉得是该离开的时候了。纵然一个人的旅程会有些凄凉,但是当心胸坦荡的面对阳光时生活也许会重新变得美好。

走吧,走的远远的,离开无休止的谎言和欺骗,离开阴暗躲藏担心和被揭穿的恐惧,不再伤害自己了,离开,也不再伤害别人了。

已经开花的玉米有一人高了,站在高处是一望无际的青纱帐,站在跟前是没有方向的原始丛林,于详就要踏进这绿色茫茫中,找到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方向,慢慢消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