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03

翰峰 收藏 11 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被耿广救下的少女正是在美稷城下殉国的汉军司马卓异的女儿——卓月儿。死去的是她的母亲段氏和老仆董叔。卓月儿的父亲与两位兄长年前战死后,母亲就将未曾生育的大儿媳送回了娘家,又变卖了物事,决定带着女儿回到汉中的娘家。三月前从洛阳出发,走到兴隆山时,贼人从路上突然跳出,老三一语不发就先杀了驾车的马匹。董叔被老二杀死。卓月儿的母亲刚想呼喊,也被老大一剑刺中。老三想将吓呆了的卓月儿拖出车蓬,挣扎间,卓月儿的额头重重碰在车蓬上,就此昏了过去......若非耿广及时出现,必然已被贼人掳走。

耿广问道:“从长安到汉中,为何不走子午道呢?路上还走了这么久?”卓月儿说:“母亲先到眉县去找了一个父亲的部下,想打听一些父亲和兄长的事情,这才听人说起从这党骆道到汉中,可以节约半月行程。”。

说了这许多的话,耿广眼见卓月儿甚是疲惫。将她放平榻上,对她说:“你母亲和董叔已经安葬,不需担忧。你也先安心养息,等你身子大好了,我和范兄弟再送你到汉中吧。”。

卓月儿还想说点什么,范大娘摆手止住,也劝道:“姑娘别担心,好好歇息,一切等好些再说吧。”,卓月儿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范大娘叹了一声:“可怜的孩子。”,对耿广说道:“卓姑娘身子没什么大碍了,只怕心病难医,等她醒了,你多陪她说说话。”。耿广点了点头。


第二日清晨,卓月儿睁开眼来,看见在榻边草席上还睡得十分香甜的耿广,不禁仔细的打量这彪悍的男子。耿广方面阔耳,身长八尺有余,累年的打猎生活,锻炼得肤色黝黑,肌肉虬结,仿佛是山间的黑豹一般。

卓月儿心中千回百转,俯身望着倦极熟睡中的耿广,胸中激起一阵阵的柔情。不禁伸出柔荑,轻轻抚摸着耿广小臂上几条不知什么野兽留下的爪痕,爪痕已是微微凸起,就如几条蚯蚓爬在臂上,显是多年前的旧伤。月儿一想到自己的身世,突然间已经尽失父母兄弟,忍不住流下泪来。一滴滴的泪水落在耿广的手臂上......

泪水惊醒了耿广,见到卓月儿依然如此伤心,耿广只好找些话语来问:“姑娘好些了吗?”。卓月儿什么话也没说。依然流着泪。

这时,范大娘端了早饭进来,见到此景,对耿广说:“你出去吧,我和月儿姑娘说会儿话。”,耿广应道:“哎”。

等耿广出了门,范大娘将菜粥递给卓月儿:“孩子,饿了吧?”,卓月儿摇摇头,没有说话。范大娘放下菜粥,坐在榻上,又问道:“孩子,你汉中还有什么亲人吗?”,卓月儿低声说:“听母亲说过还有一个姨母,嫁给本乡冯家,已寡居多年。我也从未见过姨母。”。

范大娘想了想说:“孩子,我有一句话,要是说得不妥,你可不要怪我。”,卓月儿抬起头来望着范大娘。范大娘说:“广儿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人品,相貌都没得说,可怜父母过世得早,你和他都是孤苦伶仃,你何不嫁给广儿,多好的一件美事啊!”。卓月儿听了此话,病后苍白的脸上竟然羞出一片红晕,低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范大娘眼见此事可成,心中暗喜。又追着说了一句:“孩子,你要是不愿意,就当我没说过。”卓月儿轻轻说道:“能嫁给耿大哥,月儿夫复何求”。范大娘一拍掌道:“好,好,好,我这就去告诉广儿。”。


耿广听到范大娘带来的喜讯,一时有点呆住,站在身旁的范风捅捅他,耿广才开心的回过神来。突然间大叫一声,凌空翻了一个跟斗,猛然向外跑去,黄狗也叫着跟去,身后留下范风和范大娘的笑声。

又过得几日,卓月儿终于大好了,在这几日中,耿广依然象往常一样照料得十分细心,两人虽然尽量做得和往常一样,其实心中也知道好像又不一样。尤其是范家母子总是刻意的躲开,让两人觉得不是十分自在,可是又充满了满心的甜意。卓月儿和耿广每日里的感觉都仿佛是踩在云端一样。

这日,耿广带着月儿来到父母墓前,自从三年前父母先后离世后,只有这一次来这里让耿广充满喜悦之情。他要把这喜讯告诉九泉之下的父母,让他们也能为自己感到快乐。对自己救下的卓月儿,耿广的心中充满了爱意和怜惜,他跪在在父母的墓前,月儿也在他身旁跪下。听见耿广说道:“爹,娘,儿子要娶月儿了,今日儿子在二老面前发誓,儿子要用自己的一生来保护月儿,给她一个温暖的家,不再让她担惊受怕。”。

卓月儿静静听着,慢慢的已是泪流满面。


回到木屋,耿广取出玉蝉送给了月儿,月儿欣喜的接过:“这玉蝉的样子真是古旧,不知是何时的东西?”。耿广答道:“这是一块家传之物,我记得祖父讲过是先祖在长平之战中从赵括身上取得,据赵军的俘虏说,这是赵武灵王击败林胡时,从一个林胡小王处得到,后来又赏给了赵奢,才传到赵括手中。只知道这东西估计尚在商周之前。”卓月儿惊叹说道:“啊!如此来之不易!你看这玉蝉上的小洞一定是为了穿绳用的,改日我编一个红绳穿上,这样就可以佩带了。”。耿广答道:“好啊!”。

二人相拥一会,卓月儿说道:“大哥,我想和你商量一事。”,耿广问道:“什么事?”。卓月儿说道:“我想把母亲和董叔改葬到你父母的墓边,你看行吗?”,耿广道:“好,过几天我和范风去办吧。对了,还有那两个精美的漆木箱子,也该拿回来了。那两个箱子装了些什么东西,真是很沉。”。月儿哀怨说道:“也许没有那两个箱子,倒不会招来贼人。里面尽是书简,并不值钱。那箱子却是秦彭将军赠与父亲,说是来自宫中。母亲舍不得,非要带走,却……”。说着眼泪欲滴,耿广伸手将她环抱在怀中。

这时,屋外传来范风的喊声:“大哥,该走了。”。

月儿问道:“你们要去哪里?”,耿广答道:“我和范风想把去年冬天猎的虎皮拿到山下的华阳镇卖掉,再拿上些猎物卖给镇上的酒肆,回来可以置办一些婚事用的东西,你看你自己需要些什么?”。月儿红着脸道:“你看着办吧,快去快回,我和大娘等你们回来吃晚饭。”。

耿广开心说道:“好啊!”。


本章后记:1 玉蝉是内蒙古赤峰境内红山文化的代表物

2 党骆道,又称骆谷道。从今陕西周至县经佛坪,洋县到达汉中。最早见于三国时期的记载,修建于东汉年间是肯定的,只是不一定象书中所说的是在光武帝建武二十六年(公元51年)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