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攻城器具

ttt123110 收藏 0 4976
导读:弩车  Ballista后来发展出有许多不同尺寸的衍生改进武器,最有名的为公元一世纪初开始制造的Giant Catapult(巨型抛石器),为专用攻城炮。Giant Catapult采用创新的新型发条,力量更大,发条被封装在青铜制套筒中,可减少气候对器械的影响。Giant Catapult能高速发射石弹,威力惊人,最大的Giant Catapult能将重量超过两百磅的石弹射出两百五十米远。在后来的犹太战争中,许多Giant Catapult投入作战,用于耶路撒冷等城市的围攻战,效果显著。在攻克犹太人最后的,

弩车 Ballista后来发展出有许多不同尺寸的衍生改进武器,最有名的为公元一世纪初开始制造的Giant Catapult(巨型抛石器),为专用攻城炮。Giant Catapult采用创新的新型发条,力量更大,发条被封装在青铜制套筒中,可减少气候对器械的影响。Giant Catapult能高速发射石弹,威力惊人,最大的Giant Catapult能将重量超过两百磅的石弹射出两百五十米远。在后来的犹太战争中,许多Giant Catapult投入作战,用于耶路撒冷等城市的围攻战,效果显著。在攻克犹太人最后的,也是最坚固的堡垒马萨达时,Giant Catapult持续的猛烈轰击使得近千名犹太守军丧失抵抗意志,选择了集体自杀。

Scorpio是跟Ballista差不多同时投入使用的机械弩,一般也被归入Ballista,它本质上是一种轻型ballista。为减少体积,便于运输,Scorpio大量采用钢铁部件,结构坚固紧凑。Scorpio威力低于ballista,仅能发射铁头巨箭或标枪,但Scorpio滑动槽很长,发射初速极高,射程和ballista相当,穿透力略逊。Scorpio轻便易用,普通的马车或骡车运载就可直接送上战场。和Ballista一样,Scorpio也被罗马军团大量装备。

Cheiroballista是罗马人发展出来的最后一款机械弩弓,大约设计完成于公元100年,基本设计思想是将Ballista的强大性能融入Scorpio那样的纤细结构中,使威力和机动性达到完美平衡。Cheiroballista的设计者据说是来自亚历山大的希伦,希伦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科学家和最杰出的工程师,他在数学,几何,光学方面都有卓越贡献。希伦最早发明二次方程解法,这对他的工程设计十分重要,可以籍此很方便地算出许多最佳数值。希伦的机械发明包括最早的蒸汽机,自动门,升降机,等等,他的Cheiroballista是古代机械弹射武器的巅峰之作。

Cheiroballista减小体积的秘诀在于大量采用金属材料,而且尽可能采用优良钢材。不仅棘齿,制退销,发射开关外层包裹和固件,连扭曲发条和弓臂也全部用钢制作,发条套筒为青铜制成,发条结构为类似Giant Catapult的新型发条。金属部件不仅减小了体积,也极大增加了弩弓的力量和全天候作战性能。Cheiroballista像Scorpio一样轻便,易于运输,威力和精确度都远胜过Scorpio。有些Cheiroballista底盘上装有轮子,可直接用畜力或人力牵引,机动性更佳,堪称终极古典机械武器。

据说希伦对自己的设计十分满意,认为这种威力强大的“完美武器”能够“终止所有战争,确保永久和平”。Cheiroballista确是冷兵器时代的“完美武器”,但“永久和平”却是不可能的。这些精密机械武器只能出现于繁荣有序,组织和分工严密的社会,三世纪之后,当社会逐渐衰退时,这些昂贵复杂的武器也跟着消失了。

大约在公元50年,罗马人设计了一种廉价的投石器Onager。跟其他重型机械弩一样,Onager也利用扭曲发条的势能。Onage只能发射石弹,十分笨重,一般不能用于野战,但结构简单,维护保养方便,同样被罗马人大量使用。Onager用于攻城时一般直接在城下装配,尺寸可以不同,但基本结构相仿。杠杆投射方式的射程和精度不能跟前述武器的弹射方式相比,但力量可以很大。和Ballista相比,Onager射程只有一半(最多约三百米),但能投射很重的巨石或燃烧弹,投射物的重量可超过一百五十磅(一般Ballista不过五十磅),给敌人带来巨大损失和恐慌。

Onager和前述其他机械武器的最大区别在于简单可靠,易于制造,Onager对各部件的质量控制要求很低,也不需要什么精良的钢铁零件。因此当罗马衰落之后,Onager和类似的简化武器依然能继续存在,后来广为传播,即便在黑暗时代也没有完全消失。

专载弩弓的战车。《宋史·魏胜传》:“列阵则如意车在外,以旗蔽障,弩车当阵门,其上寘床子弩,矢大如凿,一矢能射数人,发三矢可数百步。”

石弩 石弩:人类第一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石弩是体现古代战争艺术无与伦比的杰作,它在战场上骇人听闻的威力,迎来了政治野心家和兵器匠人紧密联合的新时代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科学史中心的塞拉菲娜·科莫2月初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考察石弩及其制造者的历史作用的文章。她认为,不仅是石弩威力巨大,那些发明它的军事工程师们也有巨大的“威力(权力)”。科莫说,“这些工程师和他们的成就都是古代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石弩不仅改变了战争艺术,而且还开辟了一个强权政治和技术专家相联合的新时代”。 古战场头号“恐怖杀手” 无论是在野战对决还是在围城攻坚中,石弩这种机器都是令人畏惧的头号“恐怖杀手”。这种局面一直到黑色火药大行其道后才被改变。石弩的威力之大令人恐怖而刻骨铭心。史载罗马人的石弩能够把60磅(27公斤)的大石头弹射到大约500英尺(150米)远的地方去。据说,阿基米德设计的石弩能够弹射180磅重的石头。 关于石弩的起源今天我们已无从得知。但是,早在公元前9世纪尼姆罗德(古代亚述王国的一座古城,在今伊拉克境内摩苏尔的南部)的一块浮雕上就有石弩的图像。 制造石弩需要专门的技艺,这在古代被称为“投射器制造术”,要掌握这一技术需要独创性地结合几何学、物理学和工程学。 早期希腊的石弩实际上是一架巨大的弹弓,其上有绞盘,可以通过这个装置拉曳弓弦而把石头弹射出去。 大约在菲利普二世(亚历山大大帝之父,生活于公元前382至公元前336年)时期,人们对弓状石弩进行了技术改造,弓臂被紧紧捆束在一起的绳子或动物肌腱取代,其功能类似于“发条”。戴奥尼夏的政治驱动 科莫说,公元前4世纪,石弩已迅速在地中海地区普及。讲述古代西西里岛上的叙拉古王国的暴君戴奥尼夏的故事中就有关于制造石弩的描述,从中我们也许可以看到石弩技术得以在古代世界传播开来的根源。 根据古罗马历史学家狄奥多罗的记载,公元前399年,戴奥尼夏把他领土内各城市的手工艺人都召集到一起,用高额报酬、大量礼物和褒奖来激发他们去建造大量的各种类型的武器,其中就包括石弩。科莫把这种策略形容为“一种政治驱动型研究的典范”。 但这次技术专家们的集合,就是石弩普及的根源吗?美国圣何塞大学的古代军事历史学家乔纳森·罗思认为这一观点值得探究。他说:“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那个戴奥尼夏的故事。” “作为古代的一个罕见实例,这个故事值得探讨,但我们对其真实性所知其实甚少。当然,石弩似乎确是在某个地方被发明出来的,接着就被非常迅速地传播。因此这一故事可能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了历史真相。但是我们对历史上的那些真实事件及其参与者却不了解——甚至对阿基米德也是如此。” 阿基米德是传说中的古希腊数学家和哲学家,也被视为一代最杰出的军事工程师。据说,他凭借其天才设计和建造的特别军事器械阻止了罗马人对叙拉古的围困。 罗思说:“阿基米德有可能就在被戴奥尼夏召集的人当中,但他和国家的关系是怎样的?这种关系在其活动中起了什么作用?这都很难说。”不过,罗思认为科莫史海钩沉的努力是有意义的:“虽然古人不一定具备以复杂方式思考战争技术的能力,但他们也需要思考面对的军事技术难题,并积极寻求解决办法。”武器标准化的开端 在科莫看来,石弩制造变得标准化说明:那些关乎国家兴亡和个人生命的军事难题,日益需要有组织的应用科学来解决。 在长期实践中,古人总结出了石弩构造的一个基本原则:这种器械的所有部件包括要投出去的石头都应与转矩发条的大小成比例。确立这一原则对后来的石弩制造产生了深远影响。科莫说:“尽管古人做事不是那么精确,但比例性原则也就是数学的导入,使石弩制造变得几乎标准化。人们还编撰了可迅速查找的规格表。” 拜占庭的斐罗(生活在公元前3世纪)在其《投射器制造学》中曾呼吁利用这样一些知识制造可长距离射击的器械,并把这描述为“他们表示了极大热情并愿以任何东西换取”的某种事物。斐罗所说的“他们”所指不清,但科莫认为这很可能是指那些强有力的政治人物。斐罗还说,雄心勃勃的国王们大量资助了亚历山大城的技工。 因此,石弩的迅速普及便合情合理。那时各个城邦国家都对“投射器制造学”感兴趣,并在财政上大力赞助研究。科莫说:“到公元前4世纪末,任何一个拥有政治野心的城邦都需要一支半职业化的军队,任何军队都需要战争机器,任何城市都需要有坚固的城墙。先进的石弩、更坚固的城墙、以及军火生产手册与兵书大量涌现和工程师地位提高是一致的。” 要知道,当时这一军事技术发展如此卓著,到公元1世纪,人们觉得在其之上已经不可能有什么更大改进了。木撞兵 古代士兵持粗木棍来撞击建筑、城墙等,这种攻城武器叫攻城锤。

木撞兵是使用攻城锤来攻城的兵种。后来都装上轮子,并添加防御设施,就成了冲撞车。冲撞车、抛石机等大型攻城武器普及后,木撞兵由于造价低廉,仍是攻城的重要兵种。

攻城锤 攻城锤也作攻城槌,是古代用来撞击城门、城墙,以破坏敌城,从而达到攻城胜利的钝器。

埃及人在摆脱了喜克索斯人统治后,迎来了新王朝时代,军事技术有了极大进步,比如马拉战车,军队也日益分工明确,终于摆脱了流氓斗殴的混战形式,攻城锤也第一次出现在历史记载之中。当时的攻城槌不过是一棵大树干或者小树干,包不包金属头就不得可知,估计可能性不大,因为上埃及并不是个出产山羊的地方。为什么我要提到山羊呢?诸位老鸟知道在西方语言中攻城锤和公山羊、山羊座一直是一个词,从语言学角度上说攻城锤被命名的地方一定是在某个盛产山羊的所在。那么是哪里呢?我提议是亚述。一个曾经让两河和波斯胆战心惊的名字。

亚述人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就是战争的艺术。的确如此,亚述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都带有浓厚的军事色彩。亚述时期留下的浮雕作品,几乎全是与军事有关。全民动员、军国主义、分工编组、机动作战、工程辎重、各个击破等等都是亚述人的创造,考古发现在亚述国王萨尔贡二世王宫的一个武器库里,就发现了近两百吨的铁制武器,其中就有攻城槌。在一幅描绘了亚述军队攻打一座城池的情形的浮雕上,我们可以看到右边一辆装有攻城锤的战车撞击着敌方的土坯城墙,这个攻城槌就有西方攻城槌的典型特征—公羊头。

公羊喜欢用角去撞,亚述人借了这个意思倒也正常,就像中国人觉得某某鞭很有效一样,以前是本体越大越觉得有效,现在是某某能力越强越认为难得,于是可怜的海豹到了霉。转回来,如果是埃及人一定用犀牛头来作为攻城锤的脑袋,那家伙撞起来更厉害!这里我们还可知亚述的攻城槌是装在战车上的,对比后来希腊和罗马的攻城槌只要几个力士抬着,可见当时西亚的土坯城墙厚度也是蛮大的。比起罗马时代欧洲的石墙,土墙虽然不耐岁月可是更抗撞。当然罗马人有了钱还是要修个坚固城墙的,君士坦丁堡历经千年加固,还是顶不住土耳其军队的强攻,不过土耳其人除了攻城锤和投石器、云梯,坑道以外,他们还有城墙的终结者—火炮。不过他们的攻城槌到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攻城锤是公元前305年德米特里奥斯,波利奥特围攻罗得岛时所用的,长达53米,由一千名士兵运输,所有巨无霸都是纸老虎,这东西被善于扔石头的罗德岛人打了个落花流水,从此以后不见这种大号羊脑袋出现了。

说起来也不怪罗马的撞城槌小巧,当年罗慕洛可以一抬腿蹦过去的城墙也结实不到哪去!后来需要加重槌头时廉价的高卢苦力又随处可的,简直就象魔戒里的强兽人,说到魔戒呀,那兽人们明明有炸弹、有投石车,还费劲巴力的排成长串挪过去真是为了好看不要人命。

这种几个人抬根铜头木桩子的破门法子现在也还在西方警界沿用,看起来比咱们的公安一脚一脚踹半天的原始社会作风怎么也要强一点。

当然罗马人也不是一直没长进,后来他们跑去找阿基米德老先生的麻烦时,攻城槌已经挂在了大高个攻城塔下面,可惜呀,阿基米德老先生的鬼注意太多,罗马人的科技进步实在赶不上趟。后来的犹太人再碰到这东西时作的就不太好,只能自己放火玉碎了。知识的传播还是太慢了。

罗马灭亡后,没文化的日耳曼人基本把罗马的成果都丢光了,我们在许多影片中看到欧洲的攻城槌简直是粗制滥造,直接在货车上装截树干就拿去用,说到底还是穷呀。再说几十个人斗殴再派两个人扛着攻城槌也实在有点小题大做。所以城堡似乎实在很坚固,常常围上几个月一年,吃的敌方片草不存后撤围,看起来到象是到别人家吃霸王餐的。

刀车 刀车是守城的武器,一旦城门被撞开,这就是活动的城门。还可以从小窗口里,向外面扔东东。

刀车还可以用来塞门,是在城门被攻被时用于堵塞城的守城器械。前刀壁上装有 24 把钢刀,使用时将车推至城门缺口处,既可杀伤敌人,又可挡住敌方的矢、石。这样对方很难攀援,形成活动的壁垒。

刀车是打造得一种极为坚固的两轮车,车体与城门几乎等宽,寻常总在三四丈之间;车前有木架三四层,各层固定尖刀若干口,车体有长辕;敌但攻破城门,数十成百兵士猛推刀车塞住城门。《墨子》篇记载了这种塞门刀车的用途。对于坚守城池的长期恶战,城门难保一次不失,这塞门刀车便是最为有用的救急兵器。

攻城槌 攻城槌,又称撞城锤,一个由绳子、木头、金属块组成的简易而笨重的武器。正是这个要几十个大汉才能抬得动的庞然大物,曾经在十字军东征中立下赫赫战功,成为中世纪集体作战兵器发展过程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从而被载入史册。

掐指一算,在中世纪走向全盛的攻城槌至今已有1000多岁的“高龄”。虽然当年那些木制的摧城拔寨的王牌杀手锏无法完好无损地保存至今,但是它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太老”而退出历史舞台,反而在现代化的生活中以另一种形式展现着自己的英姿和千年不朽的精神。

在大炮等火器发明之前,如何能够攻破敌人坚固的城池,除了通过投石器等杀伤城内的守兵以外,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靠攻城槌撞开城门杀出一条血路。

早在公元前8世纪,兴起于今伊拉克境内两河流域的亚述帝国出征攻打其他城邦时就已经掌握用攻城槌突破敌人城堡的方法。只是由于生产力所限,那时的攻城槌结构比较简单,并没有被派上大用场,也没有确切的历史纪录。

据史料记载,公元前4世纪前后腓力二世和亚历山大大帝统治下的马其顿帝国首次把攻城槌作为一种非常重要的攻城利器载入战争史册。他们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建立了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地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

后来,罗马人学习了希腊人先进的建筑技术,对原有的攻城槌不断作出改进,并根据实际战争的需要设计出了“运动自如、攻防兼备、功能齐全”的攻城车和攻城塔。 羊头撞锤是古代撞击建筑的一种攻城器。

公元前八世纪,亚述人已熟练地掌握了攻城战术,并造出了爬城墙或城楼用的活动攻城塔,破城门的羊撞捶和打碉堡的投石器.

最大的著名羊头撞锤是公元前305年德米特里奥斯,波利奥特围攻罗得岛时所用的,锤顶有金属保护层,锤梁有铁甲,长达53米,装在轮子上,由一千名士兵运输.投射器 投射器是比弩炮威力更大的一种武器,能把78公斤重的石弹准确地投至300米远.它是利用杠杆将筋索拉紧,从而把放在杆顶端的石弹投射出去的.在希腊化时代,即从亚历山大时期到罗马帝国时期,投射器曾被大量使用,直到西罗马时期还在使用.

到公元三世纪,弩炮和投射 器开始衰落,这是罗马军队全面衰落的预兆.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