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十九章五

喀喇魂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


5


“嘀嘀——”门外响起小汽车喇叭声。

阿衣古丽听到喇叭声,以为是艾买提又返回来了,她走出门,看见艾买提大娘从车上下来,急忙把她迎进门。

葛媛和艾买提大娘只见过一次面,还是她来到西陲后,梅久香和她一起到艾买提家做客时认识的。艾买提大娘是一位典型的维族妇女,她善良、纯朴、慈善,有一付菩萨心肠,初次见面给葛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天,她穿了一件新的花衣裙,扎着新头巾,像迎亲的一样,风风火火地从家里赶来,是艾买提叫她来的。原来,艾买提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不见阿衣古丽出来,才知道葛媛她已经生了孩子。他感到很内愧,光顾上忙工作,把葛媛生孩子的大事给忘到脑后了,急忙回到家,让大娘来接她母子俩到家里来住,好有个照应。

葛媛见到艾买提大娘,她心里很高兴。

“大娘,我大叔怎么没来?”

“他呀,老糊涂了。成天光顾得忙工作,把生孩子这么大的事都忘了,自己给自己的怄气呢。”

“大娘,您来了,快坐,喝茶。”葛媛一边说一边要从床上要下地给大娘倒茶,阿衣古丽上前拦住她,说:“嫂子让我来。”

艾买提大娘说:“我不是来喝茶的,我是受命专门来接你们母子俩的。我一定要接你们回家,不然的话,老头子会数落个没完。孩子,听话,车在外面等着,快收拾东西,跟大娘回家去。”

葛媛说:“大娘,我在这挺好的,邻居们帮了不少忙,就不麻烦您老人家了。”

艾买提大娘说:“孩子,听大娘的话,家里一切都准备好了,如果我不能接你们回家,我和你大叔非吵架不可,你大叔老糊涂了,我埋怨他,数叨他,亲人生孩子这么大的事,让他忘在脑后,你说气人不气人。”

“大娘,这不能怨我大叔,离预产期提前了十多天,我也没料到的事。”

“不管怎么说,我不把你母子俩接回家,我就不走了。”

阿衣古丽插话说:“大娘,我在这里照顾嫂子,也是一样的。”

艾买提大娘生气的说:“不行,你一个姑娘家,能干什么?我不放心。”

艾买提大娘说着动手收拾东西,把婴儿用的小褥子、小被子、尿布,装了一大包袱。葛媛和阿衣古丽见到艾买提大娘真的动气了,只好依从了她,一起动手准备该用的东西,装进小汽车里,艾买提大娘把葛媛母子俩和阿衣古丽接回自己的家。

艾买提早把房间准备好了,葛媛住的屋里是按照汉族人生活习惯摆设的,靠窗户处放着一张双人床,墙上挂着一付地毯画,还有写字台、床头柜,他专门到商店买了一个姑娘用的梳妆台。窗台上摆着一盆盛开的鲜花,粉色的花瓣,椭圆的绿叶,散发出一种醉人的清香,母子俩住在里面感到温馨、舒畅。

外屋多了一张单人床,是阿衣古丽睡觉的地方。

葛媛母子俩住在艾买提家里后,阿衣古丽的工作虽然有了着落,在市中学当汉语老师,学校正在放假,为了照顾葛媛嫂子和孩子,她没有马上到学校去报到,等学校开学后再去上班。母子俩在艾买提大娘和阿衣古丽的照料下,生活的很愉快、舒心。

葛媛和阿衣古丽姑嫂之间相处的很洽,比亲姊妹还亲。阿衣古丽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葛媛憋在屋子里坐月子,有时候感到很单调寂寞,她一直陪着,讲了许多笑话和有关梅久香的故事,有些事葛媛是第一次听说。阿衣古丽给葛媛讲了在大学时,梅久香和同学托乎提打架的来龙去脉,她说:“嫂子,他把托乎提狠狠教训了一顿,还把人家的胳膊肘拧错了环,好多天不见他来上学。那些日子,我真为他捏了一把汗,担心托乎提纠集一伙地痞、流氓前来报复。后来,嫂子,你猜结果怎样?”葛媛听得正入神,急忙问:“好妹妹,快说呀。”阿衣古丽接着说:“原来,托乎提打架后也是提心吊胆,他用刀子刺伤了解放军,害怕被告到学校,轻者被学校开除,重者被公安部门抓起来。过了一个星期,他不见动静,才灰溜溜地来到学校上课,变的老实多了。有一次,托乎提见到梅久香,他主动上前向他道歉,打招呼说:‘解放军同学,讲哥们义气,够朋友。’久香哥不计前嫌,结果两人成了好朋友,托乎提在梅久香的帮助下,进步很快,改掉了不少坏毛病。久香哥在毕业分配前,托乎提还请他到饭馆里撮了一顿。”

姑嫂之间的说笑声,吵醒了睡在摇篮里的孩子。

阿衣古丽抱起婴儿,又是哄,又是逗,小家伙还是哭闹不止,她只好把他递给葛媛,孩子吃到母亲的奶水,不哭不闹了。

“嫂子,孩子起名了没有?”

“不急,他爸还没有看到孩子长的啥样,等他完成任务回来后,再起名吧。”

“孩子没有名字怎行?”

“你当姑姑的,就暂时起个小名吧。”

阿衣古丽想了想,说:“久香哥是当兵的,这小家伙将来也是当兵的料,就叫他‘兵娃’吧。”

“兵娃,好,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