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


4


这几天,葛媛家里客人不断,市武装部的领导派人来她家进行慰问,带来了很多营养品,并告诉葛媛说,她的丈夫在执行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等完成任务后很快就会回来的。

葛媛单位的同事也来看望她,问寒问暖,关怀备至。一位维族男编辑给葛媛送来了婴儿摇篮,摇篮做的很精制,是他亲手制作的,具有维族的风格,小孩躺在里面很舒服。还有一位女编辑托人捎来了维族“巴郎”戴的绣花帽和小衣服,具有少数民族的特色。少数民族同事的热心使葛媛很感动,使她感到了生活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温暖和快乐。

今天是胖大嫂值班,她早早来到葛媛的家里,她看到葛媛正在给孩子换尿布,急忙上前说:“京妹子,让我来。”

“大嫂,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们了。我从心里过意不去。”

“京妹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前段时间辅导我儿子学画画,进步可快了,耽误了你不少精力和时间,我还没说谢谢呢。”

“那是我应该做的。”

“我帮你干一点力所能及活,也是应该的嘛。”

胖大嫂干活利索,做饭、烧水、洗尿布,房间收拾的有条不紊。她干活麻利,嘴里总是不闲着。

胖大嫂说:“京妹子,你丈夫去执行啥任务去了?”

葛媛说:“他的事,我从来不闻不问。”

“我估计他准是抓匪徒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

“你想想,有什么任务比你生孩子还重要。要是一般的任务,领导上会照顾他,调他回来伺候你坐月子。我琢磨,他一定是执行非常特殊有非常重要的任务,听说有一小撮坏分子,闹分裂,搞破坏,他们的阴谋被粉碎后,逃到沙漠里去了。他呀,一定是抓匪徒去了。”

葛媛坐在床上,给孩子喂奶,这几天,她的心情好多了,苍白的脸变的红润、光泽,吃了欧阳大婶熬的几付汤药,奶水很快下来了,婴儿很乖,长的也很壮实,一天变一个模样,她心里美滋滋的。开始,丈夫每次外出执行任务,葛媛总是惦念着他,后来,他经常外出,渐渐地习惯了。听胖大嫂说自己的丈夫执行剿匪任务,和敌人真刀真枪地拼杀,有很大的危险,又为他担心起来。

“你琢磨的有理,他要不是执行非常重要的任务,一定会回来的。抓匪徒一定会有危险吧?”

“可不是,枪子没长眼睛,说不定……”胖大嫂看到葛媛面有愁容,觉得自己说走了嘴,马上改嘴说:“那些大男人,回来也没有用,有我在,干事业搞革命我比不上他们,做家务活我比他们强多了。”

胖大嫂一边干活,一边和葛媛聊天,时间过的很快,一天又要过去。

胖大嫂说:“京妹子,晚饭做好了,放在锅里。我那淘气的儿子放学回家就嚷嚷着吃饭,我也该回家了,有什么事隔着窗户喊一声。”

葛媛麻烦了一天胖大嫂,再不好意思挽留她,说了些客套话,胖大嫂回家了。

傍晚时分,艾买提大叔领着姑娘阿衣古丽匆匆来到了梅久香的家。

“家里有人吗?大嫂在家吗?”有人在门外喊,葛媛还没来得及搭话,阿衣古丽自己推开门,就进了屋。

“嫂子,是我。阿衣古丽。”

“阿衣古丽妹妹,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姊妹相见,十分高兴。

“嫂子,你什么时候生的小宝宝?让我抱抱。”她从葛媛怀里接过婴儿,喜欢的不得了。“来,让姑姑亲一亲。”

“嫂子,我哥哥不在家,可苦了你。”

“没事,有这么多邻居照顾和帮助,比他在家都强。”

阿衣古丽只顾和葛媛说话,把留在门口的艾买提大叔给忘到脑后,说:“嫂子,艾买提大叔也来看你,在门口等着呢。”

“快请大叔进来。”

“按着你们汉族的习惯,女人坐月子,是不许大男人进屋的。”

“那都是老黄历了,快请他进来。”

“我去叫他。”

阿衣古丽来到门口,外面没有一个人影,艾买提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