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背后:八路军没有真正狙击手

巴顿朱可夫 收藏 16 2281
导读:《我的兄弟叫顺溜》背后:八路军没有真正狙击手

当下,《我的兄弟叫顺溜》这一电视剧集热播,一杆狙击枪痛杀鬼子的场面让无数人大呼过瘾,然而,历史的现实是,因为装备的限制,无论是八路军还是新四军,都没有真正的狙击手。


一架小小的瞄准镜,对于狙击手是不可缺少的装备。没有瞄准镜,步枪可以精确射击的距离不超过三、四百米,有了瞄准镜可以达到六、七百米,其间三、四百米的距离差是非常致命的。在三四百米内射击,狙击手时刻处于敌人大量步枪的射程内,在撤离时有一分多种的时间暴露在敌人的回击火力之下,想全身而退相当困难。因此,八路军的“麻雀战”往往要依托特殊的地形(如,山地)、地物(如,青纱帐)。所以,当时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有射击精准的“神枪手”,却没有真正意义的“狙击手”。

抗日战争时期,中日双方陆军装备相比当时的世界强国差一个档次,双方主要是步兵、炮兵的较量。在这种条件下,中国抗日战场上的狙击手们相比其他战场上的同行显得默默无闻,很有点出乎意料。通过收集到的一些资料分析,狙击作战在抗日战场上并非没有闪现光芒。


师从德国教官


据考证:在1935年德国顾问就建议国军应配置狙击手这一编制,随后中国于1935年11月从德国购买120支配置有光学瞄准镜的1924式重枪管型猎枪,其实这就是二战时德国大量使用的98K型狙击步枪的前身,只不过当时是以猎枪的名义生产的。


从国民政府1935年财政部开支列表中看到他的存在,有一项“购毛瑟24猎枪120支,配望远镜式瞄准镜,每支配弹2000发,另配备用枪膛30支,望远镜式瞄准镜30支”。


1936年中央教导队挑选300名优秀射手,在德国教官的指导下开始进行狙击训练。1936年下半年,一个德国支援的、生产军事光学装备的工厂在南京建成,可生产诸如迫击炮、狙击步枪等装备的瞄准镜。


凇沪会战期间,美国华人向中央政府捐赠雷明顿30式猎枪1200支,也都同样有光学瞄准镜。据称,日军于月底急电大本营“支那军大量配置神枪手对我军造成大量伤亡”,要求支援。据说在日本神枪手上阵之后,由于国军缺乏相关训练,因此对抗中没站到上风。


江阴文史资料记载,一位国军士兵在大洋桥边利用地势狙击来敌,连续击毙10余名日军,后遭到日军炮火覆盖。我看到一段回忆文字,称:在南京保卫战期间,日军枪法奇准,国军士兵在城墙垛口稍一露头就被击中。南京警察的6名神枪手(估计是当时的特警)上城墙与日军射手对打,在击毙一批日军后悉数牺牲。


据考证:其后在武汉会战前,武汉城防司令部曾通令嘉奖过一名国军士兵,此人用一支步枪拦截一队日军进攻长达三天,打死日军士兵高达57人,并射伤其中42人。按此战果考虑此名国军士兵应该是国军中少数受过专业狙击训练的专业狙击手。


据说,国军曾开展过狙击比赛,“每击毙一名日军士兵赏50元法币,击毙一名日军军官赏200元法币,击毙一名日军佐官赏500元法币”。估计这是抗战初期的悬赏,后来肯定要高得多。一名到台湾的抗战老兵回忆,“武汉会战时一山东老兵一人打死112名日本兵,得奖金14800法币。”此说似有水分。


抗战时期国军的狙击战例、数据很少,一种可能是这些资料在海峡那边的档案馆里;另一种可能就是国军后来在内战中土崩瓦解,相关资料可能散失;还有一种可能是国军方面不重视狙击这种作战形式、不重视低层士兵的价值。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