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4 要塞

jlqfczw 收藏 13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URL] 看着郑远翼的冷漠表现,我不知道他是在冷静的思考还是对于这样可怕事情的麻木,多年的战争无数次的生死瞬间已经让他变成了一个超人,也许说他是个麻木的人更贴切。这样生死攸关,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他还能如此的麻木我不禁有些生气:“你倒是啃声啊。” 他冷冷的摇摇头,摆摆手让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看着郑远翼的冷漠表现,我不知道他是在冷静的思考还是对于这样可怕事情的麻木,多年的战争无数次的生死瞬间已经让他变成了一个超人,也许说他是个麻木的人更贴切。这样生死攸关,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他还能如此的麻木我不禁有些生气:“你倒是啃声啊。”

他冷冷的摇摇头,摆摆手让我冷静坐下来:“这些都是你的猜测,那飞船是实验机型,是个没测试过的实验品,你想想如果是飞船导航系统出了问题飞到某个星球附近,当地的防备部队看到一艘全副武装的战舰驶来,而且是勇往直前的驶来,他们最合理的反应就是攻击,不是吗?”

“额…………”

“这是最理想的情况,但不是没有根据的,你再想想有哪个笨蛋在耍阴谋的时候会冒这么的大的风险?你说了起飞后28天你才冬眠,而在这期间飞行参数都是你掌管的,要修改的话也是在你冬眠之后在舰上修改。要知道我们刚经历了一次迫降,谁能保证在致命的攻击后还能在迫降中安然无恙?”郑远翼远翼调节着警报灯的亮度,在这狭小的空间中不用太亮就足够照明使用了。现在多一点能源的浪费都是不明智的。

“呃…………”

“你再想想,飞船密码和设定都是你和老马暗箱操作的,如果说有人做手脚的话你和老马嫌疑最大,不过你说老马已经死了,那么你的嫌疑也很大了?”

“呃…………”我用力的挠了挠头“怎么可能是我啊!”

郑远翼莞尔一笑:“我当然知道你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不会自杀的。不过我也是猜测,但如果真是阴谋的话,那真的是完美般的阴谋,他的动机是什么呢?是一个想华丽自杀的疯子吗?”

“也许真是疯子呢?我看白如墨就是个变态。”对于那种天生富贵的花花公子我总是没有好感。“还有树大招风,纽兰德那么大的树遭遇点莫名其妙的事情也不匪夷所思。”

“一个人有了嫉妒之心那么变态的可能性就很大了。”郑远翼说着模仿我做出一个艳羡的表情。

“切,我不会嫉妒他,我只是看不起那样的花花公子,屁本事没有就靠着好爹就能呼风唤雨的。不过某人从死亡线上兜了两个来回还平静如水,那样的人是不是有点麻木的变态了?”我突然想起宴会那天看到白如墨的如炬眼神,心底冒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如炬的目光精光四射,眼神的主人一定修为极深,可随即想起仅有的两次见面他的表现是那么得浮夸轻浮,哎,白瞎了那一双好眼了。

我们二人结束了谁变态的伟大研究将课题转移到 “明天”干什么上了。现在的形势是:我们在一个未知星球,星球在那个区域不知道,这个星球是有武装力量的,这里是联合政府占领星还是误闯到海盗猖獗区域?为了保险起见,在搞清楚攻击我们的人的身份前还是要小心。

我们睡了一大觉,起来跑出洞口一看,红色的血月升在了正空,绿色的莹月已经不见了,巨大的灰色银月在也只露出一个边下沉在绿月亮的那个方向。没有表我们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此时的温度可能是因为红月当空的原因已经有所上升了。

我们向冬眠舱出发了。

一百多公里不远,但是在这个陌生的星球很容易迷路,我们在地球上所学的野外生存知识不知道在这里是否依然适用,这里没有北斗星。植物生长的茂盛面是不是南方?如果这里有植物的话。我祈祷着冬眠舱的安全,那里还有我们身体所必须的补给。而我们现在最大的隐患就是未知的敌人。

随着太阳慢慢照耀在这颗未知的星球上时(毕竟我们还没有飞出在太阳系),逐渐在那个“东方”升起,我和远翼都不约而同的看着那里,起初光线还不是很强烈,那里还仅仅是一个模糊轮廓,好像片连绵的山峦,奇怪的是那座山有一座很不协调的山峰,山峰奇高,可并不是地球上那种阶梯成长起来的山峰,那山峰竟然是独立高耸的,那个奇怪的样子就好像在模拟的沙盘上有一个奇高的旗杆插在一座小丘之上,我们当然不能用地球上的地理知识来解释这里发生的一切。。伴随着阳光的强烈,我们找到了答案。那里确实是一片山峦,但那座奇特的高峰并不是山峰,好像是一座高塔,那高塔的四周其实是由一座座高矮不同的奇特建筑组成的城市,而城市的两侧则是真正的山峦。这座城市就坐落在这个山谷的入口。

很显然这是一个要塞城市,是一个建立在隘口的要塞,两侧的山峦就是一个天然的屏障,想要通过这个山谷只有要塞这一条路。

“你确定冬眠舱坠落在山谷的那边吗?”看到在必经之路上的未知敌人基地抱着一丝幻想问远翼。

郑远翼点点头“先看看有没有明确的标示或者旗帜。如果是政府控制的要塞那就一切好说了。”

我们小心的靠前了些,努力的寻找要塞城市的围墙和城门上是否有什么能够显示要塞身份的记号。结果我们的冒险是徒劳的,横截几公里宽峡谷的高墙上除了一码的青灰金属色外没有其他的颜色了,更别说有明显的标示。不过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靠近观察要塞虽然并未发现明显的身份标示,可是也发现了要塞的蹊跷之处。偌大的要塞我们没有看到一个驻守的士兵,确切的说,我们近距离观察没有看到任何活物。

郑远翼靠过来说:“这座要塞有些破旧了。”

“嗯,也不能总在这耗着,也不知道他们那边是什么情况了。”

“另外之前我们分析无论攻击我们的是什么势力,我们都还有机会,最好是联合政府部队,只要我们澄清事实就可以了,非法持有军舰也是白如墨的事情,我们确实是稀里糊涂被马途卷进这趟浑水,而入伙之后我们也被软禁了那么长时间。”

“嗯……连知情不报的罪名都算不上我们,很大程度上我们是被要挟了。”

“如果不幸是遭到海盗攻击,我想白如墨这样一块肥肉也足够庇佑我们的安全。”随即郑远翼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我知道这表情里除了对命运无奈还有自嘲。的确在这飞船上的人如果说是海盗所不在乎也只有我和郑远翼了,也许也能算上死去的马途。如果需要报信和传递信物之类的事情一定是我和郑远翼的。

我同命相怜的拍拍郑远翼的肩膀,他的无奈也是我的命运。“亏得我们是穷命,否则要落到还到手里还不成为了肉鸡?到时就是白如墨羡慕我们的命好了。”我突然邪恶的期待攻击我们的是一伙穷凶极恶的海盗而且还经常撕票,脸上不自觉的猥琐的咧开了嘴巴,可奥莉薇亚的笑容突然出现,看见她的无邪笑容,想到她可能面对的遭遇。我竟然为了自己一丝的嫉妒和对一个人的看不惯就愿望那个人遭到恶毒的攻击仅仅因为他是个有钱人。我感觉到自己的丑陋,我真为自己的极度感到羞耻。我用力摇摇头摆脱自己肮脏的想法。

郑远翼也把手搭上我的肩膀投来一个鼓励的眼神,他要是知道我刚才的想法一定很失望。“呵呵,虽然我们的命是这样的好,可是也不能随便开玩笑吧。”

我振作精神说道:“是啊!这么好的命我可要好好珍惜呢,安全起见我们还是晚上……”郑远翼接口道:“夜深人静天黑好办事……”

哈哈……小时候总是夜深人静天黑好办事……在这件事情上我和郑远翼是有严重分歧的,我最热衷的是镇上大庄主家瓜田的大西瓜,而郑远翼总是对萝卜地情有独钟,我曾一度以为他是兔子精转世。而将我们整合成一个团伙的原因是看地佃户的女儿…………那时候我们没有多的蔬菜可以吃又总是吃大葱,后来我们得知一个词叫青葱岁月。

说着接过远翼递来的浓缩药。一日无话,青灰的要塞城墙肃穆的矗立在那里,蔓延城墙影子,影子越拉越长直到影子将我们也吞没。太阳西沉,如果那边是西方的话,绿月亮已经占据了头顶的统治地位,而相对太阳西沉的的方向银月也露出了边。

天黑了。太阳不见多时,绿月走到西沉的地方,统治天空的是银月而一个血红的大口从“东方”越长越大。我和郑远翼决定潜入城墙那边,这样毫无进展的等待一个未知数着实让人烦躁。

面对高耸的城墙我们已经有了潜入计划,要塞是在山谷之间,这就意味着城墙与两边的峭壁有着必然的连接处,其实在这战争手段已经升级到在太空中用激光炮互轰,轻轻按下按钮就能毁灭星球的时代,城墙的存在的价值已经从需要献出战士生命才能逾越的天堑弱化为一条警戒线而已。这样的警戒线除了醒目外还有着庄严的震撼,让所有陌生的来访者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所以城墙与峭壁的连接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防御。面对光滑的城墙我们束手无策可是再陡峭的悬崖也有供人攀爬的路。

我们的潜入计划顺利实施,就在我们就站在了那高耸城墙上时,天色突然变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本想接着月色看看多少了解下墙后的情况,可现在我们只能小心不从墙上掉下去了。我们小心找到了从城内上城墙的通道,施展多年从军的技巧配合不见五指的黑潜入了要塞。

突然地天黑为我们的潜入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可最好的掩护不仅是对于我们,进入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地图想要找到什么或者躲避什么都是艰难至极的。“海盗政权城市。”郑远翼趴在我耳边告诉我。行动时他在我前面比我先登上城墙,虽然只是多了几瞥,不过要掌握一个陌生城市的规模和内部建筑的分布分类对于一个特战队员来说几瞥也足够了。所谓 “海盗政权”其实是一个非官方的称呼,民间把这样人口在一百万一下的政权都称作 “海盗政权”。由于人口数量的限制导致这种小政权都没有完善的国民经济体系,这样的小政权也多由政变战争缔造,所以多数这样的小政权都是做着海盗生意。就像一个放大版的土匪山寨。

我们几乎已经确定是纪律涣散的海盗,否则我们也不能从起初的小心谨慎变成后来的大摇大摆。可是虽这么距离城墙越来越远还没碰见一个人的时候也觉得出问题了,这里绝对不是海盗控制的要塞,即使在松散也会有打盹的哨兵,这里更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政府辖区。疑惑伴随着恐惧渐渐升起。这就像选择面对一个持枪的匪徒还是面对一只潜伏在黑暗的野兽一样,已知的敌人再强大也不可怕,因为他已知所以就能掌握其弱点,而黑暗中即使是一只只能用爪子和牙齿攻击的野兽却没有弱点。

黑暗和寂静压迫着我俩的神经。

“远翼。”我已经放开声音说话了“也许这里只是一个废弃的要塞吧。”我需要一些动静。

事实上战争结束的初期有很多散落在偏僻星球上的废弃军事要塞。战争中很多球星因为“首都星”被攻克或者因为首领被击杀还有偏远星球部队哗变等等原因都会使得要塞因主机在战争结束后并未从战争状态中脱离出来。而自动防御火炮还是恪守自己的职责时刻瞄准着天空。

我们已经在要塞里大摇大摆的走了多时,除了我俩之间的谈话和我故意制造出的噪音外这里还是一片寂静。

我们开始大声呼唤同行伙伴的名字,祈求他们平安祈求找到他们。

“奥莉薇亚……伊文婕琳……白如墨……”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