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不会同时抛出两枚橄榄枝?

雷达王 收藏 0 35

6月22日,在《环球时报》读到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刘江永教授“写给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一篇文章”《美国应抛出两枚橄榄》,文章认为在伊朗核问题和朝鲜核问题上,奥巴马政府的态度不一,“一软一硬”,他在文章中说:

从奥巴马的对外政策逻辑上讲,美国在中东可以促进以巴和解,在朝鲜问题上也可以抛出橄榄枝来。执行“双对话”、“双缓和”,缓和美朝关系,符合美国在东北亚的安全利益。朝鲜近期提高了谴责美国的调门,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理解为强化了与美国直接对话的呼吁。不过,受到日韩因素和美国国内因素的制约,对话变成现实还很困难。

橄榄枝――是刘江永教授以及中国许多的外交精英们所认为的由美国政府“抛”了出来的那个东西,不管美国说什么在做什么,在他们眼里美国人都是在向世界抛橄榄技。

美国人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和平女神的化身。

我想这就是刘江永和中国许多的外交精英们对美国定位的致命性错误。

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美国也像对待伊朗的核问题一样的态度对待朝鲜,就有助于美国达到口头需要的那种世界和平的到来了――我觉得刘江永的这篇专业外交文章,大有进行典型解剖的必要,一来可以直接剖析一下美国对朝对伊的外交目的到底是什么,二来也可以直接勾画出中国的某些外交界和思想界精英们的嘴脸是什么。

在他们的眼里,这世界可以凭美国一厢情愿的愿望存在,只要美国抛出一枝橄榄枝就就解决一处争端,再抛出一枝就解决了另一处争端,不管是伊朗核问题还是朝鲜核问题,只要美国甘愿抛橄榄枝就行了,都可以解决。

典型的中国右倾知识分子的恋美情结幼稚病。

首先,这世界并不是完全以美国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是伊朗还是朝鲜,如果可以靠美国的意志为转移,本身中东和东西的核危机也不会发生,既然核问题的产生不是因由美国的意志,所以核问题的解决也当然不会因由美国的意志。

反正中国的精英们是事事都以美国的意志为转称的,所以他们也以为别人――金正日或哈梅内伊也会因由美国的意志进行有核或者弃核。

其次,刘江永把美国解决核问题的手段单单理解为抛橄榄枝,这种想法本身就是错误和幼稚的,核弹、毒药、金钱、美女、匕首、圈套以及橄榄枝,从来是一起被美国拎在手里用来解决国际问题的,也就是说,橄榄枝并不是美国惟一提供给伊朗和朝鲜的解决该国家核问题的方式,美国可以表面上伸出橄榄枝和送出金钱、美女,但暗地里却藏着更恶毒的核弹、毒药、匕首、圈套,所以,把美国解决朝鲜问题的方式简单的理解为抛橄榄枝,是中国的外交精英们对美国政府的美化,是假的,是向美国发洋贱。

美国可能抛橄榄枝也可能洒出毒药,这全在于美国利益的需要,或者,被中国精英们美化的那些橄榄枝的背后就暗藏着毒药。

再次,美国解决它国核问题的目的是达成全世界和平还是达成一个只让美国自己和平而它国乱套的和平呢?请记住,即使美国真的是在向伊朗抛出橄榄枝,其目的也不是你们所要的那种世界和平和世界安全,而是它美国需要的那种世界和平和世界安全,因此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只能向伊朗或朝鲜中的一个抛橄榄枝了,在对中东的核问题(伊朗)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问题(伊拉克)和对朝鲜的核问题上,20年来没有任何一位美国总统的政府会同时向两边释放善意信号,而从来是安抚一个打一下,即使在2006年朝鲜第一次核试爆那么严重的核危机出现时,美国的为了顺利勒死伊拉克的萨达姆·侯塞因仍然对朝鲜用软(即刘江永说的抛橄榄枝),现在情况却倒过来了,奥巴马看到似乎解决伊朗问题比解决朝鲜核问题更急切一此(伊朗对以色列的威胁更大),所以才掉过头来对伊朗用软而对朝鲜的身段越来越硬――中国古代的那个二桃杀三士的故事及古希腊的那个一只金苹果挑起一场战争的故事,刘江永教授恐怕没听过吧,劝你还是到百度度一度;说美国用抛橄榄枝的方式解决伊朝核问题的立意本身就是错的,在我看来,无论是当年对朝鲜的核问题还是现在对伊朗的核问题,美国抛出的从来都是一只可以令壮士相残的桃子或令神界争执的金苹果而已,而美国的意图只是从中渔利罢了。

而并不是为了制造什么世界和平。

如果世界真的和平了,还要世界警察――美国军队做什么,如果美国军队失去了做世界警察的机会,那他们还有什么机会大摇大摆堂而皇之地到别的国家去抢石油抢矿产和抢钱呢?

警匪一家,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明白,不知道这个刘教授是如何给清华大学的学生讲外交的。

再再次,中国外交专家们眼里或嘴里的美国的外交策略,即基于向这里或那里抛橄榄枝的美国,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美国只会在适应其国家利益的前提下选择向对手抛橄榄枝或者洒毒药,所以,这也不难理解,在中国的外交精英们美化下的美国为什么叫是真正暴露一副贪欲横行惟利是图的丑恶嘴脸,但其实美国人自己从来没有试图掩盖这种嘴脸,而是那些它的中国追随着们才自觉地为其美化,久而久之,他们甚至觉得美国本身就变成了一个到处抛橄榄枝的和平女神。

奉劝一下刘江永先生,只要你站在我的视角上,把美国当成一个怀抱着核弹、毒药、金钱、美女、匕首、圈套以及橄榄枝的投机者和恶棍来看待时,相信你的一切疑问都解决了。

刘江永在他的文章中说“执行‘双对话’、‘双缓和’,缓和美朝关系,符合美国在东北亚的安全利益”,我想这个判断本身就是大错特错,因为美国在东北亚的安全利益最主要是遏制中国,而对朝关系的缓和与紧张都不过是美国用来遏制中国的工具,而所谓“对话”和“缓和”本身也不是美国安全利益的底线,它真正的底线是对自己有利而对他人有害。

我觉得一个中国外交教授居然如此美饰美国的外交方略,掩盖其在外交上的霸权主义策略,这本身就够厚颜无耻的了。

这个刘江永教授,他就是那个曾在2008年的某期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的节目上大谈“法国总统萨科奇的头颅要比中国运动员金晶的头颅更高贵”的那位,这有当时我写的另一篇博文(《请问清华教授,为什么萨科齐的头就比金晶的高贵?》)为证,看来,他不只认为法国人的头颅高贵,还认为美国的心地无比纯洁和善良,时时以向世界抛橄榄枝为乐――让这样的教授培养的中国外交人才,他的学生们会有多大作为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