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俄建交六十周年,国家主席胡锦涛上周在俄罗斯与俄国总统梅德韦杰夫见面时,双方签署了多项合作协议,进一步深化战略协作。一些中文报章因此大字标题形容,目前的中俄关系达到了史上最好水平。这种说法并不正确。


回顾中俄(中苏)建交六十年,双方关系处在历史最佳水平应该是在中共建国之初。当时毛泽东提出「另起炉灶」,「一面倒」倾向苏联的政策后,中苏两国在一九五零年初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确认两国同盟关系。


根据条约,苏联向中国派遣大批专家,提供技术援助,协助中国的经济发展,如援建武汉长江大桥等多项建筑计划。而中国为了「回报」苏联,在条约中被迫承认外蒙古独立,毛泽东当年也称签定此约是「丧权辱国」。之后,中国又于韩战中采取「抗美援朝」运动,取得史太林的信任。


可是自六十年代起,中苏两国关系恶化,双方的友好结盟关系也一去不返。其后中苏关系一直起伏不定,直至一九九六年,中俄终于把两国关系定位为「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直至现在。


甚么是「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呢?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中国将建交国家的关系分类,按等级由低至高依次为:单纯建交、睦邻友好、伙伴、传统友好合作以及血盟五种关系。中韩建交前,朝鲜为中国唯一有血盟关系的国家,但后来中韩建交,中朝外交等级也降低为传统友好合作关系。目前与中国有传统友好合作关系的国家只有朝鲜、缅甸等小国。中俄关系的定位只是列在第三级的伙伴关系。


简单地说,「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指两国属于比较密切的关系,共同讨论世界经济问题并在军事、战略方面合作以及国际舞台上展开合作。但两国关系定位于既不结盟,也不针对第三国。双方得以自由发展与西方国家之间的经贸关系,而不像过去那样受到对方的干扰。


换言之,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其实只是一种类似商界上的利益合作伙伴关系。譬如在国家利益之下,北京未支持俄罗斯去年夏天入侵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而俄罗斯除了向中国输送石油,也把石油输往日本


中俄这种外交关系定位与近年国际大环境有关。在冷战结束以后,美国不断打压俄罗斯,令俄罗斯的战略生存空间受到很大挤压。而中国也在六四事件以后一直处于西方国家的压力之中。中俄开始意识到了对方的战略价值,于是双方开始共同倡导多极化,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莫斯科和北京经常在联合国安理会协同投票。可是,两国交往也存在不少问题,包括双方都在崛起,今后两强如何共处;还有,俄罗斯对远东地区的中国移民问题的戒心一直挥之不去。


近年来,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愈来愈大,美国甚至呼吁建立中美全球伙伴关系,俄罗斯国内不少专家学者开始不安地谈论中美「两国集团」(G2)问题。这种情景不由令人担心,如果处理不好,中俄可能会结束二十年来的蜜月关系,重回传统的猜疑与竞争并存的关系形式,更不用说甚么中俄关系正处在历史最高水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