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乱伦和色情业

760513 收藏 28 46008
导读: 日本的色情行业非常发达,色情场所非常多,每个来过日本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一点,因为色情业主会以各种方式进行宣传招揽生意,当然政府对这种行业也有一套管理办法,在卫生、经营场所的位置、从业者和嫖客的年龄、爱滋病预防、广告种类等方面有严格的限制,尤其这些年更加强了对未成年少女卖淫和未成年少年进入“红灯区”的监察力度。 从色情广告上看,日本色情行业和其它国家地区最大的不同就是除普通的一夜之欢外,还能提供各种各样极其变态的性服务,花样繁多千奇百怪,充分满足各类人群提出的服务要求。例如,有

日本的色情行业非常发达,色情场所非常多,每个来过日本的人都能感受到这一点,因为色情业主会以各种方式进行宣传招揽生意,当然政府对这种行业也有一套管理办法,在卫生、经营场所的位置、从业者和嫖客的年龄、爱滋病预防、广告种类等方面有严格的限制,尤其这些年更加强了对未成年少女卖淫和未成年少年进入“红灯区”的监察力度。



从色情广告上看,日本色情行业和其它国家地区最大的不同就是除普通的一夜之欢外,还能提供各种各样极其变态的性服务,花样繁多千奇百怪,充分满足各类人群提出的服务要求。例如,有一种并不需要上床ML的“吸乳”服务,让丰满的女性服用催乳剂后裸露胸部仰坐在躺椅上,顾客跨坐在她的腿上象婴儿一样用嘴在乳房上吸食乳汁。此外还有多人同床乱交、性能力竞赛、真人现场作爱表演、性虐待等极度令人恶心的项目。


在日本色情业真可谓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来这里的不仅仅是喜好寻花问柳的嫖客,许多日本职员学生因工作学习压力大、婚姻不幸、夫妻生活不和谐、精神状态不佳也来此寻求解脱,也有不少日本人是为了满足自身的变态心理需求常光顾此地。可以说,日本色情行业完全能够展示日本社会的畸形特征以及不少日本人扭曲变态的灵魂。


中国古代妓女好象在20多岁就要从良了,现代西方的妓女一般到30多岁左右因姿色衰落门庭冷清也要被迫终止性服务另寻它途。在日本很怪,从十几岁到六十岁各个年龄段的妓女都有,而且都很受欢迎。从一些书刊中了解到,日本色情服务中常会碰到一种很特别的“老少配”现象,即中老年男性嫖客喜欢追寻有青春气息的年轻妓女,而有些年青人来此的目标有时候却是那些上了些年纪的中老年妓女。前者倒也罢了,后者颇令人费解。


原因之一是:年青人如此已不单单是为了肉体的满足,还有对内心交流的精神渴望,因为高一辈的女性更能理解体贴他们,更愿意倾听他们的心声,在社会竞争中奋斗拼杀的青年在长辈女性这里会有更强的温暖感和安全感。


原因之二是:现代日本青年中有恋母倾向和乱伦欲望的已不在少数,但他们又非常有理智,不会干出伤害亲人破坏家庭的事来,因此通过这种途径解决问题。


日本色情场所中专门有一种叫作“熟女宅”、“晚间水月”、“秋叶”之类名称的单套房屋,提供服务的都是一些40岁以上的中年和老年妓女。来这里的一多半都是青年,甚至也有不惧违规的未成年人。那种称作“秋叶”的房屋相对比较文雅,没有什么色情意味,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主人有权谢绝你入内,房屋的女主人也许相貌平平,但有一定文化水平,往往阅历丰富、谈吐不俗、善解人意,而且略通琴棋书画。这里主要注重文化思想、情感人生、艺术花卉等方面的沟通交流,也就是说出卖的主要是精神财富,女主人一般年龄在50岁左右,象老师家长那样和来访的青年交谈。来此的青年一般不会提出性要求,个别青年提出交欢的请求时,大多会被拒绝,偶尔也能被接受。这里虽没有直接的性服务,但收费昂贵,看来精神财富有时候重于物质财富。


一位名叫松寿的21岁大学生曾向我学习汉语,有时还会借住在我家。他毫不讳言地说,他有比较严重的恋母心理,喜欢和中年女性交往谈心。认识我之前他曾多次拜访过“秋叶”那种地方,接待他的是一位叫岩田良子的54岁的妇女,岩田良子戴着近视镜,是个儒雅的知识型女性,他和她很谈得来,她爱看书还懂中国书法,松寿很愿意去她那里,从她那里能获得许多有趣的世界各国风土人情知识,每次回来后松寿都很高兴。两个人越来越熟,岩田良子说松寿是个穷学生,还减免了部分费用。松寿问她为什么会选择这一行,她面露哀愁说,她是在二战中出生的,日本战败后不久她就成了孤儿,16岁就被迫作了妓女,24岁就从良不干了,还在女子大学学过历史地理,29岁嫁了一个建筑商,39岁时丈夫嫌弃她出身卑贱带着儿子抛弃她走了,因她有过不光彩的过去,根本找不到理想文明的工作,可她不愿意再去接客,只好做些乡下男人才干的粗活,47岁时她实在干不动体力活无奈当上了这种“高级”妓女,但她从不和男人上床,只是象艺妓似的“卖艺”不卖身,因此来拜访她的都是文明人士,其中也有一些青年,她已积攒了不少钱养老,打算一年后收山不干,这就是她的历史。岩田良子很喜欢松寿这个青年,从他身上能够弥补失去儿子的痛苦,松寿也把岩田良子看作“忘年”知己。本来挺好的,可最后一次见面松寿喝了一点清酒,竟鬼使神差地提出要和她上床作爱,岩田良子一下子怔住了,面露愠色。松寿见状急忙道歉,两人都无话可说,松寿正要告退,沉默许久的岩田良子还是躺到榻榻米上并解开了外衣,松寿控制不住就扑了上去...完事后岩田良子显出很失望难过的样子,不再愿意和松寿见面了。岩田知道自己伤了她的心,还破了她赖以自尊的规矩,非常后悔不安,可又不好意思再登门,就买了不少她爱看的书寄过去。听完松寿的话,我对“秋叶”的不好看法有了些改变,我感觉到岩田良子是一个不甘堕落努力向上的女性,在命运不济被迫无奈的情况下还尽力维护自尊。


我又上下审视松寿这个老实文弱的学生,他除了有恋母心理之外,好象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心理学上说恋母心理其实也是可以调节的精神作用,很多男孩子都或多或少地有过这种心理,但最后都能安然地控制消除它不会造成变态行动。可如果不是变态,松寿怎么会对一个54岁的老妇人有那种欲望呢?我生气地说:“你不该毁坏她的自尊,何况她那么大岁数,为什么不去找一个风流女郎做这种事呢?”松寿为自己辩解说:“我从不性乱交,我对良子的朋友情义是真挚的。在中学时代我和一个要好的女同学有过一次性体验,后来我们分手了。我没再交过别的女朋友,除了去良子那里,我从没和色情女郎打过交道,那次和良子是人生第二次。她进入了我的精神世界后,我也努力控制自己把精神和肉体分开,可做不到。其实我并不好色,良子她早已失去了姿色,腰那么粗,脸上都是皱纹,而且我也知道她的岁数已不适合做剧烈的性活动了,那天我自己也没多少快感,但我的精神已和她融到一起了,我们的身体也应该融为一体。”


我理解不了他似是而非的理由,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日本文化中精神和性是相互并列紧密结合的,只要是存在于大脑精神世界中的女人,不管伦理约束、长幼尊卑、美丑高矮、背景立场、理想观念、情感心情等因素,都可以引发性欲念,这也是日本乱伦现象较为严重的一个原因。


日本象岩田良子那样因生活所困进入妓馆青楼的中老年妇女还有不少,不过其中不少人随着时光流逝已经变得麻木不仁、自甘沉沦,逐渐忘记了自尊和耻辱的含义。我看到的书刊和广告上对“熟女宅”介绍比较多,“熟女宅”是一种精神肉欲并重的色情屋,女主人往往在40到60岁间不等,访客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


这些妇女的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有些比较有文化修养但相貌一般,有些几乎是文盲但年轻时肯定是美人,高矮胖瘦性格爱好也各不相同。来客中有三分之二也只是喝喝茶、唱唱歌、跳跳舞、聊聊天、开开玩笑并不要求有性接触,收费不高。还有三分之一的人在此之外可能会提出程度不同的性接触要求,诸如拥抱、接吻、将手探入上身衣服内、将手探入下身衣服内、观看三点式裸身、观看无遮挡裸身、用手抚摩裸露的身体各部位、帮助来客按摩、帮助来客手淫、性交等,有详细的价目表提供给来客,由来客根据经济情况和自身需求选择其中一项或多项服务。在提出性接触要求的青年里,很多只是选择拥抱接吻等其它服务项目,真正要求和中老年妓女性交的也不算太多。


在日本色情业还有一些看似很可笑的现象,比方说,为了特别保护老年妓女的安全健康以体现尊重老人的日本国社会公德,很多“熟女宅”还有一些具体规定,如和绝经后的老年女性性交,为保护她们的骨骼、软组织、乳房、生殖器等身体组织器官不受损伤,对来客的体重、姿势、性交时间长短、动作力度大小、卫生状况都作了明确的限制。


我认识的日本人中无人去过“熟女宅”,下面几条消息都是报刊登载的。一个29岁的日本职员每周都要到妓馆找50――55岁左右的妓女作爱,这个职员有阳痿的毛病,和妻子的性生活从来没有成'过,而到这里后却恢复正常能很好地满足,原因是他恋母近15年,对年轻女性的欲望很弱,而他母亲正好53岁。一个38岁的富商到这里并不要求作爱,而是要求睡觉前必须抚摸着妓女的乳房和腹部,原因是他小时候就是这样睡的,长大后患有精神衰弱常常夜不能寐,只有到了这里才能睡得安稳。


这里还有一些20岁左右的日本学生们光顾,要求由40岁以上的妓女抚摩他的身体最后帮助他手淫。一位大学生在作文中提到,他能在妓馆中年阿姨的抚摸中体验到儿时的母爱。有时候也有未成年人进入这种场所,这就更荒唐了,一份报纸上曾有这样的消息,一个15岁少年来到“熟女宅”要求和一位48岁的女主人作爱,女主人见他太小,觉得不该害他,就极力劝阻,那少年竟动粗欲强奸她,女主人见势不妙,就慌忙应允,反正是创收和谁不是一样,此后那少年每日必到,后来那少年的父母竟把业主和妓女告上了法庭。


为帮助有乱伦愿望的人,日本还出现了一个独特的中介公司,假若你是顾客,你只要把你母亲和你本人的包括照片在内的详细资料送到公司,他们会为你找到一位和你母亲在年龄、外貌、举止、思想、对你的态度等方面几乎一致的妓女,让她在你指定的地点和你共同生活一到三天,在这期间她要完全模仿你母亲的生活过程,如起居、做饭、洗衣、和你交谈等,除此之外,还要带着感情和你作爱。在日本色情业以外还有一些似乎和乱伦无关的情况,但也足以让中国人大吃一惊,比方说,在日本的一些澡堂里为顾客搓背、倒水、递毛巾衣物的竟是五、六十岁的妇女,在日本某些温泉茶座里陪茶的除美丽的小姐外还有一些老婆婆,服务的对象却都是青年。<

4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