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作品相关 尼姑将军北条政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北条政子(1156----1225)

女人,能做上皇帝的,基本上都屏弃了私人的感情。凡在历史上靠自身努力而做上皇位的女人,无不心狠手辣,冷酷无情。

她们不谈情,只抓权。在很多时候,情在她们眼里充其量只是一种抓权的手段。为了让自己黄袍加身,她们甚至可以杀子、杀女、杀夫,大有一幅“挡我者死”的女霸王气势。而通常大权在握后,她们又纷纷广召男宠,以弥补自己在权力斗争中失去的青春。武则天,慈僖,叶卡特琳娜二世莫不如是。

但有一个女皇和她们不同。当然,这个女人在坐上大位之时也够心狠手辣。杀亲子,逐亲父,做得比其他女皇毫不逊色。但她做的任何事情,却都是为了她的丈夫,而不是为她自己。她杀子,不过因为儿子投靠外人,要颠覆丈夫辛苦创立的霸业;她逐亲父,只不过因为这个野心奇大的外祖父想取代外孙的皇位,剥夺他女婿的帝号。

她一生的精力、谋略、爱情,全是为了自己的丈夫。除了丈夫外,她再未沾过任何男人。因此在众多叱咤风云的女皇里,她很独特。她就是日本镰仓幕府时期号称“尼姑将军”的北条政子。也就是镰仓幕府创建者源赖朝的妻子。

1159年,日本发生“平治之乱”。当时的12岁源赖朝随父亲源义朝在战场上舍命而战,不幸兵败,被流放到伊豆岛。由伊豆的长官北条时政监视起来。他也因而认识了北条家长女北条政子。

北条政子时年二十一岁,未嫁。她在闺阁之中就曾听说过名将源赖朝作战勇猛,以一挡百的故事。世间有哪个少女不爱英雄呢?

这些生动的传说早已打动了政子的心。当源赖朝流放来此后,政子又通过一些途径了解到他的身世和正直的为人,以及他和伊东八重姬那场令人落泪的爱情悲剧。政子一颗芳心由钦佩,怜悯而转为暗暗的爱慕。

一次冬日闲步,竟遇深闺梦里人。源赖朝落魄而不失威猛,朴素但更显气度的英雄形象顿时让她为之倾倒。从此,北条政子的心中只有他一人。

这次邂逅的男主角源赖朝也是心情激动,北条家大小姐温柔淑慧之名早已传遍伊豆半岛。今日一见,果然貌美如花,谈吐高雅。

作为战场上奋勇冲杀的猛将源赖朝,在情场也毫不畏缩。他即刻写情书一封,私下托人转交给北条政子。可想而知这封求爱信送到北条政子手中时,她有多么的激动和幸福。她毫不犹豫的接受了源赖朝的爱。

可在她父亲北条时政的眼里,源赖朝不过是一个流放的犯人。两家一旦结合,北条政子今后的富贵生活不但没有保证,而且还会影响到整个北条家的政治前途。况且北条时政野心一向很大,怎会容许仕途上出现这样的威胁呢。

于是,他在第二天就把政子许配给一高官的儿子,并于两天后结婚。然而,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抵挡北条政子坚贞的爱情。就在结婚的当晚,她用棍子打昏新郎,从后窗翻出,趁着灰蒙蒙的夜色,迎向伊豆半岛那漫天飞扬的鹅毛大雪,一口气奔到十里外源赖朝的家中。两位有情人刹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自此以后,北条政子再也没有离开过源赖朝,直至他死去。

在中世纪封建礼教相当严峻的日本,北条政子甘愿舍弃有权有势的武士家庭,而毅然私奔到一个前途渺茫的犯人怀里,这是需要有很大的勇气和魄力的。由此可见,她的爱有多么的强烈,她的个性是多么的坚强。

随后二十多年,源赖朝转战南北,建立了比天皇实力还要强盛的镰仓幕府。成为统帅关东乃至全国的大将军。作为将军唯一的夫人,政子时刻伴随在丈夫的身边。她温柔的气质,有教养的谈吐受到了人们普遍的敬仰。

1199年,源赖朝因病而逝。北条政子悲痛之极,直欲殉情。所幸在两个儿子的努力说服下,她才放弃死念。不过,她已无心留恋人世,遂削发为尼,准备青灯礼佛,就此了却残生。

但她的大儿子源赖家实在不争气。作为幕府继承人,能力低下,智力平庸。导致手下家将纷纷作乱,大有取而代之的意思。北条政子看到丈夫亲手创下的大业即将毁于一旦,她的内心充满了痛苦和焦虑。但她毕竟不是个软弱认命的女人,就像当年义无返顾地投入源赖朝的怀抱一样,她再一次为了丈夫岌岌可危的事业而勇敢的站了出来。

她放下尼姑身份,接过混乱的政事,并以雷厉风行的手段在三个月内就平息了叛乱。斩乱党四千多名,还流放了八千多个。这一仗后,她获得了“尼姑将军”的美誉。

她见源赖家太无能,就扶第二个儿子源实朝为王。结果源赖家心有不甘,勾结父亲源赖朝生前的死对头,阴谋推翻镰仓幕府。

但这小子怎敌得过他的亲娘?北条政子联合父亲北条时政组成十万讨逆大军在镰仓和叛军展开激战。

两军一交手,叛军大败。源赖家也成了阶下囚。当见到母亲前来审问他时,他大哭道:“儿一时糊涂,儿知错了,请母后宽恕。”说着一个劲的磕头。他满以为只要自己声泪俱下的表演,就一定能打动母亲的心。

北条政子看着这个像摇尾狗一样乞怜的儿子,又想起了他那英雄一世的父亲,她深深得为自己和死去的丈夫而感到伤心难过。

她从心底里瞧不起这亲生儿子,更恨他勾结丈夫生前的死对头来谋取丈夫一手创下的事业。她在心中默念:“赖朝夫君啊,请原谅我杀了这逆子,只有杀了他,才能让你一世的威名不至受损!”

结果源赖家被勒令服毒自尽。局面一度平稳下来。但好景不长,在讨逆战斗中立了大功的北条时政也想夺过镰仓幕府的政权,并改立北条的名号。这外祖父心也恁毒,竟派人暗杀了亲外孙源实朝,并指挥军队直逼镰仓幕府。

北条政子闻讯大怒,她绝不容许任何人染指丈夫的霸业,包括她自己的父亲。她顾不上丧子之痛,立即起兵讨伐亲父北条时政。

没多久便剿灭了他的军队。并将北条时政驱回伊豆,同时命令他不准重返政界,否则杀无赦。这一场果断而漂亮的战斗,使政子威望大增。当她见两个儿子都已死去,无人继承丈夫大业的时候,她又一次在政敌们惊讶的眼光里挑起了镰仓幕府的统治权。并于次年用武力迫使后鸟羽天皇承认她的幕府女皇地位。

1225年,北条政子终因操劳过度,一病不振。于当年七月身逝,终年69岁。在她十多年的统治下,镰仓幕府非但没有衰败,反而更加强盛。

她穷其一生的努力,终于保持住了丈夫打下的事业。

虽然后代史学家对她的厉辣手段有过种种非议,但就她对丈夫数十年如一日的爱情,和对丈夫事业的爱护来说,“专情女皇”一词,非北条政子莫属。


三浦义澄的元服期正是源义朝娶其姐生下长子义平的时候,在源义朝的影响下,三浦氏与上总氏走到一起,上总常澄是义澄的“乌帽子亲”。义澄成年后便开始侍奉外甥源义平,“大藏合战”、“保元之乱”、“平治之乱”时均随左右。“保元之乱”后,源义朝、义平父子被杀,永历元(1160)年年仅十四岁的源赖朝被流放伊豆,后来交由伊东佑亲看管。之后,三浦一族表面上臣服于平家,而实际上时刻不忘源家之复兴。平家也非等闲,自可看出端倪,便在相模国内扶植镰仓党的大庭氏,此后大庭景宗第三子景亲等便渐渐取代了三浦氏的威权,成为该国的大权力者;而长宽元(1163)年三浦氏在安房的惨败对于这个家族更是雪上加霜。




伊东氏是伊豆国源自藤原氏南家的小豪族,但由于其属于亲平家的势力,受到平家信任,承担监视源氏嫡流血脉赖朝的任务。于是,三浦义澄在得到源赖朝流放伊豆的消息后便娶伊东佑亲之女为妻,其六子义村即此女所生。义澄此举一方面是为了表现出向平家低头的态度,日后他被任命为三浦牧别当即与此桩婚姻有关,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与主家取得联系,同时可以影响岳父伊东佑亲的立场,使源赖朝的处境有所改善。此伊东佑亲有多个女儿,也因此与各势力联姻,其中除了嫁给三浦义澄之外的还有北条时政第一任妻子、政子之母,先为工藤佑经妻后为土肥远平妻室的“万劫御前”,以及曾与源赖朝私通产下一子“千鹤丸”的“八重姬”。




源赖朝与伊东佑亲第四女八重姬的恋情发生于三浦义澄与伊东氏结亲约十多年的承安三(1173)年前后,当时佑亲进京侍奉,不在伊豆,于是生下孽子“千鹤丸”。安元元(1175)年,伊东佑亲从京返回得知此事后非常震怒,命家人将其投入河中溺死,又强制将八重姬许给女婿北条时政之子“江间小四郎”义时,更甚的是伊东佑亲还试图暗杀源赖朝。佑亲此举虽可谓不近人情,但作为伊豆国的小豪族,他面对如此不名誉且很可能触怒平家之事,为了家族的延续,也只有斩尽杀绝一途。是年九月,在佑亲子“伊东九郎”佑清的帮助下,源赖朝逃往北条时政的住所。后来,虽与尚且年幼的北条义时有婚约在身而仍心系源赖朝的八重姬悄悄来见,可当时赖朝又与北条政子坠入爱河,万念俱灰的八重姬不久便因思念“千鹤丸”跳河而死,这是一位典型的悲剧女性。




几乎与此同时,三浦义澄的另一位连襟也发生了“婚变”。工藤佑经之父佑继是伊东佑亲祖父佑隆后妻所生之女的儿子,本非同姓,但佑隆晚年子嗣多丧,便以佑继为义子而传授家业,佑亲对此颇为怨恨。所以,伊东佑亲虽然将女儿嫁给了工藤佑经,但心里却一直不满现状,他趁佑经进京侍奉之机强行迫使万劫御前与之离异,随即将其嫁给了相模国西南部平氏豪族“土肥次郎”实平的嫡子“弥太郎”远平,并侵夺了工藤佑经的家产。佑经闻讯十分愤慨,便与家人“大见小藤太”成家、“八幡三郎”行氏二人一同于安元二(1176)年十月刺杀伊东佑亲,结果将佑亲子“河津三郎”佑泰杀死。此伊东佑泰之妻“满江御前”是土肥实平之女,佑泰被杀后携两个幼子改嫁于千叶氏支流平常信之后、相模国西南部的豪族“曾我太郎”佑信。此事就是日本史上三大仇讨事件之一的建久四(1193)年“曾我兄弟仇讨”事件的伏根。




治承元(1177)年,北条时政想把长女政子嫁给伊豆守平时兼的目代山木兼隆。伊豆国是平时忠的知行国,而时忠是平清盛之妻平时子、后白河法皇女御平滋子的兄弟,权势滔天;平时兼、山木兼隆实际上都可说是平时忠的家人。北条时政此举无疑是希望通过与平家家人联姻,达到攀附平家的目的,可见当时他并不看好源家和赖朝。然而政子对赖朝已经死心塌地,这位女子竟然拒绝了父亲的要求,做出逃婚举动,这令时政恼怒不已。但时政终究不是佑亲,翁婿二人的性格根本不同,他对于血缘亲情更为看重且更工于心计,不但没有将政子或赖朝幽禁,还容忍了他们的苟且行为。次治承二(1178)年政子为赖朝生下长女“大姬”,北条时政这才承认了这场婚姻,北条氏从而成为源赖朝兴复家族最能倚靠的力量之一。




源赖朝在伊东氏时几乎丢掉了性命;而在北条氏时不但与其长女的婚姻得到承认,甚至在时政正式承认前赖朝就已经可以偕同家人悄悄从伊豆前往相模等地巡访,这根本不是什么监视,简直可以认为是一种庇护。究其原因有以下数点:首先,北条氏祖上就与源氏嫡流为姻亲。赖朝的玄祖源义家就是北条时政的玄祖平直方的外孙,而平直方当年曾与义家祖父赖信先后讨伐过平忠常,直方经“阿多见圣范-时家-时方”传至时政,时政的祖父时家不但与源义家是表兄弟而且名讳中同带有“家”字。其次,北条时政的连襟三浦义澄、土肥远平都在立场上倾向于源赖朝,甚至内弟伊东佑清也暗中为赖朝出力,时政必须考虑这方面的因素。第三,北条时政后妻“牧之方”的父亲“牧三郎”宗亲就是平清盛继母池禅尼藤原宗子之弟藤原宗亲,而池禅尼之子平赖盛素来与平清盛不睦,早就暗中谋划推翻平清盛一族的统治。以池禅尼、平赖盛、藤原宗亲为首的这个集团不但于早年保下了源赖朝的性命,而且还私下帮助源家势力兴复。北条时政既然娶了藤原宗亲之女为妻,就很可能被他们拉下了水,虽不能完全倒向源家,但也对赖朝多少报有希望,于是对政子和赖朝的苟且行为网开一面。最后,无论是北条时政还是其女政子都是极具野心和政治谋略的人物,他们一方面被源赖朝的人格魅力所吸引,另一方面也必然会觉察到赖朝“奇货可居”,终于将赌注押到了赖朝身上。




治承元(1177)年,北条政子已经怀有源赖朝的孩子,两人的关系即将得到北条时政承认。而赖朝的心思却并不全在迎接这个小生命上,他带领真田义忠等前往三浦郡。由于三浦义澄是时政的连襟,而义忠既是义澄的堂弟又是时政另一连襟“土肥太郎”远平义堂兄弟“土屋次郎”义清的亲弟弟,所以时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予以放行。就这样,源赖朝在“源平合战”正式暴发前三年便暗中展开了战斗的准备。




治承四(1180)年六月二十七日三浦义澄前来拜见源赖朝时,也一定与北条氏一族诉了衷肠,达成举事的共识,以便各自回去做好最后的战备工作。八月十七日,源赖朝郎党在北条时政的指引下将政子原本的许配对象山木兼隆和“堤权守”信远党类毙杀,公开反对平家。可源赖朝方面于八月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日“石桥山战役”中惨败于大庭景亲、伊东佑亲等联军,时政之子“北条三郎”宗时也在战斗中死去;三浦一族在八月二十六日的“衣笠城战役”中败北,只得留下老翁三浦义明殿后,其余人等坐船逃往安房。当八月二十七日三浦义澄与连襟北条时政、叔父冈崎义实等相遇于海上之时,真是悲喜交加,感怀万千,之后又迎来大难不死的源赖朝平安脱险。从此,北条、三浦两家成为赖朝的左膀右臂,两家之间也缔结起更深的亲友之谊。





北条政子是一个不幸的女人,但是从古至今几乎听不到对她的同情,既是有也极少 .

过去对她的历史评价是:嫉妒心强,性格倔强,为满足自己的权利欲,不用说政敌就连自己的儿子,孙子都杀害,后来竟将自己的父亲流放,是少有的怀女人。

她真是坏女人吗?嫉妒心人皆有之,不仅女人,男人也有。问题在其表现的原因。在当时的,社会里人们由于出身,身份,社会地位,教养,面子等的约束只好委曲求全,不敢表露自己。政子则不同,身在这些人当中毫不掩饰自己,如实的表现和对待自己

政子和源赖朝结婚是在她20岁,源赖朝30岁的时候。源赖朝是“源平合战”是的败方源氏的长子,是个被流放的罪人。政子的父亲坚决反对两人的婚事。政子毅然离家出走,投奔到赖朝身边。政子和源赖朝同甘共苦,历尽了艰难,直到镰仓幕府创立。好容易迎来了源氏当权的时候。结果丈夫背着政子与其他女人私通。就凭为赖朝牺牲自己一切这点,政子对于这种事决不会原谅。另外,源赖朝趁政子分娩不再家之际,把一个叫“龟之前”的女人从伊豆带到镰仓寻欢作乐。这件事传到政子耳朵里,令她勃然大怒。她派武士突然袭击了“龟之前”的秘密住所,捣毁房屋使其狼狈不堪,“龟之前”差点被打死。另外,她把赖朝的情人“大进局”7岁的儿子感到京都出家做和尚。这些事情传到世间,政子变成了日本嫉妒典型的第一人。

倘若从对丈夫的粗暴任性忍气吞声为妻子的美德的观点看,政子的行为自然不会得到什么好的评价。然而如此大胆坦率的表现自我无疑是一种壮举。政滋生在关东长在关东,她的出身并不是贵族,没有接受过京都式的教育和教养。她实在农村比较自由奔放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女子。特如此强烈的自我表现,并不能完全用嫉妒来解释。而是和她的出身,生长环境有关。

至于其儿子源赖家,源实朝,孙子别当公晓之死也不能归罪于政子一人。在她全家的悲剧的背后,她娘家北条家族的野心所起的作用远远超过她的存在。政子在源赖朝死后曾削发为尼,人们称她为尼将军。它之所以还站在前台指挥,这当然不能排除个人的意志,但除此之外可以说是北条家族为了回避政敌的对抗而采取的巧妙战术。

又过如此遭遇的北条政子并不是哭泣落泪度日,而是高居武家政权的统治地位。她是日本历史上罕见的坚强母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