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乡”之中国式轮回 zt

蓝色征衣 收藏 5 319
导读:“望乡”之中国式轮回 作者:xwtx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620 更新时间:2009-6-23 顶 荐 [字体:小 大] “望乡”之中国式轮回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df74db0100e201.html 日本著名导演熊井启导演的故事片《望乡》,改编自山崎朋子的小说《山打根8号娼馆底层女性史序章》,影片荣获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望乡”之中国式轮回


作者:xwtx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620 更新时间:2009-6-23 顶 荐 [字体:小 大]



“望乡”之中国式轮回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df74db0100e201.html


日本著名导演熊井启导演的故事片《望乡》,改编自山崎朋子的小说《山打根8号娼馆底层女性史序章》,影片荣获1973年亚太电影节最佳影片奖、1975年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等多个奖项。上世纪80年代初,在中国大陆风靡一时。

为了研究亚洲妇女史上关于卖身海外的妓女这个专题,年青的女学者三谷圭子(栗原小卷饰)遍访了岛原和九州天草的畸津町,那里当年送出的南洋姐最多。不过她的采访并不顺利,曾经历那个年代的老人们对此皆闭口不谈,讳莫如深。就在她的旅程快要结束的时候,偶然间,她在路边冷饮店邂逅曾当过南洋姐的阿崎婆(田中绢代饰),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和交往,原本紧锁心门的老婆婆终于向圭子敞开心扉,一同回首那段不堪回首的悲伤往事……

那是明治四十年(1907),七岁的阿崎死了父亲,六年后她的伯父死了妻子,就硬逼着她妈给他续了弦。这时,亲戚太郎造跑来对阿崎和她的哥哥矢须吉说:“阿崎要不要下南洋?到了那里,穿得好、吃得好!”就这样,以三百元钱的代价,把阿崎骗了出去。临别那天,阿崎妈熬夜给女儿织布做了件衣裳,矢须吉走到海边,狠狠地用镰刀在自己膝盖上吹了一刀。阿崎和其他几个姐妹一起,被塞进煤船,偷渡到了南洋。

就这样,一群穷苦的乡下女孩子,为了家庭的生计、为了向天皇尽忠、为了国家赚取稀缺的外汇,在日本政府的间接组织下,渡海到东南亚做了妓女(自幕府末期至昭和初期,日本大批穷苦人家的女孩被贩卖到南洋当妓女,世称“南洋姐”。她们的命运坎坷,受尽人世间的屈辱。有些人客死他乡,有些即使回到故乡,却仍要承受世俗鄙夷的目光。)。因为她们有温顺的性格、雪白的肌肤、异国的风情,成了优质的劳力输出产品。


马来西亚东部的山打根是一个英属殖民地的商埠,烟花巷内的妓院鳞次栉比。太郎造开的是八号馆。阿崎初来,没马上接客,只管跑腿打杂。那时,她亲眼看到有的阿姐哭诉被男人死乞白赖缠住不放,整宿不得安睡。生活给了她一种陌生和可怕的印象。



第一次接客时,阿崎是被逼就范的。她坚决不肯,太郎造却对她又踢又打,一把抓起,拖进屋里,关上房门。床上躺着个当地土人,面孔黝黑,打着赤膊,又高又大。他塞给阿崎一块英国硬币,就把她摔上了床……

天长日久,阿崎也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没有了昔日的厌恶,她也换了个人似的,变得笑魇迎客。在南国情调的音乐声中,她能够用各种土话去拉拢当地的嫖客,根本不分什么白人、日本人、土人。


当特殊商品的时候,要长时间、不顾身体生理周期的工作,而除了要忍受客人的挑剔与折磨,还要受本国的工头、老鸨的盘剥、压榨、还有欺凌。这些都被她们无声的承受,因为有寄钱给家里的喜悦和看到日本军舰到访的狂欢,为自己对家庭、对国家做的绵薄贡献而感到自豪。

“说起来,没有比当妓女更痛苦的营生了。”说到这里,阿崎婆叹了口气,“不管伤风,肚痛还是头痛,甚至一个月的那几天里,也不能歇着。”

“那么,您年轻时,就没有过幸福,譬如说,就没有喜欢过什么人?”

听圭子这样一问,阿崎婆又说出了她在山打根八号馆的一段往事----

那是大正七年(1918)的一个深夜,阿崎送客出来,见屋后有个年轻男子一直盯着她看。她便把他邀入屋内。一问之下,才知道他叫竹内,从日本来的橡胶园看门人,是喜欢她,常来这里等她出来,以便看上一眼。但他不敢在这里过夜,因为他没有足够的钱。阿崎被他的真情打动,当即让他留宿,含泪对他说:“我到这里已经五年了,一直受那班畜生一样的男人作践……往常拉客人进屋,不过是为赚钱,今儿晚上,我要作一个真正的女人!”

打那以后,竹内差不多天天来。他们总是约好时间,瞒着太郎造进出,天不亮就走。竹内还向她表示:“等我赚上一大笔钱,一定来娶你!”在阿崎死寂的心里,燃起了对未来的希望。

一天,八号馆忽然一阵骚动。传来一个消息,日本军舰靠岸了。霎时间,一大群水兵和下级军官涌入馆内,每人摔下五元钱就直往房间内冲。老板规定:一人接待三十个!等潮水退去,阿崎像堆败絮似地躺倒在床上。竹内这时进来,看到这副情景,泛起一缕爱怜之情,给她盖上了衣服,但从此再也没有来过。后来听说他和橡胶园主的女儿结了婚!阿崎这份心思完全落了空!从此,她对男人就再也不痴心了!

非人的生活一天天流逝,八号馆这时又换了主人。老板把这份家当盘给了一个叫阿菊妈的老南洋姐,人贩子余三郎又勾结流氓势力把一部分姐妹卖到了金边。多亏了阿菊妈,由于她自己有着惨痛的经历,在流氓恶势力面前凛然斗争,这才使馆内姐妹少受一点欺凌。


一次大战后,买卖妇女儿童受到世界舆论的谴责,日本的国力也开始强大。余三郎摇身一变,成了亚洲物产驻新加坡分行经理,居然指责“妓院卖淫,有伤同胞体面,实在是桩国耻”。阿菊妈当面把他痛斥了一顿,自己也气得病倒在床。临死以前,她语重心长地劝姐妹们不要再回到日本去,并拿出一大包光灿灿的戒指分发给每个人,含泪说:“我早年到了南洋,卖身为娼。我不要男人的钱,只要他们的戒指,只只戒指都是我血泪的见证!”


阿崎从此后为了挣钱还债,为了寄钱回家给残疾哥哥娶媳妇,拼命地接客.....但当她历尽艰辛回到家乡,等待她的是人们的歧视与家人的驱赶:

当年为她砍成了瘸腿的哥哥对她表情淡漠。他不让她给邻居报信,不让她去分发从南洋带回来的礼物,还和妻子商量着不许她碰由她从南洋寄回钱来造的房子。人们一听说她是从国外谋生回来,都用白眼相看。回到日夜思念的祖国,日夜思念的家,阿崎的一颗心真正地破碎了。


“生前,阿菊妈在山打根郊外的原始森林里,砍掉一片林子修了一座公坟,为的是凭吊客死山打根的日本人。”阿崎婆向圭子述说着,“可是我没听从阿菊妈的话,回到了祖国。我感到非常的寂寞,极度的悲哀,想家想得好凄苦,我就回来了。”


阿崎请了五名渔夫,十个艺妓,饮酒胡闹,自暴自弃。她把阿菊妈给她的戒指一下撒了出去……因为家乡不容她,她离开家乡,晃晃悠悠到了满洲,结了婚,生了儿子。好不容易挣办起的一份家当,又在战争中一下被摧毁了一切。当她带着唯一的儿子回到东京,辛苦将儿子抚养成人后,儿子娶亲时,竟又把她打发回天草,她孤苦地回到家乡,在别人的歧视中一人生活,因为当过妓女的母亲会使媳妇在人前抬不起头……


和阿崎婆告别那天,圭子向她坦白了自己的身份。“我总想什么时候写成书,让真相大白于世,可我一直瞒着您,欺骗了您,请您原谅我!”说到这里,圭子失声痛哭起来。

“你要写书,那就写吧。只要写的是实实在在的事,就不用担心什么,用不着怕。”阿崎婆温柔地宽慰着她。


临别前,圭子要给她留下一点钱,阿崎婆执意不要,却说:“倘使你回东京还有别的毛巾,现在用的这一条,能不能送给我?用到这条毛巾,就会想起你的。”说完,强作笑容,忽然脸一抽搐,忍不住回过头去号啕大哭。

在山打根的原始森林里,圭子终于找到了阿菊妈的墓。周围古木参天,苍翠茂密。在数百平方米的墓地上,竖立起了一座座墓碑,有的已经东倒西歪。突然,圭子惊奇地发现,这些矗立在婆罗洲赤道烈日下的南洋姐的墓碑,方向不是朝南就是朝西:因为故乡不再接受她们回去,她们只能够背向遥远的祖国。

圭子的心灵受到了极大冲击。她喃喃地说:“阿崎婆,她们全都背向日本,长眠在那里……”

这是生命最后、也是最撕心裂肺的痛哭:为了家庭的生计、为了向天皇尽忠、为了国家赚取稀缺的外汇.....她们温顺的性格、雪白的肌肤、异国的风情,所构成的优质的劳力输出产品,最终不过是一个一钱不值的幌子,掩盖不了人性的堕落和虚伪的繁荣......


类似的事情,在一个世纪后,被中国人搬到了世界的舞台,在亚洲、欧洲、拉丁美洲甚至非洲,性、欺诈、盘剥、凌辱、残忍、鲜血......依次重新登场。


有人统计,中国从事政府所不允许的职业——性工作者,多达2千万。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妓女曾一度处于消亡状态,但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中国的妓女制度又在地下雨后春笋般盛行起来。

先富起来的一些人或一些官员为了娱乐而有了嫖娼的需要。从中国目前的现状看,先富起来的一些人或一些官员是妓女们的主要客户。( 包装 经营 营销)


中国的法律不允许卖淫,现在的妓女们多是暗娼,她们分散在歌舞厅、洗浴中心、足疗店、休闲会馆和一些高档宾馆里。当然有些地方,政府也允许建立“红灯区”。


而中国妓女在国外淘金的大潮最初是从我国加入WTO开始的,随着中国的开放,中国的妓女逐渐在世界上暂露头角:在马来西亚新加坡的中国小龙女让当地经济地位极高的华人深感尴尬与反感。在阿富汗,中国妓女渐渐取代中国政府对阿富汗的无私援助成为阿富汗人对中国的印象;在欧洲的巴黎、比利时等地,站街的中国妓女被称做“公共BUS”,让旅欧华人无地自容。甚至在太平洋的很多岛国,从事特殊服务行业的也是我们女同胞们独领风骚......


中国的三十年改革开放,形成了严重的两级分化,社会已趋彻底撕裂。当权贵阶层与西方列强在分享中国人的血汗的同时,我们的很多姐妹,却被迫去出卖肉体。


当年,日本“南洋姐”是为了家庭的生计、为了向天皇尽忠、为了国家赚取稀缺的外汇,而甘愿出卖肉体的。而今天,不差钱的中国,那些走出国门的妓女,又是为什么呢?难道她们是为着什么崇高的理想?或者是要证明什么?又证明了什么.....


社会主义的中国不承认妓女制度,但妓女的存在却是事实。不管怎么说,随着中国贫富差距的加大,以及“拜金主义”的盛行,中国的妓女只会越来越多,成为政府所不得不面对的国情。

前几天,在看到媒体报道在澳洲有两个中国妓女惨遭割喉,看完消息,不禁潸然泪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