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沉默的农村—从《天狗》看混乱的基层政治

河洛才子 收藏 0 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凌晨,一场血案发生在山林:护林员李天狗开枪打死了村里的孔家三兄弟。案发现场,一杆老枪倒在血泊中,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李天狗是在身受重创奄奄一息的情况下,用这杆老枪完成了精准的射击。李天狗是个战斗英雄,在战场上被打残了一条腿,回到地方后,被安排到偏远的国有林场泮源村护林点,当了一名护林员。中枪的三兄弟则是当地名声显赫的人物,被称为“三条龙”。 “三兄弟”有钱有势,称霸乡里,他们把持着泮源村,长年累月地盗伐国有山林,大发横财而富甲一方。复退军人李天狗被派来当护林员,无疑断了他们的财路。 三兄弟调动起整个村庄,对李天狗进行人情利诱:充满乡情的迎宾礼仪,络绎不绝的送礼人群,关怀备至嘘寒问暖。继而设宴请酒,开出高价,欲将李天狗拉进他们的利益共同体。 李天狗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他在巡山时被盗伐山林的场面震惊了。他下定决心:顶!他顶得很坚决,和送礼的人闹翻了天,和三兄弟撕破了脸。 于是,三兄弟开始用种种手段整治李天狗。停了护林点的电,更狠的是断了李天狗一家的水源。在这个缺水的山村,断水就等于要一个人的命!继而,三兄弟又把毒手伸向李天狗的家庭,他们打起李天狗妻子桃花的主意,在一个夜晚将桃花骗到村里,设陷羞辱。同时又将天狗的宝贝儿子诱进了深山……

李天狗忍受着,但决不退让,他扛着一杆老枪,拖着残腿,默默守护着山林。在这场力量悬殊的较量中,他坚守着一个军人的信念! 终于,为了巨额利润,三兄弟铤而走险了。他们纠集一群人将李天狗暴打。在天狗昏死过去后,三兄弟带队上山,向林中的名贵树木举起了斧头。 李天狗从昏迷中醒来,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爬回护林点,取下那杆老枪,赶到山林。 在生命垂危之际,李天狗射出了三颗子弹……

《天狗》是一部少有的能将我打动地几乎要流泪的电影。没有豪华的明星阵容,没有富有噱头的激情戏,有的只有悲怆的现实。苍茫的黄土高原,恶劣的生存环境,凶狠的恶霸,欺软怕硬的基层干部,麻木不仁,助纣为虐的群众......

农村到底进步了多少?

农村最大的问题,最大的特点是封闭性。因为封闭,基层干部可以任意掩盖和曲解改变上级的政策;因为封闭,大家族由于世代的积累可以形成垄断一方的“土皇帝”;因为封闭,一切罪恶都可以被消灭地干干净净不留痕迹;因为封闭,每年中国都要上演走投无路而去上访的群众被恶意打击报复的悲剧。

政策的解读权掌握在谁的手中,谁就是政策的制定者。

农村是静滞的,农村是封建思想最大也是最后的根据地。而我们看到的是,封建思想依然可以气势汹汹地反扑,虽然五四启蒙运动已经九十周年了。可是中国的启蒙之路仍然任重而道远。

虽然是基层民主,但是不少地方仍然可以看到反民主的东西。譬如贿选,暗箱操作等等。于是就出现了“恶霸治村”的现象,恶霸是盘踞在农村的毒瘤。我们不得不悲哀地承认,有时候只有“恶霸”能够治村,因为农村存在着诸多的势力:家族的,亲属的,地缘的等等。这无疑归功于农村的封闭性导致的近地域结婚现象,而这种现象直接导致村民关系的错综复杂。由于诸多势力盘根错节导致政策难以有效地执行。所以“以毒攻毒”就成为了权宜之计。

是不是农村就是须要压迫呢?我们须要的是上世纪梁漱溟发起的乡村建设,而不是在“新农村”的号召下将墙涂成整齐划一的白色。

农业税的免除极大地削弱了基层的权利,导致群体性暴力事件大幅度减少,干群关系有所好转。但是,接踵而来出现的是贿选问题。

一个选票富裕的地方可能是一万块,穷的地方可能是50个煤球,不一而足。当然了,羊毛出在羊身上,得选干部会通过各种手段获得更大的收益。于是一个更为危险的局面就产生了。而这就是基层政权全面沦丧的可能性。如果说,农村还保留着社会主义的特色的话,那么这就渐渐地蚕食这种特色,导致“富人治村”。而这是由农民民主精神的缺失所导致的。当然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土地的私有化”,这在下文(沉默的农村二-谈农村的现代化)会有论述。

事实上,贿选问题的出现和由权利争夺引发的暴力事件(某地甚至出现了枪击事件)已经为农村的民主敲响了警钟。

农村长期的封闭性使得不同地域的人口划分为不同的利益群体。如果一个行政村是由多个自然村构成,那么村委选举和政策的执行会变得更加的复杂和困难。因为候选者为了获选不得不依靠自己所在自然村的力量,因此也不得不代表自己所在自然村的利益,这就导致了行政村内政治派系的产生和利益集团的形成。随着中国资本的大规模下乡,利益的争夺变得更为激烈,权利的竞争也变得更加残酷了。在发达地区,这种现象已经出现了。

而在不发达地区,由于基层权利的架空,干部不能得到“外快”。于是有能耐的开始变相出卖群体利益以获得自身利益(有的村委会所在地被卖了),或者就是彻底地不作为。而打工潮的出现则不断将优秀人才吸引到城市。落后地区基层政治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危机。所以有的地方农业基础设施还是上一实际七十年代修建的。

夫郡县治则天下治。当前国家积极引导大学生到基层当村官去,这无疑是件好事,既缓解了就业的压力,也给农村带来了更多现代化。但是,这些村官也面临着很多的问题:由于缺乏对基层的认识和地方势力的支持,他们中的很多只能作为政策的建议者,比较棘手的政策更是难以执行。他们是否也会像天狗那样,在不合作中走向对抗?如果将他们调回原籍,那么旧的问题就又出现了:他们是否会与地方势力同流合污呢?

农村治则天下治。这个“治”不是一般地难!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