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夫欠了钱,军舰(化名)遭了殃,挨打被辱骂不说,还被熟人绑架,这让他憋屈得慌。


军舰是油城人,住在白碱滩区,6月18日,他向克拉玛依市公安局三环路派出所报警说,十几天前,他“被人捆绑、殴打、语言威胁”,被控制12个小时,“妹夫欠了九万多块钱,我却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而在此前的6月6日,军舰已向三环路派出所报过警,当时他说“被绑架到五家渠,那个人用皮带打我,还说要把我活埋!”


军舰说,5日下午,有个陌生人来他干活的工地找妹夫夏新(化名),称附近有个工程让妹夫承包。


该工地的工程是夏新承包的,因他不在,军舰便跟着陌生人先去看工程,上车后,他发现车里坐着三名陌生男子。车开了几分钟后停在路边,又上来一人,“是老金。”军舰说,此人曾和他干过活,打完招呼后,他问起了工程的事。


车开到陌生人所说的工地,但没停。“咱们到新湖农场,那里的工程比这里多。”觉察到军舰有所怀疑的老金赶紧解释道。


最终,车停在一片农田边,军舰和老金下车后,司机和其他人离开。“不是去工地吗?怎么到这儿来了?”这里是老金在五家渠102团农场包的地,军舰知道。


“我对你和你妹夫那么好,你们为什么骗我,两年前欠的九万多元至今都不还?”此前有说有笑的老金突然变了脸,用绳子将军舰捆了起来,没收了他的手机,拿出一条拖拉机上用的三角皮带抽打军舰,“我跑了多少趟,你们不是说没钱,就是人不在。你妹夫在哪儿?今天你要是不说,就把你活埋了。”


军舰被打蒙了,请求老金“有话好好说”,但对方并不理睬。“老金一次比一次抽得狠。”军舰说,他按老金的要求,将妹夫2004年以来承包的工程都写了一遍,要是他写的东西老金不满意,就会招来一顿打。当晚,军舰和老金住在地窝子里。


“晚上我不敢合眼,怕有什么不测。”回到油城的军舰向警方说,6日凌晨七点多,老金把他送到车站,塞给他两百元钱后离开。


油城警方赶到五家渠101团老金的住处,老金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当场拿出军舰的妹夫两年前写的欠条。


6月10日,警方联系到正在内地的夏新,他承认跟老金有过生意往来,但否认借钱一说,表示近日会到派出所辨认借条。老金因涉嫌非法拘禁他人,已被刑事拘留,此案还在审理中。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