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冰魂 第三卷 野蛮新兵 第二十章 卫生标准

兄弟联盟 收藏 0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5.html


大家看着龙云,不知道这打扫卫生有什么需要学的。

龙云明白这些新兵的意思,说道:“都看着我干什么?打扫卫生不需要学是不是?那我看这样吧,先让副班长教一下大家怎么叠被子,然后我分配每个人负责的卫生区域,我先不说标准,你们按照自己能想到的,最干净的方式来打扫咱们这个宿舍,然后我检查。虎子,你开始吧!”

龙云坐到椅子上,低头喝水,赵黑虎答应了一声,把大家带到床前。

“大家先看看自己的被子吧。”赵黑虎表情严肃,指着每个人床上的被子开始评价:“看钟国龙这个,像一辆坦克似的,下面宽出来,上面又窄了,前面还伸出来一块,还有那边的那两个,整个是两个大馒头,还有李大力的,怎么那么长?好像面包。”

大家看着自己被子的造型,忍不住发笑。赵黑虎把自己四四方方的被子拿了过来,说道:“下面我说一下被子的规范:真正的被子应该是方方正正,平平整正,苍蝇站在上面腿都要打岔。尺寸要求,宽四十公分,高18公分,长50公分,多或少一公分都不行。有谁不服气的,咱们找尺子量量?”

大伙都没说话,神色凝重,谁也不说话,也没人想真找个尺子量,副班长既然这么说了,必定是有把握,这几天军营的见闻,使这些新兵开始相信一些他们以往决不相信的东西了。

赵黑虎弯腰把自己的被子拆散,又抖了抖,深吸一口气,双手平摊,将被子使劲一搓,左右折叠,再用手前臂在被子四分之一的部位使劲一砸,两边合拢,翻转,整理四角,不到30秒,刚才散乱的被子重新变成了一个方方正正的“豆腐块”,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熟练到了极致。

“动作要领大家都看见了,现在开始,咱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练习叠被子,一遍一遍的练,一个一个的过,一人三次机会,要是再不合格,我就直接把被子给他扔到水房里,那你们想盖自己的被子就难了!我可不是开玩笑,我这个人,不喜欢开玩笑。今天晚上的科目,也是这个,谁叠的不合格,谁就叠上一晚上。下面大家自己开始练习,有什么不明白,赶紧问我!”赵黑虎表情冰冷,跟龙云如出一辙。

新兵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开始练习叠被子,赵黑虎挨个指导动作要领,钟国龙这里,学着赵黑虎的样子,发狠地砸着被子,把床铺震的直响。

“钟国龙,你跟它有仇啊?”赵黑虎皱着眉头走过来,“砸也不能乱砸的,被子不是人,砸两下害怕了,就听话了。你得砸对地方。”说完,赵黑虎给钟国龙示范了一遍,刚才在钟国龙手里横竖不对的被子,现在已经成了豆腐块。

钟国龙这个人,看不得自己不如别人,越这样他劲头越大。当下把被子拆开,又重新学着赵黑虎的动作流程开始操作。

“副班长,这鳖犊子玩意儿宣呼呼的,老出不了直角,有啥诀窍不?”李大力发愁地看着自己眼前的“面包”,问赵黑虎。

“诀窍?也不是没有。”赵黑虎笑笑,走过去,大伙一听有诀窍,赶紧围过来。

赵黑虎说道:“诀窍就是,首先,用倒在被子的打弯部位,再找一个杠铃,按照被子折叠的地方,把被子压平。”

“班长,那被子上有水,还怎么盖呀?”李大力苦着个脸。

“所以啊,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多叠,叠时间长了,被子就会自然的形成折叠痕迹,叠起来就舒服多了。要想快,就得用这个办法。”赵黑虎嘿嘿笑着说。

“副班长,哪里有杠铃?”钟国龙急切地问,“我就用这个办法了!”

“你有受虐病?”赵黑虎笑着说,“你还是先正常练习吧,熟练了不难叠,这个,太基础的了!”

大伙又转身回去,跟自己的被子叫劲去了,整个一个上午,一直到中午吃饭,新兵十连的床上,总算出现了十二个“豆腐块”,尽管还有些小毛病,好在基本合格了。

午饭号声响了,龙云站起来说道:“叠被子就先到这里,晚上还有时间呢。先去吃饭,下午打扫卫生!”

钟国龙他们走出去集合,满脑子都是被子。

午饭过后,龙云把大家集合到一起,开始分配任务:“按照上午说的,我们开始打扫宿舍卫生。上午说过,我先不说标准,你们自己看着打扫,要做到自己平时在家打扫卫生时候的最大标准,清楚没有?”

“清楚!”这帮子新兵,在家的时候一个个谁打扫过卫生啊,听龙云这么一说,心里都有些犯难。

龙云继续宣布分工:“刘强、陈立华、余忠桥,你们三个打扫大房间,李大力、赵四方,你们两个负责打扫楼道。张海涛、伞立平你们负责到门口打扫积雪。钱雷,你负责洗漱间,胡晓静,你去打扫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你们几个都清楚没有?”

“清楚了!”

“班长,我干啥?”钟国龙站在那里。

“嘿嘿……”龙云笑道,“我怎么能忘了你钟国龙呢,你的任务最艰巨了,你负责打扫厕所!”

钟国龙看了看不到5平方米的厕所,心想这是最艰巨的?当下很满意,答应一声就走进厕所。

所有人开始忙碌起来,赵黑虎问道:“班长,我去帮帮他们?”

龙云摇摇头,笑嘻嘻地说道:“不用,你去找双白手套去,一会儿检查。”

钟国龙走进厕所,说实话,部队厕所并不像别的公共厕所那么脏臭,平时都有打扫,已经是很干净了,钟国龙有些得意,很仔细地擦了擦地,把坐便器又冲了几遍,又找了块抹布,把厕所里的坐便、排风扇、洗手池、便纸盒、墙上瓷砖,都很仔细地擦了一遍,一共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他走到龙云面前,说道:

“班长,我打扫完了,要不您先检查我的?”

“这么快呀?钟国龙果然是名不虚传啊。”龙云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不着急,一会儿我一块儿检查,你可以先休息一下,也可以再去检查检查。”

钟国龙想了想,感觉龙云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自己又进去,把里面又擦了一遍,这才得意洋洋的坐到桌子旁边,看别人忙碌。

陈立华忽然转身往厕所走。

“哎——哎——老四,你干什么去?”钟国龙紧张了。

“撒尿呗!”陈立华笑笑。

“先憋着!”钟国龙虎着脸,又看了看龙云。

陈立华无奈地提了提裤子,回去继续扫地。

龙云也没理他,坐在那里拿个本子写东西。

一个多小时以后,这帮新兵都回到宿舍,宿舍内外果然焕然一新,大家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都有些喜悦。

“打扫完了?”龙云合上本子,抬头看着他们,几个人频频点头。

“虎子,咱看看去!”龙云起身往外走,赵黑虎笑嘻嘻地跟在后面。

“门口谁负责?”龙云站在门口。

“报告,是我们俩!”张海涛、伞立平回答。

“恩,让你们干什么来着?”龙云问。

“扫雪啊!”两个人回答。

“扫雪?怎么还有雪呢?”龙云指着地上一些不到指甲盖大小的白色。

“啊?班长,这也算啊?”张海涛为难了,“这些冻上了,也不多……”

“废话,冻上了就不是雪了?不冻上还化了呀?那不成扫水啦?”龙云说完蹲下身,用手在小块雪上抠了几下,本来没有多少的雪被抠下来。

两个人傻了。

龙云又走到楼道,李大力、赵四方紧张地跟在后面。

“你们俩猜猜,我能从楼道里发现杂物吗?”龙云笑嘻嘻地说,“比如我正前方约两米那个小纸片?”

两个人不好意思了,龙云大声说道:“打扫楼道的标准就是,别让我看见有一丁点儿杂物!一丁点儿,明白吗?死蚂蚁也算!”

楼梯口,龙云对赵黑虎说:“虎子,戴上手套,走一个!”

赵黑虎戴上雪白的手套,沿着扶梯蹭了一下,白色手套上立刻出现一条不太明显的黑迹。

“擦拭的标准是:一尘不染,白手套蹭过去,没有一点痕迹!”

最后,龙云来到宿舍里,赵黑虎戴着白手套在窗户框、窗户缝、床栏杆,椅子腿上蹭了一遍,手套很快出现黑色的痕迹。刘强、陈立华、余忠桥也傻眼了,尤其是赵黑虎在窗户玻璃与框的缝隙那一下,三个人对视一眼,十分震惊。

龙云说道:“地面和需要擦拭的部分,标准我已经说了,你们全不合格,还有,关于物品的摆放(博文写)”

龙云又检查了洗漱间,全都不合格,最后,朝着厕所走去,钟国龙跟在后面,也有些紧张。

这次龙云从赵黑虎手里又接过一只新的手套,戴上,在瓷砖和坐便等地方蹭了几下,翻开手,居然真的干净了,钟国龙得意地笑了。

龙云看了看他,说道:“钟国龙,你笑啥?感觉自己合格了?”

“是!”钟国龙继续得意,“按照班长的标准,地面没有杂物吧?擦拭的部分也没有黑东西吧?这不就是合格了?”

“看把你美的。”龙云看看他,“知道为什么让你来打扫厕所吗?知道为什么说厕所的打扫最艰巨吗?因为,厕所除了那两个标准,还有一个标准,当然,这个标准是我加上的。”

龙云笑着看着迷惑不解的钟国龙,忽然问道:“坐便里面擦了没有?”

“什么?”钟国龙更纳闷了。

龙云也不说话,转身走出去,找了一块干净的新抹布,又拿过自己的水杯,蹲下身子,把抹布伸进坐便的里面冲水孔位置,开始里外用力地擦,擦几下,冲水,洗洗抹布,再擦,整个坐便内腔,龙云擦了足足有10分钟,最后一次冲水完毕以后,龙云把杯子伸进去,从坐便里面舀了半杯水,仰脖子就喝了下去!

所有人都傻了!

龙云擦擦嘴角,说道:“知道为什么加上这一项吗?第一,我要求我们的卫生标准,要绝对的干净。第二,对自己的劳动成果,要绝对的有信心!钟国龙,像你刚才那样,你自己敢喝吗?”

钟国龙彻底被震撼了,呆在那里,不再说话。

“总结刚才,我制定我们十连的卫生标准如下:擦拭,要一尘不染,地面,要找不到一丝杂物,摆放,要绝对统一整齐。你们打扫过的地面,自己就得有信心躺着睡觉。你们擦过的地方,就得经得住白手套。你们打扫过的厕所,就得有信心能喝里面的清水!都清楚没有?”

“清楚!”

“给我重新打扫!”龙云大吼,“陈立华,你可以撒尿了,撒完钟国龙按照我的要求给我重做一遍!”

“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