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媒:中國人在非洲 4.中國人工作不休息 非洲人難適應

高有長 收藏 7 1658
导读:中國人工作不休息 非洲人難適應 在工地現場,黃色的告示板揭露出部長對這項建設興趣勃勃的原因。告示板上寫著:「用心為你們做得更多──請投恩悉魯一票」。因為,除了改善剛果人民居住的條件外,恩悉魯收到總統的另一項使命:競選二00七年六月巴剛果選區的市議員。任務艱鉅,因為該區是貝爾納.柯萊拉(Bernard Kolélas)的地盤,他是前內閣執政兼內戰時(一九九七~二00二),擊敗現任總統的反對勢力首領。 直到二00二年六月,巴剛果地區還曾經上演軍隊與叛亂游擊隊的猛烈激戰。被請求火速完工的中國人,他們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國人工作不休息 非洲人難適應


在工地現場,黃色的告示板揭露出部長對這項建設興趣勃勃的原因。告示板上寫著:「用心為你們做得更多──請投恩悉魯一票」。因為,除了改善剛果人民居住的條件外,恩悉魯收到總統的另一項使命:競選二00七年六月巴剛果選區的市議員。任務艱鉅,因為該區是貝爾納.柯萊拉(Bernard Kolélas)的地盤,他是前內閣執政兼內戰時(一九九七~二00二),擊敗現任總統的反對勢力首領。


直到二00二年六月,巴剛果地區還曾經上演軍隊與叛亂游擊隊的猛烈激戰。被請求火速完工的中國人,他們的別墅施工地在選戰中扮演核心角色。這主要是因為,過去住在此地的上百戶家庭,雖然被迫搬遷,卻獲得了豐厚補償,也贏來不少的支持者;該計畫將繼續向大河方向延伸,再蓋出一百多個別墅,因此附近土地的擁有者,當然也等著屬於他們的好處。因此,這些人都不會投票給反對陣營。再加上,那些目前還不在恩悉魯土地開發計畫內的地主們,也明白未來潛在的好處,同樣不會支持反對陣營。別墅附近的商人們,也知道主要的別墅將被更有錢的家庭買下,他們的生意也會更好。


從幾天前開始,這裡的官員用中國人於別墅工地上挖出的井水,裝到中國製的水桶裡──水桶上寫著:「恩悉魯惠贈」,然後再放到標示著「恩悉魯惠贈」的中國製造獨輪推車上。當局也改了鐵柵門的路線,好讓民眾更方便進去取水。水井上,有一個大型看板寫著:「恩悉魯本人,於選舉前的捐贈。為減輕家庭負擔、避免孩子們溺斃河中,請投恩悉魯一票」。


簡言之,除了工地上受雇於中國人的剛果工人,這一帶人人皆大歡喜。好在這些工人住得遠,不在巴剛果區投票。


部長蒞臨視察的前一天,我們在工地前方,工人們每天中午吃樹薯或蔬菜的工寮內,採訪了十幾位工人。


「他們付多少工資給你們?」

「基本的出勤工資是一天一千八百西非法郎(約二點七五歐元)。」

「工地上有很多中國人嗎?」

「四十多個。」

「工作辛苦嗎?」

「根本不是人做的。他們根本不休息的。」

「友善嗎?」

「才不呢。他們咄咄逼人,對待我們就像奴隸一樣,我們犯了一點錯,他們就用木板打我們。會痛的。」

「您曾被打過?」

「有啊。我在中國人身上潑了一點水泥。結果他很生氣,打了我。」

「他沒把你遣送走?」

「沒有。假如你做得好,即使他們打你,也不會把你趕走。」

「但他們還是遣散一些工人?」

「是,每個星期都有一些該走的人。」

「這裡,發生過意外嗎?」

「有。有一次,我切傷了大拇指。他們什麼也沒賠,更別提治傷藥了。那些傷得更重的人,就必須離開工地。」

「離開這工地之後,他們有替你們介紹下一個工作嗎?」

「沒有,我們並沒有簽約,完工後就得走了。」

「在吃的方面,你們自己要付錢嗎?」

「是的。一道菜五百西非法郎,交通也是五百法郎,扣掉之後,我們一天只能拿到八百法郎(約一點二歐元)。」

「有休假嗎?」

「休假要自己看著辦。假如你不來,也領不到錢。」


關於勞動條件,布拉薩市是有規定的:一個月工作二十天的最低工資為五萬西非法郎(七十六歐元),也就是說,工人一天至少要有兩千五百西非法郎的收入。但是,在巴剛果的工地上,除非是特殊技工,才領得到這個金額。


手臂靠在一幢「木瓜」別墅的陽台上,恩悉魯剛被拍下笑容滿面的相片,他扮演剛果工人偉大的代言人,知道該如何向中國人表現出嚴厲的要求。


「在我的工地上,必須嚴格遵守法定最低工資。我們會嚴加監督,因為中國人會習慣在按時計酬的工資上偷三減四。來到這裡的中國人,我認為他們是有任務在身的。對他們而言,企業是一種征服的手段。有千年以上歷史的中國,就是想再變回世界第一霸權。中國人已經明白,非洲是一片遭西方人遺棄的土地,中國得征服非洲。」


在下一幢別墅的臥室裡,當我們提及剛果人遭中國人毆打的事件時,他堅定地表態:


「我們跟他們不同。我們有另一種管理方式。中國人,當他們趕工時,可以連續工作三個晚上。他們可以在晚上工作,但是剛果人不行,因為我們有一些必須遵守的作息時間。當一個人在生理的極限外,還被催促著另一個工作,這就是一種侵犯。換作是我,我會拒絕!我不容許以暴力對待剛果人。為了這件事,我甚至遣送中國人回他們老家去!」


在某棟進度較落後的別墅裡(之所以會進度落後,是因為這是由威海國際的中國雇主所培養出來的剛果實習工人建造的),這位老兄受到選民的喝采,他高舉雙手,一副拳擊冠軍得主的模樣。他向身邊的人問道:「你們看到了嗎?他們是如此地高興。」回到別墅與別墅間的巷道,他向我們吐露他在這場地緣政治上的憂心。


「我跟你們說,要當心中國人啊。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他們調查每位幹部、每位部長。他們想盡辦法攀關係。有一次在一個會議中,我遇到一位中國來的大老闆,他跟我聊起爵士音樂與希臘羅馬建築。我的天啊,這剛好就是我喜歡的東西!於是我明白了,一切都是設計好的。最後,他向我說,我們意氣相投,可以繼續交流。他從安哥拉、南非、中國打電話給我,只為了問候我。之後我才發現,他們對所有的剛果部長級官員,都做同樣的事……原來,每個官員都有中國人在臥底監視哪!注意了,十年內,這世界會屬於他們!」


視察不久後,恩悉魯突然改變心意,說他有多麼喜歡中國人。或許,剛好有威海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公司主管們前來,圍著他聊天;又或許,是他自己突然想起,他的一切都是中國人給的──推車、水桶、水井、別墅和他自己的房子。簡言之,假如他當選,多虧了中國人。


「他們來自遙遠的東方,」他說:「但是你們看看他們,適應良好!他們與我們一樣,過著簡陋的生活,並且很快就被這裡的人接受。中國人非常友善,會與剛果人一起去喝啤酒。對非洲來說,中國人在建設,而歐洲人沒有。」


在某個被取名「芒果」的別墅廚房內,他帶我們欣賞用餐一角,同時以一個更全面的方式,繼續他的談話。


「對歐洲人來說,國家要發展,就得要步入民主。但中國人認為,假如太自由,社會將會不和諧;而假如中國進一步發生暴亂,全世界也會有麻煩。所以,還是嚴一點好。就是為了這原因,他們在非洲遇到較嚴一點的政府,他們都能夠理解,也無意教訓人家。這一點,使得非洲人比較喜歡中國,而不是西方人。」


不過,等到我們回到他的辦公室,他終於說出了內心真正的想法。


「我們是個人口三百多萬人的國家,他們則是十幾億,所以,對工作的理解並不一樣。他們自己的國家有生存的問題,我們自個兒也是……只是層面不同。這裡,有些年輕人還不明白工作的重要性,這讓中國人很惱火。我明白他們的感受,我得承認,我們看待工作的態度是有一點冷淡。」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