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雯父母曾多次到幼儿园为女儿讨说法。


5岁女童小雯的命运,因6月3日的那一晚而变。这一晚过后,活泼可爱的她,每到夜晚总会莫名哭闹。她开始敏感,害怕见到陌生人。当晚,负责托管她的庾老师,将她带到自己的出租屋内寄宿。就在出租屋内,庾老师的男友猥亵了她。


第一次无人接送,她交给老师寄宿


幼儿园提供寄宿服务,每晚收费20元,每个小孩配一个老师照顾,看似合理的安排却存有如此漏洞。


6月2日、6月3日两天,小雯的爸爸刘涛、妈妈胡梅因事双双无法回家。而爷爷奶奶正好返回了老家湖南,家里一时没有人能去接她放学,她第一次被安排在幼儿园寄宿。


小雯在花都区新华镇公益村公益幼儿园读大三班。今年2月,她从凤凰幼儿园转到这里,因为爸爸妈妈租的房子离公益幼儿园更近。


公益幼儿园给老师租的临时宿舍安排在锦红大酒店。每一个寄宿的孩子,都配有一个老师照顾,一晚上收费20元。


6月2日晚上,胡梅与班主任通电话。班主任告诉胡梅,由于身体不适,小雯被安排由班上另一位姓庾的女老师带。


6月3日晚上7点多,庾老师打电话给胡梅。电话中,庾老师对胡梅说,“小雯正在看电视,看得哈哈大笑。”


此时,胡梅并没有追问小雯所在。她以为,小雯随庾老师寄宿在幼儿园统一安排的锦红大酒店。


6月4日下午4点半,胡梅把小雯从公益幼儿园接回家,并向学校交了两晚的寄宿费用共40元。


出租屋的这一晚,她被老师男友猥亵


小雯一晚被猥亵两次。可怜的孩子对妈妈说:“我怕,我怕那个哥哥。”


胡梅不知道,6月3日晚,小雯其实被庾老师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6月4日女儿被接回家后。当晚在家吃晚饭时,胡梅问起了小雯这两夜跟老师寄宿的情况。女儿突然告诉她,这两夜里,自己睡在了庾老师的出租屋里,和庾老师还有庾老师的男朋友何某三人同睡在一张大床上。


小雯说,6月3日晚上,她睡觉后,觉得身体下面疼痛。她醒来,躺在床上的何某赶紧停下了手,并装作在看电视。而庾老师则在一边改作业。


小雯对妈妈回忆,她又睡着后,不知什么时候,又觉得身体下面疼痛。此时,小雯没有打何某的手,也没有叫,更不敢告诉庾老师。“我怕,我怕那个哥哥。”小雯对妈妈说。


胡梅说,按照小雯的描述,这一晚,何某在出租屋内,背着庾老师,两次猥亵了女儿。


规劝之下,男子承认猥亵并写保证书


何某承认猥亵后写下保证书,但这已不具任何意义,伤害已无法弥补。


6月4日晚上,听完女儿的讲述,胡梅同小雯的爸爸刘涛,连同其他几位亲戚、朋友,迅速赶到了公益幼儿园。在幼儿园,他们约来了园长、班主任、庾老师等几人。庾老师告诉他们,自己对这件事完全不知情。她打电话叫来了何某。


胡梅这样描述当晚的情况:“刚开始何某还不承认,说‘我只是带她玩,煲汤给她喝啊’,我老公听了非常气愤,一个耳光就打过去。”愤怒的亲朋,气急之下殴打了何某,被庾老师等人扯开。胡梅说,庾老师等人将何某带到一边规劝。10多分钟后,何某终于承认了猥亵小雯的事实。


随后,在小雯家属的要求下,何某当着双方的面写下了一张保证书。保证书上,他用歪斜的字体以及不通畅的语句写道:“我真的不是有心的,经过这件事情后,没有意识到后果,我真的深感到对不起,我真的保证以后不会做出这种行为。”


当晚,在同幼儿园交涉时,双方的动静惊动了公益村治安队。治安队报警后,警方赶到,在录取双方口供后,当晚,何某被刑事拘留。


“钱是老师收取,与幼儿园无关”


事发后,小雯被诊断为处女膜破裂。她晚上常做恶梦,每晚哭醒两三次。


6月4日晚8时10分,胡梅带小雯赶到医院做妇科检查。“外阴触痛,处女膜破裂。”医院开具的病历上写道。


6月9日,派出所带小雯再次进行了法医检查,虽然结果无法提供给家长,但法医告诉胡梅,经鉴定,小雯“处女膜已破裂,5岁小女孩出现这样的情况很严重”。


胡梅说,除了生理上的损伤,心理上的影响更让她为女儿担心。事发后,活泼开朗的小雯开始变得烦躁。“现在小雯不和陌生人讲话,晚上会做恶梦,每天睡觉都会哭醒两三次。”


小雯的亲属称,6月15日,幼儿园园长将家属约到茶楼包厢。家属向幼儿园提出了赔偿20万元精神损失费的要求。“园长一直说‘少点’,但没有给出具体数字,最后双方协议以7天为期限,7天后,园长会给出最后的答复。”


“当时园长的态度还很好,说‘一切责任都是我们的’。村里将幼儿园包给了她,她也有很多难处。”


“但6月15日后,公益幼儿园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变。”胡梅说。在随后的一周时间内,家属发现园长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6月21日晚上是双方和解的最后期限,已对园方态度失望的胡梅,一夜未眠。


昨日早上,家属再次来到公益幼儿园。园长的答复变成了:“钱是老师个人收取的,跟幼儿园没有关系。”


而让家属百口莫辩的是,在交纳40元寄宿费用时,他们并没有索要收据。事发后要求补开收据也被拒绝。


胡梅说,原来园长办公室一张办公桌的玻璃下面压有一张幼儿园寄宿的收费标准,上面写有托管一晚20元。“然而,当我们想再去取证时,发现这张收费标准已不翼而飞。并且,幼儿园已经取消了夜间托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