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一节 初到古代

罗列 收藏 6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醒来。 当我睁开眼睛,却发现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我躺在一个古朴的木床上,麻布蚊帐。头痛,脖子不能动弹。 我这是怎么了? 有人走了过来。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也许更小,朴素而洁净的面庞,眼睛闪亮,麻布衣服,头发盘一个发髻,完全是古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醒来。

当我睁开眼睛,却发现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我躺在一个古朴的木床上,麻布蚊帐。头痛,脖子不能动弹。

我这是怎么了?

有人走了过来。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也许更小,朴素而洁净的面庞,眼睛闪亮,麻布衣服,头发盘一个发髻,完全是古装剧的服饰。

怎么回事,难道,我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古代?

“夫君!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她双手合十。

夫君?我是她夫君?

她很快又跑出去,高声喊:“娘,爹爹,我夫君醒了。”

然后,有个妇人一边叫着“太好了太好了”,一边跑进来。

她坐到床边,抓着我的手:“抚儿,可把为娘担心死了。”

她叫我抚儿?

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也来到床边。

他的肌肉显得健壮,只是头发已开始泛白。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他看了看我说,“我还要去告诉钟将军,免得他担心。”

他走出去了。

“我这是怎么了?”我轻轻问道。

“夫君,你和钟将军比赛骑马,不知道那马怎的受了惊,一下子把你摔了下来。”年轻女子说。

“是啊。你都昏迷三天三夜了。找大夫看,也没找出什么毛病。为娘和你媳妇跑到城隍庙里,烧了三天香。看来,是感动上天了。”娘说。

“玲儿啊,去打点水来,擦擦。”她吩咐媳妇。

我老婆叫玲儿?

在她们的服侍下,我洗了脸,喝了些汤水,昏昏沉沉的又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

有两个男人站在床边说话。

“抚儿下午醒了,现在又睡着了。”是玲儿口中的我的爹。“钟将军,要不,我叫醒他?”

“就让他睡吧。” 钟将军阻止了他,“我还问你些别事。上次郡尉府定的那批马掌和箭,你和所有的工匠们可得加急赶制。现在,前线很紧急,说不定什么时候,秦军就打到这里来了。”

“这个请将军让郡尉府放心。三天后,我们必定能完成。” 爹转而换一种忧心忡忡的口气问道,“打到这里来?连小卜将军也挡不住秦军的蒙骜吗?”

“秦军能征善战,兵强马壮。我们倾全滇国之力,也不过八万之兵,而秦国仅蒙婺这一路,就动用了二十万人来攻打。也是我滇国无人,小卜将军现在都五十多岁了,还得上战场。小卜将军早年随先王南征北战,名气虽在,但早不复当年勇,只能勉强抵挡,延迟他们的进攻速度而已。现在,秦军就要兵临都城邛都城下了。依我看,我们滇国继续南撤,是无法避免的了。”钟将军分析目前的形势。

“四十多年前,我们跟随滇王庄蹻从蜀中南撤,那时,我们还只是个小伙子,一路南征,最后,只保有三个郡的地盘了,滇王庄蹻也负伤而薨。现在,我都成老头子了,还要南撤,撤到哪里去?”爹满腹忧愁。

“说不得,也只能再次从南方蛮夷手里争得立足之地了。”钟将军说。

“这三年来,年年天旱,收成不好,百姓们生活贫困,还要连年征战,何时是个头啊?”爹说。

“是啊。今滇烈王体恤百姓,已经命令各郡再减税租了。说到打仗,我们本来就是从楚国一路打出来的苗裔。大不了,就再跟着滇烈王一路打回楚国去。”钟将军不愧是军队的人,说话充满豪气。

“可是我听说楚国的日子也不好过。赵,楚,燕,魏,韩五国连横纵合,春申君率军至函谷关,久攻不下,五国联军就散了。秦军一反击,楚国首当其冲,被秦国攻占了大片土地,被迫迁都到郢城。钟将军,这消息可确切?”爹反问道。

“是啊。前时有春申君派使者来,求王支援,王是有心无力啊。”钟将军痛心疾首。

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大致明白了我现在所处的年代。我竟然穿越时空来到了战国,而且是古滇国里。滇王庄蹻已死?滇烈王是谁?是庄蹻儿子吗?

他们说到前不久楚国迁都到郢城。根据史书记载,那应该是公元前241年,楚考烈王二十二年的事。只是不知道现在是在这件事之后多久了。

我觉得喉咙不舒服,就咳了一下。

“抚儿,你醒了?”爹靠近前来,看见我睁开了眼睛。“钟将军来看你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一个中气十足的男音。

我一看,是个穿玄色长衣的中年男人。

“钟将军好。”我打声招呼,挣扎着准备起身行礼。

钟将军按住我,“别动,好好躺着休息。”他叹了口气,“平常那匹乌青马脾气很平和的。那天,也奇了怪了,不知怎么的,你一骑上去,它就发疯似的上窜下跳,还把你掀翻下来,你被倒栽葱似的摔在地上。哎!你晕睡了三天三夜,陈老哥,你娘,还有玲儿可急死了,我也担心死了。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我就真的愧对陈老哥了。现在,你能醒来,大家都放心了。这说明,你小子吉人天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他在我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握着我的手。我感受到他手心里的暖。

“还有哪些地方不舒服?”他关切的问我。

“就是全身酸疼酸疼的,使不上劲,脖子一动还有些痛。”

“只要性命无忧就好了。这些小疼痛,没事。年轻人,睡个觉,明天一早起来,就又生龙活虎了。”他拍着我的手,“我已经替你向郡尉请了假,军营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那个旅的五个卒长都是青年才俊,下面的兄弟也都很听话,都在加紧操练。你就安心养伤,伤好了再去军营里报到。”

他起身对爹说,“陈老哥,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在这里吃过饭再走吧?”娘走了进来说。

“不用了。”钟将军摆摆手。

“那我送送你。”爹提着一盏灯笼跟着。

两人走出去了。

“饿不饿?要不要吃饭?”娘在我床边坐下,问我。

我摇摇头。“你们去吃吧。”

“那好。”娘站起来,“你身上有伤。今晚,玲儿和我就睡隔壁。你要有事,就叫我们一声。”

我答应了。

娘拉上门出去了。

我暗暗思量:我该如何向他们解释,我来自未来世界的事情?我不是他们家的儿子,也不是什么玲儿的夫君,我只是一个不小心来到了这个古代的未来世界的人。我可以猜到他们的反应,他们不会相信,他们也不可能理解,儿子摔了一个跟头,就变成另一个人了。就象我不能理解,我只是摸了一下那个石头上人像的眼睛,就来到了古代一样。

想起《寻秦记》里的项少龙,坐着时光机器,来到秦朝;后来,却再也无法回到未来世界。我没有时光机器,又怎能再回到未来世界?

如果,回不去,我该怎么办?难道,我只能在这个时代里,做这个家庭的儿子,做玲儿的老公,做一切我应该做的事情?

还有,我们和教授的探险怎么办?江静怎么办?在21世纪里的我,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肚子的疑问和不解。

直到凌晨,我才再次睡着。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