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二十五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5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size][/URL] 晚饭的时候,蔡胖子又来了。 不过这一次蔡胖子并不是又找到了什么好东西,恰恰相反,蔡胖子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那个叫花子的要饭棍里面有点名堂。 有一段是空心的,里面藏着一张带着照片的花花绿绿的纸。 眼镜儿他们四个人并没有笑话蔡胖子不识字,因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晚饭的时候,蔡胖子又来了。

不过这一次蔡胖子并不是又找到了什么好东西,恰恰相反,蔡胖子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那个叫花子的要饭棍里面有点名堂。

有一段是空心的,里面藏着一张带着照片的花花绿绿的纸。

眼镜儿他们四个人并没有笑话蔡胖子不识字,因为那个时侯不认字的人很多。

但是他们看到这张委任状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为这是一张真正的委任状。

上面清楚的写着陆云龙的大名和所任职务,下面是鲜红的大章。

眼镜儿看了看其他的三个人:“怎么办吧?看起来这个陆云龙真的是补充团的团长!”

听眼镜儿这么一问,欧阳站了起来:“坏了!出事了!”

几个人都被欧阳给吓了一跳:“欧阳,你一惊一乍的想干什么?”

欧阳摸了摸后脑勺:“上午我和陈二愣子说,那个人是个探子,让他不能打但是又能收拾一下这个人,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刘萧和眼镜儿差点跳起来:“欧阳,你可真行啊,咱们赶快看看去吧!”

等几个人跑到了看押陆云龙的小屋才知道,陈二愣子把陆云龙扒得只剩了一个裤衩,呈大字型捆在了刘家的牲口棚里,估计现在已经被蚊子和小咬折磨的差不多了。

于是这些人又跑到了牲口棚里,见到了被勒着嘴捆着的陆云龙。

九月底十月初,这时候的蚊虫正是最厉害的时候,陆云龙一天水米没打牙,现在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

刘萧给陆云龙松了绑,又给他灌了点水,这才把陆云龙弄到了病床上,又是喂药又是喂饭,算是把陆云龙给救了。

忙完了救人,几个人重新坐下商量起这件事情来。

海军和欧阳仍然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刘萧现在有点犹豫,拿不准该怎么办。

眼镜儿看了看这三个人:“我还是那个观点,咱们几个人既然知道这个人是真正的团长,那咱们就利用他一下,看看能换点什么,实在要是换不出什么东西来,再按你们说的办,怎么样?”

海军看了看眼镜儿:“那你说,咱们该怎么拿他换东西?”

眼镜儿看看刘萧:“我拿个主意?我看咱们还是先听听刘大哥的主意吧,他的主意可能比我的要好得多!”

欧阳赶紧走到刘萧身边:“刘哥,刘大夫,你就先说说吧!”

······

陆云龙活动了一下四肢,长时间被捆着,浑身都已经麻木了。

现在他的身上抹满了解痒解毒的药膏,他一活动,浑身不舒服。

正在他呲牙咧嘴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被松绑的时候,眼镜儿、刘萧、欧阳、海军四个人走了进来。

陆云龙看到这几个人有点头痛,不知道这几个人又想在自己身上搞什么名堂:“几位,我真的是--”

陆云龙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见那个身材长得豆芽菜一般、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睛的人手里拿着自己的任命状。

眼镜儿坐在了陆云龙的身边:“陆云龙,不,陆打团长,陆团座,我们可以这么称呼你吧?”

陆云龙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被这个眼镜儿按住了:“请团座不要动,听我们把话说完!”

陆云龙不知道这四个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静静的听着。

眼镜儿看看其他三个人,然后转向陆云龙:“团座,卑职问句话,想听团座给卑职一个解释!”

陆云龙点点头:“说吧!只要陆某知道的,一定奉告!”

眼镜儿微微一笑:“我们几个想知道,团座您不会无缘无故冒这么大危险又回到这个地方,您这次找到我们这帮子残兵败将,是打算把我们这些人收编以后撤回锦州呢还是有心领着我们这帮人继续留下来打鬼子呢?”

陆云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他只好看着眼前这四个人每一个脸上显现出来的表情。

眼镜儿轻轻咳嗽了一声:“团座要是不明白卑职可以等一会儿,不过眼下我们就要打仗了,估计也等不了多长的时间,团座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在喊我们一声,不过团座最好别想跑,因为虽然我们知道您是真正的团座大人,但是手下的弟兄们估计现在还不知道,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就当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眼镜儿说着,给其他三个人使了一个眼色,四个人站起身就要走。

······

夜色虽然深了,但是四方台周围还是有很多双眼睛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不管是欧阳还是海军,他们几个人对哨兵一直是非常关心的。除了明哨和游动哨以外,在一些重要的地方还布置了暗哨。

这一次出来的游动哨是郎二华带的那个小组,是半个班的编制,有六个人组成。

村外的田地里已经出现了一片一片的空地。

那些空地是已经收割后的土地,地面上还残留着一些高粱茬子或者什么其他作物的秸秆。

郎二华忽然听到了一些声音,他马上举起手,打了一个手势,他的士兵马上就寻找合适的位置埋伏起来。

六只枪对准了发出声音的方向。

声音越来越近。

很明显,那是人的脚踩在残留秸秆上发出的声音,而且不止一个人。

一个兵的手有点抖。

“呯!”

一声枪响。

郎二华马上意识到是自己的手下走了火,毕竟这些刚刚放下锄头的手还不太会使用手里的枪。

······

陆云龙忽然开了口:“等一下,我想知道各位的意思?你们能不能说得更明白一点?”

于是眼镜儿又坐了下来:“团座大人,我们这些残兵败将想知道,团座大人这一次找到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陆云龙看着眼镜儿:“为什么这么说?”

眼镜儿笑了笑:“团座,我想你心里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陆云龙又看了看其他的人:“张副团长呢?他怎么没有来?”

眼镜儿还是微笑:“我们张副团长不愿意和团座大人见面,因为陆团座的目的我们张副团长不清楚,所以打发我们几个过来问个清楚。”

陆云龙语塞。

外面忽然隐约响起了一声枪响。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快步的走了出去。

“哪里打枪!”

海军看到陈二愣子抢先发问。

陈二愣子指了指西南方向:“报告营长,好像是那边!”

欧阳利索的拔出手枪:“海哥,应该是北镇方向,有可能是日军!”不等海军发话,欧阳喊了一声:“全体做好战斗准备!可能是日本人来偷袭啦!”

团部里的气氛立刻紧张了起来。

已经睡下了的士兵们纷纷跑了出来。

海军平时的训练这时候显示出来:几分钟的时间内,团部所有的战斗人员已经全部集合起来,整装待发。

张副团长一边扎好武装带一边跑了过来:“怎么回事?是不是日本人来偷袭了?”

欧阳赶紧跑到张副团长面前立正敬礼:“报告张副团长:我们的哨兵忽然鸣枪报警,估计是发现了什么情况,但是目前我们还不清楚!”

正说着,郎二华匆匆忙忙的跑来报告:“西南方向开来一支部队,穿的都是东北军军装服色,人数大约在四十人左右,为首的军官自称是补充团某连副连长严厉,请求与我们的长官取得联系!”

欧阳走了一下眉头:“怎么和我表哥一个名字?他们现在在哪儿?”

郎二华说道:“现在正在村外等候消息!”

眼镜儿看看海军:“是不是过去看看?”

刘萧一旁咧咧嘴:“千万别是那个人的手下,这要是找到咱们,够咱们几个人喝一壶的!”

海军想了想:“这样,我和眼镜儿过去看看,如果是溃散的部队咱们就收留,如果不是就赶他们走,实在不行,就用武力缴了他们的枪械以后遣散,你们看怎么样?”

眼镜儿挠了挠头皮:“要是自己人还好办,万一是日本人的花招可怎么解决,咱们上一次差点不就吃了亏吗?”

海军抽出手枪:“想那么多也没用,过去看看,到时候见机行事就是了!”说着,喊了一声:“陈排长!带着你的弟兄们,做好战斗准备跟我们出发!”

陈二愣子大嘴一咧:“好咧!”一招手,“全体上刺刀!子弹上膛!跟我出发!”

······

严厉焦急的等待着消息。

对面的士兵现在不断的增加,而且已经形成了包围他们这些人的态势。

严厉手下的这些士兵也是严阵以待。

铁彪(铁血ID:铁血刺刀)手里的枪也已经上好了刺刀,他警惕的巡视着对面。

严厉看了看铁彪:“铁排长,你不要那么紧张好不好?”

铁彪看看严厉:“严副连长,你还不是一样的?”

严厉看看铁彪,忽然意识到是自己的动作让弟兄们这么紧张:那支花口撸子已经大张着机头被自己握在手里。

严厉笑了一下,把手枪保了险放进枪套里面,小心的扣好扣子。

对面隐隐约约又走来了一群人。

“哪一位是严连长?请出来答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严厉一愣:表弟?

对面又喊了一遍。

严厉站了出来,大声的说道:“是欧阳吗?我是你表哥严厉啊!”

······

老熟人见面当然是高兴,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

但是有人不高兴。

海军第一个不高兴。

严厉证实了陆云龙的身份,这样一来,陆云龙就赶不走了。

陆云龙赶不走的结果就只有两个:一是这支部队要成建制的划归到他陆云龙名下,那样一来,无论是张副团长还是眼镜儿、欧阳、海军、刘萧这些人就成了陆云龙的下属,以前的那些努力就等于打了水漂;二是四人帮必须单独拉起一支独立的武装,可是这样一来,谁也不能保证能拉出多少人来,在这个地方,分散兵力无疑等于自杀。

四人帮单独的和严厉谈了很长的时间,双方都把自己的情况和处境介绍了一下,最后达成一致:如果陆云龙要强行把这支部队改编以后撤走的话,包括严厉在内的这几个人要团结起来把他赶出去。

达成了协议之后,严厉的加强排开始进驻到了四方台。

可是为了以防万一,严厉带来的部队单独住进了一个院子,外围是郎卫华和陈二愣子的部队。

陈二愣子一声令下:这支部队的枪口全部瞄准着院子里的这些人。

铁彪也不甘示弱,双方都是剑拔弩张。

严厉知道一时半会儿误会是解释不清的,他现在赶紧去见陆云龙,只有陆云龙表明了态度以后,双方僵持的局面才能被打破。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