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19章

北来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打铁便告诉我姥爷,那个时候有的人不管是不是长毛,抓着人就乱割人家的耳朵,他本想再找一只来凑齐,但是没找着,只好把那只耳朵留下来,现在还挂在屋顶阁楼上,早就干了。“他说你是生意人,有钱,要不要看一看耳朵?”我姥爷忙摇头说,“不看,不看,我自己有耳朵,要看也方便。”背枪的彝人听着,把枪取下换到另一个肩上,几人继续劝酒,我姥爷眼前晃动着那只可怕的耳朵,喝下的酒一点滋味也没有。

背枪的彝人忽然看着我姥爷说,“你们汉人的那个翼王,是个祸事兜兜!”我姥爷不懂他的意思,也没料到他会这样突然大声跟自己说话。打铁看着我姥爷解释说,“祸事兜兜就是祸根。”等背枪的老彝人几里古鲁说完一大堆话,打铁又看着我姥爷翻译说:

他刚才说,那个翼王经过彝族的地方,传信给彝族,有13个家支都接到信,每封信是一个意思,就是跟彝族说,他们已经把皇帝的地盘占了一大半,他们走这里过就是要去弄皇帝的位子,要彝族各支头人带好自己的人跟官军干,等他们夺了位子后,各支头人都可以当官,都有一份粮食干。彝族看到长毛打过去了,官军各个哨卡人很少,就动手干起来,把小山扎断,营房烧光,官军的草粮一运来就抢。后来听说那个翼王在阿道②遭打败了,彝族才晓得自己惹祸了,就只能继续干下去,越干越大,干的人越来越多。到了第六年,清朝就派周达武③带起兵来打凉山,一直打到咪姑牛牛坝④才收兵。彝族火药枪少,多数是削尖的木头棒棒,在火里头烧一下尖尖,不管用,只能投降。

我姥爷听完沉默不语,但心跳得冬冬响。他忽然觉得对方几人都在拐弯抹角拿石达开说事,甚至完全是冲着他来的,疑心他们说不定正当着自己的面商量如何收拾自己。打铁用汉话对背枪的老彝人说,“人家说翼王是你捉到的?”背枪的老彝人说了几句。打铁听了后自语道,“哦,是果基阿石子家的娃子捉到的,果基阿石子家跟冷土司是亲戚。”

我姥爷这时才看清楚,门口暗处确实有人一闪就不见了。

背枪的彝人又说了一阵,我姥爷看着他说完又转脸看着打铁,想弄明白说的意思。打铁对他说,“那一次,八且家被打败,投降了。周达武定要杀八且家头人才甘心,说杀不着头人就把家支杀绝,斩草除根。头人站出来让周达武杀,条件是要跟周达武再打三天仗才愿意被杀。周达武不干。头人又提一个条件,不打三天仗也要向周达武的军队射三箭才干,周达武同意了。头人射了三箭,射中三个兵,然后被杀了。周达武当时就没搞懂,彝族人的想法咋这么怪。”

背枪的彝人咕噜了几句。

打铁对我姥爷说,“那个周达武打仗,他看到山上有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在跑,后来就说那个女人很厉害,一定要交出来杀掉,其实她没参加打仗。你说周达武怪不怪?”两个彝人盯着桌上的油灯,又发起笑来,好像看见的是从前那个有点怪的场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