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金砖四国没有狼 中国更能融洽相处

jianghuisioc 收藏 0 360
导读:新加坡《联合早报》23日刊出署名文章说,日前在俄罗斯举行的首届“金砖四国”峰会,在国际舆论中一石激起千层浪。古今中外地缘政治外交战略传统,多半是违背文明理想、舍弃长远利益的权宜之计。如今金砖四国平台的吸引力就在于它能帮助四国成员在多极竞争中登上一个山头。俄中印之间有过一言难尽的悲欢离合,在没有狼也不必叫“狼来了”的“金砖四国”之间,中国将更能融洽相处。   文章摘录如下:   本月16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的、有史以来首届“金砖四国”峰会,在国际舆论中一石激起千层浪。从辩证观点出发,应该看

新加坡《联合早报》23日刊出署名文章说,日前在俄罗斯举行的首届“金砖四国”峰会,在国际舆论中一石激起千层浪。古今中外地缘政治外交战略传统,多半是违背文明理想、舍弃长远利益的权宜之计。如今金砖四国平台的吸引力就在于它能帮助四国成员在多极竞争中登上一个山头。俄中印之间有过一言难尽的悲欢离合,在没有狼也不必叫“狼来了”的“金砖四国”之间,中国将更能融洽相处。


文章摘录如下:


本月16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的、有史以来首届“金砖四国”峰会,在国际舆论中一石激起千层浪。从辩证观点出发,应该看到当前万花筒世界千变万化、新鲜事物不断涌现,对“金砖四国”现象敏感是积极潮流,也应该看到媒体赶时髦炒作“金砖四国”,只有五分钟热度。


古今中外地缘政治外交战略传统中有:“合纵连横”、“远交近攻”、“骑墙观望”、“与狼共舞”、“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等,多半是违背文明理想、舍弃长远利益的权宜之计。如今“金砖四国”平台的吸引力就在于它能帮助四国成员在多极竞争中登上一个山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金砖四国”领导人会晤十六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巴西总统卢拉、印度总理辛格出席。 中新社发 摄



“金砖”山头纯属偶然


最醉心于这一山头的可算俄国,它继去年5月在叶卡捷琳堡召集了金砖四国外长会议以后,又在今年6月再在当地召开四国首脑会议。而一年多来四国首脑及部长在不同国际场合碰头,也是俄国主动。


其次是巴西,是下届四国首脑会议的召集国。中国和印度对此兴趣不大,主要因为这“金砖”山头纯属偶然,并非从国际关系发展的过程中演变出来。


那是高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吉姆8226;奥尼尔(Jim O’Neill)在2001年11月20日提交的一份报告中,鉴于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四个英文名字缩写成“BRIC”的大国共占世界40%人口和 25%土地,按购买力计算的国民总收入高达15万4350亿美元,因此把它突出,中文“金砖四国”译名更把它镀“金”。


但“金砖四国”中的“金”光主要来自中国和印度,可以举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调查估计数字来说明问题。按人口来说,“金砖四国”是两个层次:一、中国(人口约13亿 4000万)和印度(约11亿6600万)是世界仅有的两大超级大国;二、巴西(将近2亿)和俄国(约1亿4000万)是二等大国。


按经济实力来说,中国居世界第二位(约7万8000亿美元),印度居世界第四位(约3万2370亿美元),俄国居世界第七位(约2万2250亿美元),巴西居世界第十位(约1万6650亿美元)。行家认为,俄国经济结构比巴西弱,这次由于国际金融风暴以及石油价格大跌而受害最惨。


由新兴国家取代美国地位的动议


“金砖四国”受人注视,与金融海啸爆发后出现的由新兴国家逐步取代美国经济中心地位的动议不无牵涉。这次四国首脑发表16条联合声明,第三条就是:“改革国际金融机构,强烈认为应建立一个稳定的、可预期的、更加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


“金砖四国”对着国际金融首都华尔街打太极拳,正在全神贯注奥巴马如何摆布美国银行的华尔街大老板却不屑一顾。奥尼尔在伦敦回答人民网记者采访时也说出世界经济仍然由七国集团G7主导,只有与美国、日本英国加拿大及欧盟联合起来,“金砖四国才能算是得到真正承认”。


《文汇报》上有篇题为“中国外交走进多边协调时代”的文章,认为中国忙于“G8+5”(八个“发达国”加中国、印度、巴西、墨西哥、南非)、“G20”以及“上合 ”,再加“金砖”(遗漏了“东盟+3”与“东盟+1”),“将日益全面、深入地参与国际经济、政治、安全等事务,并努力通过多渠道、多样化的机制和途径就各种国际问题进行多边协调”。


其实以上这些机制,除了“上合”以外,都有华而不实之嫌。用美国人的话说,其“photo-op”(摄影留念)的意义胜过实际问题的解决。


“G8+5”、“G20”与“BRIC”呈重叠之势,开起会来像走马灯转动。印度舆论形容今年6月“金砖四国”峰会是挂在“上合”车皮上,只能为“上合”作广告,“金砖四国”的真实重要性并没有展现。


在当今地缘政治范式中,国际关系呈“等级制”,有“同轴式”模式,即一个或数个国家居中心,再由其他国家形成外围;也有“套环式”模式,像奥运标志那样一环扣一环,每一个环形成一个小圈子,按照社会关系的“圈内”、“圈外”待遇不同开展外交关系。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外交政策属于后者。


“金砖四国”还没有形成“圈”,四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也相当复杂。在地缘政治范式中,最主要的规律是国际竞争,“盟国”也好,“圈内”也好,明里暗里竞争起来,即使搭起“金砖四国”的平台也不会自然消失的。


中国须避免排斥其他拉美友好国


巴西总统卢拉为《环球时报》撰文,指出“金砖四国”之间自2003至2008年贸易额增加五倍。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中国通”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指出,中国和巴西两国政府在国际战略上达到“南-南”志同道合,和拉美其他左倾政府(阿根廷智利委内瑞拉、巴拉圭、玻利维亚、厄瓜多尔)也越走越近。针对这一现实,北京在搭建“金砖四国”平台时还得考虑如何不将其他拉美友好国家排斥到“圈外”。


如果把巴西除外,“金砖四国”就变成一百年前列宁所提倡的俄、中、印三国人民大联合的新版了。


1998年俄国总理普里马科夫在新德里旧话重提,2002年12月俄国总统普京先后访问中国、印度,推动俄-中-印大联合。


印度中国研究所十年前积极响应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动议,联合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在莫斯科、北京、新德里轮流开展“第二轨”三国对话,至今开过六、七次,效果不大。今年6月16日是借“金砖四国”招牌才真正有了第一届俄-中-印三国首脑会议。


俄、中、印三国之间有过一言难尽的悲欢离合,正是“冷战”使得中俄、中印的“蜜月”发酵,也正是“冷战”使得中美和解,让中国炼出“与狼共舞”的本领。


在没有狼也不必叫“狼来了”的“金砖四国”之间,中国将更能融洽相处。至于能不能重温“秋水伊人”的甜蜜,那就要看事态如何发展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