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乞讨成为一种职业, 有谁会为他们买单?[长城军团]

赤手空拳 收藏 14 1473
导读:[center][color=#C709F7]当乞讨成为一种职业, 有谁会为他们买单?[/color][B][/B][/center] [color=#912BD5]当习惯成为一种理所当然的自然。心,是否也变得麻木? [B][/B][face=仿宋_GB2312][/face] 常常会看到各种各样的行乞者。或者老弱病残,或者遭遇天灾人祸,或者经历丧亲之痛。小的时候,泛滥的怜悯之心与同情心,会催促自己慷慨地掏出口袋里仅有的几块钱。只是,因为看着可怜,只是,希望这微乎其微的杯水车薪能够稍稍给他们些帮助

当乞讨成为一种职业, 有谁会为他们买单?


当习惯成为一种理所当然的自然。心,是否也变得麻木?

常常会看到各种各样的行乞者。或者老弱病残,或者遭遇天灾人祸,或者经历丧亲之痛。小的时候,泛滥的怜悯之心与同情心,会催促自己慷慨地掏出口袋里仅有的几块钱。只是,因为看着可怜,只是,希望这微乎其微的杯水车薪能够稍稍给他们些帮助,甚至,只是为了自己泛滥的同情心买单。也许,仅此而已。而如今,仿佛一切都变了。当那些看似可怜的乞讨者向我伸出那双寻求帮助的手时,甚至,我会视而不见地掉头走掉。吝啬到不曾把包里买冰淇淋剩下的5毛钱给他,吝啬到不曾给他们一丝希望与同情的眼神。


想到这些,常常会心畏惧。当那些所谓的爱心与同情心被我遗弃的时候,是否,自己也已经世俗到了陌生?


为什么看到那些残疾的乞讨者常常会绕道而行?是害怕他们残缺地有些恐怖的身体,还是为已丧失的同情心而心生畏惧?然而,这些好象都不再那么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已经遗失了。。。


只是,除了这些,还有更多的是对于很多行乞者的不解与愤慨。那些拿自己的自尊做代价的乞讨者。那些,拥有自食其力的能力却懒于劳动的乞讨者。


当我们走在马路上,突然碰到一个四肢健全,精神正常的中年男子聒不知耻地向我们伸出他那双硕大有力的手,伴随着一种轻浮的傻笑:“大姐,行行好,给点钱吧?”会觉得那是世界是最令人恶心的嘴脸,会有种想抽他几耳光的冲动。但,也只是冲动而已,最后,也只能是带着轻蔑的愤慨远离。在这个世界上,我不明白的事有很多。难道,凭借那又有力的手仍不能混口饭吃吗?当然,他做到了。我们是用自己的劳动和智慧去混饭吃,而他们,是用尊严,卖掉的尊严。。。原来,那东西对于某些人来说,真的一文不值却也可以混饭吃。


不过,除了这些,也还是有些让人无可奈何的乞讨笑话,他们的技俩,也不过是成为了人们的谈资而已。。。


在我们商场的外面,就有一老太和一老头,俩人象是夫妻,又象是“ 同事”。早上,我们去上班的时候,或老头或老太,骑着三轮车,准时出摊。准备好一切,便铺上他们那张“历尽沧桑”的“寻求好心人帮助”的字幅,再摆上个破缸,拄上拐杖,开始向路人伸出那双苍老的手。中午换班,晚上我们下班,他们亦收拾东西走人。俨然一“上班族”。有次跟同事一起逛街,一老太抓住同事的衣服死活不放。同事很是恼火,仔细一瞧,这不商场外“摆地摊的老板”吗?“你一月多少工资啊?有提成没?”同事一脸鄙视的问。那老太很是惊愕,随即松手,转身离开。我淡笑,朋友这话真有水准,也不曾想,这老太居然对“熟人”也下手。


记得还有一次,是跟一外地朋友一起逛街,正说笑着,一老太抓住他衣服怎么都不放,看那阵势,估计是要来个死缠烂打。我狂笑不已:“哈哈`````看来你这家伙魅力可真是不小呢,迷个小女孩也就算了,就连老太太都被你迷成这样了。要不,咱也给人家整个签名?”他苦笑,一脸的无奈。调侃之后,还是我一狠心,掏出了五毛钱,成了他的救世女神。五毛钱的巨资解救了他,同时也换来老太一个不屑的眼神和一句一针见血的“穷鬼”。而他,对于我刚才的那番调侃却不以为然。


“魅力不小是不假,要不咋能迷住你们这的老太?不过,知道她为什么抓住我不放,而不去抓你吗?”


“为什么?难不成你们有亲戚?”


“切!一般,男女一起逛街,她抓住男的成功率比较高,而且得金量也会高。因 为男的一般比较爱面子啊,尤其是跟女生一起的时候,他不可能让女生为他“买单”了。不过吧,今天倒是个例外。谁让我是穷鬼呢?哈哈````”


是啊!这其中的学问,还真是有得研究呢。最后,我们得出俩结论,不,确切地说该称为是真理。其一就是,朋友没有去学心理,是他人生的一大败笔。这二便是,等以后要真混不下去了,就去打劫要饭的,他们可比我们这些“穷鬼们”富多了。


当这些让人哭笑不得,无可奈何的谈资成为我们每个人的经历时,我们也就习已为常的麻木了。常常我们只是把这些谈资甚至于笑话淡然处之,或者,会为自己识破他们的技俩而无比自豪。象那些找出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欺骗我们幼小心灵的例子更是举不胜举。他们的那些小小技俩也就变得更加不值一提了。只是,最近,一种新的现象,甚至于风气,令我难以理解到鄙视。


不久前,好友结婚。我作为伴娘去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到了男方家后,席间,听一阿姨对女友婆婆说:“门外来了个讨喜钱的叫花子,说是要50块喜钱。”“50?你问问他能不能再少点?”我惊愕,怎么 ? 如今的叫花子又想出这么个营生的门道?后来,终究花了多少钱才打发走的他,我不知道。朋友嫁到了农村,以为,或许,这只是碰巧路过,撞上的吧!便也没再多想。可,事有巧合。某日早晨去上班,小区有举办婚礼的。小弟弟吵着非要我带他去看不可,婚礼非常热闹。看过一会儿准备上班离开时,眼前的场面顿时让我震怒了。在人群的外面,足足有十几个乞讨者,他们或残疾,或健全,齐刷刷地围了个大圈。每个人都象是等待人群早些散去,他们也好上前“凑凑热闹”。我不解,难道还要理解成是他们在欣赏,在享受这最美丽的人生吗?难道这附近的叫花子都是闻讯前来“沾喜气”,亦或是早已打探好的。那么,他们的开价又会是多少?总不会比农村的还低吧?要不,来了这么多人,整个“团购”可以打个优惠价吗?婚礼刚开始便来了这么多捧场的,继续下去,还会不会有更多他们的“同事”前来“沾沾喜气”“发个小财”?更有甚者,他们一天要赶几个这样的场?我不敢想下去,也不想再往下想了。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以后,是不是就真的可以成为他们的开阔的另一片更为广阔的市场?是不是,渐渐地,这样也就成了一种风气?那么,以后的婚礼是不是要有很大的变化呢?以前是收亲朋好友贺礼,如今,却要往外送红包。给叫花子送“贺礼”?这笔多出来的开销具体是多少谁也不知道,而是根据他们群体的大小,及其胃口的大小而定的。因为,很少有人会在这大喜的日子里跟一群无赖犯冲。他们甚至会以一种极其友好的商量的语气跟这群无赖讨价还价。哈哈````这样想来,这个世界也确实够疯狂的,已经疯狂到了人们向叫花子乞讨的程度。


当那所有的反省在耳畔响起时,常为自己已丧失的同情心而深感惭愧。当我们对这个世界抱有太多希冀的时候,那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就象那次看到一年迈老太太几近赤裸地流落街头,在烈日当头的大马路上,憨然入睡,苍蝇亲吻着她,嗡嗡嗡地为她合唱。心中那残存的同情心也并未使我停止前行,靠近一点,献上自己明码标价的爱心一样,丢失了的,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可是,我们为什么会任由它丢失,或者,随便就遗弃了它呢?


当那些令人哭笑不得的饭后谈资渐渐地成为一种无奈,最后,习以为常 。我们,还会任由那同情心泛滥吗?


当乞讨成为一种职业,甚至于一种风气,我们,还会有那么多人为他们所谓的可怜买单吗?


当越来越多的乞讨者混在真正可怜的人中间,我们还会去费力的区分谁最可怜吗?


当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人们的滴水相助时,是要怪人们的铁石心肠,还是该怪那些职业乞讨者没有“敬业精神”吗?


当小孩子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对于他们的毫无爱心和同情心,我们又该责备谁?


当这所有所有的问题,一直画着问号,始终无人给出答案时,我们,究竟要向谁索要答案,抹掉问号?

本文内容于 2009-6-23 12:11:43 被赤手空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