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服务团”60年后再响集结号(组图)

“西南服务团”60年后再响集结号(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南服务团政法大队(市人民政府)的游行队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南服务团总团长宋任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邓小平政委在接管干部会上讲话




入档理由


本月30日,我市将召开西南服务团成立60周年纪念大会。当天,大型展览《走向大西南》将在三峡博物馆开展。


1949年6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在上海成立。1.7万余名老干部和来自宁沪杭的进步青年,告别亲人,跋山涉水,随战斗部队向大西南挺进。其中7000余名干部,于1949年12月先后抵达山城,投入到接管、建设重庆的艰巨任务中。


当年西南服务团战士,扎根重庆奉献至今的约有3000余人,成为中国青年运动又一亮点。时值建国60周年之际,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集结号再次吹响。


目标重庆


初进重庆


集结号角再响


上月底,本报等各大媒体连续几日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希望尚留在重庆但与西南服务团团史研究会没有联系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战士,尽快向组织报到。


西南服务团团史研究会副会长季丽丽介绍,今年是西南服务团成立第60周年,希望能找齐重庆地区的西南服务团老战友,派代表参加本月30日市委举办的纪念大会,领取纪念章。季丽丽说,西南服务团约有7000多人到重庆工作,因工作调动、过世等原因,现在,大约还有3000多人。目前,该团史研究会已联系上的老战友有2800多人。


当年,西南服务团随同二野解放大军西进,每解放一个县,就留下一个中队负责接管和政权建设,几乎重庆每个区县和部门、工矿企业、学校等,都有西南服务团战士。目前,该团史研究会一批老同志,正忙着去报纸登载寻人启事,去各个机关查询,西南服务团集结号再度响起。该团史研究会在三峡博物馆旁皇侨饭店设有接待室,几乎每天都有老战友前来报到,联络电话响个不停。


史料记载,1949年6月12日,刘伯承、邓小平把贯彻党中央进军大西南的决定,解决新解放区干部问题,放在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时代大背景下,做出组建西南服务团的重大决策。西南服务团按军事编制,列为进军大西南的第五梯队,随战斗部队同步进军。


西南服务团共计1.7万余人,骨干力量是战功卓越的6100多名老干部。另一部分是来自上海、南京、苏南、皖南等地的一万多名大中学生、青年职工,多数是地下党员或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的进步青年。


西南服务团总团长宋任穷,第一团(上海团)团长曹荻秋,下设重庆支队、川东支队等6个支队及技术大队、四川干部队、财经大队、文艺大队等。


初进重庆


满街散兵游勇


季丽丽记得,经过三个多月政治理论学习,1949年10月1日,她与7000多名干部开始向重庆进发,长征7000里,克服无数艰难险阻,于当年12月底前,先后抵达山城重庆。


出现在接管人员面前的山城,满目疮痍。解放后,重庆首任市长陈锡联撰文回忆:“……特务匪徒四处潜伏进行阴谋破坏,散兵游勇流浪街头,10万左右的旧有员工等待接收、安插或处理,大批学校师生等待救济与复课,工厂遭受敌特大的破坏,商业停滞,谣言满天飞……”


1949年12月初至1950年3月底,重庆市发生持枪抢劫等案255起。一些歹徒光天化日下,在闹市公然抢劫,甚至向追捕人员投掷手榴弹等。更有潜伏匪特纠集散兵游勇、地痞流氓等,“保民军”、“警察人员调查处”、“地下工作队”、“浙赣边区纵队”等非法组织层出不穷。在淮海战役中,被我军俘虏、原国民党72军的排长刘大申打出“刘伯承十一军军管会”旗号,擅自改编敌军,成立“解放军人民政府”,张贴布告,摊派钱粮,强行接管国民党军26艘登陆艇、兵工及被服厂各一个,私营纱厂两个,企图浑水摸鱼。


被编入二野军大三分校的西南服务团女战士胡晓如记得,部队打到湖南常德,她接到任务:进入重庆后,将参与接管国民党警察第八分局。“当时,我们除知道重庆这个名字外,其他两眼一抹黑。”胡晓如说,第八分局位于红岩村,是国民党专为中央南方局和八路军办事处而设立,特务密布,摊贩、行人都可能是敌特人员。街上满是乞丐、小偷、妓女,枪杀案几乎天天都有。


重庆是蒋介石的经营重点,地处西南,封建势力顽固。逃跑时,蒋匪有预谋地把一批恶匪惯犯等从监狱释放,而我主力作战部队西追残敌,接管人员较少,西南服务团面临极其严峻的形势。


接管重庆


53天肃清全城


据西南服务团资料记载,接管重庆的步骤分为政务、军事、财经、交通、后勤、文教和公安等七大系统,由六个接管委员会和一个公安部进行。


1949年12月3日,重庆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12月6日,军管会发布公告,勒令游杂武装停止非法接收,集中一切权力等。12日起,设立12个登记处,开始收容散兵游勇、收缴非法武器、整顿市容与交通秩序。对于大肆作乱的特务、惯匪,军管会采取“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的政策,先后逮捕敌特、惯匪1200多人。


西南服务团老战士孙曙回忆,重庆解放后,首先处理散兵游勇,第二步禁止烟毒,第三步则是处理妓女。当时,临江门、人民公园、南区公园、较场口、七星岗等地,游妓成群。有妓女拉不到客,竟霸占公共厕所门口,向如厕妇女强索“位置费”。


1950年5月开始,公安机关会同民政部门先后8次集中收容游民、乞丐、妓女等1.4万余人。经过安定情绪、开展阶级教育和劳动教育、安置就业三个阶段教育改造,山城一万余名妓女走向新生活,重庆社会开始步入稳定。


胡晓如抵达重庆后,与爱侣王家珍结婚,两人把新家安在化龙桥的警察第八分局内。该分局辖下8万余人,干部只有10多人。新婚后的胡晓如,每天夜里背着卡宾枪走街串巷、爬坡上坎巡逻,几次遭遇匪徒打黑枪。


据查资料,西南服务团于1949年12月8日、16日、28日分三批抵达重庆,经历艰苦卓绝的斗争,到1950年1月23日重庆市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隆重召开,会议宣告接管工作告一段落,转入正常管理阶段。


原市委书记任白戈说,整个山城接管工作仅历时53天,在当时形势和条件下,其速度之快、效率之高,堪称奇迹。西南服务团约占重庆接管力量90%,居功至伟。


浴血重庆


68名战友牺牲


西南服务团是大西南建立人民政权的第一批干部,为建立和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英勇顽强,不屈不挠,仅在剿匪征粮等斗争中,重庆地区就有68名西南服务团同志壮烈牺牲。


黔江首任书记侯书堂披露,西南服务团黔江中队57名同志接管县城后,为保证每天川流不息的过境部队粮草供应,县长王政出面召集上层人士、大户地主开会,全县权势最大的地主罗炳然竟派人送来一封信,摆下鸿门宴,发出挑战书。


王政带着两名警卫员,闯入罗炳然戒备森严的山寨。谈判中,罗炳然嚣张地提出三条意见:拒绝人民政府进入山寨,保留武装;掌控黔江西北各区乡,政府不准插手;只能慢慢陆续送缴一些粮食。王政严词驳斥,宣讲完党的政策,扬长而去。罗炳然慑于我军声威,未敢轻举妄动,但仍拒绝放下武器,后被解放军15团歼灭。


1950年1月23日中午,秀山县溶溪区政府被上百名匪徒包围,战斗持续到天黑,土匪放火烧房,12人壮烈牺牲,其中有西南服务团5位战友。1950年2月17日,山东昌乐人、西南服务团五支队邮电中队战友刘政文押运去成都的邮车,驶至大足邮亭铺一拐弯处时,遭遇百余武装土匪袭击。刘政文用携带的步枪和驳壳枪交替射击,毙敌两名,终因子弹打光,寡不敌众,英勇牺牲,年仅19岁。


浙江慈溪人、二支队十三中队年仅16岁的战友汪树人,接管璧山时担任专署民政干部。1950年2月,剿匪牺牲于璧山城南乡。战友们从小战士遗体口袋里发现了一封他写给母亲的家书:“亲爱的妈妈,我已平安到达重庆……”胡晓如抵达重庆时仅18岁,当时,她刚放弃考取的北师大,在家乡安徽芜湖报名参加了西南服务团。


共和国华诞60周年之际,西南服务团团史研究会经过专门搜集,发现重庆地区牺牲的西南服务团英烈共有68人,目前已专门补注出了《英烈名录》。


-延伸阅读


邓小平上海揽才筑起成渝铁路


开赴重庆的西南服务团,除朝气蓬勃的青年学生,还有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有的已年过半百,戴着眼镜,文质彬彬,这就是西南服务团技术大队。新中国第一条铁路成渝铁路诞生、重庆钢铁公司恢复生产等,他们功勋卓著。


上海解放时,邓小平认识了陈毅的堂兄、著名兵工专家陈修和。两人交流时一致认为,应尽快修筑成渝铁路,带动四川经济复苏。经邓小平多次请求,陈修和答应制订修路方案,并推荐和物色了50多名专家,合并组建西南服务团技术大队。


技术大队成员冯汝为原是安徽工业专科学校副教授。他回忆,大队有原南京建设局总工程处处长戴根法、国立中央大学总务长陈定闳、教授温嗣芳、国立边疆学员教授邬宗镛、中央大学研究院范鸣麟和陈达士研究员、国民党兵工署工兵少将翁惠成、德国留学归国博士何云骝、地质矿床专家马镇坤博士等著名专家学者。


在南京,二野副政委、西南服务团总团长宋任穷设宴招待专家,代表刘邓首长宣布:“专家教授一律保持原职、原薪,按中灶待遇,行军途中有警卫队保障安全。”抵达重庆时,技术大队已扩至近200人,主要分配在交通和工业部门,以军事联络员身份完成接管后,又投身恢复发展生产第一线。


1950年6月5日,战火刚停,硝烟未尽,成渝铁路开工。技术大队80多位战友参与,高级工程师16人。全路9个工务段,全是技术大队专家扛大梁。他们战天斗地,自行设计产出第一根重型铁轨,深谷隧道中成功爆破500多次。两年时间,全长505公里的成渝铁路全线建成通车。这是第一条中国人自己设计施工、自己生产钢轨铺设的铁路。


完成成渝铁路后,这批专家又转战宝成、成昆铁路。24位专家投身六盘水和攀枝花的开拓建设,在荒山野岭中建出矿产城市。为了建设大西南,建设新重庆,有的专家甚至献出生命,长眠巴蜀大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