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黑作坊:死鸡鸭烂肉变身美味烧腊

金色胡杨林 收藏 1 45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3_3223_9503223.jpg[/img] 肮脏的作坊臭气熏天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3_3224_9503224.jpg[/img] 作坊的冰柜里堆满了死鸭鹅,泡在肮脏的血水里,令人作呕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3_3225_9503225.jpg[/img]   一间地下作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肮脏的作坊臭气熏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坊的冰柜里堆满了死鸭鹅,泡在肮脏的血水里,令人作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间地下作坊里,褪了毛的鸭鹅随意塞在一个桶里


这是一组触目惊心的镜头。


一排散发着腥臭味的老母猪肉,挂在阴暗的工棚里,准备下锅烧制,几小时后,它们将变身 “美味”叉烧;


齐腰高的大桶里,塞满了泡得泛白的死鸭,有的已开始皮肉糜烂,肮脏的血水溢出桶外。


凌晨时分,它们将作为鲜鸭或制成烧鸭出售;


几十平方米的窝棚里,数百只刚用沥青拔过毛的鸭子堆在地上,旁边一地污秽的鸭毛,刺眼的鸭血四处横流;


……


这样的场景,每天发生在佛山及广佛交界地区的一些烧腊作坊里。每天,有成千上万只(斤)劣质烧鸭烧鹅和叉烧,通过或私下或公开的产销网络,成为人们青睐的餐桌“美食”。


佛山及广佛交界处聚集了桂江、永利等多个大型的三鸟市场及中南等农贸市场,以这些市场为中心形成的地下烧腊行业,生意兴旺。


近日,记者仅在佛山大沥就发现了数十家这样的地下烧腊作坊,它们大都存在多年,很多无证无照,卫生状况恶劣,进出货均无检验检疫,有的使用苏丹红等违规添加剂,甚至低价收购死鸭死鹅等加工成熟食销售。它们通常傍晚进货、夜里烧制、凌晨出货,其烧腊销往佛山、广州等地,主要有三个去向:批发给各地的中小农贸市场,卖给企业单位或学校食堂,批发给各地烧腊店。其中,相当部分进入附近的中南市场,这里是佛山最大的批发市场,每天销往佛山乃至省内的烧鸭烧鹅超过6000只。


据悉,广佛两地政府都曾多次对地下烧腊进行专项整治,并作出了严格的监管规定。但地下烧腊为何屡禁不止?


昨天下午,根据记者提供的情况,佛山大沥政府多个部门对上述烧腊作坊及无证无照经营的小作坊进行了清查。


佛山南海


政府昨日清查


地下烧腊作坊


昨天下午,佛山市南海当地政府近百人组成执法队伍,对记者暗访的地下烧腊加工窝点进行清查。行动中查处了辖区内15家烧腊加工点,其中13家属无牌无证经营,执法队对地下加工点进行了查封,捣毁了炉灶等生产设施。


在太平村附近的烧腊窝棚区,记者发现,加工点的不少炉灶还很烫手,但作坊内空无一人,货物、设备等也转移了。只有一家地下加工点还在生产,一名工人正在出炉“香喷喷”的烧鹅,一批已装箱准备送货的烧鸭、烧鹅被没收,面对执法人员的询问,工人“一问三不知”。


执法人员在这些加工点内发现了柠檬黄、玫瑰红等一批食品添加剂,用来给烧鹅、烧鸭上色。执法人员表示,在烧腊生产中严禁使用添加剂。


地下烧腊作坊存在多年,为何无人监管?太平村委会一位负责人表示,这些平房都是村民私自建起来的,村里并不知道。一位执法人员坦言,很多加工点人员已闻风转移,只留下一些不能搬走的炉灶等设施。


据悉,近几年,佛山已着手引导小作坊老板建立集中加工点,让分散的小作坊搬到加工点统一加工产品,但由于建设投资金额大,市场效益慢,不少小作坊积极性不高,致使地下烧腊点仍四处散落。


市场直击


有人对死鸭死鹅特别感兴趣


每有货车进入市场,就有人抢购车上死去的鸭鹅


稍早前,有读者报料,称广州周边的一家禽畜交易市场有人专门收集死鸡、鸭、鹅,一番“制”后,贩运到农贸市场直接销售给不明真相的市民,从中牟取暴利。


记者随后来到一家靠近广州的大型禽畜批发市场,下午4时许,陆续进驻的鸭鹅批发商,很快将卸下的鸭鹅摆满市场,开始招揽顾客。在线人的指点下,记者发现,有几个人专门在各个批发摊档间来回游荡,不时摆弄一下地上的鸭鹅,对那些奄奄一息或健康状况不佳的鸭鹅似乎格外感兴趣,一旦发现有死亡的,就当即与摊主讨价还价收购。傍晚时分,一名灰衣男子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买到了两只死鹅,随后就将死鹅放在市场旁的一辆无牌摩托车上。


这期间,每当有货车进入市场,这些收购死鸭鹅的人就蜂拥而上,抢购车上死去的毛鹅、毛鸭。一辆车牌为“粤YP23××”的货车刚进入市场卸货,一个贩子就上前与货主攀谈,很快以每只5元的价格买去车里死去的四只毛鹅。


线人说,这些收购者一晚上能收近千只死鸭鹅,基本上都销往广州。经多日跟踪调查,记者发现,这些收购来的死鸭鹅被送往南海大沥涌表大桥附近。凌晨5时许,一辆面包车开始在这里等货。半小时后,一辆满载货物的三轮车从一条小巷里开过来,几名男子借着手电筒照明,将几箱已经脱毛处理的死鹅搬上车,车牌号为“粤A27H5×”的面包车随即开往广州方向,不久来到海珠区沙园市场。一名灰衣男子和一名女子将满载死鹅的红色塑料箱用小推车推入市场,在附近仅有的两档专卖鹅肉的档口前,将一只只死鹅摆上档台。记者发现,卸货的灰衣男子,就是三鸟市场中捡死鹅的人,他甚至连衣服都没换。


记者近前询问鹅的价钱,档主说7元一斤,并信誓旦旦地说这是“刚开炉脱毛的新鲜鹅”。做烧腊生意的线人告诉记者,目前市价一般光鹅就要十几元一斤,这里便宜这么多,听价钱就有问题。


日前,南海当地政府根据记者提供的线索,执法捣毁了多个死鹅、死鸭加工点。在记者暗访过的一个位于荒地和臭水沟旁的窝点,执法部门发现了堆放在桶里和冰柜里的上百只死家禽,有的已腐烂发臭。用来给死家禽脱毛的沥青不知反复使用了多久,臭味很重。据查,每天仅这个作坊加工、贩卖的问题家禽就有四五百只。


6月14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南海×江三鸟批发市场,发现仍有人打死鸭鹅的主意,因为市场方面加强了监管,这些人已非常警惕。晚上8时许,记者未发现有人拎着死禽离开市场,但十多只几小时前便死掉的鹅已不知去向。


据查,目前死禽贩子专门抢在运输车辆未进入市场前,在市场附近从事死禽收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