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塔那摩监狱中的中国人

城管执法9队 收藏 0 639
导读: 关塔那摩监狱中的中国人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胡贲 2009-06-17 21:25:12 [B]编者按:4名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维族人于6月14日抵达百慕大。另有13人将于晚些时候前往太平洋小国帕劳。这些已被中国政府称为“东突恐怖分子嫌犯”的关塔那摩中国人,再次受到了国际舆论的关注。美国新总统奥巴马上台之初就立刻签署行政命令,于今年之内关闭“美国历史上悲伤的一页”——虐囚丑闻不断的关塔那摩监狱。17名被关押在其中的中国维族人反而成为了能否成功关闭关塔那摩的关键。他们怎么被美军俘虏

关塔那摩监狱中的中国人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胡贲

2009-06-17 21:25:12

编者按:4名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维族人于6月14日抵达百慕大。另有13人将于晚些时候前往太平洋小国帕劳。这些已被中国政府称为“东突恐怖分子嫌犯”的关塔那摩中国人,再次受到了国际舆论的关注。美国新总统奥巴马上台之初就立刻签署行政命令,于今年之内关闭“美国历史上悲伤的一页”——虐囚丑闻不断的关塔那摩监狱。17名被关押在其中的中国维族人反而成为了能否成功关闭关塔那摩的关键。他们怎么被美军俘虏的?在关塔那摩狱中的情况如何?今后又会怎样?中国外交部要求美国将17名“东突”分子引渡回中国,反对任何第三国接收这些恐怖疑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5月9日,位于古巴关塔那摩湾的美国关塔那摩基地,美军上尉Dan Byer带领记者参观关塔那摩监狱原X营。

被捕

10年前,阿迪尔·哈奇木江离开了中国。他当时24岁。据他的律师称,他先是去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希望能在那儿做点小生意。2001年6月,他决定离开比什凯克,前往土耳其打工——对于维族人来说,土耳其有着非常接近的语言和文化,前往土耳其学习和打工,一直是维族人“留洋”的首选目标。

律师说,阿迪尔·哈奇木江买不起机票,准备从巴基斯坦过境伊朗。逗留等待签证期间,巴基斯坦当地的维族人建议他,去阿富汗的一个小山村等着吧,那儿有一个维族人的村落。阿富汗巴基斯坦边界并没有严格的边防,哈奇木江很顺利地转到了阿富汗

在那里,他认识了阿布·巴克尔·卡西姆。在国内,卡西姆是个皮衣匠人,他2000年年中离开新疆。2001年前后,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开始大力遣送“非法滞留”的中国人。阿富汗一些地区依然在塔利班的控制之下。卡西姆于2001年9月抵达了这个他现在都记不住名字的村庄。他在口供中强调,自己是在这里等待“签证”,他也希望去土耳其。

全部22名被捕并关押在关塔那摩的中国人都先后在这个被认为是恐怖主义训练营的村庄呆过。这个村庄距离Tora Bora山区不远,属于塔利班资助的一个训练营。全村仅有一支AK-47步枪。哈奇木江和卡西姆都承认曾经接受过步枪训练——不到半个小时的讲解,每人打了3发子弹。

美军公布的卷宗显示,Tora Bora山区距离巴基斯坦边境不到10公里,是阿富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重要基地。2001年10月7日,当美国及其联军开始第一轮的“永久自由”行动时,第一个遭到轰炸的就是这个山区。这个“恐怖主义训练营”迅速瓦解,人员逃散。其中的22人,在此后的逃亡过程中,分别被巴基斯坦警方和当地部落民抓获,然后被交给美军。

前中央情报局(CIA)驻巴基斯坦高级官员John Kiriakou在2008年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一个巴基斯坦或者阿富汗的村民绑着一个人来到你面前说,这人是个恐怖分子,你会怎么办?他如果真的是呢?”“我们只有把所有这些人都送往关塔那摩,在那儿有审讯小组,有翻译,有时间慢慢审查这些人。”John Kiriakou解释说。

根据2001年小布什签署的一项命令,只要美国军方认为是“国际恐怖分子”的非美国公民,美军都可以抓捕之。此后,22名中国人被抓捕,拘禁在关塔那摩4至7年不等。

关押

关塔那摩是一个美军驻扎了一百多年的军事基地,但主权属于古巴。因此,对押送到此地的“恐怖分子嫌犯”,可以在不受美国法律乃至“日内瓦条约”的约束下,通过审讯获取更多有关恐怖主义情报。在740名被关押过的恐怖嫌犯中,目前仅剩下大约200名依然在押于关塔那摩,而其中,仅有23名够上起诉标准。过分注重情报而忘记搜集证据以及证据合法性,再加上关塔那摩在虐囚、刑讯逼供等方面声名狼藉,几乎可以肯定,大部分案子在法律面前都将面临严重的质疑。

阿迪尔·哈奇木江的律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的委托人在抵达关塔那摩之后接受了一段时间的询问。但当美军发现他们并没有什么价值之后,这些人就被遗忘了。

直到2004年7月,关塔那摩才设立了“战斗人员身份审查特别法庭”,包括22名中国人在内的大多数关塔那摩被关押人员第一次接受正式的“法庭聆讯”。而在此之前,包括阿迪尔·哈奇木江和阿布·巴克尔·卡西姆在内的5名中国人已经被军方认定并非“敌方战斗人员”。

来自波士顿的律师萨宾·威列特志愿接下了这个案子。他向记者表示,他决定向更高的司法系统提请上诉。就在上诉要接受聆讯之前10天,2006年5月5日,这5名中国人被释放,并被转移到了阿尔巴尼亚。他被司法部告知“你已经没必要上诉了”。

威列特继续为其他17名中国维族人提供辩护,但语言沟通障碍和委托人对美国司法系统的不了解、不信任加大了难度。“有一天,其中一名中国人的床单被没收了。因为有其他人尝试用床单自杀。但这位中国人并不理解,他以为是上诉程序导致了监狱当局对他进行迫害。在当天的聆讯最后,他向我表示,算了,不要继续了。这不值得。”威列特回忆说,“对于他们来说,追求自由的上诉,还不值一条被单。”

理论上来说,目前所有22人依然是中国公民。卷宗显示,22人中的大多数在中国曾因参与分离主义活动的罪名,被判刑或者刑事拘留。

中国政府目前将这22人依然判定为东突恐怖主义嫌犯。中国外交部6月11日再次要求美国将17名“东突”分子引渡回中国。发言人秦刚说,中方要求美方履行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和国际反恐义务,停止向任何第三国移交恐怖疑犯,尽早将他们遣返中国。中方也反对任何第三国接收这些恐怖疑犯。

第二天,美国政府宣布,将有4名在押维族人被送往百慕大。他们将在那里获得难民身份。据中新社最新报道,太平洋小国帕劳同意安置剩下的13名维族人。

据了解,美国为了安置这些曾经有囚犯颇费周折,新华社《国际先驱导报》报道说,欧洲各国都不愿轻易接收。该报报道说:“一部分囚犯本来是可以按照国籍遣返回国,但美国政府以担心这些囚犯回国后受到‘迫害’为由拒绝将他们正常遣返。可美国政府又不愿意开放本国国门接纳他们,国防部长盖茨就曾明确表示,这些人即使释放,也绝不能允许他们移民到美国。”

瑞典国家广播电台的资深记者Randi Mossige Norheim曾采访过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的维族人哈奇木江,她说,如果这些人一旦获得难民身份,将很难遣返。

对于中国来说,如果希望追回剩下的13名“嫌犯”,必须要在这些人被转运到第三国之前取得成功。因为,一旦成功落地通过海关,其他国家的政府也可能就无能为力了。

离开

先期获释的哈奇木江、卡西姆等5人,先是到了阿尔巴尼亚,他们一开始生活在阿尔巴尼亚的国家难民中心,等待难民身份审查。

据了解,哈奇木江后来找到了一个前往瑞典参加人权论坛,讨论关塔那摩话题的机会。抵达斯德哥尔摩之后,他立刻申请了瑞典避难。哈奇木江有一个姐姐生活在瑞典,那儿也有维族人的社区。

起初,瑞典移民委员会拒绝了他的避难申请,理由是,哈奇木江已经获得了阿尔巴尼亚的避难身份,他不能在瑞典再次申请。而移民法庭推翻了这一决定。考虑到哈奇木江所获得的阿尔巴尼亚避难身份并非来自他自己的意愿,而他自己又在瑞典有亲属,2009年4月30日,瑞典移民法庭最终决定,哈奇木江可以留在瑞典。他也是目前惟一一个可以居留于欧盟国家的中国籍前关塔那摩关押人员。

无论是阿尔巴尼亚或者瑞典,“前关塔那摩囚犯”的身份标签都激起了当地国民的严重关切。瑞典国家广播电台的资深记者Randi Mossige Norheim向记者解释说,瑞典国民的关切,除了对这些人的怀疑之外,更多人也希望自己的国家能比美国人在关塔那摩做的更好。

据了解,卡西姆已经在阿尔巴尼亚开始工作。他和另外三名留在阿尔巴尼亚的维族人同时为一家穆斯林开的意大利风味餐厅打工。目前,阿尔巴尼亚政府依然支付卡西姆和他的朋友们的房租和电话费。但到今年年底,这项资助将停止。

另外四名抵达百慕大的人向媒体透露,想在百慕大开家餐馆谋生。目前百慕大群岛的宗主国英国政府正对4人进行安全审查,然后决定是否对百慕大当局提出质疑。在采访中,4人坚持说他们并不是恐怖分子。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研究员牛新春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们辩称不是恐怖分子没有任何说服力,必须引渡回中国,进行取证和审讯后才能确定他们是否是恐怖分子。牛新春说,关塔那摩被关闭本身就是非常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加上西方有些人认为这些“东突”分子如果被引渡回中国会在人权上受到不公正待遇,所以西方媒体对他们的去向一直非常关注。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