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三章 败军乞怜东洋鬼 王师演武振雄风 第十三章(2)大义感召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金沙镇夜袭战和反击战的胜利大大地鼓舞了抗日救国军的士气,也坚定了景元甫等抗日救国总会领导人创建新海县抗日革命根据地的信心。

这次战斗他们一共毙伤伪军七百多人,俘虏伪军近千人,缴获长短枪近两千支,又重创了阎康侯的伪军主力,为创建新海县抗日革命根据地创造了十分有利的发展条件。

当天夜里,在景元甫等人的指挥下,抗日救国军在打扫完外围战场以后,又对镇内的残敌进行了彻底的肃清。

第二天上午,在对伪军俘虏进行了必要的抗日思想教育以后,每个人给发放了一天的干粮,就都给遣散回家了。这种优待俘虏的政策在伪军俘虏之中产生了巨大的震撼作用,在今后的对敌作战发挥出了积极的影响。

出于新奇,好多伪军在回家的路上不由自主地议论了起来。有的说:“要是知道被八路俘虏了还能够得到这样优待,我早就缴枪投降了,还跟着当头的玩儿命干什么!”

有的说:“我看裴连长也是有点瞎头魔障,明明让人家八路给包围了冲不出去,他还要硬充大尾巴鹰,这下好了,连个全尸也没有留下,让家里的老婆孩子哭鼻子的吧!”

有的说:“听听人家八路长官讲得那些话,真是人间大道理,你像咱们这些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中国人,干吗要来给日本鬼子当炮灰呀?让后代儿孙议论起来也不光彩呀!”


在伪军守卫部队的指挥官中,守卫东寨门的伪军连长翁君达和守卫北寨门的伪军连长左雨轩等好多连排级军官都做了俘虏,只有身为临时总指挥的“金罗汉”金光祖一人是个例外,让他钻隙给逃跑了。

他原是金沙镇华严寺的和尚,在金沙镇生活多年,对金沙镇内的街道胡同和各种地形地物都非常熟悉。他在县政府伪军司令部的大院之内被许耀亭和曹金海、韩德平等人给逼退之后,知道大势已去,再抵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便萌生了逃跑的念头。

借着两军混战之际,他趁着夜色的掩护,在冲出县政府大院之后,施展就地十八滚的绝技,冲过了抗日救国军外围的防线,藏影遁形,窜房越脊,一溜烟地钻进了位于金沙镇西部的华严寺内。

他忐忑不安地在华严寺藏了有两个多钟头,等听到阎康侯催动伪军大举进攻的枪声响起,知道是救星已到,便又悄悄地从华严寺溜了出来;在两军混战最为激烈的时刻,他趁着混战逃了金沙镇。

混出镇子以后,他原本想直接去和阎康侯见面,参加攻击部队作战,可眼看着伪军大队人马狼狈逃窜的样子,他只好改变主意一个人先躲了起来。躲过三天之后,他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潜回了于家务。


在抗日救国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和民族大义的感召下,好多伪军官的思想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在过去,好多人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才投奔到阎康侯的门下干民团的,半路上让阎康侯裹胁着当了伪军,头上顶着个汉奸的帽子,本来就不太舒服;在接受了景元甫等人的抗日宣传教育以后,不同程度地有所愧悔。

特别是翁君达,他在剑尖儿上捡了一条命回来之后又得到了优待,内心深处对抗日救国军的俘虏政策大为感佩。临别之时,他再三向景元甫等人表示一定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报答抗日救国军的恩情。


在攻取金沙镇以后,抗日救国军在邹同义所部的配合之下,又乘胜进击,拔掉了阎康侯设在新海县境内的吕家桥、羊三木、滕庄子等多个伪军据点,并对天津小站以南的上古林和沧县境内的军马站等伪军据点进行了重点打击,使新海县初创的抗日革命根据地和抗日游击区域得到了迅速的扩展。

这样以来,不但将新海县抗日根据地延至到南面的河北与山东的交界处,与盐山的抗日革命根据地连成了一片,还将纵贯南北长达二百多华里的海岸线和沿海水路的控制权收入到了自己的囊中。

新海县抗日根据地建立以后,抗日救国军和邹同义所部的抗日武装力量都得到了迅速地扩充,其中许耀亭和韩德平等人领导下的新海县抗日救国军扩充到了五百多人,下辖三个步兵连和一个特务排。

新扩编的抗日救国军仍由韩德平出任大队长,许耀亭则改任政委,另由孙兴国、高歧山、邢玉林分任一、二、三连各连连长,由曹金海出任特务排排长。

邹同义和吕景文所部扩充到了两千多人,编定为三个步兵营,一个手枪大队和一个警卫排。部队番号不变,仍由邹同义任司令、吕景文任副司令,又新任命吕信文为司令部副官处长。

属下各营,由张铁匠、庄青山和易树林分任一、二、三营各营营长;由孔冠奎和汤敬渊分任手枪大队正副队长。警卫排排长由邹同义的侄子邹若愚出任。黑龙港中的其他绿林武装不愿被人拘管,也各自整编队伍打起了抗日的旗号。

新创建的新海县抗日革命根据地和抗日游击区域达1200多平方公里,域内有三百多个自然村,总人口达三十多万。在这样辽阔的地域之内,除了有县抗日救国军和邹同义所部等抗日武装之外,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民团武装和绿林武装数十股。为了团结各阶层人民和各种武装力量共同抗日,抗日救国军除了对公开投敌当汉奸的队伍予以坚决的消灭之外,对凡是有抗日倾向的武装力量则采取了团结友好的方式去联络,从而稳定了抗日大局。


在大局初定以后,景元甫等人又谋划着重新组建华北民众抗日救国总会新海县分会和成立新海县抗日民主政府。因为原来秘密成立的华北民众抗日救国总会新海县分会只有少数进步青年参加,不足以代表社会各阶层人民的意志;要发动和组织广大人民群众和社会各阶层的志士仁人共同抗日,没有系统有效的政府组织和民众组织是不成的。

为了推举有社会影响力的上层人物担任民众抗日救国会的主要领导,景元甫等人煞费苦心,去大地主兼工商资本家杨芳楷家中三顾茅庐,才请得他出面担任了抗日救国会的副主任。

杨芳楷虽然对阎康侯的卖国求荣的行为大为反感,倾向于开展抗日活动并支持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却又怕遭到日本鬼子和汉奸武装的报复,所以他顾虑重重迟迟不肯出山。

后来在景元甫等人苦口婆心地劝说和督促之下,才勉强答应出任抗日救国会的副主任。许家庄的侯效谦、海丰镇的王英城虽然曾一度臣服于阎康侯的投降卖国势力,由于在新形势下积极响应抗日救国军开展抗日救亡活动的号召,也被作为开明士绅的代表吸收参加了新海县民众抗日救国会。

贾相臣和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等人也分别作为教育界、武术界和镇里的居民代表被推举加入了县民众抗日救国会。

韩德平、邹同义、吕景文、秦二虎等人则作为抗日武装力量的代表成为了县民众抗日救国会的成员。华严寺的智真方丈也作为佛界代表应邀参加了抗日救国会并被推举为抗日救国会的领导成员。

另外,还吸收了其他各阶层的代表参加。在景元甫的提议下,贾相臣被推举担任了新海县民众抗日救国会的主任。又在景元甫的提议下,经过民主选举,许耀亭当选为新海县抗日民主临时政府的县长。

嗣后,在新海县民众抗日救国会和县抗日民主临时政府的领导下,在全县有效管理的行政区域之内,将全县的三百多个自然村划分为八个行政区,并分别建立了抗日救国分会和区乡村的政府和民众抗日组织。又在抗日救国会和各级政府组织的领导下,广泛开展了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和减租减息活动,使全县的抗日救亡活动如火如荼地开展了起来。

在这时,殷墨翰虽然追随阎康侯当了几个月的县维持会长,但是由于他的投敌卖国行径还不太彰显,他又主动找上门来与景元甫等人联系,诉说被阎康侯胁迫的苦衷。景元甫在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之后,见他一再表示要悔改前非,便本着惩前毖后的原则,吸收他参加了县商会的抗日救亡活动,以观后效。


在没有直接遭到日寇的铁蹄践踏之前,淳朴善良的老百姓对日寇的残暴成性的狰狞面目的认识是不够的。

新海县虽然距比邻日寇的占领区,北去天津不过百十公里的路程,西去沧县不过四五十公里的路程,这两地又时时传来日本鬼子杀人如麻的警讯,街头巷议地传言起来也令人毛发悚然。可毕竟不是大家的亲身亲历,所以大多数人并不感到有多么恐怖。

现在又眼见得阎康侯的伪军给赶走,抗日救亡活动在抗日救国会和抗日民主临时政府的领导下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展了起来,都充满了胜利和乐观的情绪。

面对这种平静祥和的生活局面,景元甫、韩德平、邹同义、吕景文等在枪林弹雨里钻出来的这些抗日武装的领导人,并没有感到有丝毫的轻松。

他们知道,在这种平静祥和景象的背后隐伏着重重的危机,与日本鬼子面对面的生死较量还没有真正开始。所以,自打从攻占金沙镇的第二天起,就抓紧时间整编和扩充队伍,加强军事训练,准备迎接更为残酷的战斗的到来。抗击日寇和汉奸的武装进犯只有靠武力来对抗!



——全民抗战局面新,危机重重隐患深!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