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第172章接着唠打靶

jdw0001 收藏 4 7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还是接着说我们的射击故事吧。基础就不说了,因为我们都不是新兵了,一般的东西都还会,用队长的话说我们缺的枪感!

这个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后来队长仔细的讲给我们听,我们才明白,枪感跟打篮球的手感是一样的,手感好的话把球投出去就准知道能进,手感不好怎么投也不进。

队长说枪感也是这样,如果真的在战场上和敌人相遇了,那么有多少时间让你去据枪,然后瞄准,再射击呢!答案是谁行开枪谁的枪准那么谁就有可能活下来!

所谓的枪感就是在不刻意瞄准,举枪就射的情况下的命中率吧。

枪感不是用嘴说的,而是用子弹练出来的。

“集合!”一阵哨音过后,我们背着枪站好了!

“跑步去弹药库!”连长只说了一句话。

弹药库离我们那儿有三公里吧,我们一路上都莫名其妙的,

“今天又要闹什么妖蛾子!”胖子边跑边小声问我!

“鬼他妈的才知道呢!”我小声说,以前第二天的计划在第一天都会在第一天的点名的时候提前通知按排的,可在教导队计划只有当官的知道,对于我们来说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难道有什么任务?!”

一会儿我们就来到弹药库了,连长递了一张纸,他们就把在门开开了

“一人一箱!”连长又嚷了一句!

“靠!有戏了!”原来是每人一箱子弹!

虽然我们也打过靶,但我们从来就没打过瘾过,一次十发子弹还没找着感觉就打完了呢,这回终于可以过瘾的打了,几乎每个兄弟的脸上都露出了隐隐的笑容!当兵的不想打枪那是胡说。

我们每个人扛着一箱子弹,那架势像从战场缴获的一样。

队长早就在靶场等着我们了。

“今天咱们打靶,别的要求没有!就是看看你们的水平怎么样.”队长把打靶的要求说了一下。

以前我们打靶都是别人帮我们把子弹压进弹夹我们只管打就行了,可今天不一样,我们全是自力更生,打来箱子,露出一包包的牛皮纸包,再打开就是黄澄澄的子弹!

我们拿出子弹来迫不及待的往弹夹里压,几个班长站在一边不怀好意的看着我们。

今天我们打的是最简单的一百米射击胸环靶。

“卧姿装弹!”

哗啦啦一阵枪响

“开始射击!”

我真的很少经历过这样的打靶,什么都没人管。

过了一会儿没有一把枪响的,并不是我们没有打,而是枪根本打不响!

我瞄着靶子终于觉得能把枪膛里的子弹给送到靶心上,于是我很果断的扣动了扳击,只听“叭”的一声,完全没有火药的轰鸣声和那股能让我很兴奋的火药味!

“**!怎么回事?!难道子弹有问题?!”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是卡住了,我们的八一的故障率还是比较低的,虽然以前出现过这样的事故,但我今天没那么幸运吧!

我瞅了一眼旁边的胖子和小牟,他们两个的枪也都没响!

绝对不是枪械故障!这是我的第一想法,是不是子弹受潮了?

我把枪收回来,拉动枪栓把子弹退了出来,我往子弹的屁股上一看“**他姥姥!”子弹的底部根本就没有击针撞击的痕迹!哪个狗日的擦枪不装击针呀!我几乎要破口大骂了!

“怎么了?!”小牟问我

“妈的!这枪没击针根本打不响!”

胖子和小牟一听,也把自己枪膛里的子弹退了出来,发现子弹根本没有被击打的痕迹!

也就是他们两个的枪也没有击针!而且不光是我们三个,所有的人的枪里都没有击针!

我们站起来看着队长!

队长悠闲的把他那个能灌一暖瓶水的茶杯放下,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

“妈的!你们就是一群猪!光会吃!不他妈会干别的!国家养你们有个蛋用呀!”队长一站起来就开始哆嗦!

你把击针卸了我们怎么知道呀!我们在心里嘀咕着!虽然我们不敢大声说,但脸上还是有不服的神色!

“不服是怎么的?哪个狗日的笨蛋教给你们不检查武器的?你们不知道从别人手里拿到的武器一定要先检查吗?!如果以前没人告诉你们,那今天我告诉你们,从别人手里拿回的武器,第一件事就是要检查!否则丢掉命的是你们自己!”队长大声的吼着!

其实我挺搞不懂的,难道我从战友手里接过的枪也要检查吗?我能不信任我的战友吗?那还叫个屁的战友呀!

“集体绕靶场跟五圈!”队长一声令下!我们背着没有击针的枪开始跑了,我现在能明白,那几个狗日的班长脸上为什么会挂着那么诡异的笑容了!这压根就是一他陷阱就等我们这些傻子往里跳呢!

“妈的队长就是一神经病!”边跑边有人嘀咕!

“说他是神经病那是在夸他,他就是一个疯子!”不知道谁小声的说!

自此以后“疯子便是我们队长的代号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队长的代号多了,什么鬼见愁,一点红呀之类的!

最搞笑的是那个一点红,据教导队传说,某一年队长带了一批比我们还混的兵,有一个家伙比较操蛋!结果引的队长怒发冲冠,从腰上解下武装带一下抽在那位前辈的屁股上,这一下就是皮开肉绽,那绿色的迷彩裤子的屁股上显现出一点红色,从此一点红威震教导队!

五圈过后我们气喘着站在那里,几位班长同志们从口袋里把原本应该装在枪上的击针还给了我们!

“妈的,看来以后无论干什么都得防着这帮狗日的班长!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给咱们挖个坑!”

我们把枪拆开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果然不止击针没有了,导气孔都处在零的位置上,有的标尺也不对!

“都检查完了吗?!”

“检查完了!”

“那就开始,只准单发,不许点射!”

我们把保险拨到1上,开始准备打靶了!

“叭!”一发子弹旋转而出!

爽!闻到那股让我兴奋的火药味儿后,我感觉自己的血开始沸腾,心中升起对战争的渴望!

靶场上响着单调的枪声,一个弹夹打完后,就自己压弹,也不用请示!

随着一发发的子弹打出去,我开始的兴奋慢慢的消失了,因为我突然觉得虽然我经过训练,但一千五百发子弹,一下一下的后座力撞在我的肩膀上也是很痛苦的,更痛苦的是我的脸和耳朵!

我们射击姿式都是用的挂鳃,就是瞄准的时候是把腮部紧贴在枪上的,这下每一下脸都会受到巨大的震动,虽然我们的脸皮够厚了,但内伤却是不能控制的,几弹夹子弹过后,我已经明显的觉得我的肩开始肿了,脸也开始肿了,耳朵里发出“嗡嗡”的声音!

每打一枪,我就觉得肩膀都会钻心的疼!!

我们都放慢了射击频率!!

每打一枪我们都觉得很痛苦,我再也不羡慕电影上那些狗屁的英雄们了,因为我的虎口疼的都不行了。

因为是连续射击,所以枪管都很烫了,再打就有可能会炸膛,所以我们都想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

“班长,我们的枪太烫了,可不可以让枪休息一下呀!”我们向班长请示,

“放屁!妈的在战场上你的敌人就在对面,你也可以因为枪太烫就休息吗?!”还没等班长说话呢,狗日的队长就吼上了。

“日你奶奶!”我心里偷偷的骂着

“自己想办法降温!”

“降温?!怎么降呀?!”没学过呀,没办法只好请示班长,

班长很神秘的说,可以用水浇呀。。。。

但是水从哪里来呢?

班长说“你们不是有三十七度的温水吗!”原来他说的是尿,我靠!这办法好像是我军的优良传统呀!忘记传统是一种犯罪呀。。。

于是我们纷份的宽衣解带,一股黄色的温水倾泄而下之后,又升腾起大片的迷雾,那味道实在是。。。真他妈的难闻太骚了!!

这回不光我们倒霉,包括坐在后面的班长们也都纷纷站立,远离了我们。。

“接着打!”

看着那还有半箱的子弹我突然又觉得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远处那个靶子早已被打的满目苍凉了。。。当然我们打的也慢慢的有些准头了。。神枪手都是用子弹喂出来的。

“胖子快想个办法呀!”我对胖子说

“没办法呀!”

“小牟你有办法吗?!”

“把靶子打掉!”小牟的办法总是很实际!

我们把枪纷纷瞄准了靶杆,一枪枪打过去,一会儿,我们那可怜的靶子终于的被打断了。。。

于是我们获得了,一百米的休息时间,因为班长们告诉我们靶沟里还有几个备用靶,我靠这帮狗日的们把我们想的什么猜的透透的。。。

直到中午我们才把所有的子弹打光了,还得把所有的弹壳给捡起来,这是班长们做工艺品的原材料呀。

打完这些子弹,基本上我们都废了。。。那手跟半身不遂一样的直哆嗦,两耳嗡嗡直响。。肩膀肿得老高,脸上除了硝烟留下的痕迹,还变的一面高一面低。。。

这要是让奥特曼看到了还以为我们是外星来的怪兽呢。。。。

班长对着我们喊口令,我们只看到他的嘴动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真他妈邪门,难道我们聋了?

我想最逗的是我们的午饭了。。


那手哆嗦的连筷子都拿不住了,咬一口馒头那脸就疼的要命。。。

现在我们才明白能好好的吃顿饭是多么幸福的事呀。

我们之间说话都是用喊的,每个人把力气都用在说话上。。。要别人看到以后还以为我们是一群听力有问题的人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