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十九章节 交易(下)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9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84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诚然,如果美军在婆罗洲展开军事力量,的确可以打垮已经登陆上东马的中国军队,但至于说接下来会是怎么样,我想布热津斯基先生也未免过于乐观了。”郜归仁将军冷笑了下“至于说恢复东南亚地区的原有秩序,那更是得看华盛顿的政客们有没有这个思维观了。”

尼古拉斯-洛克菲勒对郜将军的这番话语显得很是感冒,他也知道这番话背后的更深层次的意义,就在数年之前,那场大陆战争的结局,大家都还是记忆深刻,别说和中国人再次开战,就是选择对抗,美利坚合众国都承受不起这样的激烈碰撞,毕竟现在的中国最为强大的并不是军事力量,而是整个国家和世界的紧密联系。

“郜,我不得不承认,您说得有一定道理,但我也不无遗憾的告诉您,事情并不像您所想象的那样简单,甚至也不是我们所认为的这番容易。”布热津斯基稍稍显得有些尴尬。

“我们有足够的情报证明,你们和Party MCA(马华公会)的私下往来,我们可以默认这一切,但首先我想贵国政府也应该明白,这一切所能够建立的基础便是美中两国之间能够彼此的信任并保持密切的合作。” 布热津斯基稍稍的提了口气,说完了自己的话语。

“郜,您应该清楚,Party MCA现在还有多少的地位?在马来西亚的政坛内,现在的Party MCA已经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尼古拉斯-洛克菲勒接过了话头。

“人民联盟三党中的DAP(民主行动党)拥有着伦敦在背后的支持,当然了,这也少不了新加坡政府的身影,但更重要的是,这一次,之所以吉隆坡会转而向新德里求援,这之中更重要的是,由巫统、马华、印度国大党组成的国民阵线中,MIC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洛克菲勒这个时候咄咄逼人的架势倒是不像一个商人,而更像是一名政客。

郜归仁将军当然明白,马来西亚印度国民大会(简称国大党,英文缩写MIC)由于是在马来西亚政治中代表印度族群,所以和代表马来人的巫统、代表华人的马华公会一起,组成了联合执政的国民阵线的主体,其不仅仅是马来西亚的第三大政党,更是执政党的组成之一,而这次吉隆坡向新德里求援,显然能够证明的是就是MIC已经开始在主导着执政的国民阵线,而中国在背后支持着的马华公会则似乎成了边缘者。

“好了,郜,让我们摊开彼此的底牌吧。”布热津斯基直截了当的进入了主题。

“我们将默认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任何军事行动,甚至可以间接的给予一部分的力量支持,当然这个方面不单纯是在军事方面,更包括有在情报共享,联合战术协调等方面。” 尼古拉斯-洛克菲勒说这个话的时候,仿佛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商人了,而是椭圆型办公室的主人。

郜归仁将军笑了下,任何一切都不会是免费的馅饼,更别说自己面前的这位商人一向是以精明而著称。“这样的默认和支持,需要怎么样的筹码来交换?”将军开口到。

“好吧,我们需要的很简单。郜,而且我们需要的,我想你们能够承受。”尼古拉斯-洛克菲勒笑道“印度的重建,这块蛋糕的确诱人,但这并不仅仅是洛克菲勒家族所需要的。我想您是知道的,郜,要想让国会的议员们保持安静,那便是需要足够的蛋糕。”

“印度的重建,是中国公司和美国商人共同的利益,这一点我想刚才我说得很清楚了,但我想洛克菲勒家庭不会仅仅只会想要这些的,或者说摩根财团、第一花旗银行财团、杜邦财团、波士顿财团、梅隆财团、克利夫兰财团、芝加哥财团、加利福尼亚财团、得克萨斯财团,他们也不会仅仅满足这些的,因为这边是商人的本质。”郜归仁将军端起咖啡杯,看着杯中的液体,忽然抬起头来“既然是交易,什么都可以商榷。”

“我想北京一定也会将目光不仅仅着眼在南亚的,这份蛋糕太小了,龙的胃口向来是巨大的,一份开胃小点心,大概是不会满足复苏的巨龙的,我没有说错吧。”布热津斯基替洛克菲勒回答了郜将军的话语,这位‘老狐狸’太是了解中国了。

郜将军笑道“交易,什么都可以摆开来说,但任何一个商人都不会做折本的买卖的,即便是一笔买卖做出了割肉之举,但他很快就会在另一个方面补回来的。”

“郜,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商人,如果你愿意,洛克菲勒财团的高管职位永远为你置留着一个空缺。”尼古拉斯哈哈而笑到,似乎当他们在聊说一切的时候,整个世界就像是他们手里的餐刀下的蛋糕一样,想要哪一块,只需切下刀便是了。

“哦?那似乎很诱人,不过我想做完这笔买卖之后,我方才可以去考虑您的建议。”郜将军笑了下,然后继续道“好吧,洛克菲勒先生,您所代表的利益者们需要什么。”

“郜,不要着急,在说出我们想要的之前,还是先说说我们能够给予交换的。”洛克菲勒显得很是慢条斯理,他似乎并不着急摊开自己的底牌。

“难道华盛顿会认为北京能够威胁到美利坚合众国在全球的利益。”郜归仁将军耸耸肩头。

“哦,不,郜,我们从没有认为北京会是我们的威胁,就如同自从1949年以来,我们都从来没有这样认为过。因为谁都知道温斯顿-丘吉尔的那句名言,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洛克菲勒打了个手势“我们曾经站在一起和日本人作战过,也曾在韩战中彼此兵戎相见,曾经在越南问题上选择过对抗,也曾经给予了默契,对抗红色苏联的时期,你们给予我们在阿富汗的秘密行动以支持,我们同样给予北京以支持,中美蜜月期和美中对抗的所有一切都只是假象罢了。”

“但同样的,你们曾经拿台海大做文章,曾经不止一次的用中国威胁论,来与军方一起完成大笔大笔的国防预算。”郜将军冷笑了下“说白了,美国人需要中国这样的朋友,但也需要将中国树立成一个貌似敌人似的潜在威胁,要不然国会怎么会通过那么多的预算。”

“哦,郜,你太直接了。”洛克菲勒哈哈而笑道“商人的眼里永远都只有利益。”说着尼古拉斯-洛克菲勒说到“但谁也无法否认的是,在世界大国俱乐部里,美、中两国的利益点都是具有着共同的,而这一切,也是维护世界安定的彼此需要。”

“我想,贵国一定也对非洲大陆充满着兴趣吧。”说着洛克菲勒突然的转过话题。

郜归仁将军笑了笑,端起咖啡杯,掩过了自己的那份从嘴角闪过的狡猾。“好吧,我当然不能否认,我们对非洲的那份兴趣感。”郜将军点了点手指,颇是诚恳的说道。

洛克菲勒摊开手“哦,郜,真诚是最需要的,当然,北京对非洲的渴望感,不仅仅是我们所能够感触到的,同样的,巴黎和伦敦也能够感触到。”

“难道美利坚合众国不是吗?”郜归仁将军哈哈而笑到“应该说,作为后来者,我们同样对这片土地充满渴望,只不过这片土地上的曾经的主人,会对我们说no的。”

“郜,难道你不认为欧洲很是渴望我们能够在非洲发生一场碰撞。” 布热津斯基喝了一口咖啡,忽然的提出了反问“或者说,这种渴望是包涵着这个世界的多数认为。”

“布热津斯基先生,作为中国问题专家,我想您是知道中国古代的战国时期的。”郜将军笑道“这种彼此之间的把戏在2000多年前的中国,就已经上演了一次又一次,合纵连横、远交近攻,同样的道理,如果中美两国之间保持彼此的合作和谅解,那么处于第三势力的欧洲自然会被剥去本该属于他们的力量,但如果中美之间选择了抵抗,那欧洲的坐大将是第三势力的崛起,那样意味着什么?便是三足鼎立之势。但现在的问题在于,华府、北京、莫斯科已经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稳定三角形,如果欧洲的坐大,那么就成为了一个四边形了。几何学上曾经提到,四边形具有不稳定性是指其形态的不确定性。准确的描述是:已知一个四边形的四条边长,是无法确定其形状的。”

“唔,郜,既然这样,那么我想我们的筹码,北京一定能够接纳了。”尼古拉斯-洛克菲勒笑着说道“彼此之间的交换,或者才是真正的合作的开始。”

“我想,洛克菲勒家族看中的是爪哇岛的油气资源吧。”郜归仁将军也不想这样的绕圈子下去了,他选择了一记单刀直入式的方式,将洛克菲勒手里的底牌掀开了。

显然是惊讶了下,尼古拉斯-洛克菲勒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有些愣在那里。

“当然可以接受这样的筹码。”郜将军抚手笑道“如果确保中国在西太平洋直至东非大陆的利益区,那么北京除了默认华府从东太平洋至南北美洲,再延伸到跨越大西洋的西非大陆,这三大洲、两大洋的势力范围,足以显现出我们的诚意了。”郜归仁笑道。

“当然了,美国公司在中国势力圈内的利益,我们还是继续保证的,但同样的交换,也是如此,中国公司在美国势力范围的利益,同样需要保证。”

“那么还有什么可以说的。”洛克菲勒显然很满意这样的收获,他打了个响指,示意管家送来三杯红酒“为了爪哇岛的油气资源,为了非洲大陆的宝贵财富,为了南亚大陆的一切收获,我们是不是应该干一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