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评价小沈阳的话是话里有话

陈佩斯评价小沈阳的话是话里有话[燕山时话]


昨天下午,55岁的陈佩斯和老搭档朱时茂一起亮相上海《笑林大会》盛典发布会。陈佩斯头戴布帽,斜挎布包,穿着朴素的T恤衫和大短裤到场。他在接受访谈及小沈阳现象时说:“我能接受各种表演形式,小沈阳代表新风气,他受欢迎说明有社会需求。想当年我和老茂(朱时茂)顶着犯政治错误的压力也要上,但最后百姓喜欢。”当被追问“小沈阳表演得怎么样”时,他马上表明立场:“好不好和我无关,他有他的存在价值。”那有没有内涵呢?陈佩斯笑着打起比喻:“有没有内涵再另说,就像馒头,它有多少内涵啊,吃了能饱,但治不了病。”


我们怎么来听陈佩斯评价小沈阳的这番话那?我认为,陈佩斯经世事磨砺,已经是“人老奸,马老滑”了,他的这番话说的很艺术,从表面听,他是贬自己,扬他人,对后起之秀很大度,话讲的没有什么漏洞。可细品味,这话里有话,很不简单,据我分析这番话后边的意思至少有三层:


一是说小沈阳是馒头,可以吃的饱,但不治病。这话实际是对小沈阳的一种贬。因为馒头谁不会做啊,馒头才多钱一斤啊!馒头有什么内涵啊?顶多吃饱肚子不饿,可惜,没营养,治不了病。而有营养、能治病的那是药膳,太金贵了,太难得了,太高级了!可惜小沈阳就是馒头,够不上这个档次。


二是谁的东西称的上是能治病的药膳?陈佩斯没直接回答,可他间接回答了,他说“想当年我和老茂(朱时茂)顶着犯政治错误的压力也要上”“为做一个小节目要准备半年”,这就间接说明了陈氏喜剧是有政治思想内涵的东西,创作演出这类喜剧是非常费劲的,而且还要顶着政治压力,可为了能治病,能教育人,让老百姓喜欢,他们这么做了。我想,陈佩斯这话是可以被人民认账的,因为陈氏喜剧对当时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些消极现象进行了讽刺,确实很有政治风险的,但老百姓喜欢也是因为这些喜剧道出了人民的感觉。如陈佩斯卖羊肉串的小品,损的就是只顾赚钱,不管人们吃下去健康不健康的坏商气,这个讽刺的相当准确,目前这个问题已经演化为食品安全问题了。陈佩斯其它春晚小品,如吃面条、小偷与警察等,背后全有政治讽刺意义,至今让我们难忘和共鸣。所以,说陈佩斯小品是药膳,是在针贬社会弊病,能教育人,属于高级的讽刺艺术,恐怕没人持反对意见。


三是陈佩斯的谦虚后边,隐藏了一种高贵的躲闪和退让。他讲,中国已经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娱乐时代,这种娱乐是无主题娱乐,不装载任何意义和内涵,只是逗乐,他认为小沈阳代表了这种新风气,“他受欢迎说明有社会需求。”他说自己老了“已经55岁了,剩下的时间不多”“多年来没再上春晚,是因为早已无力”这表面上看,是推举小沈阳,赞赏小沈阳,把自己至于落伍于社会的“老无能”地位,可实际上,这种谦虚是高贵的退让和躲闪,结合上面的“馒头论”,陈佩斯内心骄傲的独白应该是这样——现在流行的无主题、无内涵的喜剧是艺术嘛?有份量嘛?有档次嘛?有意义嘛?但社会不容有你内涵,你一讽刺一大堆人在吃心,连央视都被迫低俗化了,他陈佩斯不就是因为坚持自己的艺术风格而被赶出春晚的嘛?赶出来更好,春晚太累了,老子还真伺候不了了!所以,之后央视邀请过陈氏喜剧再上春晚,被陈佩斯拒绝了,学院派的喜剧又不是臭要饭的,说赶出来就赶出来,说让回去就得踮踮回去。


受访时,陈佩斯在自叹无力再上春晚时强调说:“为做一个小节目要准备半年,不值得。”他笑称:“他(小沈阳)代表新风气,演的好不好与我无关……”陈佩斯这是一种隐士风格,中国几千年对文人志士有这么句话,“有道则出相入士兼善天下;无道则退隐山林独善其身。”陈佩斯实际现在是一种隐身状态,他那身打扮已经快赶上济公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