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二卷 护航索马里 第五十二节 沧海竞风流

龙居士 收藏 4 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五十二节 沧海竞风流

严格的训练开始了,学员们迎来真正的地狱。每一秒钟,都如同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一天练下来,浑身像散了架,倒在床上就睡,身边有地雷爆炸也不会醒。

就拿这个很简单的站舷来说吧。

站舷世界海军人人必学的课目,每当军舰进港,全体船员都要穿着礼服,站在船舷上,既显示军威,又表明没有恶意。

船舷的要求,和陆军的站军姿没有二样,但是,船是在不断的晃动的,而站舷却要求,水手们在没有任何依靠的情况下,像一根根的钉子,死死的钉在船舷上。

为了达到训练效果,就只有延长训练时间。那种腿脚麻木,灵魂好像脱脑肉体的感觉,让学员们再一次的体会到了。

再有就是结绳。

结绳是从帆船时代就传下来的,至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为了各种不同的用途,海军发明了一百多种结绳方法。从易打易松的“兰花结”到复杂牢靠的“海军结”都要学。

不要以为结绳是一个“绣花”活,实际上是一个脑体结合的高难度活。拿着又粗又重的缆绳,在颠簸的船上,高高的桅杆处,既要有体力,又要有耐心,还得有勇气和智慧。

海军对于水手打各种结所耗的时间和动作,都是有规范的,丝毫马虎不得。

想要又快又稳的打出符合要求的结,唯有千百次练习。学员们一个个手被勒得青紫。

还有更枯燥的活,洗甲板。

相当于二个足球场面积的甲板,每天要冲洗二次。学员们差点吐血。

第二天,继续——

集合哨响起,学员们稀稀落落的站在甲板上。哨过三遍,还有几人没来。

阎教官轻蔑的笑:“吃不了这份苦,就不要在海上混!”

卫华严肃的道:“至少我们还在坚持。”

“好,你带种!”

下午,没出操的“太子公主”们,终于在陈信仁的带领下露头了,他用的方式很直接,谁不来,他就告谁的状。大家想着老爸的皮带感到一阵哆嗦,又想着休息一夜加一个早上了,也该出来活动活动。

晚上,油轮泊在新加坡港。

小姐们想上岸去逛夜市。屠倭也想去。

这时阎教官露出了他的阎王嘴脸。

“照你们自己订的训练计划,今天晚上要进行蛙人训练!明天一早,船就要离港,今晚也是你们唯一的一次机会!”

卫华咬牙道,“练!”

屠倭只得退回到卫华身边,两眼含泪。看得魏教官于心不忍,劝道:“你们克服训练的态度,我们看到了。回去一定给你们评一个优。大家也难得来一趟风景如画的狮城。如果不趁今夜好好放松一下,接下来,就没有放松的时候了。”

屠倭看了看卫华,眼中透出乞求的光芒。

卫华严肃的道:“我们从当兵的第一天起,就应该将自己的一切献给祖国。如果只想着来玩,来当什么兵?既然阎教官说了,今晚是我们唯一的机会,那就没有了任何通融的余地!凡是要上岸的,以后请不要进我的队伍。”

陈信仁阴阳怪调的道:“哎——好祟高的理想啊。他且在这里祟高吧。我们走——”

太子组的,反正和卫华不是一条路,有陈信仁带头,一会就走了一个精光。唯有四美之一的郭诗池留了下来。

卫华:“你怎么不走?”

郭诗池:“以后,我跟你混。”

“我需要一个理由。”

“凡成大事者,必能克已,这是我爸爸说的。你能克已,以后一定可以成大事,我就喜欢跟能成大事的人混,这个理由够了吗?”郭诗池扑噗一笑,跳到屠倭的身边,欺在她耳边,小声道:“以后,你要多一个竞争对手了,怕不怕。”

屠倭不以为然,笑骂了回去,“狐狸精,尽管一试。”

“好啊!”郭诗池不知羞耻为何物,“我成功的机率比你大啊。我爸不像你爸那样,搞那么多条件。”

屠倭愕然。

第一次蛙人训练,就选在夜间,而且是在学员们已经很疲劳的情况下。危险性可想而知。为了确保安全,用探照灯将水面照得亮如白昼。阎教官反复讲解注意事项,直到所有学员能背诵出来为止。接着,又以二带一的方式,先试一下水。潜得也不深。

所谓以二带一,当然是二名教官带一名学员,但除了阎教官之外,还有谁呢?那就是绰号屠夫的陈保国了。

屠夫曾经在海外执行过反恐任务,陆海空水下,四栖全能。只不过,他主要在陆地上活动。就水中的功夫,没有阎教官那样的精通罢了。但给这些新学员们当教官,还是绰绰有余的。

学员们轮流在海水里泡了几次,又组织了一次探摸船底的活动,算是结业考试。

探摸船底,对于蛙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科目。意义重大,既可以攻,也可以守。

换句话说,既要靠自己的蛙人防敌蛙人,从水下恶意破坏,如果被装上一个炸弹什么的,还得有排爆的能力。所谓攻,当然是指悄悄的游到敌船的下面,进行破坏、窃听、放装跟踪装备,甚至登舰夺船。一些高级科目,还要求蛙人掌握水下焊接技术,这样可以修补被破损的船体。

回到救生快艇上,学员们都有一种脱力的感觉。躺着,说什么也不动了。

阎教官让学员们休息了宝贵的十分钟。

接下来,又是攀爬训练。手脚上带上吸盘,从船舷上爬上去。十几米高的船舷,向上延展,还有是一个斜面,想要爬上去,既要体力,又要胆量。

为了鼓舞士气,阎教官道,只要爬上去,你们就可以休息了。

于是一只只“壁虎”缓缓的向上游走。

或许换作大家精力充沛的时候,这不算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学员们最后一点体能都被榨干的情况下,再做此巨烈的训练。爬上十几米高的船舷,难如登天。

卫华第一个爬了上去。

屠夫(李保国)第二个。

雷老虎(李保国)第三个。

刘疯子(刘风)第四个。

屠倭第五个。

龙将军(王子龙)第六个。

虎妞(杨依依)第七个。

郭诗池……

卫华在上面,一个个的接应,最后轮到郭诗池的时候,一身湿淋淋的她,不知是汗水还是海水、触手处冷冰、脸色苍白如纸。不难看出,今天超强度的训练,早超过她的体能极限了。到现在,也不知是靠什么意念在支撑着。

她仰着头,朦胧的双眼,看到了上面接应他的卫华。伸出手,心里想着,这是最后一步,只要被抓住了,她就可以将自己完全交给卫华了。意识模糊起来,左腿松开吸盘……

卫华的手都触到了郭诗池的指尖了,忽然,落了下去。

用吸盘攀爬船舷,利用的是三点固定的原理。人有四肢,每一肢上都绑上一个吸盘。这样就有四点。每次最多只移动其中一点,在前一点没有固定之前,后一点绝不能松。如果同时有二点悬空,人就会因为附着力不足而掉下去。意识处于模糊状态下的郭诗池,以为卫华抓住了她的手……

扑通——

下面起了很大一个水花。接着又是一个。

有探照灯罩着,卫华目力又十分惊人,可以清楚的看到郭诗池下坠过程中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在这个过程当中,郭诗池睁开过眼,透出绝望的光芒,到后来,脸上却是诡异的一笑,就好像是临死的人,就要解脱了一样。

卫华跟着跳了下去。紧随其后不到二秒钟落水。

在下面快艇上的阎教官,见学员们都上去了,发动马达,准备辙离。忽然听到一声水响,接着传来一片尖叫。就知道坏事了。忙不迭地跳下去救人。

在一般人的眼中看来,水是很柔软的东西,落水之人不会有生命危险。其实,这也要看高度和入水姿势的。如果超过十米,而落水的姿势又不对,那么人与水面相撞的一瞬间,足以将人给撞晕。

人又不是鱼,晕在水里,不能呼吸,必然窒息而死。为了保证安全,所以跳水比赛,最高就是十米跳板。而这船舷超过了十五米。

好在,学员们都穿了红色救生衣,落水后,自然浮起而且还是头部向上。卫华抓住昏迷不醒的郭诗池,与阎教官一起,奋力的将她拖上救生快艇。

船上的医疗设备有限。作了简单的处理之后,呼叫救护车,送了医院。

大家只有祈祷,郭诗池的内脏,没有震伤。

忙完这一通,大家都睡了。阎教官也要熄灯睡下的时候,卫华全副武装的走到他面前。

“你——”

卫华邪邪的一笑,“照训练计划,今晚还有一个蛙人的必学的科目,水下格斗落下了。”

“你还有精力啊!”阎教官感到天旋地转,四肢抽搐发冷……

“你不去,就说明你们海军,不如我们陆军!”

“我舍命相陪还不行吗?”

重回水中,阎教官毫不客气的多次KO卫华。但从第五次开始,卫华利用气功周天循环,产生的源源不断的后劲,靠着力量的优势反败为胜。

此后,无论如何,阎教官也无法再赢一局了。斗到第十局,两人最后一丝精力都被耗干了,罢战上船,躺在甲板上,数着星星,没聊几句,就惺惺相惜,成为交心朋友。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