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一章 悲惨的演习 第二节 发现

我爱奇奇 收藏 17 1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李琮慢慢爬到张宏的旁边,小声询问:“有什么发现?” 张宏指着前面一片丛林,说到:“那里不太对劲儿,我们的侦测设备侦测到这里有大量的无线电信号,看样子应该是对方的指挥机构,但是,从外面看来,什么也看不见,林子太密了。必须要抵近侦察一下,才知道里面的虚实。” 李琮用望远镜和红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李琮慢慢爬到张宏的旁边,小声询问:“有什么发现?”

张宏指着前面一片丛林,说到:“那里不太对劲儿,我们的侦测设备侦测到这里有大量的无线电信号,看样子应该是对方的指挥机构,但是,从外面看来,什么也看不见,林子太密了。必须要抵近侦察一下,才知道里面的虚实。”

李琮用望远镜和红外线侦测设备对树林进行了一次的详细的侦察,可是一无所获,看着那密不透风的丛林,李琮心里开是计较起来:望远镜根本就看不见什么,除了偶尔出现的个别哨兵之外,就只剩下了树木。红外线设备,也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对方一定对红外线侦测设备作了较好的防范。对方将指挥机构设在这里,这片丛林构成了天然的伪装,里面不知道有多少敌人,有什么样的警戒措施?贸然进去,恐怕会打草惊蛇。而这次携带的侦测设备应该不会错,这里出现的大量电子信号,说明,有两个可能,一是这是个陷阱,或者是对方有意设置的假目标,自己贸然召唤火力打击,只会中了对方的圈套,二是,这里真的是一个敌人的指挥机构。无论那种情况,都一定要派人进去看看。否则,就无法进行下一步行动。

李琮轻轻的拍了拍张宏的肩头,示意他继续观察,自己则退回去和队员们协商。

李琮又慢慢的移动身体,溜回到后面的队员中间,详细地介绍了现在的情况,最后说:“现在,需要有人能进去侦察,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队员们一听,纷纷开始思索起来:抵达敌人的外围阵地还有可能?可是怎么样才能悄悄地溜进去呢?对方的防范可是很严密的,哪里有什么破绽和缝隙呢?

大家纷纷感觉是一筹莫展。

李琮也是感觉:我很苦恼啊。

末了,李琮还是决定采取最笨的办法,冒险率领大家抵近敌人的外围阵地,看看能不能碰上几个对方的倒霉鬼,争取抓一、两个,然后乔装改扮混进去。

这样做的风险很大,只要出现任何一个小纰漏,全队就可能全部阵亡在这里了。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大家纷纷赞同这个行动方案,没有点儿刺激,怎能显出特种兵的优势呢?

于是,大家去掉多余的装备,准备进行虎口探险活动。

9个队员中,担任狙击手的刘进,被留在了最外围,其余的队员,每两人一组,从不同的方向开始靠近敌人的外围阵地。

刘进在瞄准镜里看见大家时而卧倒、时而快速俯身跑步前进,不断地以树木、岩石作为障碍物,来掩护自己的身形。不一会儿,就纷纷进入到了丛林之中。

进入丛林,大家越发显得小心谨慎了,毕竟,每个小组之间的间距已经隔得很远了,而且又在这丛林之中,大家的通信只能靠手中的实时通信设备,它有着类似于手机的短信功能,在5公里范围内,都可以将信息发送到队友手中的设备中,大家有什么信息都可以实现实时信息共享,但是,能否随机应变得完成任务,还是只能靠自己了。

4个小队隐蔽在敌方的外围阵地之后,就开始了守株待兔的活动:这该死的兔子,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啊?

张宏的小组甚至都可以看见对方哨兵的面孔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4个小队例行的进行了一次联系,大家还都没有收获。

40分钟后,张宏小组突然看见一名蓝军的士兵急匆匆地从阵地中间,向着他们这里奔了过来,对方的哨兵拦住他,询问道:“干什么去?口令?”

那名士兵没好气地回答道:“你他妈的,老子都快要憋死了,你还问口令,口令是月光。满意了吧。”

哨兵赶紧向他挥挥手:“滚远点,别臭着老子。”

张宏和队友心里不由得一阵狂喜:看来,自己的好运来了。

蓝军士兵急匆匆地拨开树丛,钻进了树林。

张宏示意队友,两人立刻分开从两个方向,向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慢慢摸去。

张宏听见一阵水击打地面发出的“嗒嗒”声,悄悄地拨开面前的树枝,看见一名敌方的士兵正背对着他们 “放水”,而四周没有其他敌人的踪影,张宏立即示意队友做好捕俘准备。

两人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眼前的猎物,而对方丝毫不知即将到来的厄运,仍然在畅快无比享受着松弛的过程。

张宏一个示意,两人立刻扑了上去。张宏一个锁喉,用右手将对方的喉咙死死卡住,铁钳一般的左手当即卡住对方的左手,然后,膝盖狠狠的一顶,将对方扑倒在地。张宏的队友在同一时间,也快速的制服了对方的右手,配合张宏将敌人死死摁住。

敌人开始还想进行激烈的反抗,身体不断地扭动着,徒劳的想挣脱,可是,被两名精锐的特种兵同时“伺候”着,哪有这种可能呢。渐渐,敌人也觉得身体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小,喉咙里也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这么下去,恐怕很可能就被对方给折腾死了,在这和平的年代成为一名烈士,那可就太背了。于是,敌人这名士兵慢慢的放弃了反抗。

在看到对方满头的大汗,无法反抗的时候,队友将敌人的双臂反向绑在背后,张宏则一直死死的卡住对方的喉咙。

两人堵住对方的嘴,张宏的手才放开了对方的喉咙,霎时间,敌兵只觉得这个世界又回来了,那清新的空气又充满了干渴的肺部,活着真好啊。

两人迅速将敌兵带离了这里,寻找一处隐蔽的地方,才拿掉了对方嘴里的东西,审问起来:“你老老实实回答问题,这里是什么地方?里面是你们什么部门?”

敌兵看了看他们,嘴里挺硬气的回答:“按照规则,我可以不回答你的问题。”说完,眼睛斜到了一边,看也不看死命折腾自己的两个人。

张宏冷冷的笑了笑:“按照规则,你是我们的俘虏,我们有权知道情报。就算你不说,我们也有办法知道。我们不想逼你,你就算说了,我们也不会相信,还是我们自己去看看比较保险。”说完,盯着敌兵嘿嘿的笑了起来。

敌兵被他们看的身上直起鸡皮疙瘩,看着两个不怀好意的人,和那不良的眼神,心里直发毛:这俩小子不会是同性恋吧,我的妈呀!

张宏和队友又上前将俘虏摁住,然后用破布堵住俘虏的嘴,紧接着开始脱俘虏的军服,这名俘虏一看这个架势,连死的心都有了:妈呀!这还真是两个变态啊!早知道,我就说了,免得受尽 “凌辱”,妈的,不就是一场演习嘛,干嘛趁机揩油啊。一时悲痛之间,俘虏的眼里竟然满含着泪水,充满了哀求的神色。

张宏和队友丝毫不管俘虏的感受,给俘虏就剩了一条内裤,看着两人 “及时”的住手,俘虏的心里总算是落下了一块石头:原来是要扒衣服,早说我就自己动手好了,看你们把人家给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张宏试了试俘虏的军服,刚刚好,立刻装扮成蓝军的士兵,向着对方的阵地走去。

走了500多米远,张宏就来到了对方的阵地之外,一名哨兵警觉的向张宏问道:“谁,口令?”

张宏张嘴就骂开了:“妈的,是我,撒尿去了,什么口令?别烦老子。”

说完,大不咧咧的就往里面走,哨兵一看好像不是刚才出去的那个士兵,又大声喊道:“站住,你好像不是刚才那个人?”

张宏转过身来,故意高昂着头,把脸紧紧地贴在哨兵的鼻子前面,大声说道:“你他妈的,吃撑了,什么我不是刚才那个人?刚才那个人是谁啊?那我是谁啊?你说清楚?”

哨兵厌恶地躲避着对方的唾沫星子,辩解道:“我是说你好像不像刚才那个人?”

张宏抓紧对方的心虚表现,继续向对方施加心理干预,不给对方细细思考的机会,继续不依不饶:“那你看清楚,好好看清楚,我是不是你说的刚才那个人?我刚才是不是还和你说了,老子都快要憋死了的话了。”说完,继续把脸往哨兵跟前凑。

哨兵一边躲一边想:这人真讨厌,不过,还真是记不清楚刚才那人的模样了,这个阵地好几个部队的,谁能记得清楚每个人的模样啊。也许,是我记错了。

哨兵一边做着自我的心里安慰,一边说到:“那你怎么不说口令啊?”

张宏看着哨兵已经软了下来,于是换了一副嘴脸,对着哨兵笑着说:“我还没来得及说啊,是月光。”

哨兵一听口令对了,也想赶紧摆脱这个烦人的家伙:“好了,好了,你赶紧走吧,别在这里妨碍我了。”

张宏一边不紧不慢的向里面走,一边嘟嘟囔囔:“是你拦住我,还说我妨碍你,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

张宏一边走着,一边观察,发现这里摆满了大型的电子通信设备,和各种防御性武器装备,到处都是天线,和忙忙碌碌的参谋人员,作战部队倒不是很多。中心指挥所就设在一座环形的阵地中间。

张宏心里越来越狂喜不止:发财了,发财了,这里还真是对方的指挥机构啊,真是老天开眼啊,让我们捉到了大鱼。回去,要让队长好好请我吃几顿。

侦查完毕,张宏依旧向着刚才那个哨兵的哨位奔了过来,大概还有5、6米的时候,张宏表现出急不可耐的表情,大声喊道:“不好意思,哥们。吃坏了肚子,憋不住了,月光月光啊。”

说完,就从哨兵的身边冲了出去。

哨兵一看又是这个家伙,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无奈和高兴:“这家伙真烦人,活该,拉死你这小子。”冲着张宏的背影,狠狠得吐了口唾沫。

张宏快速回到队友的所在位置,向着其他队友发出了信息:任务执行完毕,请求集合。

不一会儿,一条通信就出现在屏幕上:请求批准,返回集合。

10分钟后,张宏和队友押着俘虏回到了集合地点,简短汇报了里面的情况,然后肯定地说:“我敢肯定,这是蓝军的指挥机关,现在应该马上请求上级进行打击。”

李琮也判断这是蓝军的指挥中枢,机不可失,于是果断的下命令道:“立刻请求上级进行打击。”

一条无线电波,带着蓝军指挥机构的坐标,悄悄地传向远方。

而现在李琮他们要做的就是盯住敌方指挥部的坐标,引导红方打击。

一波神秘的电子信号,传回了红方指挥部,红军指挥部收到信息后,确认无误,接到信息的红方指挥部顿时欢呼声响成一片,经过了两天的漫长等待,终于等回了理想的结果,这怎么能不令人振奋呢?

红军指挥官心里也感到一阵阵的兴奋:李琮这个家伙还真是不负众望,有一套,竟然能再短短的两天内找到对方的指挥机关,我们的总攻也要开始了,这个时候,找到蓝军的指挥部,真是及时啊。

红方指挥部立刻下达命令,动用多批次巡航导弹对蓝方实施攻击。

不一会,蓝方指挥部的雷达屏幕上显示,红方大批巡航导弹直奔这里而来,一时间警报声大作,各防空部队迅速进入阵地,对红方导弹实施拦截。

电子设备不断绘制着红方导弹来袭的各种参数,迅速的传达到各种电子终端设备上。

短短几分钟,蓝方的拦截导弹迅速升空,迎着红方导弹来的方向疾驰而去。

不一会,传来信息,红方导弹被拦截32%,剩下的继续向着蓝方指挥部飞来,蓝方指挥部立刻对导弹进行了强力电子干扰,33%的导弹失去了目标的踪迹,纷纷扎进附近的树林。

蓝方又启动近空炮弹防御系统,一时间,高射炮弹和号称“金属风暴”速射炮,在空中形成了一阵阵弹幕,巡航导弹一头扎进众多的弹幕中,被打浑身都是弹孔,或者发动机被击中,失去动力,或者被击中弹仓,直接在空中放了焰火。

在蓝方严密的防护下,红方导弹没有取得任何成绩,饱和导弹攻击宣告失败。

红方又派出空军进行攻击,结果也是无功而返,反倒损失不小。

李琮眼巴巴地看着空中的打击,一个接一个的失败,手中的激光导引失去任何作用,因为,压根就没有一枚导弹或者飞机能抵近蓝军的指挥部,那还引导个屁啊。

一时间红方指挥部,愁云不展,无可奈何,要是打不掉蓝军的指挥部,这场演习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现在能用的手段都用了,可是没有效果,这可怎么办?大家都显得束手无策。

这时候,有人突然提出:“让特种部队试试吧,说不定能成。”

有人立刻就突出反对:对方也不是傻子,刚才的攻击很显然是红方已经发现了蓝方的指挥部,蓝方肯定会加强保卫措施,说不定立刻会拔腿就跑,转移阵地。而特种部队虽然是精英,但是也不都是“蓝波”,怎么可能通过对方严密的阵地防线呢?

红方指挥官听着两边的意见,半天没说话,一支接一支的抽着香烟,突然,指挥官将烟头狠狠的按进烟灰缸,然后发话到:“命令特种部队攻击,务必打掉对方的指挥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