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到底是穷国还是富国?(转)

家住景阳岗 收藏 7 337
导读:我心情很复杂地向朋友们转发这个帖子!!!!

贺志证券亚太市场的中国市场策划师罗特曼就说,中国会比世界其它国家都更早走出经济的低谷。他说,世界其它国家还在为修补自己的银行体系而头痛,但中国则没有这个问题。因为中国的银行体系仍紧紧地控制在共产党手中。



他说,“毫无疑问,不管是在中国人的头脑中,还是在世界各国政策制定者的头脑中,走出这场经济危机后的中国会变得更加强大。国际社会今后会认识到中国应对经济危机的能力”。


如果罗特曼是正确的,中国经济形势的确早于其它地方好转,那么从国外看,中国当然会显得相对来说强于它的竞争者。如果从经济总量而不是人均数值来说,中国也会看起来富裕的多。

怎么看中国?

在上海生活和工作的谢安迪(Andy Tsieh)表示,总体来说,中国已经不再是一个贫穷的国家。人均收入超过了3000 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从国内生产总值来说,中国很可能在今年或明年就超过日本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不过谢安迪同时表示,究竟怎么看中国远不是一个那么简单的问题。他表示,不能把中国当作一个正常国家来看。中国太大了,有13亿人口,是一个巨大的帝国,就像是第一,第二,第三世界同时存在于中国之内。那里还有上亿人生活在贫困之中。


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曾像中国这样在发展的如此早期阶段成为全球如此重要的一个经济力量。在上海这个城市,放眼望去,到处是摩天大厦,修剪整齐的草坪和花坛。很容易让人忘记这个城市是个特例,而不是中国普遍的发展景观。


里昂证券亚太市场的中国市场策划师罗特曼指出,上海看上去可以同伦敦,纽约或巴黎媲美。但是一离开上海,就完全可以是另一幅景象。上海的人均收入要比甘肃的高出十倍。中国的一半人口仍是贫困的农村人口。在中国,人均收入每天不足一美元的人口超过英国全国人口的一倍。




发展不平衡




一些中国国内的评论人士抱怨西方政策制定者在评估中国的贫富水平时有意忽略罗特曼刚刚提到的地区发展差别的因素,向中国提出过多的要求。在他们看来,西方是为了自己的方便想把中国当作一个能把他们拉出经济泥潭的巨大经济动力。


中国政府去年11月公布了5860亿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如果按照GDP比例,这一经济刺激计划的规模比世界任何国家都大。这也是为什么在一些人看来中国是个相当富裕的国家。伴随政府巨额投资的,还有中国国有银行对企业和个人的大批贷款。它们使企业免于倒闭,使个人增加消费能力。虽然这些举措似乎起了作用,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教授尚金伟(音)担心,这会使那些政策制定者过分自信。而一个开始自我感觉富裕,感觉至少比竞争者强的国家很容易犯错误。




其它判别标准




当然,最后决定一个国家是富国还是穷国还有其它判别的标准,而不仅仅取决于一个国家钱和资源的多少。


上海复旦大学的沈丁力(音)教授认为,过去30年,中国的财富增加了不少,但同时也失去了很多。他说:“我们积攒了大量的金钱。但代价是生态环境的破坏。这不是一种均衡的,可持续的发展。正因为如此,我的结论是,中国在环境上,生态上,思维上仍是一个穷国。下不了决心少赚钱,少破坏环境”。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最近表示,挑战和机遇总是同时到来。随着西方经济变得相对弱势,中国究竟是一头应当驯服的巨兽,还是一个仍旧需要西方帮助的发展中国家已经不再是一个抽像的问题,而是一个急迫需要答案的问题。


许多分析人士报怨,时至今日,对中国固定不变的看法仍然占上风。中国要么是一个政府控制一切的专制国家,要么是一个引领世界经济的动力。而实际情况却可能是在两者之间。


相关报道:




用事实告诉世界 中国仍是穷国




“穷农村,富城市”,这是中国之现实,但我们似乎仍然没认识到这个现实的重要性。这就是保罗·埃克特在路透社发表了《穷中国?富中国?》引起了国人热议的真正原因。麦凯恩们惊叹于中国的富,认为中国迈向了“世界超级大国”,这种认识在于中国人没有改变“家丑不可外扬”的传统观念,外国政要访华时总挑漂亮富有的地方给他们看,看看我们“改革的成就”,我们是多么伟大!由于麦凯恩们总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转转,久而久之,在他们的印象里,现代中国能不是“富中国”吗?如果麦凯恩们去那些穷乡僻壤的农村感受一下,体会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农民的艰辛,麦凯恩们还会认为中国是富中国吗?


保罗·埃克特的《穷中国?富中国?》是客观的,也是我们中国人所要面对的。“虽然经济上已举足轻重,但人口却相对贫穷,中国的现实促使经济学家们竭力寻找新的定义”。如果我们不能找到新的定义,“富中国”印象将成为中国发展难以承受之“重”。在“富中国”印象的背后,会有更多的西方人,向中国提出各种各样现在中国还无法承受的国际责任,甚至不排除有人借此向中国要挟。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他们已经做了。比如他们要我国多交联合国会费、多向IMF(国际货币基金)捐助等。在伦敦G20峰会前,中国副总理王岐山重申了北京要求更多IMF话语权的愿望,但称中国对IMF的捐助资金应基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而非拥有多少外汇储备。中国最后同意向IMF提供400亿美元,帮助经济受困国家。(2009年第12期《凤凰周刊》)可见中国的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也成了人家想吃的“唐僧肉”。


数字不免太抽象了,不妨将这400亿美元作些具体化的比较,4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800亿元,倘若用于补贴贫困人口,可以使全国1500万贫困人口(我国官方估计的农村贫困人口)每人分得1.86万元,超过了200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781元,是2008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4761元的4倍;倘若用于免除农村地区全部义务教育学杂费,可用上12年左右;中央财政对养老金的补贴逐年增多,到今年也不过才800亿,这笔钱可用3年多。早在2006年,《经济观察报》就刊登了“‘富国穷民’的税收政策将使中国‘衰败’?”的文章,指出“国运兴衰与国家收入负相关,与国民收入正相关”,“发展中国家税负低可以放水养鱼,藏利于民,更利于社会发展”,称中国的国民财富分配政策在1990年代中期以后出现了某种倒退,致使“国民收入增长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更大大低于国家财政和税收收入的增长,国民在社会财富分配中的比例进一步降低。”但是这些声音并没有引起关注。


尽管中国手上握有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事实上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埃克特说13亿人口中有数以千万计的农村贫困人口,按照世界银行人均收入的标准,它与柬埔寨和危地马拉为伍。按照我国官方的农村贫困人口是1500万,但世行发布报告称中国贫困线与国际标准差距悬殊,中国仍然有2.54亿人口。悬殊这么大,当然是中国在统计贫困人口上没有与“国际接轨”。奥斯卡大片《贫民富翁》反映了印度的贫富差距,其实对我国也很有借鉴意义。如果按照世行的人均一天支配1.25美元,一年就需要人民币3190元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按照这个数字去推算,中国的贫困人口还会不会高于2.54亿人口这个数子? 2008年我国的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是4761元,但这个纯收入不象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那样是实打实的票子,它包括口粮、柴火,甚至来年的种子,真正的可支配收入并不多。

中国城市给人繁华富有的印象,高楼林立,门面建筑巍峨堂皇,豪华的政府办公大楼,宽阔的大广场……城市变化用得最多的词莫过于“日新月异”,与“日新月异”之相反的词则是“一成不变”或“依然如故”。不说乡村一成不变,依然如故,但几十年变化不大是可以说的,“炊烟还是照常升起,没有人改变这里的起居和行走。”可以说农村最根本的东西没有变,主要是农民的命运没有改变,他们在社会结构中的地位没有改变,还是几乎被排斥在社会体制之外。所以,中国的穷人大多在农村。


炫耀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在我看来,这不是什么荣耀,而是可耻,它让我们的血汗钱变成了“唐僧肉”、“冤大头”。 那些经济受困国家,受困也比我们强,他们会有几亿的贫困人口吗?也许有人说,中国是人口大国,穷人就多,那我们就按世行发布报告的贫困人口比例来算,中国穷人也占五分之一,有几个经济受困国家有这么多的穷人?五人中就有一个穷人?人家是穷国富民,让老百姓过上了幸福生活,我们呢?既然中国与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为伍,我们就没有义务捐助,而是那些发达国家捐助我们才对。


看不起病,是农民致穷的重要原困之一,如果从外汇储备拿出四分之一来农民搞医疗保障,农民也不会因病致穷。报道说,2010年农民将获得的农村医疗补贴是人均120元,算起来也只是1000亿人民币(约133亿美元,相当捐助IMF400亿美元的三分之一)。


中国应该告诉世界,中国是一个农业国,这个庞大的农业国是个穷人多的大国,按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来算,仍然是个非常穷的国家,如果还要捐助那就损害了公平。所以,我们要用这些钱来改善民生,拉动内需。


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不是“唐僧肉”,对那些狮子大张口要钱的,我们应大声说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