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幸存者 正文 欢迎来到地狱(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0.html


战场演练开始了。高压水枪四处喷射,到处一片混乱,爆炸声震耳欲聋,教官们

在声嘶力竭地喊叫……“朝响哨的地方爬,伙计!朝响哨的地方爬!把你该死的

头放低些!”

入门训练的最后一个下午,刚过一点钟,我们就在教室里集合。里诺教官把头扬

得高高的,像个古罗马帝国皇帝般走进了教室。他一进门就命令我们做俯卧撑。

同往常一样,椅子被踢到身后,在地板上刮出刺耳的声音。我们趴到地上,边做

俯卧撑边数数儿。

数到二十的时候,里诺教官让我们停,接着爽快地说:“起立。”

“呼吖,里诺教官!”

“伊斯梅先生,报告人数。”

“应到一百一十三人,里诺教官。除两人就医外,其余全部到场。”

“数字比较接近,伊斯梅先生。几分钟前,两名学员退出了。”

我们都在想,这会是谁呢?会是我们小艇的组员吗?大家交头接耳。我不知道到

底是谁跌倒在了这最后一道坎前面。

“这不是你的错,伊斯梅先生。他们俩退出的时候,你正在教室里。第二二六班

有一百一十一名学员将进入巴思第一阶段训练。”

呼吖!

我意识到我们班一直在以相当稳定的速度减员。第二二六班第一天开始训练时,

应到一百六十四人,至今我们已经少了五十多人。有几个人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有

露面,多半是因为吓倒了。但其他人简直是凭空消失的,我从未亲眼看到过他们

任何人离开,就连我室友离开时我都没有见到。我到现在都不清楚这一切是怎样

发生的。估计他们是到了某个崩溃点,或者是因为自己不能达到训练标准而苦恼

我在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一百一十名同伴正在见证一种残酷无情的淘汰程序

,那就是海豹突击队的淘汰程序,它绝不会容许任何可能不够格的人员混入这支

队伍。

里诺教官现在开始正式讲话:“大家即将加入巴思第一阶段训练。希望你们中的

每一个人都能令我感到骄傲。闯过地狱周的学员还要面对第二阶段的游泳能力测

试,然后是第三阶段的武器运用训练。我要出席你们的毕业典礼。在那时,我要

同你们握手。我希望能够把你当作里诺的一个战士。”

大家紧握的拳头挥舞在空中,“呼吖,里诺教官!”的震天呼声几乎把屋顶掀翻

。我们大家都喜欢里诺教官,因为我们都能感觉到他是的确希望我们全力以赴。

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丝毫的恶意,也没有丝毫的软弱。

他再次重复了自己两周以来一直在向我们下达的命令。“快速敏捷。按时完成任

务。无论身着军装还是穿着便服,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记住,名声就是一切。

大家都将有机会来闯出自己的名声,就在这里,下周一早上五点。开始第一阶段

训练。”

“对于分在同一小组的各位学员,记住,你的同伴就是你的生死兄弟。这些同伴

比你中学或大学时的朋友还要亲近。你将同他们一起生活……并且,在战斗中,

你们中的一些人也许会与他们一起牺牲。自己的家人当然总是第一位的,但与队

友的兄弟之情也是不可侵犯的。我要大家始终记住这一点。”

说完这些话,里诺教官离开我们,从后门静静地走了出去,身后拖着一道长长的

影子——那是一群精神振奋、热情高涨的家伙,他们正准备不惜一切,力争通过

即将到来的一系列艰难考验。这也正是里诺教官所希望见到的。

接着,教官肖恩 莫洛克走了进来。他以前在海豹突击队第二大队服役,是个执

行过三次海外任务的老兵,俄亥俄州人,在入门训练期间我们没有见过他,但他

看上去是个令人愉快的家伙,现在担任我们新主管教官的助手。但在我们还没有

看到他之前,甚至在他还没走到教室前的时候,我们就听到了他的声音,听到他

从容发出的指令:“趴下,俯卧撑。”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向我们介绍了一大堆在第一阶段训练开始后几小时内必

须完成的任务,例如要准备好船只和车辆,确保领到了正确的补给品等等。他还

告诉我们始终要百分之百地投入,不然就会因此付出代价。

他让我们从巴思粉碎机操场后面的入门训练班宿舍搬到训练中心以北几百码处的

海军特训宿舍。那是这片沙滩上第一流的宿舍,现在全归我们了——只要我们不

被淘汰,能继续在第二二六班呆下去就行。在新发的绿色钢盔两侧,不久就会用

纯白的颜色印上班级号,在海军海豹突击队服役期间,这些数字就会始终伴随着

我们。总有一天,这三个白色的数字会成为我的骄傲。

莫洛克教官点了点头,告诉我们他会在周日上午十点去我们的新宿舍,看看我们

知不知道怎样整理房间,迎接检查。最后,他警告我们:“你们已经是个正规班

了。第一阶段训练正等着你们。”

6月18日,星期一早晨,晴。在太阳升起前两小时,我们已经在宿舍外面集合完毕

。现在是凌晨五点钟,气温大概是华氏五十度多一点。我们面前静静地站着一位

新教官,以前没见过他。大卫 伊斯梅上尉向教官报告道:“报告长官,第二二

六班集合完毕,实到九十八人。”

大卫 伊斯梅敬了个礼。教官斯蒂芬 舒尔茨还了军礼,但并没有说什么“早上

好”或“大家好”之类的话。他只断喝了一声:“冲浪。全部都去。然后到教室

集合。”

训练开始了。第二二六班从宿舍楼前冲了出去,穿过沙滩奔进大海。我们挣扎着

冲进冰冷的海水中,把全身湿透,然后再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回教室,全身冰凉,

身上不断向下滴水。训练才刚刚开始,我们就已经感到恐惧了。

“趴下,俯卧撑!”教官发出了指令。然后再趴下。然后还要趴下。终于,一位

表情严酷的海豹突击队指挥官,海军少尉乔 伯恩斯站到了我们面前,告诉我们

他是第一阶段训练的主管教官。我们有几个人不由得感到后背一阵发凉。我们早

就听说过伯恩斯是个非常强悍的家伙,后来我也发现,他的确是我见过的几个最

强悍的人物之一。

“我听说你们都想成为蛙人?”

呼吖!

“那好,咱们走着瞧!”伯恩斯少尉说:“我们要看看你们到底有多想。第一阶

段我说了算,这些都是我手下的教官。”

他手下的十四名教官逐一介绍了自己的姓名。军士长舒尔茨仿佛担心我们在听了

两分钟的训话后会对他不以为然似的,命令道:“趴下,俯卧撑。”然后再来一

组。接着又来一组。

然后他命令我们到粉碎机操场上去进行体能训练。“快!快!快!”

五点十五分,我们终于第一次列队站在美国武装力量中最臭名昭著的黑色柏油操

场上,喷涂在地上的一只只蛙蹼图案标明我们各自的位置。看上去它就是一个普

通的操场而已,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冲浪,冲凉,玩沙!”舒尔茨嚷道:“动作要快!”

我们的肾上腺素奔涌而出,双腿、双臂疯狂摆动,心脏狂跳不已,浑身上下没有

一个器官不是超负荷工作。我们大喊着离开柏油操场,冲回海滩,然后猛地跳进

海浪里。

上帝,真是冰冷彻骨。海浪不断地拍打着我,我从海里挣扎着回到浅水区,扑到

沙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站起来时就活像个沙人。我可以听到周围队友的声音

,但我想起了舒尔茨的最后一句话:动作要快。记得比利 谢尔顿曾经告诉过我

:留神教官的话,哪怕只是个建议……于是,我带头拼命跑回粉碎机操场。

“动作太慢!”舒尔茨咆哮着:“实在是太慢。趴下!”

当我们汗流浃背,绷紧了身子做俯卧撑的时候,其他教官们在我们中间来回走动

,咆哮如雷,严厉斥责我们……“动作活像个娘儿们。”“注意动作规范。”“

看在基督的份上,你不会是当真的吧。”“快点,再快点!加油!加油!”“你

真想待在这儿吗?你是不是打算现在就放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