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外传 十三、正式交换

中国老坦克 收藏 13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二十八日上午,黄小毛才被700高地的人送回来,身上的衣服也破了,帽子也丢了。 原来昨天下午,黄小毛在县城已经找到了关系,也接上了头,了解到了情况,但是在离开的时候被一个警察盯上了,对他进行盘查,其实这个警察只是想敲两个钱,但是黄小毛由于紧张,没有说几句话就掏枪把这个警察干掉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二十八日上午,黄小毛才被700高地的人送回来,身上的衣服也破了,帽子也丢了。

原来昨天下午,黄小毛在县城已经找到了关系,也接上了头,了解到了情况,但是在离开的时候被一个警察盯上了,对他进行盘查,其实这个警察只是想敲两个钱,但是黄小毛由于紧张,没有说几句话就掏枪把这个警察干掉了。随后引起了敌人的大搜捕,在逃出县城的时候被鬼子发现,于是一个分队的鬼子就跟在后面穷追不舍,双方在林子里追来追去就都迷失了方向。黄小毛只好凭着感觉往前跑,而后面已经没有人了,他走了大半夜才发现,自己到了沼泽地,于是按照赵树明教的办法判断了方向,向西南方向跑,路上发现鬼子的追兵在林子里生了一堆火在那里休息,他只好继续绕道,绕来绕去居然跑到了700高地,如果不是被埋伏的战士看到搞不好他就冻死在外面了。

根据关系介绍,县城现在有一千多鬼子,五六百伪军,由于回去时间太短,现在还没有办法了解更多的情况;另外,鬼子从其它地方弄来了三十多辆汽车,还有三辆能在雪地上跑的车,现在县城里的日军共有50余辆汽车;还有就是鬼子在县城北面平了一大块地,怀疑是要进驻飞机;这几天不断有鬼子向县城集中;据说程斌已经到了蒙江县;据日伪报纸说,前几天抗联在蒙江口子海青沟都伏击了日军讨伐队,日伪军伤亡不小。

从种种迹象分析,敌人是要武力解决自己,所谓交换只是一种托辞,好让自己上钩。

经过分析,党育明让为,现在应该给敌人找点麻烦了,于是找来了陈林清。

“你们队有没有会用掷弹筒的?”

“有两个,但是打的不怎么准。”

“有多少会滑雪的?”

“基本都会。只是有快有慢。”

“那么你把带那两个掷弹筒手,再带两个滑雪滑的好的,我给你两个掷弹筒和一挺九六式,你今天下午设法向蒙江北面的日本仓库打一气榴弹,你看怎么样?”

“行,我这就去安排。”

“再安排两个爬犁在路上接应,如果日本人看的紧就不要动手了,兄弟们的安全重要。”

“大哥您就放心听响吧。”

陈林清走后,党育明叫来了韩清和杨晋,让他们带上两具40火箭筒,八发火箭弹和一个爬犁,在陈林清出发后跟上去,接应他们。

中午,700高地传来消息,发现鬼子的两辆卡车向山口方向驶来,后半路又回去了。一上午折腾了五六趟。

下午,陈林清带人出发了,韩清随后跟了上去。

不久,700高地再次传回消息,县城北面发生了大爆炸。

晚上六点多钟,韩清和陈林清带着四个人回到了营地,六人笑的是前仰后合。下午陈林清带了四个人,携带着掷弹筒,到了县城北面,就看到鬼子正在从仓库里往外拉东西,于是他们就一口气把带的16发榴弹都打了出去,调头就跑。不知道打中了什么,仓库方向的爆炸声响成了一片。鬼子马上派出了一小队骑兵还有两辆履带车追了过来,很快履带车就跑到了前面,离陈林清等人越来越近,这时五十多米外的韩清突然从树后闪了出来,端起火箭筒就开火,击中了后面一辆车的正面,那辆车立刻变成了一个大火把,车上的十多个鬼子也都变成了人形火炬。另一辆车见势不妙急忙调头,不想杨晋又是一发火箭弹,打进了车厢,鬼子的车上立刻没有了动静。随后韩清端起装好的火箭筒直接打进了驾驶室,只见那车一头撞在路边的树上。而鬼子的骑兵见游击队有炮,马上就调头向县城方向跑去。

陈林清等人一看鬼子跑了就调过头来,把鬼子车上的东西划拉了一下然后又把这台车也放火点着,这才带人绕了个大圈子回到营地。韩清也没有忘记把火箭弹的残骸取回来,然后在路上告诉陈林清,他看到仓库方面可能是油料着火又引爆了弹药,这下有日本人忙的了。

党育明对陈林清等人的表现提出了表扬,并宣布每人奖励现金20元。而陈林清对于韩清两人的救命之恩也深表感激,而对他们那个能一下就击毁日本汽车的武器也是非常好奇。

陈林清走后,韩清向党育明汇报了作战经过。原来陈林清他们开炮的时候正是鬼子车队在往车上装弹药,仓库的空地上有不少汽油,结果他们瞄着汽车的炮弹打歪了,正好击中了汽油桶,引起了油桶爆炸,而炸飞的油筒又落在了弹药车上,于是引起了连环爆炸,而爆炸中明显能看到有黄绿色气体弥漫,看来鬼子的弹药库中储存了化学弹药;至于鬼子的履带车,杨晋用手机拍了照片回来,经过辨认是鬼子的九五式沼泽地运输车,那个东西鬼子没有多少,现在一下被打掉两个够鬼子心疼的了;还有一个事情就是陈林清的两个手下把从鬼子身上搜出来的现金、烟和打火机装在自己口袋里了。

现在看来鬼子城北的仓库被打掉了,弹药油料损失严重,而且鬼子的鬼子一直视为制胜法宝的化学弹现在也损失严重,估计短时间不会有大的行动了。但是防备一点也不能放松,党育明仍然命令各队注意潜伏,不要放松。

这时看了一下陈林清他们带回来的战利品,有七支三八式步枪,两挺九六式轻机枪,一具十年式掷弹筒,两把手枪,子弹1100余发,手榴弹44枚,还有蓄电池一组,其它物品若干。

党育明想了一下私藏战利品的事情,认为还是不要扩大化的好。于是来到了四队的窝棚,陈林清正被手下们围在中间,讲的眉飞色舞,看来今天的行动他是很高兴的。

看到党育明进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党育明看了看大家,让众人坐下。然后和颜阅色的问道:“前天二头讲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你们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那我想问大家一句,如果有人私藏战利品这个事情应该如何处理呢?”

“那还用说,三刀六洞。哪个山寨都是这个规矩。”这时一个战士站了起来。听了这话有两个战士的脸色发白,头上开始冒冷汗了。

“我看还是不要这么严历,只要改了,自己把东西交到后勤,我认为还是好兄弟,大家说是不是呢?大家以后还是别犯山规的好。”

众人听了连声说是。

随后党育明又把陈林清今天的表现在众人面前夸奖了一番,然后告诉他们,今天的炮击摧毁了日军的毒气弹,这让四队的战士情绪更加高涨。又说了一会儿话,党育明高开了四队的窝棚。这时,陈林清的脸马上就撂了下来,直接对那两个手下厉声问道:“大哥说的话是确有其事吗?”

“我们俩就拿了点烟和一个打火机,没有别的了。”

“你们俩可真是给我涨脸,这是大哥看你们今天功劳的面子上,给你们留脸。要是在别的山头上你们藏私恐怕早就三刀六洞了,还不赶快把东西给人送去。还藏了什么,都说出来,在我这儿没有关系,一旦让别人知道了我保你们都不好保。”

“还有点钱。”

“都赶快给送过去,就说刚回来没有腾出空,不然传出去了我们都让人瞧不起。”

“是,队长,我们这就去送。”两人说完急忙向后勤仓库跑去。不大一会儿,两人回来了,“队长,后勤说了,烟就给我们了,打火机和钱人家登记了,说是给以后记功用。早知道这样我们藏它干什么呢,白当了回坏蛋。”

“就你们俩个蠢货还打小算盘,你没看人家都是什么人。行了,别再犯就是了。”


回到支队部,党育明把这个事和程飞鹏说了一下,程飞鹏也认为这么处理就可以了,同时告诉后勤,以后有些东西战士缴获上缴后可以发还给本人。然后两人又把明天的细节过了一遍,认真核对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漏洞才去休息。

第二天八点多,900高地就报告,700高地发现敌十多辆大车离开县城,车上装的都是东西,没有装载士兵。

十点半,900高地再次报告,敌车队进入山口,并向那个小窝棚前进。

十二点,党育明带着三个后勤部的战士出现在窝棚外面。这时铃木从窝棚里钻了出来,主动向党育明行了个礼,“火龙先生,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交换了吗?”

“我们先要检查一下你们带来的东西。”

“这十辆大车是给您准备的,另外五辆我们要带回去的。”铃木指着五辆拉着坛坛罐罐的大车说。

“没有问题,检查之后就可以交换了。”党育明表现的十分大度。“明天请您带人到这里来取回这些大车,当然了,这十匹马我们就留下了。”

“好的。”

这时后勤部的战士已经检查完了大车上的东西,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时,铃木开口了,“那我们需要的东西在哪里?”

“小邓,你带铃木先生去看货,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如果没有问题铃木先生直接就把货带走,让我们的人回来就是了。”

“如此辛苦您了。请您先让人卸车吧。”

随后,后勤部的战士和车夫一起把五辆车上的东西转移动另外几辆车上。小邓就带着铃木和车夫等人向山口走去。待铃木走远了,党育明就发信号让四队的人过来把马车牵走,并留下一个班在后面消除痕迹。而党育明就站在那里并没有走开,直到小邓回来才带着他一起向营地走去,同时向900高地发信号,让埋伏的战士等铃木走了之后就带上该带的东西撤回营地。据小邓说,铃木只带走了武器和日本人的尸体,伪军和伪警察的尸体并没有带走,但是走的时候表示明天来取大车的时候将运走这些尸体。

把大车赶了一段距离,摩托雪橇就过来了,还带了七八个爬犁,把物资转移后,四队又派人把大车赶回了窝棚那里,然后把马解了下来,把马牵回了营地。

党育明回到营地后,把所有班长以上干部召集起来,开了个扩大会议,主要讨论的是是否需要分兵活动。会上,多数人认为应该集中兵力,但是要多设一些密营,以应对各种特殊情况。鉴于敌人已经向蒙江调了能够在雪地机动的车辆,为了避免出现被敌人追死的情况,会议最后决定,设立密营是近期最重要的工作,在周围东西方向六十公里,南北方向四十公里范围内设立四十处密营,每个密营要贮存一百五十斤以上的食物,部分工具、衣物和武器弹药,密营的物资以浅埋地下为主,而且每处密营贮存的物资至少要分三处,不设窝棚,密营设立工作由各队分别负责,除党育明、程飞鹏外其它人最多只知道10个密营的位置,设立完成后由党育明亲自检查。另外为了解决取暖问题,后勤部决定设立木材干馏厂,以生产木炭和木焦油。三天之内各队把密营的位置选好,然后统一发放物资。同时要求这些天各队多辛苦点到三道崴子那边多往营地运点儿木头,各队的工作量与其木炭供应量挂钩,但是不允许在营地周围伐树。

当天,后勤部的人就用铁皮做了一个简易的干馏器,并用导管把生成的木焦油和木煤气分离出来,然后开始用木煤气烧水和点灯。第二天各队都分到了一些木炭,这样一来白天如果窝棚里太冷了也可以烤火了,而且后勤还做了几个手炉,在哨位上也不用硬抗了。同时各位临时木匠开始用木板做了许多小箱子,在箱子外面都刷上了木焦油,然后把需要放到密营的东西都放在了箱子里,最后在外面用布刷上焦油给封好。据程飞鹏的估计这个东西放在地下至少一年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由于焦油的原因,耗子之流东西都应该不会喜欢,至于无法长时间保存,借用刘清平的话,“一年换一茬就是了,再说那玩意夏天也用不着”。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