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二 曲阳蓄势 38 投诚的土匪

xinyu4520 收藏 3 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50.html


36

“这就是当土匪的下场。”行刑过后,人群已经散去,打谷场上只剩下了陈剑启和杨永生,还有几个新招募上来的护卫队队员。杨永生站在陈剑启的身边,望着台子上还未清理的五具尸体,他们的血已经洒满了整个的高台,每个人的瞳孔都充满了恐惧,是对村民疯狂的恐惧,是对死亡来临的恐惧。在最后一刻的他们,对活着时多么的留恋,但是作恶终究会得到惩罚。

赵大勇气喘吁吁的从远处跑来,停下的时候没站稳一个踉跄,幸好被陈剑启眼疾手快拉了一把。“什么事儿?这么慌张?”陈剑启问。

“队长,快点儿去北边的村口看看吧!咱们给放走的那些土匪又回来了!王鹏、二炮还有几个新进的队员和那帮土匪对峙呢!”

一听这个,那还了得,陈剑启转身冲那几个队员说:“你们把地上的尸体和台子清理一下,然后去老村长那里把所有的人都叫上,把武器拿上。明白了吗!”

“明白了!队长!”几个队员应声答道。

“大勇,我们走!”陈剑启回头看着杨永生:“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杨永生没说话,只是快步跟上了陈剑启他们的步伐。


“都别动!都别动!我来说。”胡金刚站在众土匪的最前面,向后面的土匪挥着手,高声的喊道。乱哄哄的土匪们骤然安静了下来。胡金刚高举着双手往前走了两步,一直用枪口瞄着他的王鹏喊道:“别往前走了!再走我就开枪了!”这些土匪手上并没有武器,但是王鹏却依然不敢掉以轻心。自己这边才有五个人,面对近百名土匪可不是闹着玩的。还好在各个村口站岗的护卫队队员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场面上的情况才渐渐的好转了过来。与此同时,陈剑启几人也赶到了村北。

“怎么回事儿?”离得还有些距离,陈剑启就高声询问开来,可见陈剑启的心情是多么着急。

胡金刚盯着村子看了半天,就是为了等陈剑启出现,见陈剑启露面了,赶紧说:“陈队长,我们无路可去了,就把我们收下吧!”

“你以为这里是杂货铺呢,什么都能收?”旁边的王鹏不无好气的说。

“说说具体怎么回事儿吧!”陈剑启分开了聚集起来的人群,快步走到了前面,杨永生也跟着走了过去,赵大勇则赶紧归了队伍。

“大家都把枪放下吧!”陈剑启说。

“这不是很好吧!”王鹏有些担心。

陈剑启拍了拍他的肩膀,将王鹏手中的枪压了下去,其他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把枪口放了下去。尽管都把枪口压了下去,但都保持着警惕,以免有什么不测发生。

胡金刚见到杨永生就在陈剑启的身边,于是乎:“二头领,让陈队长把我们收下吧!我们以后再也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一切都依着陈队长,做个好人,保境安民。请二头领为我们这些无处可去的弟兄们说个情吧!”

“这儿……这儿……”杨永生没想到跟着来了,会遇到让自己求情这样的情况。不过他现在也算是寄人篱下,连自己都自身难保,更别提帮这些土匪们求情了,自己能够过好就算不错了。

“你认识他?”陈剑启扭头问到。

“不算认识,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叫什么名字。”杨永生答到。

“喔?”陈剑启在等着杨永生的下文。

杨永生继续说:“他叫胡金刚,除了李青山以外,那帮土匪就听他的了。他的话比我这个二头领说的都管用。”

“看来,你这个二头领当的可真是窝囊的很啊!”听到陈剑启这么说,杨永生哑然。两人的声音都很小,并且凑的也很近,让人误以为这杨永生真的是在给那些土匪说情似的。

陈剑启望着那些土匪,心里在想着一个事情,接受这些土匪的投诚其实很简单,但是真正困难的是如何将这些土匪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些人每天已经懒散惯了,如果让他们立即投入到护卫队日常的训练中去的话,恐怕只会事倍功半,闹不好,会养虎为患,蓄狼成群,到时候可就不好控制了。

“陈队长,二头领,我们这些兄弟知道错了,求求你们给兄弟们一条生路吧!”说着胡金刚把拿走的那几块大洋的路费给拿了出来。“这些钱我们不要了,只要能够陈队长和二头领给我们一口饭吃。”

“那就要问问我身后的马头村的村民们,同意不同意。”马头村的村民们闻讯都赶了过来,此时的他们就站在这些护卫队队员的后面。中华民族是最善良的民族,这一点千百年来都是毋庸置疑的,谁都不能否认中国农民的朴实和善良。

老村长陈永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们的身后出现,陈剑启和陈三快步走过去将老村长扶住。

“老村长。”

“四爷。”

“您怎么来了?”

“他们去我那儿叫人,我怎么说也得过来瞧瞧吧!启子,人之初,性本善。这些人只是一时被蒙蔽,才走了那条道路,给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吧。”

“老村长,这是您的意思?还是大家的意思?”陈剑启问。

陈永和看了看跟着来的村民们:“只惩首恶,胁从不究,这也是你的意思啊!”

陈剑启望着这位老人,老人的睿智尽显无疑。


最终的结果是,陈剑启和众人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胡金刚的请求。对于陈剑启能够答应下来,胡金刚并不报什么希望。多年以后成为陈剑启的得力手下的他,在一次酒后对陈剑启说出了他当年内心中的一段起伏。如果陈剑启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的话,他将带着那群兄弟去哪个山头上入伙,然后继续以打家劫舍为生,但是这样的话,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胡金刚已到而立之年,这三十年活在了浑浑噩噩当中,他想下半辈子换个活法,为自己闯出个名堂来,也为自己找个安家立命的所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